兩個奶頭用繩綁住_星座符號

第一章 忘不了的那一夜(3)- 把自己當悲劇主角的人,終逃不過悲劇結尾。 門鎖喀啦喀啦響起。蕭蕭的視線從電腦熒屏上挪開,對著門口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
「妳回來啦。」
她放下踩在電腦椅上的腳,甩著麻痹的腿,有些疑惑地看著室友不太正常的走路姿勢。
「妳的腿怎麼了?」難道腿麻也傳染?
葉沙把包往沙發里一丟,活動了活動肩膀和脖子,轉身走進自己的臥室,放任身子自由落體跌進床上。
「哎喲。」
肚子被什麼硬東西硌了一下,她探手摸出來,是個裹著粉色包裝紙的小盒子。
「什麼東西就往我床上亂扔?」
蕭蕭一瘸一拐地挪到門口,歪著頭看著癱在床上的葉沙,一臉的委屈。
「給妳的生日禮物啊。昨天是妳二十歲生日,要不是我在電腦上定了個提醒,差點兒就忘了。本來是要親自送給妳的,誰知道妳徹夜不歸。對了,妳跟妳家老大昨天晚上……修成正果了沒?」
葉沙的太陽穴一陣狂跳。她揪了個枕頭過來,壓在自己腦袋上,聲音變得唔嚕唔嚕模糊不清:「別再跟我提他。」
「怎麼了?」蕭蕭走到床邊,坐下來,小心翼翼地問:「不會是……他……那方面……不行?」
葉沙沒耐煩地嘟囔:「不知道。」
要問去問那個女人,問她,她又沒試過,她怎麼知道。
「不知道,那就是說,還沒……」蕭蕭晃著垂在床邊的腿,「那他還真夠坐懷不亂的。妳這麼個大美女跟他過夜居然什麼也沒發生。」
葉沙把腦袋悶在枕頭下,默不作聲。
蕭蕭斜眼看看她,有些懷疑室友會不會把自己悶死,伸手揪揪她的枕頭,「妳家老大送妳什麼生日禮物啊?」
「我叫妳別再跟我提他。妳聽不懂人話是怎麼的?!」葉沙丟開枕頭,對自己的室友大嚷。
蕭蕭嚇了一跳,下意識地推了推眼鏡,還想問什麼,但介于葉沙恐怖的表情過于嚇人,并考慮到葉沙有把自己當沙袋出氣的可能,雙手投降,縮著脖子離開,順便還幫葉沙把臥室的門關上了。
什麼生日禮物?
二十年來最讓她難忘的生日禮物。
超級大的生日驚喜的。
不對,應該叫驚恐。
葉沙本來是跟那個男人約好一起吃晚飯的,蛋糕都訂好了。下午的課因為教授家里有事cancel了,她空出了時間,想去給他一個驚喜。
經驗及歷史證明,這種驚喜十有八九會變成驚恐。可戀愛中的女人智商是零。于是,狗血的歷史在她的身上又一次得到了印證。
鑰匙是那個男人早就給了葉沙的。他們戀愛談了兩年有余,她還從來沒用過。她自認并不是特別保守的女孩,但他們兩年都沒進行到那一步,是有點兒說不過去。
機會不是沒有。只是都被她『巧妙』地破壞掉了。跟他在一起什麼都挺好,可是做那種事,多少也要有點兒感覺。每次他靠近她,她感覺都很奇怪。大腦會變得異常清醒,他對她做的每個動作都像是和別人做的,而她就是個冷靜的旁觀者。
都說愛到深處自當情不自禁。這是不是說明,她愛他愛得還是太淺薄?
所以她也不是太怪罪那個男人。二十出頭的大小伙子,沖動密度最大的年歲,你讓人家守著女朋友吃齋念佛,的確不太人道。
她原本打算在她二十歲生日的晚上,給他,也給自己一個特別的禮物。她最珍貴的禮物。她為此還做了很長一段時間的心理建設。她告訴自己,女人第一次害怕或者不自然應該都很正常,過去了也許就好了。可惜的是,他沒給她機會。
也不能說完全可惜,她如愿給了自己那個禮物,只不過對象是個陌生的男人。
有些珍貴的禮物只是因為某個人才顯得珍貴。當他不珍惜,當作廢品丟在一邊的時候,再送給誰似乎都不再重要了。
她到底還是過去了那道坎兒,并且比自己想象的好過許多。
老天待她已經不薄,所幸讓她看到的不是正在進行時。否則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因此患上性愛恐懼癥。她也只是說了聲『打擾』,就默默轉身離開了。
「所以,妳這樣就走了?」
蕭蕭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眼鏡順著鼻梁快要掉到嘴巴下面去了。
葉沙雙手一攤,撇嘴點了點頭,狀似輕松地攪著面前的波霸奶茶。
「妳就這麼輕易地放過了那對狗男女?」蕭蕭把眼鏡推回去,咬牙切齒地捏著手里的硅膠腕墊,「我要是妳,把他倆打得滿地找牙都算是輕的。」
葉沙嘬得吸管吱吱響,「誰跟極品認真誰就輸了。難到我要為了這種男人把自己變成潑婦?反正我什麼也沒失去。」
蕭蕭看看葉沙,低頭看看手里的腕墊,又看看葉沙,歪著頭狀似認真地琢磨著她的話,然后點點頭,「我以為像妳這么能打的人,不揍他們一頓真是太虧了。」
「我學散打又不是為了教訓極品。」
「那倒是也是。只不過我還是覺得太便宜他們了。」
葉沙偷偷地深吸了一口氣。
把自己當悲劇主角的人,終逃不過悲劇結尾。把自己當堅強無比女超人的人,是不是就真的無堅不摧?
自己真的什麼都沒失去麼?天底下估計也就蕭蕭一個人相信。
葉沙抓起電腦臺上那只天藍色塑料狗的髮圈,把一頭黑色直長髮攏在頭頂,鬆鬆地挽了個丸子,用手撥一撥額前的流海,沖蕭蕭微微一笑,問道:「怎麼樣,好看麼?」
蕭蕭像個小孩子一樣拍著手,用力點頭兩個奶頭用繩綁住_星座符號,「我在韓國代購網站上看到的時候就知道最適合沙沙妳了。」
葉沙笑著把手一揮,「走,陪我上課去。」

第一章 忘不了的那一夜(4)- 窩里斗最容易讓外敵趁虛而入。 「所以,你給她留了電話號碼?」歐陽揉著自己受傷的臉頰問。
Ardon略揚了一下下巴當做回答。
「不容易啊,林大少爺也有對ONS的對象動心的時候。」歐陽湊過來,「說說,那馬子是不是床上功夫特好?」
莫言被擠在兩個男人中間,隔開他們的戰事,擡手點著歐陽的腦門推開他,「禽獸,注意點兒言辭,這里還有位尊貴的女性呢。」
「妳說誰禽獸呢?嗯?」歐陽不服氣了。
「對不住,這麼叫你實在太對不住禽獸了,你根本禽獸不如。」莫言一點兒不給他留面子。
Ardon沒有回答,任憑身邊那兩只又鬧做一團,只是自己細細地回味著。
說一個雛兒床上功夫好,似乎有點兒自相矛盾。但他不得不承認,那的確是一處讓人留戀的身體。
歐陽說是他先發現她的,其實不然。在AU昏暗閃爍的燈光里,她剛進門Ardon就注意到她了。
她并不是特別出挑的女人,雖說不難看,但是也不驚豔,放在校園里一把一把的,可是放在AU那種五彩繽紛的地方,就像一張移動的黑白畫像,你很難不注意到她。
黑色緞子一樣的長髮,整齊的劉海,粉嫩的娃娃臉,眼睛圓圓的,一抿嘴時左臉頰上有個淺淺的酒窩。她沒有化妝,一件簡單到有些簡陋的白裙子裹著一副纖瘦修長玲瓏有緻的身體。清水寡淡,卻莫名得讓Ardon覺得別有一番味道。
喝多了烈酒,有時候也要喝點兒純凈水。清凈靈體,有益身心健康。
可他并沒有主動出擊。在這種場合想要靠裝純出位的女人他不是沒見過。心機婊和白蓮花他都沒興趣。他故意放任歐陽過去碰釘子,在一邊默默地看著。
歐陽的那點兒招數,他之前都用爛了的。跟姑娘熱情地搭訕,被冷淡拒絕,然后很紳士地做個梗,讓妳以為他會死纏爛打的時候突然道歉離開,讓妳心中有點兒落差,空虛,回味,等妳有點兒想他了,再回來更進一步。
Ardon不屑如此。女人需要體貼。無論是什麼樣的女人,他需要做的,就是全身心的體貼。態度真誠無雜質,目的單純而直接。
很快Ardon就看出來,這個姑娘有心事。無論歐陽對她說什麼,她都冷冷淡淡地沒什麼太大的反應,歐陽給她買的酒她連碰都沒有碰。不過與此同時,她也并沒有明確地拒絕歐陽一次一次的試探,這給了那個小男生一種錯誤的希望,覺得這個獵物還有希望收入囊中。
這說明姑娘的情緒徘徊在一個奇妙的點上。她在跟自己較勁。說起來真的很怪,年輕女孩子就愛跟自己較勁。難道她們不知道窩里斗最容易讓外敵趁虛而入麼?
這個時候,你不能當她的敵人,你要跟她站到同一個戰壕里去。
所以當歐陽短暫離開去演他的欲擒故縱的時候,Ardon走了過去。
「都會過去的。」他坐在歐陽剛才的位子,看著吧臺里耍調酒杯的酒保,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
「什么?」姑娘的注意力成功地被他吸引了過來。
小女人的視線對上他時,瞳孔有片刻的縮放。Ardon對自己的外表很有自信,但他并沒有表現出半分張揚,收斂了氣息,異于平常的自制。
他深吸了一口氣,顯出不太融入此等環境的煩躁而無奈,「這里很悶,要不要出去透透氣?」
透透氣而已,不是什麼過分的要求,通常女孩子不會拒絕。尤其是胸口憋著心事的女孩子,噪雜擁擠的環境,并不會讓她太好過。
對面的男人看起來那麼淡定自然,嘴角帶著適度而友好的微笑,莫名讓人覺得值得相信。鬼知道一個把自己的頭髮當地去耕的男人哪片皮膚上寫著『值得相信』四個字。
他們出了AU哪里都沒去,真的只是在外面透透氣。
路邊的長椅,角落安靜卻視線開闊,看得到來往的車輛,夜歸的行人,不會讓女孩子沒有安全感。他坐在她半臂距離的地方,不會太遠感到生疏,也不會太近,讓她緊張。位置剛剛好,他聞得到女孩頭髮上淡淡的清香。相信她也聞得到他身上隱約的男士香水味。
他問她:「要不要喝點兒什麼?」
她的視線看著車水馬龍,淡淡地說:「隨便。」
他說:「那我去對面的酒店買半打啤酒?」
他微笑著補充:「不要嫌我摳門,但的確比AU里面賣的便宜許多啊。」
她笑了一下,說:「好。」
Ardon直接穿越馬路,在這樣繁忙的地帶算是有些冒險的行為。他知道大多數女孩子應該都會略帶擔心地看著他的背影,即便她們也許一開始并沒有想要等他回來。

通常啤酒的酒精濃度都在3~4%左右,所以女孩子對于一兩聽啤酒并不在意。
只不過Ardon買的是一種市面上并不公開銷售的德國烈啤。帶著氣泡的刺激,淡淡的麥香,秒殺神經細胞于無形。
不出所料,只半聽,已經讓女孩的雙頰暈上了迷人的緋色。一聽喝下,女孩的雙眸迷茫得幾乎對不上焦距了。
「累了?」他問得很自然。
女孩點了點頭。長髮一縷一縷地滑落,遮住緋紅的臉頰。
「我送妳回去吧。」
她沒有拒絕。
他很紳士地扶她上了他的SLR。女孩只是嘟著嘴,象個孩子好奇地看著飛翅一樣的蝴蝶車門緩緩蓋下,卻沒有意料中的驚艷神色。
這個女孩沒有那么簡單。他邪肆的微笑隱藏在深夜閃動的霓虹燈里。
女孩醉了,無法準確地告訴他家在何方。
雖然他車上有導航,他不講,這個估計連SLR是什麼公司生產的女孩又怎麼會知道。
所以他把她送去Motel也是不得已的。總不能隨便帶她回他家,或者讓人家女孩子睡大馬路。
他以為他是個好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1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