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奶頭被老男人吸腫_星際之我是海妖不是魚

第一章 忘不了的那一夜(7)- 男人因性而愛,女人因愛而性。 都說男人普遍會因性而愛,而女人普遍都是因愛而性。也有不普遍的時候。尤其當對方是個不容忽視的角色。
女人大體上都是花癡的,沒看到虐戀言情里那些被強勢帥氣反手為云覆手為雨的男人強上了的女豬腳們最后都如何死心塌地跟著傷害自己最深的人還此生無憾今生無悔的麼。
葉沙不知道到底應該如何去面對自己那場沒有愛情的云雨。她以為自己能一笑置之。不過事實證明,走過必留下痕跡,做過必留下記憶。自己一個人躺在床上半夢半醒之間那些滑過腦海讓人臉紅心跳的片斷居然揮之不去。
新新女性,拿得起來放得下。說起來他也不過是她利用來報復那個極品排解自己郁悶的工具。
不好,這樣想不好,這樣想的話,就說明她對那個極品付諸于她的傷害認真了。對極品認真的人都是白癡,她可不愿承認自己是白癡。
「沙沙,我覺得妳應該再交一個男朋友。」葉沙和極品分手一個月后,室友蕭蕭如是說。
葉沙側對著鏡子把一片膏藥貼在自己腰間,啪啪兩下,拍結實,「怎麼,沒了男人我還活不下去了?」
蕭蕭盤腿窩在電腦椅里,雙手搭在椅背上,托著下巴,「跟老大在一起的時候妳多溫柔啊。最近整天打打殺殺的,弄得滿身是傷。出門也不化妝打扮了,一點女人味都沒了。」
「要那麼多女人味干嘛,能當飯吃麼?」葉沙拉下身上大號T恤的衣襟,扭了扭腰,「過幾天循環賽就開始了,明年怎麼也得拿塊銀的吧。」
「小心妳太彪悍沒人敢要,回頭嫁不出去。」
「我才二十歲,不著急嫁呢,等十年后還嫁不出去再哭吧。」
蕭蕭瞇著眼對她勾了勾手,表情神秘。
「干嘛?」葉沙條件反射地覺察出危險,像貓豎起尾巴一樣豎起自己的神經。
「過來。」蕭蕭伸手拉住她的手腕,把她拉到自己身邊,「我問妳一個問題。」
葉沙靠坐在電腦臺的邊上,雙手交互著把指節按得叭叭響,「問什麼?」
蕭蕭縮了一下脖子,「妳跟個打手似的,我不敢問。」
葉沙白她一眼,作勢要走,「不說算了。」
「哎~哎~別走啊。」蕭蕭扯住葉沙的T恤一角,像個受氣小媳婦一樣微垂了頭。
葉沙居高臨下地看著蕭蕭的髮旋兒,兩句話并成一句說:「有話快放。」
「就是……就是……那個……那個……」這姑娘,越催她越便秘。
「那個……哪個?怎麼,網上又有人說想上妳了?」
蕭蕭網名起得太好,加上拿葉沙之前以她當模特畫的一張裸背的油畫做頭像,經常惹上一些非常不必要的麻煩。葉沙讓她換掉,蕭蕭說什麼都不換。蕭蕭的意思是,現實生活中已經沒人要她了,至少要讓她在網上這個虛假的世界里能以自己是個受歡迎的女人而虛榮一下。
「不……不是網上……」姑娘學母蚊子哼哼。
「什麼?難不成是我班里的學生?」葉沙把T恤的袖子卷到肩膀上,展露一下自己的肱三頭肌,「是哪個臭小子?」
「不是,不是。」蕭蕭拉住她,連忙解釋:「我是想說……我交男朋友了……」
葉沙低頭看看雙手揪著衣襟做扭捏狀的室友,半天才反應過來,隨即以國家領導慰問災區群眾的姿勢攏住她的手,上下搖晃著,「恭喜妳啊,蕭蕭,恭喜!我就說嘛,一定會有男人看得到妳的好的。」
心情突然變得非常愉快。雖然自己的感情路走得很失敗,但朋友有好事,還是會由衷地為她開心。
葉沙偶爾也能表現一下作為女人必備的八卦特質:「對方是什麼人?你們電子系的學長?還是數學系那個博士助教?」
蕭蕭搖搖頭。
「網上認識的?」
蕭蕭繼續搖頭。
葉沙有些疑惑,這個室友似乎沒什麼朋友,太宅,上課之外就在家里貓著,除了偶爾周末去幫自己做做模特,跟別的人也沒什麼交集。、
「難道真的是我的班里那群小屁孩的其中一個?」
「不是。」 蕭蕭否認,「還記得我之前跟妳提過,有個男的圍著我上下打量……」
「……然后特嫌棄地撇嘴說:『長得也不怎麼樣啊』的那個中二病的?」葉沙接話道。
蕭蕭點頭。
「妳有沒有搞錯,他能當面對妳說出那種話,妳居然還接受他?」給她早一拳揍過去讓他滿地找眼睛了。
「那說明,他不是因為我的樣子和我在一起啊。」蕭蕭一副幸福小女人的白癡表情。
女人的邏輯有時候讓人冒汗。葉沙不置可否,臉色冷了下來。她有點兒擔心,這個室友是個太單純的人,從沒跟男人交往過,容易受傷。能當面說出那種話的男人,可不單單是個性直率那麼簡單。
想到這里,葉沙心里不免酸了一下。自己貌似也好不到哪去。知道的明白她是為室友擔心,不知道的還不要懷疑她嫉妒蕭蕭?
「那,哪天帶來讓我看看?」雖然她的感情生活也很失敗,但至少應該比蕭蕭理智。
她倆還真是顛倒啊。一個太彪悍理智卻學了藝術。一個太愛做白日夢卻念了工程。
「好啊,好啊。」蕭蕭拉著葉沙的手來回晃著,不顧厚片眼鏡已經掉到鼻頭上,一臉笑得像朵月季花,「他超帥的呢。」
葉沙微皺了眉頭,聽起來好像不太樂觀啊。

第一章 忘不了的那一夜(8)- 不能名垂千古,咱就遺臭萬年。 古人云,郎才女貌。男人遠不用長得太好看,有才就行。可賞心悅目的東西誰都喜歡。更何況這是個男色當道的年代,長得帥也是一種資本。若姓張,起名叫『張德帥』也不錯。雖然有點兒傻。
Ardon看到那天那個小留兒遠遠走過來的姿勢氣勢,就知他不找事,事找他來了。
歐陽莫言兩個左右護法都是伶俐人兒,見勢要走,被Ardon兩手抓,兩手都過硬地拉了下來。
姑娘——抱歉,上了幾次床,他都沒記住人家名字——在他面前立正了,挎著小包,仰頭瞪著他,不發一語。
Ardon嘴角一勾,最是輕佻地笑言:「這位美女,眼睛好漂亮。」
恭維無用,美女冷冷地問:「Ardon,你到底想怎樣?」
他聳聳肩膀,沒有回答。
「你今天就把話說明白,你把我當什麼?」
「妳說呢?」他也冷了臉,反問。
美女咬著畫了精致唇線的下唇,『女朋友』三個字是打死也說不出口的。這個男人的態度很明確,她從開始就明白,只是不甘心。誰叫他太帥太有范又太有錢。但如此看來,似乎不追究還更有面子些。現在站在這里簡直有點自取其辱的意味。但她已經來了,開了口,來不及撤退了。
莫言上前勾住Ardon的手臂,姿態曖昧,也不看對面美女,只是微微仰頭看著他,用極度撒嬌的聲音問:「Honey,這位美女是誰啊?」
Ardon笑著摟過莫言,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寵膩的語氣讓歐陽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寶貝,哪兒有美女。我眼里只有妳最美。」
對面的姑娘看著Ardon懷里那個混血女子,憋得臉色鐵青,指著一邊看熱鬧的歐陽,「你……你不是跟Christina說,她是你的女朋友?」
歐陽輕笑著走過來,胳膊搭上莫言另一邊肩膀,「這麼說也沒錯。」
姑娘不可置信地看著面前三個人,咬牙切齒地小聲嘀咕:「果然是個雜種。」
「妳說什麼?」歐陽定力不足,變了臉色。被莫言暗暗拉了一把。
姑娘深吸一口氣,仰了頭,豁出去,擺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不過是3P,她可以的,我也可以。」
歐陽眉毛向上挑了挑,心想,這姑娘有guts。他剛要有所動作,Ardon便開了口,「可惜,妳連雜種都不是。」
「喂,Ardon,你這次是不是太狠了點兒?不像你往日作風啊。」
莫言回頭看看站在原地不顧形象號啕大哭的姑娘。怎麼也算是有過肌膚之親,一夜夫妻還百日恩呢,這樣對人家會不會太殘忍。
平時來找Ardon鬧事的女孩不是一個兩個,他總能幾句甜言蜜語整得服服貼貼打發走。今天不知道少爺犯什麼脾氣,讓這姑娘趕上,撞了一頭鼻青臉腫。她不禁感嘆,男人狠起來真是冰冷可怕,還好自己不淌這渾水。
Ardon戴上墨鏡,「誰叫她說妳是雜種。」
莫言用手背敲了敲Ardon結實的胸肌,感嘆道:「不錯,還有點良心,不妄我犧牲自己的名聲給你們兩個混蛋打掩護。」
Ardon抱拳作了個揖。莫言噗嗤笑出來,這古老的動作跟他還真不配,「你當你是大俠啊。放古代你也就是一個采花大盜。」
Ardon不怒反喜,「采花大盜好啊。不能名垂千古,咱就遺臭萬年。」
莫言開懷大笑,惹得來往雄性的目光都慕聲而至,驚為天人。
歐陽不甘被冷落,湊過來上下打量莫言,「妳確定妳不是雜種……噢,不對,混血兒?」
莫言回手拍開他的腦門,「咱是純種維吾爾族。」
「很難講噢。你們老祖宗回紇,回鶻,畏兀兒,烏古斯人,誰知道有沒有混的啊。」
歐陽就喜歡跟莫言擡杠。估計跟莫言長得漂亮不無關系。
「我是不是混血跟你有一毛錢關系?」
「豈止一毛,都有五毛了……」
Ardon不去搭理兩個動不動又杠起來的小盆友,手掌習慣性地搓過頭側略長長了的『麥田怪圈』。兩個奶頭被老男人吸腫_星際之我是海妖不是魚這無意識的動作,讓旁邊經過的女同學們嘰嘰喳喳竊竊私語起來。
他的母親是當年的港姐,他的父親是將門之后。他繼承了母親的精致,也繼承了父親的氣勢。有些東西是胎里帶出來的,別人學不來。況且他從來不屑于隱藏自己外在的優勢。
他習慣了身邊時不時冒出來的粉色泡泡,大多數時間他很享受這種感覺,雖然偶爾會帶來一點小麻煩。這種小麻煩自從他剛記事還是個小娃娃的時后就沒斷過,所以他更傾向于在他們自己的圈子里尋歡作樂。都是玩家,拿得起來放得下。
偶爾換換口味,淺嘗即止,少則個把小時,多不過一個月,很少會留戀。倒是那些姑娘時常會不甘心地緊追不舍。他該斷便斷,從不手軟。
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張清秀靚麗的臉,Ardon心中不免一動。
他給她留了電話,這么久居然沒有打來,真是難得。要知道,他Ardon的手機號碼是多少姑娘們搶破頭想要得到的啊。
是她粗心沒看到?還是……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1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