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媳婦整婆婆倆人_星際之重生福妻

第一章 忘不了的那一夜(9)- 占有與被占有,都是動物的本能。 「沙沙,妳說,做……那個究竟是個什麼感覺?真那麼爽?」
蕭蕭趴在電腦前面,熒幕上一片白花花的肉,晃來晃去晃來晃去。
葉沙假裝什麼也沒看見,什麼也沒聽見,專心致志地在開放式廚房里切自己的土豆絲。
蕭蕭回頭看看低頭用功的葉沙,推了推自己鼻子上的眼鏡,繼續研究所謂的『科教片』。
唉,問這個室友有什麼用呢。二十歲生日當天想把自己送給男朋友,沒送出去還撞破人家姦情的可憐女人,自己怎麼還這麼沒腦子地戳人家瘡疤。閉嘴吧,閉嘴吧。
葉沙余光瞥見蕭蕭關掉了視頻,松了一口氣。一低頭,看見下水槽里的土豆絲和盤子里的土豆皮,一口氣差點沒上來。
她默默打開水龍頭,按下食物處理機的按鈕,聽著土豆絲『噠噠噠噠』的被打碎,順水流走。
有些東西就像潑出去的水,就算凍成冰了,也不可能完全收得回來。
又過了一個月,秋風漸涼,黃葉飄落。有些人有些事情,塵歸塵,土歸土,早該忘個一干二凈的了,卻被這個最近一直瘋瘋癲癲的戀愛中的小女人給撲騰得烏煙瘴氣。
專心,專心切土豆,要不就沒飯吃了。她對自己說。
十分鐘后,葉沙看著咕咚咕咚冒出大量白泡的鍋,驚然發現自己擠了洗碗劑,加了水,還沒刷就把鍋放到了爐子上。
算了,既然沒心情做飯還是別做了。就算沒把屋子點了,或者煤氣中毒,這做出來的東西也不一定能吃。非洲難民還餓肚子呢,別浪費糧兩個媳婦整婆婆倆人_星際之重生福妻食。
她熱了一杯牛奶,默默回到自己的屋子,關上了門。
躺在床上,看著同樣噴了吸音涂料的天花板,葉沙滿腦子都是蕭蕭的那個問題。
做……那個,爽麼?
很難講。
她雖然是第一次,卻也明白對方是個老手。攻城掠地,不急不徐,步步為營。文火煮水慢慢開,激情,卻不急切。
她不愿表現得太過青澀,可她還是緊張到幾乎記不得自己做了什麼。
也許不是不記得,是不敢去回想。只是略微閃過幾個畫面,都足夠她面紅心跳得快要厥過去。
她以為她醉了,可她耳邊還是能聽見他的喘息聲和偶爾的低吼。她不知道男人也會叫床。獸一樣的低吼,表達著他的愉悅,刺激著她原始的神經。
鼻端似乎還能聞到他的氣息,年輕男人的氣息,混著淡淡的古龍水氣味。很難講好不好聞,他又不是朵花。就算是,也是朵吃人的花。把她整個籠罩在他的氣息之下。
那是占有的氣味。
占有與被占有,都是動物的本能。在自然界,只有最強的雄性,才會讓雌性臣服。女性渴望被征服。即便強悍如她,在心靈最脆弱的時候,依舊渴望一個最結實的肩膀可以給她依靠。
她并不承認自己是在報復那個傷害了她的男人。用放棄自己去報復一個并不關心自己的人,是種盲目而又愚蠢的行為。她只是急需一個依靠。那種渴望像個黑洞,把她拉了進去。
她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無法忽視這個男人身上散發的魅力。這不像平日的她。完全不像。帥氣的男人通常都讓人缺乏安全感,所以她敬而遠之。可她沒能躲開他。
是他恰到好處的關心,還是她失去依靠后的空虛,讓她迅速地卸掉了防備?也許她一輩子也無法搞清楚那一瞬間她自己的身體里發生了怎樣的化學變化。
至少他是個體貼的情人。他并非那種為了自己的一時愉快,不顧別人感受的猴急男人。似乎是為了照顧她的初次,所以格外的溫柔。除卻兩個人的心心相依,一個女孩在這件事上無法要求得更多了,所以她并不后悔。
在他的懷里,她得到片刻的安全感。整個世界在他寬厚的肩背架起的支撐之外,而她在他的羽翼之下,似乎什麼也不用去擔心,沒有什麼值得去擔心。
這是一種讓她貪戀的感覺。
一種危險的安全感。

第一章 忘不了的那一夜(10)- 女上賞波大,男后賞臀大。 有一首歌,叫《女人是老虎》。
有一種男人,專門吃老虎。所以,他比老虎還危險。
這時,這個危險的男人,正站在一個跪于床邊的女人身后。他拉著女人的手臂,像牽著一匹馬,馳騁于一片蔚藍的床單之上。
『馬子』這個詞,帶著男人潛意識里的征服慾與佔有慾。男人,以征服世界為己任,終其一生,樂此不疲。
大部分男人都不是英雄,征服不了整個世界,那起碼就從征服一半世界開始吧。
女上賞波大,男后賞臀大。
這個女人的背影并不算完美。倒不如那杯純凈水的杯底,完美的一顆桃子。可惜,當時礙于她是第一次,未能盡興。
Ardon的動作頓了一拍,心中奇怪,他居然在這個時候想到了她。
人比人,比死人的。他頓時興趣缺缺,草草了事。再這樣下去,他在圈子里的名聲都該臭了。
好在女人大多第一眼便看上他的帥氣,上了床便被腎上腺素熏暈了頭,在他的豐富經驗下,早早便吃飽喝足。至于他之后再堅持了多久,有沒有開第二餐,倒不那麼在意了。說不定趕上有些體弱單薄的,還期望著他早點放過自己呢。
女人不在意這個,但男人在意。
可Ardon現在更在意那瓶純凈水沒喝過癮,自己那天不知道動了哪根弦居然輕易地放過了她。
他還在意她居然忽略了自己的電話號碼。那似乎是他第一次主動給女人留電話,別人求著他還不給呢。他那天腦子肯定出了什麼毛病。
開始Ardon還以為她不打電話是欲擒故縱,這都縱了兩個多月了,一點消息都沒有。他覺得那個女孩應該是根本沒有看見他留的電話。他絕對不相信有女孩會把他的電話丟進垃圾桶。
第一次,自己留戀了,可對方沒有。這種感覺可不太好受。讓他不免對自己那天晚上的表現有所懷疑。
Ardon有時候不禁會想,那個女孩有什麼可留戀的。她是很漂亮,可比她漂亮的他又不是沒見過。
她就那麼素著一張臉,頭髮隨意扎起。不修邊幅說好聽了是慵懶,說不好聽了那就是邋遢。
Ardon自己的母親不化好妝弄好頭髮那絕對是不見人的。倒不是不能見人,母親雖已年過四十,但保養得當,并不輸年輕女孩子。母親說那是一種禮貌,那是一種認真面對世界的態度。他不置可否。但他習慣了身邊的女人包括莫言在內,多多少少都略有修飾。
可在AU那姹紫嫣紅之中,他還是一眼就看到了她。是因為什麼?難道只是因為她的素顏寡淡?走在校園里,有得是清湯掛面的清純女學生,怎麼沒見他饑渴地沖過去撲倒啊。
或者是因為她眼神中淡淡的憂傷?他又不是神父也不是輔導員,她憂傷關他屁事。他去AU只是想找樂子來的。
他大概能猜到她的心事。她毅然決然不管不顧的態度之下,有她刻意隱藏的緊張和不安。她不是個天生放蕩的逐浪女,也不是個戰戰兢兢想要尋求刺激的探索者。
她在跟自己較勁。
他以前碰到過這種女孩,被男人拋棄,滿懷悲痛,自暴自棄。事情過后又把一切責任推到他的身上,仿佛他才是罪魁禍首。可天知道這種事情原本就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當初又不是他強迫她們的。
所以從AU帶她出來,他就一直悠著勁頭,并未特別主動地去進攻。他怕又惹上一個甩不掉的麻煩。
可她不一樣。尤其是她靠在Motel房間的墻壁上,仰著頭打量他的時候,他就知道,她不一樣。
酒精雖然微醺了她的眸子,卻沒能掩蓋住她眼中那道光。那道,略帶挑釁的光。像是將要決斗的勇士,企圖激怒對手而表現出的淡淡的蔑視。也是那種挑釁,讓他放棄了再偽裝下去,邁出第一步,縮短了他們之間的距離。
她雖然吻得青澀,但對他的攻勢毫不退縮,甚至迎頭而戰。她揭去他身上包裹的衣物,甚至比他還急切。他感覺的到,她跟他之前的那些女人不一樣。她不是急切的想要得到他,而是因為他也在對她做著同樣的事。她只是不想輸給他。
她像個明知道會犧牲的戰士,拋下了生死,放棄了防守,一味地進攻。他反而不再著急,樂得居高臨下看她的垂死掙扎。
她的身體并不似他預想的那樣纖瘦。亞裔的女孩瘦成紙片人的很多,少有這種看似纖細瘦弱卻健康而又充滿生命力的身材。她的肌肉帶著流暢的線條,似乎蘊藏無窮的爆發力。腰腹間的馬甲線下是結實的腹肌,雖然缺乏女子特有的柔軟,卻有種別樣Q嫩的韌性。
他仿佛控制著她,卻有時又仿佛被她所控制著。他越看越驚心,越看越投入,不知不覺地,就全身心被她卷入了她固執的戰爭里。
在那一刻,很難講是誰征服了誰。是他的七十二般招數,還是她單純卻頑強的斗志。
Ardon開始沒想到她還是個處。甚至在他撕開小雨傘的包裝武裝自己的時候,她的目光也毫不避諱地看著他的手。現在回想起來,那不是看慣了的淡然,而是看著敵人臨陣擦槍將要攻破自己城門卻無心抵抗的一種決然。
她一直表現得像個斗士,可她被自己刺穿的那一刻,微閉的美目,皺起的眉頭,還有那咬著唇瓣,說什麼也不肯哼一聲的倔強,讓人心尖兒上毫無防備地就被扎了一下,漫出一股子微微的酸。這股子酸,瞬間軟化了他要戰勝她的決心,只留下細細呵護的溫柔。
男人多少都有點處女情節,走一條嶄新嶄新的小路總比走不知道多少人走過汽車壓過馬蹄踩過說不定還有牛糞的大道更宜人。雖然她不是他糟蹋的第一個雛兒,也不會是最后一個。但他是她的第一個,這比什麼都能滿足他那點男人的虛榮心。
她也許不是一瓶單調無聊的純凈水,而是一瓶蘊藏各種離子的礦泉水,也許還添加了碳酸氣。看似單純,卻深藏不露。看似甜蜜,卻又淡而無味。
無論怎樣,甩不掉的那一夜,就這樣,刺進了他的心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2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