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民工吃我奶頭_星際文背景設定

第三章 貓與老鼠的游戲(1)- 不是她的東西她不要,再好也不要。 人生有所期待是好事,會讓人新陳代謝加快,臉蛋紅撲撲的,容光煥發。坐也坐不下,站也站不住,一時狂喜,一時擔心。對四肢和心臟都能起到很好的鍛煉作用。
現在的歐陽和Ardon一人占了一半的癥狀。歐陽這小男人也就算了,Ardon不懂,自己這麼興奮干嘛呢。
「你說她們會來麼?」
房間都訂好了的。摩拳擦掌的歐陽正算計著這次的計劃是不是真的能把自己的女朋友放倒。
Ardon表面看起來還算鎮定,只笑不語。
歐陽看不過去他的淡定,「我打賭你那個母老虎肯定不來。」
Ardon總算回頭看他一眼。歐陽頗得意地描述自己的推理過程:「就看你傳的那什麼話,不明不白的。被一個女人過肩摔不覺得丟人還拿來威脅人。」
人要是腦子不開竅,你拿金剛鉆兒都沒用。Ardon不禁懷疑這兄弟是不是晚上工作太努力,把腦漿都射出去了。
「賭什麼?」 Ardon問。
歐陽一時也想不出來。
Ardon提議:「你輸了我就跟你女朋友來一發怎麼樣?」
歐陽樂了,「如果你輸,你也要把你家母老虎送過來……不過,你家那個得灌醉了。」否則他打不過。
Ardon知道自己不可能輸,「你今晚可要爭氣點兒,可別回頭還要我幫你女朋友轉大人。」
歐陽猛地站起來看架勢要干仗。Ardon拍拍他的肩膀,「你去開車接她們,我出去逛逛。」
Ardon戴上墨鏡,轉身走人。
人靠衣裝,葉沙穿著那身大紅色的禮服從臥室走出來的時候,蕭蕭都看傻了。
火紅的顏色,襯得葉沙皮膚格外白凈健康。斜肩的設計,幫葉沙擋住了大半因為長年運動而比普通女生略寬的肩膀,隱約在荷葉邊中間露出性感的鎖骨和修長的頸子,下面的蓬裙顯得腰身和兩條長腿格外纖細,芭比娃娃一般,估計讓男人一看就很想把玩把玩。
不過娃娃本人貌似非常不進入狀況,如瀑的黑色長髮隨便在后面扎了一個馬尾,素面的臉上則掛著一個誰欠她一百萬的臭表情。
「哇……」蕭蕭總算找回自己的聲音,但只會說一個字了,「哇……」
葉沙瞪她一眼,轉身回屋,「我看我還是不要穿了。」
「別,別,好看,好看,超可愛又性感的。」
葉沙不管,門還沒關好,拉鏈就拉了下來。
她從來沒穿過小禮服裙這類東西,穿上之后她都不知道手腳要往哪里擺。太別扭了,穿這種衣服太別扭了。這也太夸張了吧,這種東西誰能穿出去啊。腰身這麼貼,曲線無處遁形,裙子又這麼短,這一彎腰前后都得走光吧。
她家比較特殊,從小她媽媽就是讓她穿那個所謂的哥哥的舊衣服,沒有人會往可愛里打扮她。
她天生就不是做淑女的料。既然沒那個命,何必強求呢。淑女的氣質裝是裝不來的。尤其她這種暴力男人婆。
她撫摸著床上散開的蓬裙。
的確是很好看,可惜不適合她。不是她的東西她不要。再好看也不要。
「妳就這麼赴約?」
蕭蕭看著換了套頭衫牛仔褲的葉沙,馬尾高高扎在頭頂,讓她的面目看起來格外的英挺。
「嗯。」葉沙冷冷地應聲。
「可是……」
「他不是說要帶著送來的禮物去赴約麼?我帶著就是了。」
葉沙把裙子丟進一個買枕頭時候超市給的大購物袋。
蕭蕭還想說什麼,但光看葉沙一副準備去殺人的表情,還是英明地選擇了沈默。
能見見兩位養眼的帥哥,順便吃頓不花錢的飯,說不定還能聽到什麼八卦故事,她不虧。
歐陽說六點鐘過來接她們。畢竟請人吃飯還讓女人自己擠公車是很丟男人面子的事情。可葉沙從一開始就沒想給他們面子,所以她們五點就出門了。
葉沙自己逞強的時候忘記了要考慮蕭蕭。可憐姑娘踩著自己并不擅長的高蹺,穿著清涼的短裙,外面披著一件非常不搭的舊羽絨服,吊著公車吊環雙腿直發抖。
葉沙一上車看蕭蕭這樣也后悔了,怎麼也應該打個車。雖然這個國家的計程車對于她們兩個窮學生來說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貴。
可又一想,還不都是蕭蕭跟歐陽藕斷絲連把自己給算計了。若不是這丫頭,自己現在至于要硬著頭皮去見一個她不想見的人麼?
就讓這個花癡吃點苦頭,看她還長不長記性。
去見那個人是被迫的,可葉沙心里居然有那麼一絲絲期待。這比頭髮絲還細的一絲期待,讓葉沙有點慌亂。
葉沙告訴自己,她絕對不是期待見到那個男人。她是想看看把裙子砸在他臉上的時候,他會是個什麼表情。

第三章 貓與老鼠的游戲(2)- 反正妳都來赴約了,不如今晚陪我。 Ardon開著車在downtown亂轉,看到一個裹著皮草短上衣的美女從名牌店里出來,拎著小包包,踩著高跟鞋過馬路提車。他剛要跟過去,歐陽的電話就來了。
「她們不在家?」Ardon跟著美女轉過街角,重復電話里的陳述。
歐陽在電話那邊說:「我跟房東進去看了,禮服的盒子都在,衣服應該是穿出去了。」
「是噢。」
Ardon不禁開始想像那具身體套在那件禮服里會是什麼樣子。他相信自己的眼光,給女人挑衣服,他還從來沒有失手過。
歐陽突然壓低了聲音:「我現在在她的臥室。要不要我給你帶點兒什麼紀念品?」
Ardon失笑,「要紀念品我會自己來,犯不著你替我張羅。」
感謝歐陽提醒,早知道那天晚上就應該留件紀念品的,以后可要記著。
「對了。」Ardon的嘴角突然勾起一個邪肆的弧度,「給我留一包在那里。她臥室隨便什麼地方。」
一包什麼歐陽沒有問,自然心靈神會,只是略帶揶揄地問:「喲,葛格你要干嘛啊?」
Ardon被歐陽裝腔作勢的聲音逗笑了,「以后自然會用的到。」
掛了電話,Ardon發現剛才那個美女早已沒有了蹤影。不過無所謂,還有更值得期待的在前方等著他。
「沙沙,不要走那麼快,等我一下好不好。」
葉沙停下,轉身看著遠遠落在后面扶著電線桿喘息的灰姑娘。路過的行人不免注意到蕭蕭華麗的小禮服和舊羽絨大衣,那身混亂的打扮,回頭率還真得蠻高的。
還天真的以為灰姑娘的玻璃鞋是那麼好穿的麼?外人看到的美麗動人幸福無比,誰知道當事人自己吞了多少苦忍了多少痛。可惜那些看童話故事長大的女孩子,只記得那美好的一面,不被現實生活強攻幾次,就不知道什麼叫逆來順受。
葉沙雙手還胸,等著蕭蕭自己走過來。可蕭姑娘她突然不走了,站直身體使勁兒對葉沙揮手比劃。
怎麼,難不成癔癥了?
葉沙看不明白,這比手劃腳讓她猜什麼?總要先告訴她幾個字才好猜吧。
她太專注于想要看明白蕭蕭在比劃什麼,反而忽略了身邊突然接近的汽車引擎聲。等她那點遲來的對危險的敏感性剛剛傳到神經的一半的時候,腰上已經一緊,接著便是天旋地轉,世界顛倒,以及身體撞上硬物的鈍痛,眼前一黑……
拐上單行道,Ardon遠遠就看到了他和歐陽的兩個客人。唉,蕭蕭那身打扮真得很難讓人忽略她。
讓他意外的是不遠處背對著自己手里拎著一個大袋子的背影。他使勁確定了半天自己有沒有看錯。
葉沙沒穿那件禮服,Ardon有點失望。這丫頭果然不是那麼容易就範的主兒。不過,也要這樣才好玩。
他開車偷偷接近,沒多遠就讓面對他的蕭蕭發現了。他還奇怪,這姑娘不是眼神不好麼?
其實蕭蕭只是看有車朝葉沙撞過來,根本沒認出開車的人是誰。她又累又急,一時嚷不出來才亂比劃的。
話說Ardon沖過去踩了剎車順手一撈,居然輕松就把目標精確地摔到了副駕駛座位上。他本以為會遭遇一些抵抗掙扎,沒想到葉沙摔進來時腿正好掛在椅背上,背靠著座位,她條件反射地一挺腰,結果悲劇的直接倒栽蔥鉆到副駕駛座位下面去了。
升起車的頂棚,Ardon一邊開車,一邊躲避著空中揮舞的兩條長腿以免她踢到自己。他樂不可支地看葉沙掙扎著在狹小的空間里顛倒乾坤,狼狽地從座位下爬出來。
葉沙手扶著車窗喘息,不小心脫手的塑膠袋被灌進了呼呼的風,立馬有了動力,帶著一團火紅就從窗口飛了出去。
「啊……」
葉沙探出頭去,看那件小禮服不甘心地在馬路上翻了幾個滾,可惜沒長腿追不上自己的主人。
Ardon伸手把她拉回來,「別把頭伸出去,旁邊有車,小心撞到妳。」
「你……」
葉沙一眼認出駕駛座上帶著夸張的大墨鏡,笑得嘴快咧到耳朵,露出兩排整齊白牙的綁架犯。
Ardon現在心情極好,SLR的副駕駛座位意外等到牽掛的姑娘,而且姑娘對丟了他送的衣服表現出那麼傷心遺憾。看來,她不是不愿意就範,應該是舍不得穿吧。
「沒關系,不用管那件破禮服。」他安慰副駕駛上咬牙攥拳的姑娘。
Ardon在一邊自以為是,葉沙卻只是遺憾砸人的武器沒了兩個民工吃我奶頭_星際文背景設定,不得已要徒手了。你知道的,基于牛頓第三定律,手是會疼的。尤其是她捶破門之后貼滿了OK繃的傷手。
所以葉沙猶豫了一下,沒有馬上出手。她又環視了一下,車里貌似也沒有什麼順手的東西可以拿來揍人。
Ardon很幸運的逃過一劫。如果他知道,應該會去買張樂透。
「放我下車。」葉沙提出建設性意見。
Ardon回頭看看她,笑著否決:「反正妳都來赴約了,不如今晚陪我。」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2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