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男主同時和女主h_星際未來一女多夫

第三章 貓與老鼠的游戲(3)- 還沒有女人在他玩夠之前就消失的。 Ardon的話讓葉沙頭皮一陣發麻,一股涼氣順著脊梁骨就沖上來,更加堅定她要半路下車的決定。
「我說放我下車!!」
好不容易到手的獵物怎麼能讓她跑了呢,Ardon用眼角瞥到副駕駛的人試圖開車門,順手把車窗玻璃也按了上來。
葉沙對著一堆按鈕各種狂按,自然是徒勞無功,轉身氣急敗壞地開始搶駕駛員的專屬物——方向盤。這下樂不可支的Ardon都沒法淡定看熱鬧了。
「喂,放手。」
SLR貼著地皮開始做蚯蚓狀路線移動。
「妳找死啊!」
女人的行為威脅到自己生命而終于爆發的Ardon伸出魔掌按在葉沙臉上,非常不憐香惜玉地把她推回副駕駛座位上抵住。
差兩頭的身高附帶手臂長度的優勢總算體現出來了,葉沙的手在空中胡亂摸了兩下,發現和方向盤的距離不是努力就能達到的,無望放棄。
Ardon剛要松一口氣,胳膊就被人抱住用力一扭,忍不住慘叫出聲。
葉沙還是留了手勁的,剛才搶方向盤只是一時沖動,她也明白車子一失控,把跑車撞爛了司機的確是心疼,但自己的后果也好不到哪里去。
畢竟事故最后一刻,司機會條件反射地避開危險,而統計數字表明,副駕駛總是破壞最嚴重的地方。
「妳想死是麼?那咱們就試試!」
Ardon來勁了,一腳油門踩到底。總在市區里跑來跑去非常不爽的跑車引擎一聲歡呼,SLR像導彈一樣地射了出去。
葉沙只覺身體瞬間緊緊地貼上座位的靠背,路邊的景色像快倒的電影一閃而過,迎面而來的各種形狀各種顏色各種尺寸的車頭和車屁股,路口閃爍的紅綠燈,刺耳的汽車喇叭聲,充斥感官。她下意識地瞇起了眼睛。
沒有聽見意料中的尖叫聲,Ardon不太滿意,一個左轉甩尾,拐上濱海公路,總算聽見副駕駛某人的腦袋撞在車窗玻璃上的巨響和悶悶的呻吟。
他拐上逆行超車,并回的時候故意拐猛了一點,期待著溫香暖玉因為慣性投懷送抱。但溫香早已抓緊把手,雙腳踩著前方的氣囊在副駕駛座位上縮成一團。
看到她那樣恐懼無依,像個嬰兒般無助的樣子,Ardon心頭莫名一軟,踩在腳下的油門也跟著軟了下來。
車速已經降到八十,但濱海公路彎道很多,副駕駛座位里的小身子依舊保持著蜷縮的姿勢。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車的隔音很好,他的耳朵聽不到外面的噪雜,也幾乎聽不見引擎的呼嘯。他只覺得車里這并不算大的空間變得安安靜靜的,如果仔細分辨,說不定都能抓住她的呼吸聲。
Ardon突然很喜歡這種感覺。他和她困在與世隔絕的一個空間里的感覺,很奇妙。
她是掌控在他手里的一只新鮮的獵物,一頭牙尖爪利的小獸。她是他的,這讓他很有滿足感和成就感。
而她雖然暫時困在這里,但是無時無刻不想著逃跑。這讓他無比興奮。他喜歡挑戰,而副駕駛上的女孩顯然是個不會讓他覺得困倦無聊的貨色。
他倒想看看她究竟要怎么逃開自己身邊,還沒有哪個女人在他還沒玩兒夠之前就從他身邊消失的。
以前沒有,以后也不會有。
葉沙已經從開始的恐慌之中恢復了過來,有種劫后余生的脫力感。她知道Ardon已經減慢了車速,但依舊像抓著最后一根稻草一樣抓著扶手。
她沒有傻到怕Ardon瘋了要開車跟她同歸于盡,保護自己的腦袋不再被撞上車玻璃還更重要一些。
時速八十貌似算不上是飈車。但跑車貼著地皮迅速移動又時不時搖來晃去的還是挺嚇人。
這不是荒涼平原上筆直寬敞的高速公路,濱海公路彎道很多,雖是傍晚,還是有不少來往的車輛。加上天色已經開始變暗,太陽一但被山擋住,天黑得很快。
路的左側是潮水拍擊飛濺白色泡沫的礁巖,右邊是黑漆漆隨風搖曳的樹林。葉沙覺得自己像是坐進了開往閻王殿的最后一班車,前方即將面對什麼,她一無所知。
就那樣上了他的車,做夢一樣。腦子似乎被撞壞了,只是擔心,意識里卻沒有具體擔心的是什麼。也許是對自己可能要面對的事情想都不敢想。
外表無比堅韌的女人其實比誰都脆弱。她平時表現得越暴力,越說明她沒有安全感,急著在自己周圍建筑一道防護墻,貼著醒目的大字標簽:內有惡犬,生人勿近。
她擔心的是Ardon?還是擔心她自己竟然對即將發生的事略有期待?連她自己也不知道。

第三章 貓與老鼠的游戲(4)- 做那行的?怪不得技術高超,讓人用過就忘不了。 車突然離開了主路,拐進一個靠近海邊的停車場。
并不是看海的好季節,碩大的停車場也只有他們一輛車。Ardon熄了火,引擎驟然停止了咆哮,耳邊安靜得有點發空。
葉沙放下腳,舒展開身體。
車里面一陣靜寂的尷尬。
當然,尷尬的只有葉沙。Ardon只是若有所思意味深長地從墨鏡后面看著小女人,嘴角微微地翹著,不知道美個什麼勁兒的。
葉沙拉了拉車門,依舊鎖著。
「就這麼想跑?」Ardon先打破了沈默,「我又不會吃了妳。」
這話說的,誰信啊。
葉沙的語氣冷冷的:「天都黑了還帶著個墨鏡裝什麼傻逼。」
Ardon嘴角依然保持著那個弧度,摘下了墨鏡,順手丟在儀表臺上,仍是看著她。
葉沙有點后悔讓他把墨鏡摘下來了。這種雷射槍之類的東西,還是有層防護罩比較安全。在Ardon那雙不知道反射著哪里的光線而電力十足的眸子注視下,讓葉沙生出一種自己好像什麼也沒穿的錯覺出來。
那實在是一雙勾人魂要人命的眼睛。那一晚,就是這雙眼睛,像是毒蜘蛛的刺,麻痹了她的身體和意志,那麼輕易便淪陷。
葉沙扭過頭去,不愿與他對視。
這場遭遇戰,她竟從一開始便有了頹勢。
Ardon這種老手自然看的出,貌似隨意地關心著:「剛才把妳摔疼了麼?」
葉沙默默地揉了揉腰。
「來,我看看。」
「你要干嘛?」
葉沙轉過身,雙手擋在身前做備戰狀態。可人家根本沒動,只是抿嘴看著她。
看她像只小刺猬的樣子,Ardon終于忍不住笑出了聲。搞得葉沙一陣臉紅。
Ardon輕笑著解釋:「還不是上次妳把我摔得那麼重……人都是有報復心的,所以剛才在路邊看到妳,才想鬧妳一下。妳應該可以理解吧。」
能理解不等于可以接受。
但他又追加了一句:「如果是剛才我的舉動冒犯了妳,請妳原諒。」
Ardon的態度讓葉沙有點不知如何是好。他如果直接撲上來那還就簡單了。以她那幾下子,收拾他應該沒問題。但人家這麼主動地先退了一步,反而把她晾在中間進退不得。
葉沙扭頭看著窗外啃指甲。
Ardon裝模作樣地嘆了一口氣,「我還以為妳今晚不會來。」
「你讓他們傳那句話給我,我能不來麼?」葉沙恨得牙癢癢。
「哪句話?」 Ardon裝傻。
葉沙回頭,看到Ardon一臉的茫然,心中不免奇怪。
「蕭蕭說,如果我不來,可能有些人會因此多一份困擾。」
Ardon沈默了片刻,似乎是在思考。
葉沙突然覺得心里開始沒底。
「還說……還說,『有些事情,自己做過就要負責。』」
Ardon做出恍然大悟的樣子,微笑著搖搖頭,「歐陽讓蕭蕭帶那種話,也是因他為了朋友報不平,不要怪他。這次歐陽說是無論如何要讓妳出來吃飯,跟我當面道歉。他可能在氣頭上說了讓妳不舒服的話,我在這里替他說聲不好意思。我也不用妳負責,當時是我想逗逗蕭蕭,舉止的確是輕佻了些,讓妳誤會,我可以理解,我不怪妳。」
把責任推給歐陽,順便塑造自己寬宏大量的形象。手段實在是高。
原來一切是自己誤會,葉沙一時沒轍了。她是帶著一肚子氣來的,怎麼也要揍他一頓這場景才算演完了。結果發展出乎她意料之外,氣散了,反而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葉沙長嘆了一口氣,放松一直緊繃的肩膀,含糊地道歉:「那天我也是有點沖動。」
Ardon聳了聳肩,雙手一攤,表示沒有壓力。
葉沙突然想到,「對了,那件禮服……」
Ardon很大方表示不用她賠,「沒有關係。」
葉沙打量著把他們封在一個空間里的座駕,「你挺有錢噢。做生意的?」
Ardon搖頭,「我是Z大的學生。」
「哦?」葉沙有點意外,「那你家很有錢咯。」
Ardon撫摸著車的方向盤,「還湊合吧。不過,這輛車是我自己賺錢買的。」
「是嗎?怎麼賺的啊?」葉沙好奇。
Ardon笑得意味深長,「陪人吃飯。」
從某種意義上講,Ardon沒有說謊。他就是陪投資方跟地產商吃了一頓飯。那應該算是他人生以來第一次自己出面『談生意』。
要較起真來,根本也不算是他談的。那些他從小叫叔叔伯伯看他長大的生意人,就算不給他面子也要給他爸面子。無論誰的面子,反正生意成了,好處也沒少了他的。每次說起這車是自己買的,他都笑得頗為自豪。
可惜葉沙不知道這些內幕,她直接給想歪了。
「哦……」
做那行的?怪不得技術高超,讓人用過就惦記著。還好還好,那天他沒跟她要錢,算她賺到了。
不知為何,葉沙莫名冒出一種同盟感。同是在異國他鄉奮斗讀書的學生,能自己賺錢養活自己都是不容易。只是選擇自給自足的方式不同而已,她是不會看不起他的。不過可惜了這麼一個帥哥,要靠女人賺錢,有點可悲。
Ardon自然讀不懂葉沙臉上突然出現的憐憫表情是甚么意思,順著自己的思路,聊著自己感興趣的話題:「我聽歐陽說,妳是學畫畫的?」
葉沙糾正他:「應用藝術與設計。」
Ardon上下打量她,搖頭:「不像。」
葉沙歪著頭看他,「哪里不像?」
「我以為學藝術的女生都比較……溫柔。」
「你是說我不溫柔?」
Ardon失笑:「也許過肩摔也算行為藝術的一種。」
「妳這是笑話我。」葉沙也笑了,「我聽蕭蕭說,你們Z大才流行行為藝術,新生入學還會裸奔。」
「妳是說兄弟會吧。」 Ardon掏出手機,「我有前一年新生入會的照片,要不要看?」
兩個男主同時和女主h_星際未來一女多夫葉沙興奮起來,「好啊好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2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