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美婦用嘴服侍_春宵飛度電影手機版

第六章 究竟誰才是小三(1) – 這男人是個妖孽,必殺之。 葉沙以為兩個男人會打起來。一個散打,一個自由搏擊,真打起來,她還真不知道應該拉誰。
她覺得,現在最該打的人是自己。
她看著路遙,Ardon也看著路遙。而路遙的視線里只有葉沙。
他真的看不透這個女人,怎麼也看不透。
葉沙的嘴唇動了動,想說什麼。路遙沒給她機會,在Ardon挑釁的目光里,轉身離去。
失敗的那一個,就應該安靜的離開。大吵大鬧并不能改變任何既定的事實,只不過讓自己的處境更尷尬,更可悲。
她想,她明白路遙現在的心情。正如一年前的自己。
她從沒想過要傷害路遙。
她一直拒絕路遙,維持著他們之間的安全距離,直到被Ardon逼急了,逃不擇路。而路遙離她太近,讓她一頭便撞了上去。
做路遙的女朋友應該會是一件幸福的事。他會很疼她,他一直都很疼她。無論是在訓練場上,還是在平日的生活中。
被人寵是會不自覺上癮的。所以葉沙在路遙面前,多少有點兒持寵而驕,有時候甚至無理取鬧。
她也曾好好想過和路遙共同擁有未來的可能性。安定的生活,平靜無波。那不正是她一直想要的麼?
所以,在過去的兩個星期里,她努力地扮演著一個女朋友的角色,太過努力,以至于連她自己都以為自己已經入戲了。
直到Ardon再次出現。
她想,她已經為擺脫這個無賴努力過了。可好像她越努力,他纏得便越緊。
她不知道這個男人身上究竟有什麼魔力,簡直是個妖孽,輕易就可以把她的理智燃燒殆盡。
Ardon是她的劫,她橫豎都得渡。
蕭蕭背著書包拐過轉角,頭還轉向來處。她剛好和路遙擦肩而過,從未見過他的臉色那樣差,有些訝異。
「沙沙,妳男人怎麼了?」蕭蕭看見杵在門口的葉沙,「你們倆吵……架……了……」
后面三個字像沒了電的錄音機,轉不動帶子,緩緩消失在空氣中。蕭蕭一臉驚恐地看著站在葉沙臥室門口的半裸男人。
Ardon笑著走過來,蕭蕭下意識地向后退了半步。
「妳好啊,蕭美女,好久不見。」
蕭蕭看看Ardon,又看看葉沙,突然低下頭。
Ardon抓起掛在椅子靠背上的襯衣,一邊系扣子,一邊吻了吻葉沙的額頭,「那我先走了。小貓,妳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來接妳去學校。」
經過蕭蕭的身邊,Ardon頓了一下腳步,蕭蕭依舊低著頭,兩個人什麼都沒說,只是在經過狹窄的門口時手臂輕輕蹭過。
蕭蕭打了個哆嗦,匆忙走進屋子關上門,長呼一口氣。
葉沙以為蕭蕭見到歐陽的朋友,又是這樣一幅場景,不免尷尬,并未多想,只是做好了心理準備對付蕭蕭的八卦和責問。
蕭蕭把書包丟在沙發上,看著依舊杵在門口的葉沙,「干嘛,要當望夫石啊?」
葉沙愣愣地問:「我是不是應該追出去?」
蕭蕭送她兩只白眼,「妳打算追哪個?」
葉沙長嘆了一口氣,走過來把自己摔進另一個沙發。
蕭蕭上下打量她,像兩個美婦用嘴服侍_春宵飛度電影手機版在看一個外星來物。
葉沙被她看的渾身發毛,「妳審吧,我交代。」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蕭蕭威脅道。
葉沙閉著眼睛點點頭。
蕭蕭壓低了聲音,小心翼翼地問:「妳怎麼跟他搞到一起去了?」
葉沙又嘆了一口氣,「說來話長。」
「那就長話短說 。」
葉沙用手掌搓著額頭,三個字概括一切:「一夜情。」
蕭蕭深吸一口涼氣,「妳瘋啦?沙沙,真沒看出來妳是這麼追求『進步』的女人。欲求不滿麼?咱們路大哥滿足不了妳,讓妳找個少爺一夜情?而且就算妳找了,妳怎麼能這麼剛好讓路遙逮到?這不等于一巴掌扇在他臉上麼?路遙對妳多好啊,這一年他追妳追得多辛苦。妳好不容易答應他,難道就是為了再砍他一刀?」
「我知道是我不對。」提到路遙,葉沙有點兒抗不住了,「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說。事情都已經這樣了,是我對不起路遙。妳罵我水性楊花我也認了,可我真的沒想要變成這樣。那個Ardon……那個無賴……」
「他威脅妳?還是強迫妳?如果是這樣,讓咱路大哥告到他傾家蕩產。」
葉沙搖頭,人家沒威脅她,也沒強迫她,只不過誘惑了她,是她一點兒定力都沒有,怪不了別人。
「當初妳勸我跟歐陽的時候那些大道理呢?妳怎麼不跟自己說說啊。虧我還覺得妳最聰明,最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沒想到妳這麼糊涂。」
葉沙把頭埋在膝蓋中間,就快哭了。
蕭蕭也罵夠了,跟著葉沙一起長呼短嘆,沈默良久。
「那妳和路遙之間打算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葉沙頹然靠在沙發靠背上,「扯了唄。」
蕭蕭撥弄著沙發靠背上的穗子,「多可惜啊,路遙那麼好的男人。」
「要不妳接手?」
「妳開什麼玩笑。」蕭蕭連連擺手,「誰不知道路遙心里只有妳一個。」
葉沙這不完全算是玩笑,兩個都是好朋友,兩個都很優秀,如果能湊成一對,她就欣慰了。
她知道,這麼想很自私。
那句『路遙心里只有妳一個』讓她想起前一天路遙說她是他的弱點的表白,這更讓她心中的愧疚如海浪沒頂而來。
「我是不是很爛?」
蕭蕭一點兒不含糊,「是。妳這次算傷透路遙的心了。」
葉沙閉著眼睛,欲哭無淚,重複著:「我是不是很爛?」
「是。爛透了!」蕭蕭坐到電腦前面,晃動鼠標結束屏保。
她的確是很爛,居然把自己的男朋友徹底忘到天涯海角,和另一個男人快快樂樂開開心心地度過了一整個下午。
那快樂像一種人為制造的幻覺,而這幻覺太真切,真切地讓現實變得血淋淋的殘忍。
在那個男人面前,她一點兒抵抗力都沒有。他就像是一味毒藥,明知不能碰,明明想要躲,可是只要一接近他氣息的範圍之內,就讓人徹底失去了理智。
她上輩子遭了什麼孽,為什麼攤上個這麼個無賴。害她丟了朋友,丟了工作,還丟了魂魄。
現在是要怎樣,像以前一樣繼續躲,還是就這樣,破罐子破摔?
這男人是個妖孽,必殺之。

第六章究竟誰才是小三(2) – 看她是在你身邊快樂,還是在我身下叫得歡。(260加更) 妖孽坐進莫言的高爾夫,嘴角翹得掛兩只鉛球也扯不下來。昨夜的那點不愉快徹底煙消云散,休息了半月的身體也終于吃飽喝足,還外加搞散了那對奸夫淫婦。
居然想背著他給他戴綠帽子。看他不干死她。
說奸夫奸夫就到了,咣咣咣敲車玻璃。
Ardon把車窗搖下來,胳膊搭在窗口,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怎麼,在她面前裝紳士,在這兒等我呢?」
路遙強壓著沖動,淡淡地說:「下車,我們談談。」
「我們倆男人有什麼好談的?除非你想搞基。」Ardon一臉的厭惡,「我承認我嘗試過搞男人。不過,我并不太熱衷于那種事。」
砸車窗的拳頭撐在車門上方,路遙伸手一把揪住Ardon的衣領,「你這個畜牲,給我離葉沙遠點兒。」
Ardon用手指點著胸口的拳頭,「你若是想這樣跟我說話,那咱們沒什麼可說的。」
路遙遲疑了一下,松開了手。Ardon整理一下衣領,冷笑著搖搖頭,「這話輪不到你說吧。你才應該離我女人遠點兒。」
「你說誰是你的女人?」
Ardon冷笑:「你剛才沒聽到麼?她可是親口承認了。可惜啊,那麼一個尤物,你不會還沒嘗到吧。」
路遙一拳打進來,雖被Ardon準確接到,但路遙力量太大,Ardon不免皺了眉頭,「你這樣容易沖動可真不像個將來要做律師的人。」
路遙咬牙切齒,「她欠了你多少錢?我替她還。」
Ardon挑了眉,「她跟你說她欠我錢?」
「不是麼?」
Ardon輕笑兩聲,「這個淘氣的小家伙,還真不能冷落她。」
這話聽在路遙的耳朵里無比的諷刺,「葉沙是個好女孩,我不能讓你這樣玩弄她。」
「可她愿意被我玩弄。」 Ardon挑釁地看著窗外臉比豬肝還紅的男人,「若你有本事,盡管來搶。看她是在你身邊快樂,還是在我身下叫得歡。」
這句話徹底打垮了路遙殘留的理智,一拳砸在車頂上,愣是硬生生凹進去一塊。
見好就收真君子,火上澆油假小人。
這再不走,等著找人收尸麼。
高爾夫一腳油門下去,嗚的一聲,加速已經算快,但比起SLR來還是略遜一籌。賽亞人變身的路遙居然追著車跑了一大段路,車門車窗車屁股,叮叮噹噹一頓響,好不熱鬧。
Ardon心想,多虧不是自己的車,否則他非的下去跟路遙干一仗不可。
莫言繞著自己的車轉了好幾圈,好奇多過心疼。
「你確定他沒拿錘子球棒什麼之類的工具?我這車可是德國原廠,不像日本車都是紙糊的,碰都不能碰,我用高跟鞋一踹就一個坑。人手可是肉做的,他怎么能砸出這么多坑。」
「除了肉還有骨頭呢。」Ardon靠在自己SLR的車門上,回想剛才那一幕,「那小子估計氣瘋了。聽說之前是練散打還是國家隊的,要真把我拉出去揍一頓……我可是中國制造,后果很難預料。」
莫言嬌笑著走過來,拍拍Ardon肩膀,「你算找到對手了。」
Ardon輕笑,「就他,誰怕他一樣。」
「到時候整個散打隊的都來了,看你還樂得出來麼。」
Ardon還真仔細想象了一下那個畫面,很樂觀地說:「隊花在我這邊就行了唄。」
莫言反問:「你確定隊花現在和你是一個陣線的?你把他倆整散了,她難道不怪罪你麼?」
「那也得她讓我整啊。」Ardon舔著嘴唇回味,「妳是沒看見,她穿著我的襯衣的樣子有多騷……嘿嘿嘿。」
莫言是不太理解,上次見到那姑娘,只覺得的確是個漂亮妞,其他還真沒看出多好,男人的口味也許不一樣。
「我還真想看看。晚上帶來AU吧。讓大家都見識見識是誰家姑娘把咱林大少爺綁定了。」
Ardon斜眼瞅瞅莫言,「誰說她把我綁定了?」
「你不都跟人家的學生們宣布你是人家老師男朋友了麼?」
Ardon皺了眉頭,「妳怎麼知道這件事的?」
「你爸那個朋友,老陳家的女兒就在你女人班上。她小時候見過你一次,回去把事情都跟她爸說了,連你那個的大小都說了……」
Ardon只覺背后一層冷汗,「Holy shit!……」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4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