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親家相處注意事項_春潮帶水晚來急下一句

第七章 妳是我的女朋友(9) – 還有更變態的,要不要試試? 這一次,葉沙確確實實的感受了一次什麼叫做眾所矚目的焦點。
他們一直坐在馬桶上休息,一方面葉沙是真的累了,另一方面,是Ardon的一點兒小心眼。
周末的這個時間是AU人最多的時候。酒剛上頭,音樂正high,人們正在接近瘋狂。
若換成別人,自然會偷偷摸摸溜走。可Ardon不是別人。
一個上身赤膊,肌肉結實的男人,一個穿著他的衣服,縮在他懷里的女人。那雙鮮紅的高跟鞋,像是張揚著血淋淋的欲望,隨著男人的步伐在空氣中上下顫動著曖昧的節奏。
Ardon沒有往人群中間擠,而是帝王一般站在那里,等著大家看到他們,然后自動退出一條路。
他橫抱著她,在男人羨慕女人嫉妒的眼神中,向AU的門口走去。
不知從哪個方向傳來莫言的一聲興奮的叫喊,像是一滴水掉在了熱油鍋里,AU瞬間沸騰。
Ardon感覺到摟著自己脖子的手臂驟然縮緊,貼在他胸口的小臉滾燙滾燙的。
他不禁彎了嘴角,笑得越發得意。
自此,這個女人算是烙上了他的烙印。誰要再想動她,總要先掂量掂量了。
Ardon把葉沙放在副駕駛座位上,俯身幫她系安全帶,忍不住又吸住她那張小嘴,沙漠里無比饑渴的旅人一樣吮吸著。
簡直要渴死他了,胸口揣著一團火,燒得他口乾舌燥。舌尖卷著她的,點點的甘甜味道,吸住就不想放。可越是不放,胸口那團火燒得就越烈,便越是渴,于是想要索取更多。
「妳這個要人命的小妖精。」他氣喘吁吁地放開她。
這個女人,明知道自己身體狀態不佳,還這樣瞇著眼睛勾引他,搞得他一陣一陣的沖動,卻還得硬生生壓下去,免得自己把持不住真把她這朵花給揉爛了。
他隱約覺得葉沙身上擦的香噴噴的乳液有問題,不過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他現在只想快點找個有床的地方,把這個小妖精放平了,好好把玩把玩。
他動作迅速的打擋上路,再不走,他大概會忍不住找個沒人的后巷車震了。
其實葉沙并不是故意在挑逗Ardon,她只是有些微醺。
莫言給她點的那杯酒,甜滋滋的,并不燒口,像杯果汁。和Rod聊天之際,基本喝得差不多了。
Ardon把她按在墻上的時候,酒便開始上頭,當他們做到一半,她已經覺得自己放下了所有的包袱,無比的輕松,整個像是要飛到天上去了。
她必須承認,她喜歡這個男人對她的疼愛,她喜歡他為她瘋狂的樣子。她喜歡他。
Ardon車開得有點兒猛,路邊的燈光唰唰的掠過。她看著他的側臉,薄唇緊抿著,似乎在隱忍什麼。
她突然覺得他現在這個樣子很可愛。
一只小手摸上他的下巴,胡茬有點兒扎手,條件反射地想縮回去,被他一把抓住。
他張嘴叼住她的指尖,牙齒輕輕地對挫,威脅一樣地咬了咬,感受到指尖微微地顫抖,他笑了出來,「妳要真想摸我,不如摸這里。」他拉著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褲子上。
「變態。」她被那滾燙的硬度嚇到,猛得把手從他手里抽回來。
「哈哈哈。」Ardon笑得開心,把車拐進私人車道,用眼角瞥一眼縮在車門邊的女人,「還有更變態的,要不要試試?」
「這是哪里?」葉沙看著面前這座兩層小樓。
Ardon繞到另一邊,抱她下車,「我家。」
葉沙心中有股子莫名的溫潤慢慢散開,「莫言說,你從來不帶女人回家。」
「莫言還跟妳說了什麼?」Ardon把她放下,掏出鑰匙打開大門。
葉沙的眼睛里反射著玄關的燈光,亮晶晶的,「她說,你喜歡我。」
客廳里黑著,二樓走廊的燈也黑著,林老爺子不知道去了哪里,錯過了機會看他的寶貝兒子怎麼摟著一個姑娘嘴對著嘴幾乎連滾帶爬的從門廳一路摸進臥室。
洗手間里嘩啦啦水響,所有的頂燈壁燈都打了開,照得玻璃,鏡子和飛濺的水珠都閃著鉆石一般的光。
Ardon捧著葉沙的臉,扯掉她的假睫毛。水沖掉了她臉上的妝,沖直了卷髮棒燙彎的黑髮。泡沫卷走了身上亮晶晶的閃粉,只剩下一個最最純凈的她。
「這樣才是妳。」Ardon一只手摟著她,一只手撫過她乾凈的臉,「這才是妳,葉沙,別跟著莫言瞎鬧,會學壞的。」
「我已經學壞了。」葉沙勾著他的脖子,緊貼著他的身體,「你好像更喜歡壞女人。」
Ardon咬著她的耳朵,上下其手,嗓音又變得沙啞了,「妳會要了我的命。」
葉沙轉過臉,看著他的眼睛,「如果我要你的命,你會給我麼?」
給,什麼都給,要什麼給什麼。
可憐男人就那麼點兒出息,都到這份兒上了,命算什麼,尊嚴都不算什麼了,就是要他像個奴隸一樣侍奉她,也悉聽尊便。
他用大浴巾裹著她,丟在他特制的無比寬大的床上,身體慢悠悠地陷進柔軟的表層記憶海綿里。
某人身上的海綿體可就沒這麼軟了。
顧慮到她的身體狀況,Ardon不敢太過著急,拉了她的手過來,向下探去。
葉沙碰到滾燙的小A,還是會條件反射地躲。
Ardon明白,雖然他們已經不算陌生了,可她還是嫩的,很多東西還要慢慢教,慢慢調教。
「怕什麼?」他吻過她的臉頰,貼著她的耳朵問:「難道妳不想摸摸看,是什麼在妳的身體里?」
「下流,無恥。」葉沙喃喃地罵著,羞得滿臉通紅,聲音小得和呻吟差不多。
Ardon簡直愛死她這副明明羞怯無比偏偏又硬撐著裝酷的樣子。
「對,我下流,我無恥。」他探手從墻上擰開了屋頂的大燈,臥室里頓時光亮無比。他雙手捧著她的臉,轉向一邊,咬著她的耳朵無比挑逗地說:「小貓,好好看看,我要怎麼下流無恥的對待妳。好好看看,等一下妳自己有多喜歡我下流無恥的對妳。」
壁櫥門上的鏡子里,清晰地映著他們交疊的身體。他厚實的胸膛壓著她的,陷進床里面,只看到他微微隆起的背肌,凹陷的腰窩,和他的翹臀,構成一道性感的曲線。而她的雙腿彎曲在他的身側,脆弱的像是隨時會被他折斷了。
她雙手去推他的胸膛,小拳頭捶得咚咚響,嘴里罵著:「變態,你這個變態,你這個大變態。」
「現在才知道,晚了。」他抓住她的手腕,壓在枕頭邊,埋下頭去。

第七章 妳是我的女朋友(10) – 他也是人,不是艷情小說里的怪物。 站在洗手間的格子間里做,背靠著堅硬的門板,實話說并不是什麼太舒適的事情。每次動作,女生后背的皮膚都會因為摩擦力而拉扯,突出的脊柱更會被擱得硬生生的疼。
所以Ardon并不太去壓葉沙,而全靠自己的手臂和腰力支持,由于重力作用,不免有些太過深入,她自己又不懂得調節,多少有些吃不住。
而躺在這柔軟的床上,床墊吸收了大部分的沖力,又給予最合適的支撐,在他而言,更容易控制力度和頻率。
Ardon這次可算是百招齊出,故意的挑逗與研磨,無法預料的角度和頻率,欲望的潮水一波一波劈頭蓋臉地襲來,幾乎要讓平日里還算經常鍛鍊的葉沙都虛脫到暈死過去。
Ardon實在是意猶未盡,但看著身下雙眼迷蒙已經沒了焦距的女人,還是匆匆結束了戰斗。
床單上一片狼藉,想來睡覺也不會舒服。
他把她抱去隔壁客房,怕她剛才失水過多而脫水,倒了一杯水,扶她起來,湊到嘴邊,她都沒反應。不得已只好自己喝了一口,嘴對嘴地灌了過去。
葉沙叫到口乾舌燥,嗓子發啞,這樣一股清爽甘甜的水灌進來,她下意識地吮吸起來,吸到一滴沒剩,連帶著他的舌頭一起吸了過來。
他身體的余韻還在,怎經得起她這麼赤裸裸的挑逗。又吻了一會兒,Ardon強自保持著一絲清明的神志,放開她的唇,把杯口湊了過去頂替。
一杯水喝盡,抱著她躺下。她脫力的身體軟綿綿地偎在他懷里,乖得像只小貓。他摟著她的腰,一陣一陣的失神,幾乎控制不住想低頭去吻她。
這樣可不行,他也是人,不是艷情小說里的怪物,再這樣做下去,他也要好幾天緩不過勁兒來。
反正她是他的,跑不了,不急這一時兩刻。
Ardon一咬牙,起身給葉沙蓋好被子,回自己的臥室換床單去了。
葉沙睡了個暈頭轉向,夢都沒有,只覺得非常非常的累。
但上廁所的欲望超越了周公留客的力度,硬把她從沈睡中拉了出來。
睜開眼,周圍景物陌生。努力回想躺下之前發生的事情,滿腦子搖搖晃晃的畫面。
他瘋了,她想,她也瘋了。
葉沙起身找廁所,只覺得腰酸到不行,大腿根的兩條筋也是酸痛的,走路姿勢不免有些奇怪。
站在洗手間的鏡子前面,看著昨夜洗完沒吹乾的頭髮打造的鳥巢,被吻得有點兒腫得嘴唇,左胸前的一顆草莓,還有身上根本數不過來的各種痕跡。
她成功的證明了他對她身體的迷戀,除此之外呢?
是時候該回家了吧。她想,應不應該像一年前他離開的時候一樣,留個紙條什麼的。
寫什麼呢?昨天你干得我很爽?
葉沙遍尋不到自己的裙子,衣櫥里都是男人的衣服,她選了一件料子比較厚實的襯衣穿了起來。長度還好,遮到膝蓋以上,袖子卷起來,腰間再扎一條領帶,勉強看著像一件襯衣連身裙。比她自己的那件露背的裙子遮得還多一些。只是找不到她可以穿的內褲,下面有些過于涼爽。
她想起她的Nu Bra和丁字褲應該在上樓的時候被Ardon丟在樓梯上了。
葉沙推開臥室的門,左右看了看,走廊盡頭的窗口陽光明媚。她有些猶豫,穿這樣一身衣服大白天的在外面走會不會很怪。可再一想,如果是晚上更容易被人誤會是失足妹。
要不要讓蕭蕭送件衣服過來?可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具體在什麼地址。
或者,打電話給莫言?
葉沙一邊想著,一邊走下樓梯,一路并沒有發現自己的內衣。門口玄關倒著自己的兩只高跟鞋,紅色的小禮服裙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她還在猶豫要不要打電話,身后卻傳來一個男人低沈的聲音:「小美女,下午好啊。」
她回過頭,餐廳那邊有一個男人的身影,背著光,看不真切面容。看身形和Ardon很像,但聲音明顯不是。
她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Ardon之外的人,而身上這件極沒安全感的衣服,更讓她無比緊張。
男人朝她走過來,揚了揚手里的茶壺,「要不要吃點兒下午茶。」
她這才看到客廳的茶幾上有一只三層的點心托,放了幾塊糕點和餅干。
她一直以為下午茶是貴婦名媛們喜愛的東西,原來男人也吃。
男人已經走近,五官非常帥氣,看起來三十多歲,和Ardon一樣身材高大,只是更挺拔,隨意披著一件袍子,領口露出結實的肌肉,渾身散發著一股無法讓人忽視的霸氣,更讓他手里那只秀氣的英式骨瓷壺有種不倫不類的感覺。
「來,坐吧,小美女,不要客氣。」男人講話的語氣中有種讓人無法抗拒的力量,仿佛你必須要聽他的才對。
葉沙遲疑了一下,還是走了過去,在沙發上坐下。
男人繞過來,坐在了她對面,端了茶壺給她倒茶:「不知道現在的女孩子都喜歡什麼,我看亞惇這里只有紅茶。要不要加奶?」
「不用了,謝謝。」葉沙忙客氣的阻止,順手接過了他的茶壺,幫他也倒了一杯。
男人沒有做什麼表示,只是微笑的著看她,那薄唇的弧度非常的眼熟。
葉沙試探地問:兩親家相處注意事項_春潮帶水晚來急下一句「您是……Ardon的……哥哥?」
「哥哥?哈哈哈……」男人愣了一下,隨即笑得非常開心,手指朝她一點,「我喜歡妳。」
這男人表白得也太直接了,讓葉沙有些無所適從。
男人卻似乎沒看到她的窘迫,拿起旁邊的點心夾子,「吃點兒什麼?我猜,妳應該會喜歡奶油泡芙,或者草莓蛋糕?」
葉沙想起那綿密的感覺就眉頭一皺,自己拿了小盤子,捏了最上面的三文魚三明治,「您不用管我,我吃這個就行了。」
男人放下了夾子,并沒有要吃的意思,只是看著葉沙點了點頭,「不喜歡甜食,在減肥?」
葉沙搖搖頭,「減肥倒沒有,肚子餓了,三明治比較實惠。」
「哈哈哈……」男人笑得豪爽。把葉沙笑得有些窘,她是說錯了什麼麼?
「不錯。」男人點點頭,「挺實在的。」
葉沙有些尷尬地笑了笑,悶頭吃自己的三明治。她實在是餓壞了,而且這三明治還真是好吃,難得她在陌生人如此密切的注視下還咽的進去。
男人看她吃得差不多,又開口問道:「妳和亞惇現在的關系發展的如何?」
葉沙把最后一口三明治咽下去,喝了口茶,才淡然地回答:「我和他只是朋友而已。」
「哦?」男人似乎不信,「男女朋友?」
葉沙深吸了一口氣,搖搖頭:「確切地說,只是性伴侶。」
「蠢女人,妳又在胡說什麼?」
葉沙身后傳來一聲怒吼,她回過頭,看到還有幾階樓梯也不好好走了,直接跳下來的Ardon。
他沖過來,一把將葉沙從沙發里提起來,摟在懷里,朝對面的男人說:「爸,她是我的女朋友,葉沙。」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5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