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只碩大的巨乳漲奶水_春色校園小說綜合網

第九章浪子回頭談戀愛(1) – 人家保暖才思淫欲,她餓著肚子摻和什么呢。(450加更) 由愛而性還是由性而愛,這個問題已經不在葉沙的考慮範圍。
她和他之間的性,對他而言理所應當是無愛的。現在的問題是,對她而言,真如蕭蕭所說是無愛的么?
愛情是什么?這個歷史遺留問題都被人說爛了。連圣人都講不清楚,她一介平凡女子問誰去啊。
學著莫言,做一個懂得滿足自己的女人,做一個為自己活著的女人,絕對不能像母親一樣。
早就決定了,和他在一起不過就是享受那一時三刻的激情而已。他各方面都無恥起碼那方面還行。
早就決定了,身體陷進去就算了,心絕對要留給自己。
葉沙可是蕭蕭心目中超級霹靂無敵旋風酷的女子,怎么能為了一個渣男變得如此優柔寡斷,這么小家子氣呢。
「晚餐吃什么?」蕭蕭在客廳里伸著脖子嚷。
「等我翻翻看冰箱里有什么。」葉沙看著鏡子里換上舊睡衣的女人,把長髮盤起,拿一根鉛筆插好。
這才是自己,不比那個腳踩著高跟鞋身穿著精致小洋裝的女人嫵媚性感,卻比那個自己更自在灑脫。
無論是愛他還是暫時的迷惑,蕭蕭說得沒有錯,至少,不應該因為他改變自己原本的生活。
晚餐吃什么?現實的問題迫在眉睫。因為他丟了工作,每個月的伙食都成問題。人家保暖才思淫欲,她餓著肚子摻和什么呢。
葉沙剛走到廚房就有人敲門。
蕭蕭在電腦椅里轉過身,皺著眉頭把一只手指比在嘟著的嘴唇前。
葉沙腳步放輕,慢慢溜到門口。
這時候能有誰找來?十有八九是那個男人。她放他鴿子自己回了家,也沒打電話給他,找上門兒來那是一定的。
敲門聲三長兩短,蕭蕭鬆了一口氣,說:「是房東太太。」
葉沙卻仍有些不放心,房東太太平時都敲一次就直接拿鑰匙開門,很少敲這么多次。而且這暗號太不吉利,怎么都覺得沒好事。
果然沒好事。敲門的是房東太太沒錯,后面卻跟著個小尾巴。
不對,那么大塊兒頭怎么能算小尾巴,明明就是根大屌。
這男人才一下午沒見,新接的頭髮又拆了,兩側頂著青瓜似的頭皮,怎么看怎么有一種剛放出來的勞改犯的形象。
敢露額頭的才是真美女,敢剃光頭的那是真男人。
比起那迷惑人的裴勇俊髮型,這勞改犯的頭型好像更適合他放蕩不羈的氣質,也讓他耳垂上的黑鉆在樓道的燈光下更加閃亮。
房東太太沒頂住Ardon的高富帥氣度,那手里包裝精美的禮品盒,標誌性亮眼的橘色,閃瞎了房東太太的雙眼,卻讓葉沙的心情更加的沉重。
勞改犯夸張地鬆了一口氣,一臉真切的關心表情,「葉沙,妳嚇死我了。我去學校接妳沒接到,還怕妳出事呢。回家怎么也不給我打個電話,害我亂擔心。」
「那個……我…… 」
葉沙還沒來得及開口,勞改犯已經繞過房東太太擠了進來。葉沙這才看到他另一只手里拎著大包小包的外賣,塑料袋上印著一個挺有名的廣東點心餐館的名字。
「怕妳沒心思準備晚飯。特地去麒麟給妳買的。咱們還沒有機會一起去吃過廣東早茶,也不知道妳喜歡什么,撿著我平時常吃的點了一些。蕭蕭,一起來吧?」勞改犯熱情地招呼在一邊看愣了的那一只,然后又回頭,「房東太太,要不要一起?我買了很多。」
房東笑著擺擺手,臨走時對葉沙語重心長:「我看這個男人不錯,比之前那個強。以后別讓人家擔心,小伙子找我的時候急得直喘。」
葉沙沒心思問房東這個男人是比之前哪個男人強。她可不信Ardon真如他表現的那么為她擔心。她想象不出來他急得直喘是什么樣子,為了別的喘她還更熟悉一些。
房東太太很識相地鎖了大門。葉沙站在門廳那里沒動,等著Ardon發難。
勞改犯好像心情不錯,哼著小曲兒把點心盒子從袋子里一個一個擺了出來,還自顧自地開了洗碗機找盤子,掰了一雙一次性筷子,夾著一個蒸蝦餃就送到葉沙嘴邊來,哄孩子一樣的語氣:「嘗嘗,我最喜歡他們家的蝦餃了。來,乖,張嘴……」
葉沙沒忍住就張嘴讓他把蝦餃塞了進來。沒辦法,這幾天在他家住著,經常累得不想起床,沒少被他餵食,都成條件反射了。
「那個,你們慢慢吃,我還有報告要寫,我先回屋了。」蕭蕭被狗追一樣躲進自己的屋子。
勞改犯在蕭蕭背后問:「妳確定妳不想吃一點兒?這里有得是,拿兩盒,一邊寫報告一邊吃啊,兩不耽誤。」
蕭蕭打了個哆嗦,對這個男人提供的一切食物持懷疑態度,「我不餓,謝啦。」
葉沙嘴里滿滿的蝦肉丸,無法譴責室友關鍵時刻拋下自己的惡行惡狀。
吃人家的嘴短,被Ardon一伸胳膊撈過來,葉沙連掙扎都沒掙扎一下。窩在這個男人懷里,姿勢已經那么契合那么自然,多說什么都嫌矯情。

第九章浪子回頭談戀愛(2) – 妳什么都給我了,我得負責啊。 「小貓,怎么突然自己跑回這里來了?」他幾乎是咬著她的耳朵柔聲地問。頭髮盤了起來,他溫熱的呼吸直接掃著她耳后的皮膚,癢癢的浮起一片雞皮疙瘩。
葉沙抬起手肘把他抵開,用手搓了搓脖子,嘴里含糊地說:「這是我家,我為什么不能回來?」
「那也應該告訴我一聲啊。」他又把她摟回來,攬著她的腰,手掌隔著衣服上下撫摩,「知不知道我很著急?」
葉沙心想,又沒觀眾,就別演戲了吧。
「你這不是找來了么。」葉沙打開幾個餐盒,佯裝找自己喜歡的吃食,掩飾自己莫名的緊張情緒。
「是因為那個拉丁妞吃醋了?」有人枉自揣測。
葉沙沒表情地乾笑幾聲:「哈,哈,哈,怎么可能。」
腰上的手一用力,Ardon把葉沙轉過來面對他,接著向前一步,將她擠在流理臺和他身體之間,另一只手挑了她的下巴,讓她看著他,「真的不是吃醋?」
她歪了一下頭,解救出自己的下巴,略帶輕蔑地挑眼看他,「吃拉丁口袋的醋?你填得滿她么?」
Ardon 嘴角抖了一下,默默咬牙。
葉沙一只手撫上他的胸口,輕輕一推,他僵硬地向后退了一步,手扶額頭,靠在冰箱門上做受傷狀,「太傷自尊了。」
葉沙噗嗤一聲笑出來,氣氛奇妙的突然緩和了。
這男人以為她吃醋了,巴巴地找上門來,沒責怪她放鴿子,還特地買了晚餐,她也不能太不給他面子。
「趁著點心還熱著,快來吃東西吧,早上就塞了一片面包,我都餓扁了。」
葉沙說起早上的面包,于是想起同時間塞在身體里的別的東西,不免臉紅心跳,轉身擺弄點心盒子。
身后貼上一個火熱的身體,很無恥地磨蹭著,耳邊低靡的嗓音誘惑她:「我看看,是哪兒餓扁了,嗯?需不需要我幫忙通一通?」
葉沙抓起一個燒賣,半側身塞進Ardon到處偷香的嘴里,「通什么通?你當你是馬桶塞啊。」
「妳這不等于說妳自己是馬桶么。」
「你……找死……」
「別打,冤枉,是妳自己說的。」
兩人打打鬧鬧干掉了一多半的點心。葉沙那頓早午飯沒吃多少,原本有些郁悶的心情突然變好,吃得肚子溜圓,偎在沙發里不想動。
Ardon坐在沙發邊的地毯上,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她的肚子,好奇地摸了摸,「妳不會是有了吧。」
葉沙拍開他的手,「烏鴉嘴。這種事情不能隨便開玩笑。」
「也對。」Ardon把頭靠在她肚子上,「我聽聽,我聽聽。」
「不要,好扎。」葉沙推開他的大頭,短短的頭髮茬像鬃毛刷子一樣。
Ardon 揚起頭,突然表情認真起來,「沙沙,」他好像是第一次這么叫她,「后悔做我的女朋友么?」
這個問題太突然,葉沙轉開臉去,「我什么時候承認是你女朋友了?」
大大的溫熱的手掌蓋在她的小腹上,這個男人竟讓人覺得像只被遺棄的小狗,「妳什么都給我了,我得負責啊。」
葉沙覺得自己有些悲從中來,「那你豈不是要對很多女人負責?」兩只碩大的巨乳漲奶水_春色校園小說綜合網
「妳不一樣。」Ardon認真地盯著她,一字一句鏗鏘有力,幾乎咬牙切齒,「妳和她們都不一樣。」
葉沙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其實沒有什么不一樣。等我追在你身后讓你給我買衣服鞋子包包,十分鐘一個電話查問你在哪里,不許你和別的女生說話,對你撒嬌耍賴無理取鬧,翻你的手機查你的短信看你的email,你就知道我其實和她們沒有什么不一樣。」
「妳不會。」
「你怎么知道我不會?」
「妳會么?」Ardon起身坐在她旁邊,「妳會讓自己淪落成那個樣子么?」
葉沙仔細地思考著,然后搖搖頭,「很難想象。」
Ardon笑著摟住她,「我就知道。」
「但也很難說。」葉沙往旁邊蹭了蹭,「真變成那樣怎么辦?」
「把妳甩了唄。」Ardon說得理直氣壯。
葉沙狠狠地瞪他一眼,瞪完了又覺得自己沒有那個立場。現在是兩個人吃飽了撐得說笑而已,跟這個男人認真起來可就完了。
「我是說真的。」Ardon卻認真了起來,「實話說我好久沒有好好談戀愛了。妳要相信,浪子偶爾也有回頭的時候。妳敢不敢?」
「什么?」
「妳敢不敢和我正經談一場戀愛?」
「正經和你談一場戀愛?」莫言憋笑憋到嘴角抽搐,「你字典里打『lianai』,打出來的也是『倆奶』。」
Ardon手肘撐在吧檯上,雙手手掌擦過兩側耳上的青皮,「沒聽過浪子回頭么?」
「可你不是浪子啊。」
Ardon好奇,「不是浪子是什么?」
「你是浪子他爹。」
「怎么說?」
「浪。」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5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