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女一男作愛技巧_春節回家如何避免催婚

第九章浪子回頭談戀愛(5) – 什么學生學者聯誼會,就是孤男寡女找伴兒大會。 莫言來接葉沙,只有她一個人。
葉沙上車的時候,莫言問:「比基尼合身么?」
「那兩個學姊是做什么的啊?」葉沙只關心這個問題。
「一個在本地有名的廣告公司里不知道做什么,另一個是某個漫畫家的助手。回頭妳自己問她們吧。蕭蕭呢?」
「在兩女一男作愛技巧_春節回家如何避免催婚家里宅著呢。她嫌自己小腹不夠平,不愿意穿比基尼。」
「哦。」莫言應得若有所思,回頭看,葉沙正在副駕駛翻自己的簡歷,驚訝道:「不會吧,妳真當自己去找工作啊。」
葉沙長嘆一聲,「唉,口糧吃緊啊。」
「啊?」莫言難以置信,「Ardon都不管填飽妳肚子么?」
填飽肚子……葉沙腦海里閃過不合時宜的畫面,趕緊搖搖頭,「他是他,我是我。」
「妳這又是何必呢?反正他錢多得不知道要怎么花。」
「拿別人的總是要還的,我沒什么可以還他的。」
莫言想,對于那個男人,用身體還就行了唄,可剛想說出口,發覺好像對這個女孩不合適,笑了笑,又把話咽了回去。
「比基尼穿了么?那里換衣服可能不太方便。」
葉沙拉一下襯衣的領子,露出里面的系帶,有些靦腆,「我從來沒穿過。不過聽說都是女生,那我也響應一下吧。」
到了海邊葉沙就后悔了。聚會邀請的都是女生沒錯,但沙灘可不是她們這群人包下來的。而且,就這一群在沙灘上穿著比基尼,居然還配高跟鞋,滿臉濃妝,渾身防曬油的貨色,怎么也和學生學者掛不上鉤啊。
葉沙遲疑了一下,莫言已經拉著她沖進人群。
「不是說只有邀請女生么?」看著混在女人堆里零星的幾個男人,葉沙偷偷問莫言。
「聯誼嘛。我們這邊當然都是女生。我知道妳意不在此,別管那些男人,我帶妳去認識認識妳那兩個學姊。」
為了工作,葉沙,忍。
廣告公司那位學姊葉沙一眼就知道不是一路人。臉上妝倒是不厚,但很精致,舉手投足各種裝模作樣,上下打量了一下葉沙,身上敵意就起來了。莫言也是玲瓏人,找了個借口就拉葉沙走了。
「她大概是怕妳搶她飯碗吧,哈哈哈。」莫言掐了掐葉沙的小腰,摟過她肩膀,貼著她耳朵說:「妳的身材好像比上次我見妳越發的好了,是女人看了都嫉妒啊。」
葉沙有點心不在焉,只想快些走人。
「千賀。」莫言招呼來人,「妳總算來了,前幾天不是說妳老板找人么?給妳介紹一個。」
葉沙轉身,在人群里發現一個鶴立雞群的,正抬手向他們打招呼。
他?她?唉,反正就是那個叫千賀的,倒不是真的高,只不過是唯一一個沒有穿泳裝的,所以格外顯眼。寬鬆的白T加沙灘褲,腳上一雙夾腳拖鞋,身材有種不健康的纖瘦,一時分不出男女。貼著頭皮的毛寸,顯得千賀五官格外立體。說是男人,過于秀氣了,說是女人,又透著一股子英氣,眼睛很大兩顆,有些突出,布滿血絲,外帶兩個黑眼圈,和周圍濃妝艷抹的女人形成極為強烈的對比。
「葉沙?」千賀跟她握手后,便找了一根沖到沙灘上的樹樁子一屁股坐了下來,「會畫漫畫么?」
葉沙把簡歷遞過去,「上中學的時候迷過一陣子。」
「都差不多是那個時候,尼羅河女兒什么的。」千賀接過去看也沒看丟在一邊,「什么時候可以來上班?沒有別的兼職吧?老池靈感一到,忙起來的時候沒個準的。」
「妳不用看看?」葉沙看著自己的簡歷,「還有,工資方面……」
「別跟我談錢,頭疼。妳自己去問老池吧。」千賀起身搓了搓腦門,對莫言拋了個媚眼,「茉莉,妳明天再帶妳朋友過來工作室。今晚妳去我那兒吧。」
葉沙眼睜睜看這個千賀跟莫言摟在一起吻別,莫言眼巴巴地看著她背影走遠。
「她是男的還是女的啊?」葉沙好奇心太盛。
「妳問生理性別還是心理性別?」莫言笑瞇瞇的用兩根食指比了個T。
「哦,我明白了。」葉沙點點頭,「那茉莉是誰?」
莫言笑得神秘兮兮,手指放在嘴唇上,「秘密。」
不會吧,名字都不給真的啊。
葉沙用肩膀碰碰莫言,小聲問:「那妳喜歡的是她的生理性別還是心理性別啊?」
「我喜歡她是畫畫的。」莫言一把抓在葉沙屁股上,哈哈哈笑著丟下愣住的葉沙轉身走了。
葉沙撿起地上的簡歷,自己這算是找到工作了?怎么有一種莫名奇妙的感覺。
唉,算了,明天去了再說吧。
等她再抬頭,已找不到莫言蹤影。人群里穿梭尋覓,總有一個兩個穿短泳褲的男人過來搭訕,葉沙應付兩句,轉身逃開。
什么學生學者聯誼會,就是孤男寡女找伴兒大會。
葉沙回到停車場,莫言的車已經不在原本的位置。不會吧,衣服和包包還在莫言車上,她不能就這樣把自己丟在這里了吧。

第九章浪子回頭談戀愛(6) – 你的意思,是要包養我? Ardon聽說有人喬了一堆的姑娘在海邊派對,想要叫那丫頭一起出來讓她見識見識自己的魅力,也順便給她增加點兒危機感。結果她室友說她去找工作了。真受傷,他Ardon還要自己的女人出去找工作,真當他養不起她么,傳出去壞他名聲有沒有。
算了,跟她的仗要打,自己的生活也得滋潤滋潤。這幾天休養生息,早就從那幾日的荒淫無度里恢復過來了。是時候尋點兒新貨色調劑調劑,最近吃得太偏食,他得證明一下自己離了那女人食欲依舊旺盛。
這車還沒進停車場呢,Ardon遠遠就瞅見一個亮眼的比基尼妞兒的背影。長髮盤在頭頂,雙腿修長身材曼妙,手里攥著一沓子紙,左瞅右望的好像在找人。
身體頓時蠢蠢欲動,不錯不錯,看來自己還很正常,今天的晚飯有著落了。
姑娘半轉了個身,Ardon嘴角上的邪笑剛掛上一半就突然停住了,轉眼變成一張黑臉。
SLR開到葉沙身邊,按下車窗,Ardon手搭在副駕駛座位靠背上,吹了一聲口哨,吸引她的注意,「小貓,怎么在這里?」
葉沙大概沒想到會遇到他,抱著胸向后退了一步,「那個……找工作啊。」
找工作?穿成這樣找工作?Ardon頭頂都快冒綠煙了。
他按開車門,擺頭讓她進來,「妳被錄取了,上車吧。」
姑娘左顧右盼,怎么,還敢嫌棄他這個老主顧?再不上來,看他敢不敢把她就地正法,而且還不付錢。
葉沙指了指別處,想說在找莫言,不過又想想,反正他們都是一伙的,衣服錢包鑰匙總能要回來的。穿成這樣站在這里也不是個辦法,就算跟陌生人借到硬幣去搭公車,似乎也不太象話。
她有些尷尬地一頭鉆進車里,背后裸著的皮膚挨到皮座椅,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知道冷還穿這么少。」Ardon語氣不善,伸手把空調關上,脫下自己的T恤丟過去,命令道:「穿上。」
「外面太陽很大啊。是你空調開太冷。」葉沙嘴里嘟囔著,但還是乖乖把T恤套了起來。
衣服很長,一路遮到大腿,帶著他身上的體溫和氣味,總算是找回一些安全感。
可葉沙轉頭看到駕駛座位上光著上半身,肌肉緊繃著,不知是不是被太陽曬的,臉黑得發亮的男人,又覺得,好冷,好危險。
「工資怎么算?」Ardon專心開車不看她。
「應該是拿月薪吧。」葉沙低頭揪著衣角。
「包月啊。」
她是用這種方法在跟他談條件么?
「要多少?五萬?十萬?」
葉沙差點兒吐血,這個男人是從來沒打過工么?
「扣掉稅,一年有三五萬就很不錯了吧。一個月十萬……」她吐吐舌頭,做夢吧。
Ardon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副駕駛座位上的姑娘,「一年三五萬?妳當妳自己是什么?」
「我不過是一個還沒畢業的學生,獅子大開口大概會被當成神經病吧。」
葉沙搖搖頭,一個月十萬太夸張了。之前在學校教學生畫畫,一個月一千五加幣她都覺得很不錯了。
一只手撩起T恤,摸上她的大腿,「我給妳一個月五萬。條件是……不許找別的工作。」
葉沙目瞪口呆地看著Ardon,半天才吞了一口口水,「五萬?你要我做什么?」
Ardon沒有回答,把車拐進停車場停好,解開安全帶,伸手一把將副駕駛上的姑娘摟過來,沒頭沒臉地就親了下去。
葉沙倒沒有那么反感被他親,但談錢談到一半突然這么親密讓人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她掙扎著把他推開,按住他在寬大T恤下面肆虐的手,「你到底要我做什么工作?」
Ardon挑眼看著她,「需要說那么明白么?」
葉沙點點頭,「當然要說明白,按道理還要簽個合同。工作內容,假期,醫療保險,各種福利,要不要報稅,總要讓我知道吧。五萬可不是個小數目,這么值錢的工作我還沒做過,不知道能不能勝任。」
Ardon冷笑道:「我確定妳能勝任,而且會干得很好。只要妳再乖巧一點,別對我忽冷忽熱的,別整天氣我,別給我戴綠帽子……」
葉沙慢半拍的反應過來,他們倆好像說的不是一回事,冷靜下來問他:「你的意思,是要包養我?」
「妳去那個聯誼不就是為了這個么?妳是不是去參加畫展缺錢?我給妳。不愿意當我的女朋友,沒關系。這樣也好,免得我各種麻煩。只是希望妳有點兒職業道德,別跟了我還想著別的男人。」
「pia~」清脆響亮的一個耳光,震得Ardon一陣耳鳴,都沒聽清葉沙罵了一句什么,只看著她推門下車,氣呼呼地向前走。走了一段,左右看看,不知道自己在哪,于是轉向旁邊唯一一戶住家,上去按門鈴。
Ardon知道沒人會幫她開門,這里是他父親朋友的度假屋,周圍是原著民的保留地,原始森林,靠近海邊,鄰居隔得都挺遠,和她談價錢的時候,順路開來這里,目的不言自明。
他在車里看葉沙在外面沒頭蒼蠅一樣亂轉,知道她跑不了多遠,拿起葉沙丟在座位上的紙,隨手翻了翻。
簡歷寫得挺認真,后面還附上了幾幅作品的照片。Ardon挑了挑眉頭,沒看出來,還真的是個才女,并不是那種花父母錢跑出國來混學位的。
人長得不錯,又有些才氣,難免自視甚高,捨不得自己那身皮肉。可沒付錢的時候,她不已經是他的人了么。說要援助她一下,怎么又跟踩了貓尾巴一樣。她可是自己穿著比基尼跑去那種聯誼聚會的,既然想找個主顧,是誰不都一樣,干嘛還要在他面前裝矜持。
Ardon的思路暫時拐不到廣大男性同胞的正道上去,只奇怪怎么會有女人這么恨錢的,好像錢會咬人一樣。一個月五萬加幣,給少了么?他畢竟還沒有接手家里的生意,也暫時沒有自己的事業,這可是從他自己的口糧里撥出來的,害他以后都得省吃儉用了有沒有,竟然還被嫌棄了。
「上車。」Ardon朝路邊踩著兩只夾腳拖鞋爬坡的女子命令道。
人家壓根兒不理他。
「妳鬧什么彆扭?給我上車。」
葉沙站在馬路邊上打了一個噴嚏,周圍都是參天的亞寒帶冷杉,密密麻麻的枝葉遮了太陽,竟有些冷颼颼的。
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走半天怎么半個人影都沒有。
哦,旁邊慢慢跟著的車里面那一只不算的話。
他開車過來,他們也沒說幾句話就到這里了。應該離那個公共海灘不遠的啊。
真是跑車一腳油,溜掉她半條命啊。
「不上來我走了啊。」
葉沙依舊不理他。他真當她出來賣的么?這幾天還因為他噓寒問暖的有些被感動呢,還好沒有一沖動答應做他的女朋友。
跑車引擎拉帶的聲音終于讓葉沙轉過頭看了一眼,SLR就在她的注視中,留下一片尾氣揚長而去。
莫言丟下她,他也丟下她。這群人都這么不靠譜。葉沙咬牙,有錢了不起么?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5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