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女一男雙飛的感受_春雪逝h文何令雪

第九章浪子回頭談戀愛(9) – 讓那種男人禁欲一百天,他不死也得瘋了。 男人不會為了妳放棄他的愛好。無論那愛好是足球籃球,電腦游戲,還是獵艷激情。除非他真的為妳昏了頭。
而通常這種失去理智的眩暈持續不了太久,妳就成為聳立在他與他的愛好之間的最大仇人。
所以,如果妳不想妳的男人恨妳,就不要輕易地拿他的愛好威脅他,用以考驗妳在他心中的位置。也許妳看起來暫時勝利了,但這絕對是世上最得不償失的事。
葉沙就沒想著Ardon會答應。讓那種男人禁欲一百天,和讓人絕食一百天一樣的不人道。他不死也得瘋了。
她只是想讓他死心,也順便讓自己死心。
可這無賴不知又打了什么主意,居然略打折扣的答應了。
「一百天,妳也太狠了點兒。」Ardon在她耳邊輕輕地問:「三十天行不行?」
葉沙推開他,退一步上下打量,「你說真的?」
Ardon挑了一下眉,「難不成妳說假的?」
葉沙點點頭,「也對,我又沒辦法二十四小時跟著你,誰能證明你有沒有開戒?」
這個男人好狡猾的。他的朋友們跟他一樣不靠譜,也沒法給他作證。
「為什么不能二十四小時跟著?」Ardon饒有興趣地看著自言自語的小女人,「妳的導師說妳的必修課已經都拿完了,這個學年就是打工,參加各種畫展,和準備畢業匯展。我想,如果我們兩個權衡一下,這三十天里二十四小時粘在一起應該不算太難吧。」
葉沙后悔,她只是想擺脫他才說的那句話,怎么搞得現在結果反過來了。
Ardon沒給她反悔的機會,摟著她就往外走,「那就這樣決定了。三十天,妳要記得妳說過什么。走,回家。」
「喂,什么就決定了。回家?回哪兒?」
「當然是我那里啊。」Ardon伸手在她面前晃晃,「妳得看著我點兒,否則我的右手忍不住可就破戒了。」
「喂……」
性命,性命。葉沙不明白為什么這個把性當命的男人為甚么說要禁欲三十天突然變得這么亢奮。他明明滿臉倦容,現在卻像是打了雞血一樣。在她想象里,他應該像見鬼了一樣唯恐避之不及才對啊。
她哪句話說錯了讓他逮到漏洞,還是此事另有蹊蹺。
(元芳,這事兒你怎么看?)
Ardon把車停進自家車庫。葉沙拒不下車。
「送我回家。」
「已經到家了,小貓。」Ardon傾身過來給她解安全帶,幾乎整個人貼在她身前,姿態多過曖昧,語氣完全是挑逗,「還是說,妳現在想讓我在這里就開戒?雖然我在醫院里陪了妳一整個晚上有些疲勞,但是剩下的精力用來滿足妳還是綽綽有余的。」
葉沙奮力推開他湊過來的嘴,「你果然是一個小時都堅持不了么?」
Ardon順勢退開,手掌拂過她的下巴,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妳是說先讓我等一個小時再開戒?」
葉沙把醫院拿的一包衛生巾丟在他頭上,「堵不上你的嘴。」
Ardon樂得看她氣急敗壞滿臉通紅的樣子,「看來妳真的是非常想當我女朋友,這么認真監督我守節。」
果然是上當了。
如果讓他碰了,雖然破了戒,但自己一定又陷進他的溫柔鄉里掙扎不出來。如果不讓他碰,回頭他真的堅持一個月,自己難道還真的做他女朋友?
反悔有用么,只怕他憋了一個月不會輕易放過自己,到時候自己能不能受得住還是問題。
噗,他怎么可能堅持一個月,自己對他有那么重要么?那種男人,早晚有一天會憋不住的吧。
但想著他可能會去找別的女人發泄他的欲望,葉沙心里又難過得要命。
葉沙恨不得狠狠給自己一巴掌,當時在醫院說走就走,他還能給她一哭二鬧三上吊不行。自己干嘛犯賤多嘴說那么一句。明明知道他是個無賴,還天真的以為他會退縮。現在好了吧,困在這里進退不得。
「看來是我照顧不周了。」Ardon恍然大悟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妳剛退燒,而且還在流血,怎么能讓妳自己走。」
葉沙眼看著他下車,繞過來要抱他,馬上腿腳靈活地跳下來,「我自己能走。」
「蠢女人,慢點兒。自己的身體不知道珍惜。醫生不剛說了,要妳回家好好休息。」Ardon一把拉住她,抓過她手里的包,還是彎腰把她橫抱了起來。
葉沙掙扎,「放我下來,我又沒缺胳膊少腿的,自己走路會死么?」
「會。」Ardon低吼一聲,把葉沙嚇了一跳。
走路都會死?
她小心翼翼地問:「我到底怎么了?」
「進屋再說。」Ardon瞪她一眼,再啰嗦看他不蹂躪死她,他可不在乎闖不闖紅燈。

第九章 浪子回頭談戀愛(10) – 你不是禽獸,你禽獸不如行了吧?(500加更) 從車庫進屋才沒幾步路的時間,有十幾種可能性從葉沙腦海中閃過。
自己顯然是昏倒了,否則不會有一段空白的記憶。她已經想起來,回家之后,自己非常的疲累,甚至開始發燒,有些頭暈。因他一句話弄得胸中憋悶,拿了畫筆和紙出來發泄。
長這么大,發燒感冒的總是難免,因為比賽訓練過度的勞累自己也是習以為常。她身體一向很好,還從來沒有暈倒過。況且只是因為穿得少了,又走到出汗,吹了點兒風而已,她根本就沒當回事。如今看來,真的是自己身體出了問題?
會是什么問題呢?
葉沙企圖回想最近身體有何不妥,想來想去,只有自己遲到了快兩個禮拜的大姨媽。
難道是中招了?葉沙嚇出一身冷汗。不應該啊,Ardon在這事上幾乎沒有鬆懈過。無論多么情不自禁,無論在什么場合什么時間,身邊從來沒缺過小雨傘。除了在浴室那一次,但他也沒有射在里面啊。
另外的可能,就是那個她現在不愿再想起來的路遙。
葉沙搖搖頭,應該不會是他,當時在醫院里,醫生給她吃了事后藥的。
完蛋,吃了事后藥是不是應該馬上就來大姨媽啊?她當初完全忘了這回事,直接就投身進了那個無賴的懷抱。
不會真的是因為這樣身體才這么弱吧。
Ardon抱著懷里的姑娘一路進了臥室她都沒反應,一門心思陷入在自己的思緒中。他當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看她一臉糾結就忍不住心花怒放。這回有的樂子打發時間了,他就不信擺不平她小樣的。
「小貓,想什么呢?」他湊到她眼前,占據她的視野範圍。
葉沙一怔,猛得向后退去,小腿絆倒床邊,直接跌在他的床上。
「小心。」Ardon裝模作樣伸手去救,順勢壓在她身上。
「喂,你想干嘛?」葉沙抬手去戳Ardon的眼睛。
Ardon一翻身躲開,做了個peace的手勢,「小貓,不要那么緊張好么。我就算想干嘛,不也得顧慮到妳現在的身體狀況,我還不至于那么生冷不忌。」
「對此我表示懷疑。」
Ardon側躺了,用手撐著頭,「我在妳心里就那么禽獸?」
「也不總那么禽獸。」
「是么?是么?」
「有時候比禽獸還禽獸。」
Ardon認真地看著她,做出最委屈的表情,「唉。我不過就說錯了一句話,就成了禽獸了。我知道自己錯了,巴兒巴兒的回去找妳,見妳暈倒了急得跟什么是的,發個燒而已居然就給妳叫了救護車,妳室友都說我反應過度。我在醫院陪了妳一個晚上都沒睡,現在累得能一頭栽到床上起不來,還被人說是禽獸。我……我……我不活了我。」
葉沙看他真的一頭栽到床上,悶著頭,肩膀還一抽一抽的,心里明知道他是在裝樣子,卻怎么也氣不起來了。
她伸手搖搖他的肩膀,反過來安慰他,「喂,好啦,別抽抽了。我知道了,你禽獸不如行了吧?」
葉沙最后還是沒有問出口自己是不是小產了。
Ardon鉗口不言,卻處處關照著她,不讓她洗盆浴,不讓她沾涼水,不讓她光腳在地板上走,還讓鐘點工給她燉了湯親自喂她喝。
「這是什么東西啊?」葉沙看著面前的盅。
「山藥當歸紅棗烏雞湯。」Ardon答得流利,他的母親經常喝這類東西。
來個大姨媽需要這么補么?葉沙不懂。她媽頂多給她沖一碗紅糖水,還得是她肚子疼得直哭的時候。
葉沙喝了一口,味道淡淡的,倒也不膩,「吃過飯送我回我住的那里吧。」
Ardon皺眉瞪她一眼,「妳就不能老老實實好好給我呆著?」
「剛才莫言發了短信問我還要不要去工作室。我得回去拿點兒東西。」
「拿什么東兩女一男雙飛的感受_春雪逝h文何令雪西?她不知道妳發燒了么,還敢要妳去工作?」Ardon面色不善。
葉沙怕給莫言惹麻煩,畢竟她是給自己介紹工作的貴人,「不是去工作,就是過去談談,起碼要換身衣服。」
「莫言之前給妳買的衣服都在客房衣柜里,妳自己挑一件穿就行了。」
雖然是喝了人家的湯嘴短,但葉沙這輩子哪給人這么管著過,「我又不是你女朋友,我的事你管那么多干嘛。」
Ardon放下手里的湯匙,看著葉沙,「一個月后就是了,妳現在先適應適應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6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