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女一男3p國外電影_昨晚和男友做的噴潮了

第十章世上哪有好男人(9) – 總有一天你會離開我的 學藝術的好像都喜歡在身上各個種部位打洞。耳朵似乎是首當其沖基本配備,另外,耳骨,眉毛,下嘴唇,鼻翼,虎口,肚臍,舌頭,生殖器也頗受歡迎。也對,身體穿刺本身就是一種另類藝術嘛。
是自殘,是裝酷,是對疼痛的享受,還是對大自然的呼喚和向往,又或者是紀念和信仰,每個人的原因不同。葉沙從未質疑過她的那些同學,卻也沒有因為身邊的人都如此而身體力行過。她甚至連一個耳洞都沒有,就連Ardon這個男人都有一個。
Ardon這個耳洞是他十四歲的時候打的。就為了這個耳洞,老爺子差點兒打死他。所以在這條追求頹廢的路途上,他戛然而止,紋身也沒敢試過。
「否則現在還不一定變成什么怪樣子呢。還好還好。」他照著鏡子慶幸道。
葉沙說:「原來你這么怕你老爸啊。我見過他一次,覺得他人挺和善的啊。」
Ardon縮縮脖子,「你不知道的。他自有讓人害怕的地方。」
這是葉沙第一次坐在這種店里,墻上掛著各式各樣的紋身圖案,大多她都看不出來是什么,但是很漂亮。紋身藝術一個她還未涉足過的領域,讓她充滿了好奇心。
給她打臍環的紋身師是個亞洲男人,名字叫介。問過葉沙和Ardon要做什么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語,熟練地準備著,弄得葉沙很緊張。
店的正中央有一張看起來很像婦科診所里面的內診臺的黑色臺子。介做了個手勢,讓葉沙躺上去。
葉沙看了一眼Ardon,后者扶著她的頭,吻了一下她的額頭,調侃安慰她:「不會吧,小貓,妳會怕這個?」
葉沙回他一個無所謂的表情,身手利落地躺了上去。
介站在她的右邊,Ardon站在她的左邊,頭頂有一盞很亮的燈。酒精涼涼的,讓她想起那天的鱖魚卵。
「不會太疼吧?」她的話音還未落,就已經感覺到異物穿破了皮膚。不知道是不是幻覺,好像還有「噗」的一聲。
介的動作乾凈利落,連讓她后悔的機會都沒給。
葉沙坐起來,低頭看著自己肚臍上多出來的上下兩顆圓圓的珠子。
「等長好了,我給妳換一顆黑鉆。」Ardon指著自己的耳朵,「和這一顆一樣。老爺子送了一對兒給我母親做耳環的。我母親嫌棄它們是黑色不吉利,就讓我拿來了。」
「太貴重了吧。」葉沙就算不懂鉆石,也知道黑鉆難得,而Ardon耳朵上那顆光用看的就知道不便宜。這要是鑲在臍環上,她以后還用不用彎腰了。光這么想著她就肚子疼。
Ardon摟著她的腰,「借妳戴幾天,等我后悔了再要回來唄。」
「誰笨笨的還等你要回去啊。肯定轉手賣了在家數錢呢。」葉沙仰著臉對他撇嘴。
Ardon伸手刮她的鼻子,「還說不笨,妳知道這一對兒黑鉆值多少錢么?分開來賣妳賠大發了。」
兩個人出門的時候,進來了一個年輕的亞裔孕婦,和葉沙差不多的年紀,也是長長的頭髮,一雙美腿看得葉沙直嫉妒。
Ardon紳士地幫她開門,孕婦朝他們微笑點頭,然后對里面招呼那個紋身師:「介,吃午飯了。」
「真幸福。」葉沙走老遠了還回頭看了看那個紋身店。
Ardon抱緊她,親親她的頭頂,「嫉妒了?」
葉沙點點頭,「那就是我向往的生活啊。開一家自己的店,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和最愛的人,過平靜的小日子。」
頭頂是Ardon的冷笑,凍得葉沙頭皮發麻,「妳怎么知道那是他們自己的店?也許那個男的是打工的呢。妳怎么知道那是他自己喜歡的事?這世上多了去了恨死自己的工作卻依然每天干下去的人。妳怎么知道那個女人是他最愛的人?如果他愛她,就不應該讓她大著肚子滿街跑。他們這些社會的邊緣人,又有幾個過著平靜的小日子?」
葉沙甩開他,自己悶頭向前走。
Ardon不知道自己又哪里惹到她了,趕緊追上去安慰:「小貓,我又踩到妳的尾巴啦?」
葉沙不理他。
Ardon 背著手,不緊不慢地跟在旁邊,「葉沙,妳知道,我給不了妳那種生活。我不可能脫離家族,自己白手起家。我不可能默默無聞,在一個小地方混一輩子。我不能為了妳放棄我的家庭,我的生活。但我至少可以讓妳在我身邊的時候衣食無憂,想怎么快樂就怎么快樂。」
「我沒有讓你放棄什么啊。」葉沙說:「我沒有讓你放棄你的家庭,你的生活。你老早就告訴過我,你沒辦法給我承諾,我也沒想跟你要那種東西。我只是羨慕他們一下都不行么?羨慕一下都是錯么?總有一天你會離開我的啊。我照樣還是得找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男人,過我們小人物的日子,不是么?」
Ardon看著葉沙,突然詞窮。多懂事的女孩子啊,比他之前那些死纏爛打的女人強多了。這才算得上是上道,在一起的時候就好好的,該分開的時候就乾乾脆脆,快樂本來就是你情我愿,沒有誰欠了誰。
可是他現在胸口這種極度憋悶的感覺又是為什么呢?

第十章世上哪有好男人(10) – 愛到飛蛾撲火,是種墮落 「跟妳說過多少次了,不許在我面前提什么別的男人。」Ardon臉色不悅。
葉沙歪著頭偷偷看他,噗哧一聲笑出來:「呵呵,你吃醋了。你為了我將來還不知道是誰的老公吃醋了。」
這次換Ardon扭頭不理她,大踏步向前不往兩邊看。
「哎喲。」葉沙突然呻吟一聲,捂著肚子彎兩女一男3p國外電影_昨晚和男友做的噴潮了下腰。
Ardon還是不回頭,但腳步卻慢了一些。
等了一會兒,小貓怎么還沒跟上來,回頭,姑娘還在原地,彎著腰頭朝下捂著肚子,趕緊又三步併作兩步奔回去,「怎么了?怎么了?」
葉沙伸出一只手,對他擺了擺,「你先等等。」
Ardon不敢動,站在旁邊緊張地看著。
葉沙深吸了一口氣,站直了身子,看著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嘴角還有笑容,看起來不像有事的樣子,「呼,剛打了臍環都不能大笑了,一笑肚子就好痛。」
某人的面部肌肉開始各個方向扭曲,葉沙懷疑他都快中風了。
Ardon伸手一把勾住她的脖子將她攬過來,夾在腋下,用手大力搓揉她的頭髮,「找死啊妳。最近太寵妳了,妳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吧。看我回家怎么收拾妳。」
Ardon在沙發上睜開眼,看著靠背上,扶手上,地上散落的衣服,有些恍惚。
這樣的場景他并不少見。這些年,他有多少次在激情的殘垣中醒來,他自己都數不清。
總是習慣性地去洗澡,穿衣服,走人,從未留戀過。從未。
下午的陽光從窗口照進來,有漂浮的灰塵在空中隨意舞動,隱約聽到女人輕輕哼唱的聲音。
他提上褲子,光著腳尋聲而去。
廚房里熱氣騰騰。搪瓷小鍋在爐子上冒著泡,套著他的大T恤的女人,一把長髮用筷子盤在頭頂,背對著他,正在切土豆絲。
他想起了她第一次給他煮泡麵,在她那個出租套房狹窄的廚房里,溫暖的桔色燈光照在她的頭上,讓她的頭髮看起來毛茸茸,金燦燦的,像個女神。
「葉沙……」
「啊,你嚇死我了。」葉沙把刀伸得遠遠的,躲開他從背后摟著她的手臂,「你走路沒有聲音啊,也不怕我一緊張拿刀劈了你。」
「……讓我抱一會兒好么?」。
葉沙沒有動,就這么舉著一把刀,任由他抱著。他的頭靠在她的頸窩,呼吸吹著她耳邊一縷頭髮,癢癢的。
定格的時間有點兒長,葉沙手臂都有些酸了,不免心生懷疑。他居然沒有開始吃豆腐,要知道擱在平時,她早已經被他抓起來丟在流理臺上熱炒涼拌吃乾抹凈了。
她放下刀,拍拍他的手,「怎么了?不舒服?」
Ardon在她耳邊喃喃地說:「剛才哼的什么歌?很好聽。」
葉沙想了一下,低頭笑了笑:「你不是說什么歌都會彈嘛,居然聽不出我哼什么。」
「我在客廳里,沒有聽清。」Ardon狡辯。
「沒聽清還知道好聽。」葉沙背著個大頭娃娃挪到爐子邊,把火關掉,「我唱的是,『小白菜啊,地里黃啊,兩三歲啊,沒了娘啊……』」
「沒事唱這么悲的歌干嘛?」背后靈總算直起身子,拿勺子攪和鍋里的湯,「白菜豆腐湯?沒有海鮮?」
「海鮮?忘了,是該給你補一補。」葉沙說完又覺得臉紅,悶頭切未切完的土豆絲。
余光看到Ardon靠在冰箱門上對自己笑,葉沙更窘到不知道如何是好,乾脆放下刀,免得出現切手指這樣狗血的鏡頭,轉身瞪他,「笑什么笑?」
Ardon嘴唇動了動,卻沒說出已經近在嘴皮子上的話,而是問:「煮飯婆,什么時候開飯?我餓了。」
「湯好了,米飯在鍋里,菜只有一個紅燒茄子,一個肉絲炒土豆。林大少爺您就湊合湊合吧。」
Ardon轉身離開廚房,走到門口,背對著葉沙說了一句:「別累到,以后還是讓鐘點工做吧。」
葉沙偷偷嘆了一口氣,腦海里還在重復剛才哼的歌:
「愛到飛蛾撲火,是種墮落……」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7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