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女一直是什么意思_昨晚我們班五男生上我

1-3 她怎么會沒撲上去呀?真是太可惜了! 齊雋澤國中選了一所管很嚴的私立學校,一個學期學費就三萬多,瓜小紀覺得劃不來,畢竟其實齊雋澤讀哪都沒差,一個天資聰穎的學生到哪都是第一名,況且每間國中教的不都一樣嗎?可惜,這只是瓜小紀單方面的想法。
「我沒逼妳跟著一起來,嫌貴就快點轉學辦一辦。」瓜小紀還記得齊雋澤當初是多么冷面冰霜的對她說的。
「我好感動呀,你居然替我著想呢。」瓜小紀依稀記得他是這么回答齊雋澤的,當時她感動的看著齊雋澤,還以為齊雋澤終于愛上自己了呢,結果她那深情的凝視只換到了齊雋澤的瞪視。
到了新環境的瓜小紀收起了國小的惡霸,轉行當了乖女孩,就連老師要她上臺自我介紹時那說話都還輕聲細語的呢,正當大家都以為瓜小紀真如同表面上那番嬌滴滴時,瓜小紀內心的火熱頓時一冒,滿腔熱血都出來了。
不對,是怒火。
「齊雋澤是我的!不準妳叫他小澤!」看,說的多理直氣壯,多惡霸啊。
女同學被他這么一吼,整個都嚇傻了,明明才開學第一天呀,怎么就被兇了呢?
「我只是、只是想要和他做朋友而已……」女同學懦弱的道,聲音跟螞蟻一樣小,害怕下一秒瓜小紀會突然發瘋或噴火。
「哦……」瓜小紀哦了一聲,有些懊惱,懊惱自己怎么第一天就嚇壞人家,懊惱自己怎么第一天就壞了形象,懊惱女同學身后那股低氣壓……
「瓜小紀,」低氣壓開了口,說話冷冰冰的,「我不是妳的。」
還以為齊雋澤開口是要瓜小紀道歉呢,沒想到只是想撇清干係罷了,也是,齊雋澤這人生下來時,良心不小心放在齊媽肚子里了,忘了跟著一起帶下來。這話可不是瓜小紀說的,可是齊媽講的,瓜小紀只負責配合點頭呢。
瓜小紀絕對不會說齊媽的這句話真的很中肯哪!
「對不起喔,嚇到妳了吧?真的很抱歉。」瓜小紀搔搔頭,扭扭捏捏的,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了歉。
還好女同學也沒啥想計較,只是說了聲沒關係后就趕緊溜了。
事后的瓜小紀很理所當然的成為了女同學各個懼怕、討厭的對象。不過還好,還是有一個好同學肯愿意和她做朋友,不然她就要成了被眾人孤立的對象了哪,真是謝天謝地,萬幸。

經過了吼人事件后,全年級的人也都知道了瓜小紀喜歡齊雋澤,常常勾著齊雋澤的手臂跑呀跑的,齊雋澤也常常甩呀甩的,甩開瓜小紀的手。
國小的瓜小紀還傻里傻氣的,并不知道齊雋澤在女生的眼里是多的么耀眼,直到上了國中后才發現了齊雋澤受歡迎的程度。功課好、體育好、品行好,重點是長的又帥,這怎么可能不搶手呢?
不過在這么多人喜歡齊雋澤的女生中,瓜小紀是最佔上風的,瓜小紀經過了國小那兩年的相處,就算不能抓住齊雋澤內心的想法也能懂一半,而且也是跟齊雋澤認識最久又最厚臉皮的一個,所以齊雋澤身邊依舊只有瓜小紀一個女生而已,其他人只是在鋪陳齊雋澤有多么帥氣搶手罷了。
「我男朋友真帥,真不好意思呢呵呵。」
「我不是妳男朋友。」齊雋澤冷著嗓,現在才秋天呢,冬天還沒到,做什么這么冷呢?
不過瓜小紀沒有嫌棄,又是把被齊雋澤甩開的手又勾了回去,「做甚么害羞呢?你可是男主角呀,要有點勇氣,有點氣勢點。」
「妳以為妳自己在演偶像劇?」
「我男朋友這么帥,全校女生競爭的對象呢,這不就是偶像劇嗎?」瓜小紀燦爛一笑,前額的劉海飄飄然呀飄飄然,咩咩頭被風吹成中分了呢。
「嗤,」齊雋澤冷冰冰的表情難得有了一抹小弧度,「偶像劇沒妳這么蠢的女主角。」齊雋澤睨了眼瓜兩女一直是什么意思_昨晚我們班五男生上我小紀,那眼神看上去就是嘲笑呀……
那抹小弧度叫高傲。一抹高傲的笑容呀。這廝傲嬌男可被瓜小紀這番話給弄開心了。
****
國二下學期的瓜小紀經歷了轉變成青春少女的第一次。
原本上課睡覺睡一半的瓜小紀倏地感覺自己的下體好像有些什么東西流了出來,那濕濕黏黏的感覺好怪異呀,惹得瓜小紀睡眠難安,于是才終于舉了手跟老師說她要去廁所。
瓜小紀抓著衛生紙去到了廁所,去了廁所一看,不得了,好多血啊!
瓜小紀的內心頓時一個不安,難道是她得了甚么絕癥不?怎么流了這么多血出來?她會不會失血過多死了啊?
瓜小紀有些惶恐,趕緊沖出廁所奔回了教室,也顧不得現在是上課時間跑到了齊雋澤的旁邊,抓著齊雋澤的手臂,瓜小紀連讓自己喘喘氣的時間都不給,劈頭就對齊雋澤說:「怎么辦!我快死了!」
譁!多大膽的說詞呀?惹得全班的人都好驚嚇,連老師也放下了粉筆,這話可是很凝重的啊。
頓時,正當全班都靜悄悄時,忽然不知從哪來的小小憋笑聲傳入了大家的耳里,在這么安靜的場合下,忽然有個人噗哧的笑出來,這可是讓大家都能聽得一清二楚的,但,那是在笑甚么呢?
齊雋澤面無表情的緩緩扭過頭看了瓜小紀惶恐的臉,和班上的大家形成了反差,多么奇異的畫面哪?先開口詢問的是老師。
「瓜同學,怎么了?」邊說還邊配上一臉嚴肅的表情。
「怎么辦啦?齊雋澤!」瓜小紀才沒空理老師呢,她急的都快哭出來了,人家都說失血過多會死掉,她這點常識還是有的,要是再緩一步,她可能就真的要失血過多死了!
齊雋澤依舊是那面無表情,配上了冷冰冰的口氣:「老師,我帶瓜小紀去趟保健室。」
語畢,抓著瓜小紀的手腕就強拖拉的離開了教室,當齊雋澤拉著她離開教室時她還嚇了一跳呢,沒事關門這么大聲做啥呢?難道誰惹到他了?還是門跟他有仇呀?
瓜小紀的手腕被齊雋澤拉的疼死人了,但也不敢吭聲,齊雋澤那一臉冰冷冷的看起來就好可怕呀,她才不要自討苦吃當笨蛋。
「在外面站著不準動。」多霸道簡潔的一句話呀,說完就自己開了保健室門走了進去,留了瓜小紀一人站在保健室門口。
不出幾秒鐘齊雋澤就走了出來,手上多了片長得像衛生紙的東西,瓜小紀不懂那是什么,齊雋澤再度拉起了瓜小紀的小手,快速的走到了女廁前。
「會不會用?」齊雋澤抿了抿唇,臉上夾雜了些淡淡的酡紅,瓜小紀看了看齊雋澤手上的東西后搖了搖頭。
「不會就研究。保健室阿姨說妳開了就會用,去試試。」齊雋澤把衛生棉塞到了瓜小紀的手里,輕咳了聲,站到了女廁旁,畢竟要是一直站在門口前頭,可是會被當色狼的。
什么開了就會用?難不成會用衛生棉是女人的天性不?
「好。我很快就好!不準偷跑喔!」
「我站這等妳,妳慢慢來就好。」齊雋澤道。瓜小紀笑的可樂了,笑到連自己研究完衛生棉怎么用后都還在笑呢。

瓜小紀一打開教室門后,大家見到瓜小紀就笑,瓜小紀糊里糊涂的也不知道大家到底在笑些什么,但大家嘲笑她的眼神她總覺得挺丟臉的,縮頭縮尾的拽著齊雋澤的衣袖,走在齊雋澤后頭。
齊雋澤一路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冷若冰霜的表情看得實在令人發寒,但大家還是忍不住笑意,努力憋笑卻又忍不住,當一有人忍不住噗哧的笑出聲后,大家就開始又是一陣大笑。
瓜小紀跟著齊雋澤一路走到自己座位上,看著那絲毫沒打算理自己的那樣子實在是很心涼,正當瓜小紀想再拽拽齊雋澤的衣袖時,齊雋澤突然地把自己掛在椅上的外套給拿了起來,兩手繞過了瓜小紀到了她的腰后,接著在把袖口部分擰到了前頭,瓜小紀愣了。
瓜小紀愣的很徹底呀,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她主動,他可從沒主動過呀,如今這么親密的動作,這么近的距離,那么曖昧的舉動,著實讓她的心蹦蹦跳,實在是吃不消……
正當瓜小紀回過神想跟齊雋澤說謝謝時,齊雋澤搶先開口了。
冷著嗓,帶著犀利的眼神掃過全班,「有什么好笑的?」
那架式和霸氣真的是十足十的滿,那冷冰冰的話確實的凍到了全班,大家被那犀利的眼神掃過以后沒人敢笑了,笑穴被那恐怖的齊雋澤封住了呀……
后來的瓜小紀真覺得可惜,當初齊雋澤幫自己繫上外套時,她怎么會沒撲上去呀?真是太可惜了!

1-4 國三上的轉學生 國三上學期時,瓜小紀的人生里出現了一道晴天霹靂。
齊雋澤和一名不叫瓜小紀的女生親近了起來,她是國三上學期轉來的同學。
一開始齊雋澤也是沒打算理那個女生的,但最后卻還是理了,瓜小紀把她歸類為心機重。
問為什么齊雋澤開始會理那個女生?一切原因都是從一只原子筆和一本書開始。
李予苡當天轉學來時,當她自我介紹完被老師分配到坐在齊雋澤后面時,瓜小紀就有些不滿了,以前齊雋澤后面是她坐的,但因為齊雋澤冷著臉跟老師抗議后她也就被換到齊雋澤前面了,害得她每次要轉頭欣賞齊雋澤時都要扭個一百八十度,回家都要貼撒隆巴斯呢。
以前只要有人說要換到齊雋澤后面,瓜小紀都會大聲嚷嚷,導致班導也拿她沒辦法,所以那座位也就一直空著了,但今日轉學生一出現,瓜小紀也明白自己在怎么耍賴也沒辦法,因為班上座位都已經滿了,所以瓜小紀也只能托著臉,嘴嘟嘟的看著那座位被一名轉學生佔據。
上課不到三十分鐘,瓜小紀便突然地感覺到后頭的齊雋澤散發出一股低氣壓,瓜小紀還以為是又不小心做了甚么事惹齊雋澤不高興,使得瓜小紀趕緊翻過頭去看,但一翻過去卻見著了那名新同學正奮力的拍著齊雋澤的肩。
瓜小紀當場倒抽了一口氣,拍甚么拍呀?拍她老公做甚么?
「妳干嘛?」瓜小紀嚴厲的叫著,聲音好大聲呀,大的齊雋澤都不滿了,齊雋澤那憤怒的眼神就往上瞟,瞟住了瓜小紀。
瓜小紀被那眼神一掃,立刻就軟弱下來了,立刻噤聲。
「沒事啦,我只是想要請這個男同學幫我撿個筆。」李予苡有些不好意思,但這個不好意思顯得比較嬌羞,并不是害怕,好像大家都對她很善良似的,但其實瓜小紀的口氣兇的很。
「全班那么多人,為什么偏偏請齊雋澤?」
「因為我的筆不小心滾到齊同學的椅子底下了。」
「不會自己撿嗎?干甚么妨礙齊雋澤上課?」瓜小紀手插著腰,不滿地道,但說出口的話也不先想想自己平時是怎么妨礙齊雋澤上課的,講的好理直氣壯呀。
「老師上課,我怕我突然站起來會嚇到老師。」李予苡搔了搔頭,吐了個小舌,很賣萌的說。
妳拍齊雋澤的肩膀才會嚇到全班包括站在講臺上的老師吧?
「好了,兩個都安靜點,齊同學,可以請你幫忙撿一下筆嗎?」老師清了清嗓,有些敬畏的道,有些損了老師的威嚴,但,小命要緊呀!
「我不要。」齊雋澤手轉著筆,毫不留情的就打回了老師的請求,惹得老師更加汗顏,早就知道會被拒絕了,何必當初自討苦吃啊!
「欸?為什么不肯幫我?我很令你討厭嗎?」李予苡有些不解,有些委屈,原本該是責罵齊雋澤沒良心的,結果李予苡的一個問話,瞬間就變成好像是她自己的錯一樣,多么戲劇化的發展哪,全班聽著李予苡的話有些愣了,大家明白了班上來了第二個蠢子了。
「妳的筆很髒。」齊雋澤冷著聲,那眼神有夠嫌惡,好像那支筆是狗大便一樣,說不撿就是不撿,就算壓著他蹲下去他也絕對不會去碰那支筆。
「對不起……」李予苡眼眶中擒著淚,說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原本該是齊雋澤的問題,瞬間轉向成是李予苡的問題,李予苡的身子彎了下去,撿起了她的那支筆,然后坐回了座位,趴到桌子上就委委屈屈的啜起泣來了。
而瓜小紀看著這一切的發展越看越出乎意料之外,但結果令她很滿意,第一天就先把李予苡給弄哭了,這樣下去,李予苡應該怕死齊雋澤了吧?這樣她就可以放心了。
沒料到隔天,卻有了令人更加出乎意料之外再更外的發展。
隔天一早齊雋澤一到了學校就發現了李予苡那有些畏懼但又很想找自己的那個熾熱眼神,但是平時早就已經被瓜小紀盯習慣了,所以也就自動的忽略了李予苡的眼神。
但李予苡并沒有打算放棄,鼓起了十萬分勇氣站了起身,小碎步的移動到了齊雋澤的桌旁,其實也不到一步,但李予苡卻覺得好像爬了十層樓梯一樣,流了好多汗,叫內心汗。
瓜小紀放好書包后,就看著這個李予苡到底有甚么事,手臂靠在齊雋澤的桌子上,臉托在手上,惡狠狠的瞪著李予苡。
但是李予苡并沒有發覺,自顧自的緊張,完全忽略了瓜小紀的眼神。
齊雋澤并不打算理會瓜小紀的手,也沒打算正眼去看下緊張到心臟快蹦出來的李予苡,很自然的忽略了兩個人,拿出了包裏頭的理化,準備複習下等等要考試的內容。
「有事嗎?」瓜小紀出了聲,活像個齊雋澤的發言人。
「我有事找齊同學……」李予苡頭低得低低的,好像鬼片里面的女鬼,只差沒有穿白衣裙。
「甚么事?」瓜小紀二度出聲,一旁看書的齊雋澤連瞄一眼都沒瞄,很顯然是默許了瓜小紀這囂張的行為了,齊雋澤把瓜小紀早上給他的青蘋果口味的棒棒糖給拆開,一口含進嘴里。
齊雋澤的舉動可傻了李予苡,都多大了?國三的一個大男孩居然含著根棒棒糖?
李予苡的內心被齊雋澤這舉動給感化了,李予苡以為齊雋澤只是外冷內熱,內心肯定是個萌的亂七八糟的小孩子,因此舉動也大膽起來了。
「齊同學,可以請你跟我出來一下嗎?我有東西要給你。」李予苡拉了拉齊雋澤的手袖。
齊雋澤被這舉動給煩著了,請勿打擾的兇惡眼神就瞪向了李予苡,但李予苡也沒嚇到,反而是把這眼神歸類成害羞的眼神,所以就奮力的用力一拉,硬是把齊雋澤給拉起身。
李予苡趕緊的把桌上放很久的書給抓了就把齊雋澤給拉出教室,拉出瓜小紀的視線範圍外……
完蛋了,這李予苡一定有偷偷的調查過齊雋澤的喜好,不然她怎么會知道恐怖推理小說可以收買齊雋澤?
瓜小紀紅著臉青著臉的看著齊雋澤被拉出去的背影,這下出現情敵了。
兩個人快十分鐘后才回到教室,回到教室的齊雋澤顯得比較沒那么兇惡,一臉冷冰冰的看得出來心情并不差,而后頭的李予苡笑的更是花草亂竄,可樂的了。
齊雋澤把方才李予苡給的小說給放到了抽屜裏頭,自從那本書以后,他倆就開始好了起來。
好到全班都認為他們兩個人會在一起,因為齊雋澤只有對李予苡才這么和顏悅色。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7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