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女互相摸呻呤_昨晚我們班六男生玩我胸

2-1 我不跟了! 「小紀,讓李予苡一直跟齊雋澤好下去這樣好嗎?」全班唯一會跟瓜小紀做朋友的程怡希道,表情還有些擔心。
「妳以為我沒阻止嗎?還不是因為那李予苡心機這么重!」瓜小紀瞪著正坐在齊雋澤旁邊的李予苡,恨不得把李予苡瞪出一個大洞。
簡直是氣死瓜小紀了,她跟在齊雋澤身邊這么久,齊雋澤也沒這么和顏悅色和她聊過天,一個區區才認識兩、三個月的女生就可以讓齊雋澤這樣平常心,憑甚么啊!啊!啊!說啊!
「心機重?我覺得不會啊,李予苡看起來比妳還單純耶。」
「程小姐,我才是妳的朋友耶!難不成連妳也要被她搶走了?」瓜小紀狠瞥了下程怡希,說話時還咬牙切齒的,搶走兩字還特別加重音呢,兩女互相摸呻呤_昨晚我們班六男生玩我胸好恐怖呀,嚇得程怡希都要流眼油了。
「好啦好啦,別氣了,我是站在妳這的。」程怡希拍了拍瓜小紀的肩,表示安慰,「不過說真的,齊雋澤帥是帥啦,但也沒有到妳這么愛慕吧?聽妳說妳和齊雋澤怎么認識的,我想來都搖頭耶,害妳尿褲子和毀損棒棒糖一根的元兇耶,妳怎么愛上他的?」
「因為酷啊,齊雋澤在這世界上是最特別的一個男生,又酷又帥的,只要看過齊雋澤的人都一定會愛上他的。」瓜小紀眼冒愛心的揪著齊雋澤的身影看,望啊望的,像個色狼似的,口吻十分自信。
「唉,真是沒救了……」程怡希嘆了氣搖了搖頭,決定不再理會那一顆癡女的心,現在才幾歲呀,就如此地沒救,那長大了怎么辦?
這中毒會越來越深的,這毒會不會死人哪?那就看這毒會不會病變了。
畢竟這毒不只是攻陷血液而已,就連大腦神經都已經中毒了啊……
「不行!」倏地,瓜小紀猛然地大喊,嚇了程怡希一大跳,惹得全班的人都看向了她,不明白這廝平常就顛顛的人這次又會做出甚么瘋狂的事,「我一定要想一個作戰計畫!」
說這話時,齊雋澤眼皮連抬都沒抬一下臉頓時就黑了一半,明白這小家伙又要做一些幼稚到家的事了,開口喊了句,音量不大也不小,輕輕淡淡地講了句:「瓜小紀。」
瓜小紀被這么一喊,全身上下的神經都炸了開來,以光速的速度到了齊雋澤的身邊,搖著她那狗尾巴,只差手沒勾上去,「是!」
「甚么計畫?」齊雋澤冷著嗓,兩顆眼珠子往上一瞟,瞟了一眼瓜小紀。看著瓜小紀的反應很是滿意,她從以前就是這樣,不管如何只要他喊她,不出幾秒都一定能見著她。
「呃……不知道!」瓜小紀吞吞吐吐地,被那一瞟整個人神經就縮了起來,膽子也收了起來,畏首畏尾的,像只烏龜。
「哼,兩個都是齊雋澤的狗。那個李予苡整天只會找那個齊雋澤,自以為自己是忠犬小八嗎?」幾名女同學忌妒心頓時一個大爆發,不滿為何兩人都能留在齊雋澤身邊,她們幾個去找,他連甩都不甩呢,「瓜小紀整天就只會纏著齊雋澤,人家根本就不喜歡她還硬是厚臉皮的,不要臉死了,真丟人。」
瓜小紀的內心小九九正在醞釀爆發中,瓜小紀一想著,只要她們幾個再說一句話,她就要沖過去先賞一巴掌再說,但還沒有等到她發威的時候,也還沒給那幾個女生再咬小耳朵的機會,齊雋澤冷冷的眼神就瞟了過去。
「我養的狗只有我能罵,其他人罵不得。」齊雋澤凌厲的口吻震住了氣場,「要是敢再罵一次我的忠犬小八妳們就會變得比狗還不如。」
這句話讓在場的人包括瓜小紀也都傻了,大家被齊雋澤的警告給嚇傻了,而瓜小紀卻被齊雋澤的話給弄呆了……
齊雋澤完全沒有理會她,反而只替那個李予苡講話而已,讓她身心靈完全受了傷……
雖然之前也都沒有替她說過話,但是今天卻幫了李予苡說話了,這讓她情何以堪?
難不成真的如大家所言,他們兩個真的是互相喜歡?在一起?齊雋澤真的喜歡上了李予苡?
瓜小紀一時想不清,原本她是不相信大家的傳言的,但現在這種事情真的讓她開始不得不相信……
從一開始的和顏悅色到現在替她反駁,齊雋澤根本完全沒替她說過話,也從沒和顏悅色看過她。
「瓜小紀,」齊雋澤看著臉色很難看的瓜小紀,「我在叫妳。」
「蛤?」聽見齊雋澤的叫喚而回過神的瓜小望向齊雋澤,神情有些渙散,看起來很失神失神,一看就感覺有事,看她一臉沒專心的看著他,他就知道這家伙內心又一定是出事了。
「原本明天約好的現在不用了。」但齊雋澤沒理會這小家伙的內心再崩裂著,只是又吐了句會讓瓜小紀崩潰的話。這句話讓瓜小紀頓時猛然抽回全部的神,原本他是要去買文件夾的,瓜小紀一知道后盧了很久他才讓她跟的,怎么突然之間又不了?
「為什么?不是說好要讓我去的?」瓜小紀反駁,對于齊雋澤說話反覆不定感到生氣,但卻又忍著不敢生氣。
「我要和李予苡去看電影完才會去買。」齊雋澤解釋道,但這一解釋后就讓瓜小紀整個人感到更加氣憤。看什么電影?又不是情侶,看屁看啊!
之前原本盧他很久他才答應要和她去看電影的時候,也是這個李予苡來攪局,上上次原本說好要去吃那間好吃的義大利麵餐廳時也是因為李予苡說要看書結果也就算了,上上上次也是……每次都是這樣!
「我也要去。」瓜小紀毅然決然地要三人行,也不顧自己這禮拜姨媽來痛得要命,堅決一定要去。
「我們要去看恐怖推理片,妳會亂叫,不要。」
「不管!我要去就是要去!」
「不要鬧脾氣,我說不要就是不要。」齊雋澤冷著嗓打破了瓜小紀的任性,瓜小紀一聽,脾氣整個就上來了,眼淚也跟著發達了,全部都涌了出來,那憋屈的表情看了著實好笑啊。
「明明就已經說好了,結果就因為李予苡就又推掉我的,上次也是!上上次也是!上上上次也是!每次都這樣!難道我就真的那么不重要嗎!」瓜小紀哭著臉,瞪著李予苡,會瞪著李予苡的原因全是因為她自身不敢瞪向齊雋澤,因此也就把眼神給轉到了李予苡身上。
李予苡覺得委屈呀,雖然是她約齊雋澤的,但她可不知道那天齊雋澤和瓜小紀有約呀……
正當李予苡想要出聲緩和兩人的氣氛時,齊雋澤開了口:「我說不要鬧脾氣,不要讓我把話講第二遍。」
「對啦!對啦!李予苡比我重要一百倍、一千倍、一萬倍!我就是個屁!你就去和她約會!去!我不跟了!我不要跟了!我以后、我永遠都不會跟了!絕對!」瓜小紀不知道哪里生來的膽,或許是因為姨媽來又或許是這陣子看著這倆好到不能再好的感情給補足了勇氣,這吼可是吼的很大聲呀,根本就是用生命在吼的,邊吼鼻涕還邊流了下來,別人看的是笑得合不嚨嘴,但瓜小紀這可是哭的合不上嘴啊,李予苡懦懦地抽了張衛生紙遞給了瓜小紀,瓜小紀一見到了衛生紙便像是狼撲羊似的瞬間就搶走了衛生紙,拿來擤鼻涕。
雖然她恨李予苡恨到一種骨子里了的地步,但不管怎么說,鼻涕都流的這么長了,再不擦,她都要流進嘴里了……這,外表禮節要顧啊!
瓜小紀哭著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趴下來啜泣著,畢竟她不是什么校花更不是甚么小說里的女主角,就這樣矯情的跑出教室翹課的話,回家可是會被老媽子打屁股的,她可不敢干出來呀。

2-2 驗尸間 到了隔天禮拜六的時候,瓜小紀就望著窗外,對于昨天在學校講的那堆話感到了無比的后悔,甚么不跟,甚么永遠絕對的,根本是氣話啊!她多想跟啊!
現在李予苡一定是挽著齊雋澤的手在看電影!啊!啊!啊!挽著手!
瓜小紀氣得把正敷著眼睛的湯匙給扔到了地上,不行,要是她今天沒去,那個李予苡強暴了她老公的話,那怎么行?
瓜小紀想著想覺得不大對,趕緊從衣柜里頭隨手拿出一件衣服便穿上了鞋抓了錢包鑰匙手機就出了門。
瓜小紀奔呀奔的,總覺得自己是個女主角正要去解救被綁架中的男主角,但奔呀奔的就覺得不對,明明有公車有計程車的,怎么自己不做呢?要是跑得滿頭大汗,等等鐵定會被齊雋澤這超級潔癖男給嫌棄的,壞點說不定還會被當成垃圾丟進垃圾桶里呢。
瓜小紀想了想,立刻就隨手招了一臺計程車,坐上車后講了齊雋澤平常會去的電影院后就整個人鬆了下來,她慶幸著自己怎么可以這么的聰明,想到自己要搭計程車呢,她頭往后靠,看著窗外車水馬龍的車流和人潮,有些苦惱,這么多人,怎么找齊雋澤呀?
「謝謝!」瓜小紀關上了計程車門,站在了電影院的門口,怎么望呀就是沒見到齊雋澤的人影,想了想,也是啦,畢竟是看電影又不是觀察電影院長啥樣的,怎么可能站在電影院前面呢?
瓜小紀正煩惱著該怎么尋找齊雋澤時,她熊熊地想了起來,齊雋澤說過要看恐怖推理片的,要是人沒有在電影院門口,那鐵定就是在看電影了。
瓜小紀邊佩服自己的聰明才智邊去詢問了售票人員,「阿姨啊,最近有什么好看的恐怖推理電影呀?」
「最近剛上映一部片,網友評論挺好的,妹妹要看不?」
瓜小紀聽著直覺就覺得齊雋澤就是看這部,于是很用力的點了點頭,「要要要!」
「看幾點的啊?下午四點二十的好不好?」
「不不不!我要現在的!」瓜小紀搖了搖頭,一心只想著要立刻進去找齊雋澤,也沒想太多,只是一昧地要進去,也沒先想要打電話問問,真是傻啊。
「現在?現在已經開始演了喔,開演二十分鐘了,沒關係嗎?幾張票啊?」
「沒關係、沒關係,我要一張!」
「哎呀,一個人看啊?不怕啊?」阿姨神情有些驚訝卻又帶點調侃,有些哈拉地道。
「怕呀,但男朋友在里頭了,有他陪就不怕了。」瓜小紀傻傻地揚起了笑,在說這話的同時也不先想想齊雋澤坐哪兒,等會進去要是很黑那怎么尋哪?
唉,真是傻呀。
瓜小紀興沖沖地遞了票進了放映廳,瓜小紀頓時備感焦慮啊,一片漆黑的,有著輕微夜盲癥的瓜小紀啥都看不到呀,先別說齊雋澤了,她連階梯都看不見呢,等等跌倒了被笑了怎辦呢?
瓜小紀伸長了手,摸索著前方的東西,努力的尋找著自己的座位,藉由螢幕所散發出來的光來尋位置,等瓜小紀好不容易坐穩后才發現這場還真不是普通的多人呀,瓜小紀坐在偏后排,根本看不見長相,只見得著后腦杓,就算再怎么理解齊雋澤她也要摸過才知道哪顆是齊雋澤的頭呀。
正當瓜小紀努力地尋找齊雋澤時,突然地,螢幕傳來了一幕血腥的畫面,一個男子持著刀子準備刺殺正躺在床上熟睡的女子,瓜小紀一個抬頭,便看見了男子舉起刀刺殺女子——
說遲不遲說快不快,女子尖叫噴血的那一刻瓜小紀也尖叫了,那叫聲可是比電影裏頭女子的叫聲還來的凄厲啊,整個放映廳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全都是瓜小紀的聲音,每個人往后看得往后看往前看的往前看,每對原本注視著螢幕的雙眼都望向了瓜小紀,那責備的眼神、那好奇的眼神,惹得瓜小紀一陣陣的不舒胡。
瓜小紀吐了吐舌,有些不好意思,但她腦筋一轉,透過了每個望向自己的眼神來尋找齊雋澤,忽然地左前的一個位置發現了一雙冷若冰霜堪稱凌厲且憤怒的冰瞳正刺向自己,那一眼就可以看得出就是齊式憤怒的眼神,那散發出一股低氣壓,好恐怖啊。
正當瓜小紀想舉起手打招呼時,那道人影倏地站了起來,快步地走向了瓜小紀,那霸氣地背影啊,瓜小紀真是癡迷不已,見到了齊雋澤走向了自己這排的走廊時,瓜小紀一股飛撲立馬就撲騰著走過去了。
「我來找你了,開心吧?」瓜小紀原本是要撲過去抱住齊雋澤的,誰知連碰都還沒碰到,反倒立刻被齊雋澤抓住了手腕,狠狠地、用力地給拖出了放映廳。
「咦,我們要去哪呀?約會嗎?」眼看自己被拖了出來,瓜小紀疑惑地問,但后來想了想,決定還是先告訴眼前的男人一件事,「親愛的,你抓疼我了,見到我有木有這么開心呀?」
「我帶妳去驗尸間。」齊雋澤沒有停下步伐,一路的往電影院門口外走去,聽見了瓜小紀的呼疼聲后,依舊還是沒放開手,但倒有放輕了力道。
「干嘛去驗尸間?誰過世了?誰?」瓜小紀驚呼,不明白上秒還看著電影,下秒就要去驗尸間,誰過世了要認尸?她越想越害怕,說話的音量逐漸地加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7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