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女1杯是哪個國家的_是什么什么小的成語

3-6 別走 「瓜小紀,沒想到妳厲害到能把這么冷靜的男人嚇到差點死掉啊,真是不簡單。」一道邪魅的嗓音冒出,生物老師走到了瓜小紀的面前,也不怕謠言會再次颳起,一派悠閑的樣子讓瓜小紀感到汗顏。
一旁還沒出去的學生們見著了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每個人眼神異樣的盯著瓜小紀和生物老師,咬起了耳朵。明明要畢業了,怎么大家還講八卦呢?
「干嘛?我們畢業典禮也有你的場哦。」瓜小紀睨了眼生物老師,真心覺得他方才說的話是極度無恥的話,取笑自己認真向上不畏流言蜚語的學生這樣對嗎?
「夸獎妳也被妳嫌,明明有求于我的時候還那么討好的油嘴滑舌呢,小、瓜、瓜。」生物老師語落還眨了眨眼,賣萌了一下,旁人看著看都給萌住了,生物老師的人氣本就很高,這一可愛的舉動可又把一堆女孩給迷住了,但瓜小紀只覺得噁心,對于突如其來的一句「小瓜瓜」徹底惹得瓜小紀打了一身寒顫,雞皮疙瘩掉的滿地。
「老師,我記得上次吃飯的時候說過我不搞師生戀的,這樣不好,還有老師,你都活到這把年紀了,賣萌可恥。」瓜小紀一臉正經,絲毫沒有半點開玩笑,生物老師挑起眉,那樣子啊看著看覺得特別有痞子的味道。
生物老師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在眾人的面前低下頭湊到了瓜小紀的耳邊,在大家都錯愕的情況下,悄悄地用著只有他倆能聽到的音量道:「瓜小紀,妳已經畢業了,老子早就不是妳的老師了,妳也早就不是老子的學生了,怎么?難道還想再當我學生?還是喜歡這種師生風格的?」
瓜小紀聽著聽原本還有點臉紅的自覺,但一聽到后頭就越聽越生氣,那火啊咻咻咻的就竄上來了,原本正想反駁,但嘴還沒張開,話還來不及吐出來,背后一股拉力頓時就把她給拉到后頭去了,她的手吋被一股力量握住,她定神一看,是只手,是只很熟悉的手。
「老師,請有當老師的自覺,不要對學生做出一些越矩的事情。」齊雋澤眼神犀利的看著生物老師,那表情啊可以說是要吃掉人一番的兇狠,也不知怎么的,在齊雋澤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場面突然地就颳起了一陣無形的寒風,頓時就凍住了全場那熱血的氣氛,大家也就不再圍觀,趕緊走出活動中心。
大家快速的離開后,活動中心也只剩下了三三兩兩的學生,校長早在致詞完后就走了,主任也早就不知道溜去哪兒了,只剩下一些留下來善后的老師,但也沒人想踩這渾水,一個是高人氣的生物老師,一個是連老師都畏懼的齊雋澤,怎么樣的也勸不了合啊,乾脆就當作沒看見。
「瓜小紀已經畢業了,不是我的學生了,齊同學你甭這么緊張喔。」生物老師一派悠閑,那樣子看得瓜小紀真心覺得這人除了智商有當老師的料之外其余皆不及格。生物老師雖然一臉痞痞地,但眼神卻直直的落在了齊雋澤握著瓜小紀手吋的那只手。
「倒是齊同學,我要代替教官及訓導主任來告訴你,校內禁止談戀愛唷,請注意你的言行舉止喔。」生物老師又開了口,這句話赤裸裸的就是挑釁,齊雋澤聽了倒也沒生氣,倒是揚起了一抹笑。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的還給你。」齊雋澤挑釁的嘖了一聲笑了出來,覺得這生物老師是在自打臉,但生物老師卻也覺得這齊雋澤也在自打臉,這兩人心里所想得都一樣,諷刺的話也一模一樣,根本就是兩人拿著鏡子在互照呀。
「那我就欣喜的接下了這句話了,瓜小紀,畢業快樂啊,先走啦。」
生物老師笑笑地說完正準備轉身走人之際,被齊雋澤護在身后的瓜小紀頓時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地,突然地大叫,「別走!」
這多么肥皂劇的話啊,瓜小紀就這么樣的大喊了,對象還是一名生物老師,當時的場面說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說有多偶像劇就有多偶像劇,生物老師還真聽了瓜小紀的話停下了腳步,在場收拾東西的老師們也吃驚的看著瓜小紀,不要說程怡希有多震驚了,就連齊雋澤都蹙起眉了呢。
生物老師再次挑起眉,不明白這小鬼到底是有多奇葩,在大庭廣眾之下那么戲劇化的要一個老師別走,要人家不誤會還真的很困難,要是他自己看見了一個女學生對一個男老師大喊別走,他鐵定會認定這兩人有一腿,打死他也不會覺得他們是清白的。
生物老師回過身去,看看這瓜小紀到底在搞什么鬼,而瓜小紀看了一眼生物老師確定他不會跑掉之后,就喜孜孜的看向他心愛的齊雋澤,「親愛的,我有點事要找生物老師,先走了不用等我了,我明天就去親愛的家里讀書,最愛你了掰掰。」
瓜小紀厚臉皮的蹭了蹭齊雋澤的手臂,還趁機反握齊雋澤的手,等到吃盡豆腐,心滿意足后才放開齊雋澤走向生物老師。
齊雋澤滿是不爽的看著與生物老師并肩一同走遠的瓜小紀,明明上秒還那么黏他,每天都得跟著他同進同出的才甘愿,怎么一轉眼就跟著別的男人走了?真是不像話,喜歡他也要喜歡的像樣點啊真是。
程怡希和李予苡著實是被嚇了一大跳,瓜小紀居然會拋下齊雋澤自己跟別人走掉這件事,他們是完完全全無法面對接受,難道瓜小紀讀書讀到燒壞腦子了嗎?
真是天。
***
「妳干嘛?」生物老師被瓜小紀帶到了一處校園角落,他被死死地困在角落里,著實有點像小說里的女主角,這情形呀真的好讓人誤會呀,一個女同學把男老師困在角落,怎么著,難道瓜小紀真愛上他啦?
「老師,我現在很正經,我想問你一件事。」瓜小紀的語氣里難得充滿正經,眼神里難得沒有不正經,認真地看著生物老師。

3-7 小心翼翼的收藏在心中 「妳干嘛?」生物老師被瓜小紀帶到了一處校園角落,他被死死地困在角落里,著實有點像小說里的女主角,這情形呀真的好讓人誤會呀,一個女同學把男老師困在角落,怎么著,難道瓜小紀真愛上他啦?
「老師,我現在很正經,我想問你一件事。」瓜小紀的語氣里難得充滿正經,眼神里難得沒有不正經,認真地看著生物老師。
「說吧。」見到瓜小紀那張難得嚴肅的臉,他起先有些驚訝,但即隨就跟上了瓜小紀的態度,也不開玩笑了,難得的一臉平靜。
「李婷婷暗戀你?」瓜小紀腦海里滿是前幾天李婷婷來哭著找她的事情,她一直無法忘懷,既然沒辦法忘記,那她乾脆就問清楚。
瓜小紀嘴里吐出的名字生物老師并不陌生,那是他以前任教的班級里的其中一位同學,換做是旁人或許并不知道這女孩是誰,畢竟這女同學是位存在感很低的人,存在感很低就算了還很低調,平常總是把瀏海夾到了頭上,然后帶上一副厚框眼鏡,就連班上的同學都沒幾個記得這女孩的名字,但是他知道,而且很清楚的知道這女孩是誰,清楚到就連她爸幾歲都知道。
「她去找妳麻煩?」生物老師眉頭深鎖,眼眸里有些無奈、有些氣憤,他沒有直接的回答瓜小紀的問題。
「老師,雖然不管她是不是喜歡你都不干我的事,但是依第三者的角度來說,你都不該這樣子對待一個正值青春期的女孩才對。更何況還是一個這么容易孤單而且敏感的女孩。」瓜小紀直直地與生物老師對視,不滿生物老師對李婷婷所做的一切,更不理解生物老師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在我知道李婷婷喜歡我之后我就斷絕了她一切的希望,甚至跟主任申請辭退她們班,但是她個人的一切行為都不是我能控制的,她跟蹤我也沒有辦法。」生物老師對于瓜小紀的話感到有些無奈,口氣充滿了不耐煩,在李婷婷跟他告白的時候他就明確的跟她說過了他不喜歡她,但是她卻怎么樣也講不聽,常常藉著一堆藉口來纏著他,甚至在他幫瓜小紀惡補生物時偷拍了她們兩個,還把照片洗了出來貼在布告欄上,抹滅了瓜小紀。
當他看見照片時他的直覺就告訴了他,是李婷婷做的一切,當天下午的第一節上課他就趁著學生們都在上課時去偷偷的撕下了照片,而放學時分更是約談了李婷婷,警告她別再亂來。
「可是你當初就不該誘拐她,更不應該去親近她或是走進她的心里,為什么你要先給她希望再狠狠的甩掉她?」瓜小紀不諒兩女1杯是哪個國家的_是什么什么小的成語解地道,「你真是壞透了!」
瓜小紀說出這句話時挺像偶像劇里才會說的話,但她也沒有覺得任何不妥,因為她的腦海當下只想的出這句臺詞,她想也沒想就罵出口了。
「那妳覺得要怎么做才對?難道當我看見她準備要從頂樓跳下去的時候推她一把?還是要我冷眼旁觀,轉身走掉?」生物老師口氣很差,沖著瓜小紀低吼,「瓜小紀,妳不明白的事很多,不要隨便冠上默無須有的罪名,妳根本什么都不懂,只不過聽李婷婷說過幾句話之后就隨口亂罵,妳這樣就不壞了?」
「你們就覺得她很可憐,難道我就不可憐了?」生物老師的臉很冷酷,看不出任何情緒,但是從雙眸里就能看出他有多懊悔、有多痛心,從口吻里就能聽出他的不滿、憤怒,當初他只是因為被一些愛慕他的女同學給纏煩,想到學校頂樓躲躲順便透透氣,沒想到卻見著了李婷婷坐在頂樓的加蓋欄桿上哭,那樣子一看讓他心漏跳了一拍,沒想到來頂樓都能看到有這么不怕死的同學坐在那兒。
「同學?」他出聲。他這一出聲的確吸引了坐在欄桿上的女同學,女同學轉頭看向她。
那哀傷的眼神,那絕望的表情,他一輩子也不會忘記,他定神看了看她的臉后發覺她有些熟悉,但卻想不起她叫什么名字,或許是她任教的班級里的某一位女同學吧。
「老師……」
「妳下來好嗎?有事情可以說給老師聽,年紀輕輕不要想不開,妳不為自己想,也要為了關心妳的人著想。」他試圖勸說她,但她絲毫沒有想要下來的想法,仍然不為所動的坐在那兒,樣子看了是怵目驚心,他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她的方向靠近,想辦法努力離她越來越近。
「沒有人關心我……我沒有朋友會關心我,我爸媽也從來不曾關心過我……」她的表情越來越凄涼,感覺隨時隨地就會往下跳一番。
「妳先下來,妳發生了什么事情跟老師說好不好?老師都會聽的。」他極力安撫她,他看見了她眼底一閃而過的波動。
微風輕輕吹動,她的長髮被風吹起,不只打亂了她的頭髮甚至也打亂了她的心,或許是風打亂的又或許是被他給打亂的,她頓時無法思考,緩緩地吐出:「真的嗎?」
他的髮絲也被風給吹佛飄在空中,他看著她被髮絲給遮住的臉龐,他看不清她的臉,他只聽見她那隨著風而飄過來的細碎問句,那小心翼翼的口吻,那害怕受傷的口氣,他看著看竟有些失神……
「真的。」
他依稀記得他是這么回她的,但是他卻沒想到一時之間的回答卻讓一個女孩頓時變了一個人,更沒想到這個女孩會這樣的就愛上他,他沒想到他的話讓她感到了溫暖,這一段對話明顯的就知道是為了安撫她才說的,但是這女孩卻把這看似平常的對話信以為真,而且小心翼翼的收藏在心中,把它當成承諾,一直寶貝著這段承諾。
爾后的她,每天都跑到了他的家找自己,每天都跟他訴苦今天又發生了些什么難過的事,每天都跟他抱怨今天她的爸爸媽媽又在吵架摔東西,每天都說她很孤單很寂寞。
他知道她每天這樣跑自己家很不妥,但是只要一想到她在樓頂上那絕望的神情他就無法狠下心要她別來,每當她哭得唏哩嘩啦抱住他時,他都會輕柔地拍著她的背安撫她,雖然他知道這樣子對待一個敏感且容易寂寞的小孩是很危險的,但是他始終無法狠下心來推開她。
正因為她很寂寞所以他關心她,這是同情,不是愛情。
她難過,他逗她開心,因為他心疼一個女孩這么小就如此可憐,這是心疼,但不是對愛人的心疼,而是對一個小孩的心疼。
在她跟他告白的同時,他看見了她眼中滿滿的愛意,那愛意包括了仰慕、包括了唯一、包括了依賴……
他知道她依賴自己,他知道她把自己當成了唯一,這些他都知道,但是他始終都逃避著、迴避著,因為他也知道,正因為她把自己給當成了全世界,所以他知道當有天自己的全世界崩塌了會是怎么樣的痛苦,所以他一直都沒有回應。
「小婷,我是妳的老師,妳是我的學生,我會關心妳是因為妳是我的學生,并不是因為我對妳有其他的意思。」他柔聲說道,就害怕太過于嚴厲會傷害到她,見到她想開口時,他又說道:「小婷,學會獨立,學會融入群體,不是群體融入妳,懂了嗎?不要再依靠我了,我不能給妳依靠一輩子。」
那瞬間他看見了她眼眸底下那失望的眼神,見到了那因心痛而留下的眼淚,見到了那被他的話所傷害的哀傷表情,他轉身走了,跨出步伐走了。
他的口袋忽然地震動了兩下,他頓時從回憶里抽拔了出來,他下意識的拿出手機來查看簡訊,當他看完簡訊的下一秒,遠方就傳來了一聲巨大的撞擊聲音,那是撞擊地面的聲音,接著下一秒就聽見了不少學生的尖叫聲。
身為老師的他,立刻就跑到了尖叫聲的來源處,瓜小紀也跟著生物老師的步伐也來到了尖叫聲的出處,瓜小紀一看,立刻也跟著尖叫了起來。
生物老師傻了眼,他頓時忘了怎么出聲,更忘了怎么呼吸,眼睛瞠大,看著地上沾滿鮮血的尸體……
在瓜小紀尖叫的下一秒鐘,瓜小紀感覺到了一陣腿軟,正當她準備跌坐在地時,一股堅蹡有力的手把她給拉了起來,把她帶入了一個懷里,一個令人感到溫暖且熟悉的懷里。
瓜小紀緊緊的抱住了齊雋澤的腰,而齊雋澤也把瓜小紀的頭死死地壓在自己胸前,齊雋澤感覺的到瓜小紀不斷的顫抖,他把她越抱越緊,緊到瓜小紀差點要斷氣的那種緊。
「不要怕,我在這。」齊雋澤在她耳邊低聲的說著,她聽著他那低聲的話語,她頓時感覺到了安心。
她眼眶不知怎么地突然就發熱了,她也就哭了,眼淚直落落地滴在齊雋澤的制服上,原本她有些擔心齊雋澤會犯潔癖的一把推開她,但在這節骨眼的時候他并沒有,于是她也就安心的讓眼淚沾濕他的制服,還很不要臉的把鼻涕蹭在他制服上。
一旁的程怡希看見這兩人的進展是滿開心的,但是他們倆非得在這可怕的場景下增進感情曬恩愛嗎?
而一旁的李予苡只是看著他們抱在一起的畫面,方才齊雋澤聽見大家驚慌的尖叫聲后也跟著來到了這里,而齊雋澤一在人群中發現瓜小紀后就立刻沖向前把瓜小紀拉入懷里時,李予苡就抿起唇,心里忌妒的程度越來越大,她發現她好像越來越討厭起瓜小紀了。
耳邊頓時傳來了生物老師的怒吼,「快點給我叫救護車!」
這場景真的是只有偶像劇才看的到場景,尸體、怒吼、慌亂,大家聽見了生物老師的怒吼后才從失神的狀態下回過神,大家兵荒馬亂的掏出手機撥打了一一九。
生物老師跪在地上把尸體給扶到了自己的腿上,雖然他低下頭,雖然瓜小紀被齊雋澤壓在懷里,但不知道為什么,她就是能感覺到生物老師那痛心、那懊悔、那傷心的感覺和表情,她就是能感覺的到。
生物老師也不顧身旁圍滿了學生,也不顧鮮血,他把尸體抱進懷里,也死死地把尸體給抱緊,但跟齊雋澤不同的是,生物老師的肩膀在顫抖,他像是想把尸體給蹂進自己身體里的那樣緊,那是不想失去的緊。
生物老師跟著一同上了救護車,而瓜小紀她們也坐上了計程車趕到了醫院,當瓜小紀她們趕到時,連喘氣都還來不及喘,醫生就剛好宣布了死亡消息。
「死者于下午一點四十三分宣告死亡,死者性別女,死者姓名為李婷婷。」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8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