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奶吸得受不了_晉江寵文小說完結百度云

4-2 吵架吵架小吵架 「怎么了?」瓜小紀眼看不對,依她的觀察,通常這樣抱住她的時候都是他很脆弱的時候,于是她也就柔聲了起來。
「我又夢見她了。」
「她又說了什么嗎?」瓜小紀輕輕地拍撫生物老師的背,聲音很溫柔。
「她又斥責我了,她斥責我為什么要拋棄她,斥責我為什么不保護好她,她一直罵我、不停的、不停的罵我。」生物老師的聲音聽起來很微弱,抱著瓜小紀的雙臂在顫抖,那感覺就像個失去媽媽的小孩一樣茫然,雖然瓜小紀看不見他的表情,但可以感覺的到是多么的迷惘,像一個迷路的人一樣,困在一個地方無法逃脫。
「不要難過,那只是夢啊,李婷婷不會怨你的,沒事的。」雖然瓜小紀很難受,甚至有些難以呼吸,但還是安撫著生物老師的情緒。
儘管兩人的距離很曖昧,儘管兩人的動作很曖昧,但瓜小紀始終沒推開他。
因為她不想在他最低潮、最無助的時候推開他。
****
晚上的行程的確是去找齊雋澤沒錯,但是由于安撫生物老師一段時間后她也累了,吃完中餐后不知怎么地在沙發上睡著了,醒來時已經七點多了,所以晚到了。
最后瓜小紀氣喘吁吁地跑到了齊雋澤家里后猛按電鈴,出來應門的是齊雋澤,但卻是一臉兇狠到不行的齊雋澤。
「對不起親愛的,我晚到了。」
「我討厭不守時的人,非常討厭。」齊雋澤一字一字清晰地道,奇怪了,她只說晚上到呀,但沒說幾點呀,哪算不守時呢?現在可是大黑夜啊!
「我知道你最愛我了。」瓜小紀撲向前去,緊緊環住齊雋澤的脖頸。
齊雋澤雖然還是很不悅,但也沒把瓜小紀給從自己身上給拔下來,他只是淡淡地警告了瓜小紀一句:「如果不想被趕出去就立刻給我從我身上下來。」
瓜小紀樂的開花,齊雋澤說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代表不計較遲到這件事了,她又吃了幾秒豆腐后才放開齊雋澤,齊雋澤只是搖搖頭,拿她沒辦法。
進到房間后,齊雋澤就問了句:「為甚么晚到?」
「我睡過頭了。」瓜小紀誠實回答。
「為什么會睡過頭?」
「因為沒有人叫我。」瓜小紀答,當她醒時,生物老師也在一旁睡死了,睡得比她還豬,簡直是睡神附身。
「阿姨沒叫妳?」
「我不是在家睡的。」
「那妳在哪睡的?」齊雋澤一聽,臉頓時就沉了,如果不是在家睡的,那她還能在哪睡?齊雋澤忽然想到她中午去見了生物老師,難不成她睡在生物老師家里?還是其他地方?
「生物老師的家里。」
「妳為甚么會睡在他家?」
「因為太累了嘛。」
「妳一個女孩子睡在一個男人的家里成何體統?」齊雋澤的聲音頓時降了十度,冷冰冰地,「瓜小紀,妳最好給我離那個卜毅誠遠一點。」
「為甚么?」瓜小紀有些不滿了,面對齊雋澤的逼問與質問讓她覺得像再問一個犯人似地,這讓她情何以堪啊?
「他是妳老師,難道不該保持距離嗎?難道一個學生去一個老師家里這樣正常嗎?」齊雋澤犀利的眼神停在瓜小紀身上,兇惡又冷酷的聲音讓瓜小紀憤怒了,但瓜小紀沒有說些什么,只有淡淡地吐了一句「我不要。」
齊雋澤盯著瓜小紀倔強的表情,他沒再繼續說話,直到過了許久,她才聽見他開口,「隨便妳。」
****
你說,他們這樣算吵架了嗎?
算。當然算。齊雋澤氣瓜小紀不聽他的話,瓜小紀氣齊雋澤不懂她的用意,兩個人把自己的倔脾氣發揮到淋漓盡致,誰也不認輸,誰也不讓誰。
都要高中生了還如此幼稚,這句話是瓜小紀事后回想說的。
但氣歸氣,瓜小紀愛齊雋澤愛到一種沒有他就會死的地步,你問瓜小紀有可能能忍住一天不看見齊雋澤嗎?于是乎,瓜小紀依然是頂著最后沖刺的名義去摁齊雋澤家的門鈴,而齊雋澤氣歸氣,但還是應門讓瓜小紀進門了。
你問這樣算是吵架嗎?
當然算了,上面不是說過了兩人生氣了嗎?但我說的是生悶氣。
齊雋澤這悶騷的男人和這愛到卡慘死的瓜小紀兩人絕口不提那晚的事情,但不提歸不提,不讓就是不讓,這樣大家知道他們是以何種形態在吵架了不?
沒錯,就是悶在心里型的那種悶吵。
「親愛的,你上次要我回家寫的考卷我寫好了,你改改。」瓜小紀擱下英文字卡,從包裏頭抽出一張兩面式的考卷,是張國文考卷。
齊雋澤接過考卷,連應個聲都不應,不講話就是不講話,酷酷地,把惜字如金這等成語發揮到一種極致的境界。
瓜小紀見到齊雋澤不搭理自己也就撇撇嘴也傲的不理他,低頭就是背單字,不甩就不甩,別以為她沒脾氣,只是不想生氣罷了,要是真氣起來,她也是很難搞的。
「瓜小紀。」聲音不大不小,不鹹不淡,不兇不好,就是有些過冷就是了,但那些都不是重點。瓜小紀一聽見齊雋澤叫了自己后就立刻豎起全身寒毛,眼眸裏滿是期待,說不開心是假的,說不興奮是騙人的,她開心到快飛上天了呢,沒想到齊雋澤要和自己和好了啊!

4-3 連見都不要見 最氣人的就是,正當妳以為他從口袋要拿出戒指要和妳求婚的時候,結果只是要拿出衛生紙把妳眼角的眼屎給擦掉……
如果套用這個理論的話,瓜小紀覺得很合理。
正當她以為齊雋澤叫自己是要和她求和的時候,他卻只是拿起考卷要跟妳說妳答錯了的當下,瓜小紀真的很想一頭撞進他的胸膛里面,乾脆一頭撞死算了,就算撞不死吃吃豆腐也好。
但齊雋澤根本連眼皮眨都沒眨一眼,也不知道是怒氣驅使的還是本身就有如此粗魯的行為,齊雋澤在錯的那題上頭打了一個大叉叉。
問叉叉有多大?大概是可以占據三題左右的那番的大。
瓜小紀當然不樂意了,劈頭就問:「你這樣我哪知道哪題錯?」
齊雋澤只是斜眼看了一眼她后,回:「不滿意你可以別找我教妳。」
瓜小紀當然就閉嘴了,雖然他倆還在吵架中,但如果齊雋澤還真不打算教自己了的話,那她就沒理由來找他了,為了那悲催的愛戀,她只能選擇忍氣吞聲,讓齊雋澤繼續耍著大少爺脾氣。
「要考試了,為甚么還可以寫錯這種簡單的題目?很明顯就是粗心。」
「人難免會犯錯,何況是粗心呀?」
「粗心證明妳不專注,昨晚到底在干些什么?難道還不打算把心歸在基測上?」齊雋澤冷聲斥喝,這字字句句的很明顯就是針對。
「沒有。」瓜小紀抽抽嘴角,很心不甘情不愿的回了,她昨晚能干些什么啊?不就是想他么?不就是在氣他不諒解么?
「剩下五天就基測了,妳能不能心無旁鶩的?」齊雋澤眉宇間全皺成一團,那皺的程度啊好比剛被洗衣機攪洗完的襯衫,但瓜小紀的評語是:依然不失帥氣。
「我一直都把重心放在第二次基測上。」瓜小紀口氣很差,或許是因為昨晚的事又或許是今天的事,總之瓜小紀的態度就是很不好,惹得齊雋澤差點兒就把考卷給撕了。
「如果有還會犯粗心?妳到底有沒有心要上S高?如果妳沒有就不要浪費我時間!」齊雋澤沒有吼,但眼帶犀利語帶殺氣,怎么聽怎么看一想就知道是動怒了。
「你以為我不想上S高嗎?如果不想你以為我第一次基測的時候那么拼命干嘛?哭得要死要活干嘛?你以為我現在在干嘛?如果你不想教我就明講,反正我對你來說也不重要不是嗎?」瓜小紀沖著齊雋澤大罵,這雖然不是她的第一次,但講完了還是很后悔,先不說講了些什么,光聽前面齊雋澤就夠怒了,結果現在又對著他大吼,根本就是火上加火呀。
瓜小紀內地裏縮了縮頭,但表面上還是裝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我現在很怒的樣子。
齊雋澤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抓著考卷的手越抓越緊,考卷皺成了一團,齊雋澤眼裏簡直可以說是冒出火焰那番的可怕,先別說眼神了,他直落落地就回:「好啊,我不教了,妳講得好像多想上一樣,我就等著看,要是妳沒上S高我們就別連絡了,連見都不要見,看到妳一次我就揍妳一次,我倒要看看現在要是沒了我誰幫妳考前加油;誰幫妳整理重點;誰幫妳安撫妳那狗屁緊張情緒。」
瞧瞧他回的多直白?
「你以為我怕你嗎?就算你沒教我,我還有生物老師!」看看瓜小紀氣得都把昨晚害她倆吵架的元兇兩奶吸得受不了_晉江寵文小說完結百度云給搬了出來了,聽他說那什么鬼話?什么不要連絡?什么不要見?這不就是斷交嗎?什么狗屁?根本就是王八蛋才講的出口的呀!
「那妳去找妳的生物老師去,然后把我給妳整理的重點給我還來!」齊雋澤惡狠狠地看著她,她誰不提,偏偏提那個什么屁生物老師,這不就是變相的搧他巴掌嗎?原本還想說方才話說的有些過重還想道歉的,但現在似乎不必了,氣得他咬牙切齒。
瞧瞧他說的多狠?狠到瓜小紀都紅了眼眶,狠到瓜小紀都掉了眼淚,狠到瓜小紀都覺得心痛了。
瓜小紀眼淚也不擦了,她把包裏所有書都往地上一扔就跑了,沖出房門的速度有如趕末班車那樣地快,像陣風似地就不見了,消失在齊雋澤的視線內。
房里的音量也因為瓜小紀的離去而降為寧靜,除了地上那凌亂不堪的書以外,還真看不出方才有人在裏頭大吵。
齊雋澤嘆了一口氣,撿起了被扔在地上無辜的書本,他把書本跟考卷給收拾好放到了書柜上,接著若無其事的躺回了床上。
他腦海有些混亂,雖然他知道他說話有些太狠心了,但要怪就得怪那個提到生物老師的瓜小紀啊。
不知道怎么地,他就是莫名的討厭生物老師,討厭生物老師靠瓜小紀這么近,討厭生物老師跟瓜小紀這么要好,討厭瓜小紀居然拋下自己去找生物老師,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是討厭就是討厭,沒有第二個想法,他只是希望瓜小紀能遠離生物老師罷了。
明明之前他說什么瓜小紀就聽什么,現在變了,會唱反調了,會搞叛逆了,簡直氣人,之前都是黏在他身邊的,現在是還會拋下他,現在是還會睡過頭遲到,難道她已經不像以前一樣喜歡他了嗎?
影響齊雋澤思考的是門鈴聲,門外傳來了規律的門鈴聲響,他起身走到外頭開啟了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個人,一個說熟悉卻好像沒那么了解的人。

****
瓜小紀奔到了河堤前哭,哭的樣子真是丑到一種極致,想模仿還模仿不出來的那種,原本瓜小紀就想這樣哭到天荒地老的,但一道惡劣的聲音隨著河水聲一同流到了她的耳里。
「誰哭啊?哭得這么凄厲,還以為見鬼了呢。」
瓜小紀沒理會,也沒打算知道罵人的是誰,她只想繼續哭她的,繼續發洩她的,但不出下一秒,她感覺到了她身旁有一陣風,那感覺是從站到坐而產生的風,她接著感覺到有人一屁股的坐到了她的旁邊,還發出了「唉呦」的聲音,那是坐下的語助詞。
「瓜小紀,妳哭什么哭啊?妳平常已經夠丑了,再哭下去妳要變什么?」
「你不要吵我,我現在要專心的哭。」瓜小紀用著她那充滿鼻音的聲音對著身旁的人說道,臉越埋越深,埋進了自己雙膝裏。
「可是我不吵妳的話妳會吵我,所以我決定吵妳我也不要妳吵我。」生物老師一派悠閑,兩手還放到了后頭,身體重量交給了兩手,整個人看上去是愜意的可以。
「你繞什么口令?」瓜小紀抬起她那顆呆呆小小的腦袋,用著紅腫的兩眼瞪著他,「你有沒有良心?我哭到快斷氣結果你還在那罵我,你簡直不是人。」
「我要是沒良心早就把妳踹進河裏了,妳那個哭聲簡直跟女鬼的聲音沒兩樣,不吵死人也嚇死人。」
「你不要臉!你壞心!你沒良心!」瓜小紀跳起來指著他鼻子就亂罵了起來,跟潑婦罵街沒兩樣,簡直一模一樣,不只聲音宏亮連動作也是經典的可以。
「妳哭什么?」生物老師忽地轉了話題,把話題帶到了重點,那雙眸雖看向遠處,但口吻卻很認真,讓人忍不住呆愣。
「你知道要做什么?笑我么?」瓜小紀狠瞪,也不想想自己現在樣子有多滑稽,簡直半點殺傷力也沒有。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8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