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口述口述實錄小說_曬曬我的幸福作文1000字

7-3 我會用砸妳頭的力氣表現給妳看 「我們因為那時候在搶球,所以也不大清楚……」李予苡好似就是這群人的代表發言人,也是啦,這種兇神惡煞的齊雋澤看其他人也沒有膽子看,更何況是說話呢。
「所以每一個人都可能是嫌疑人?」齊雋澤發問,也不知道問這種蠢問題做些甚么,畢竟李予苡都說不清楚了,這不就是當然每個人都是嫌疑人了嗎?
但嫌疑人這個詞好像用的不大妥當,好像這群女生干了甚么不可原諒的滔天大罪……
「呃……對。」李予苡懦懦地點頭,也不知道齊雋澤到底要干嘛,齊雋澤的心思她總是猜不透。
但其實在齊雋澤眼里,其實傷害了瓜小紀就算是滔天大罪。
「那好。」齊雋澤冷笑了一下,看上去好恐怖呀,「放學后都到操場,每人準備一顆籃球。」
「要干嘛?」李予苡下意識問出口,但一問她就后悔了,總感覺不是甚么好事情,看著齊雋澤那冷酷的笑容就覺得沒安好心呀。
「砸妳們的頭。」
先別說這群女生有多傻眼好了,就連躺在一旁剛醒的瓜小紀都張大嘴愣了呢,她可沒想到齊雋澤這么暴力啊……,雖然說是為了她,但總覺得這種事不是好事情,有點不大正人君子的行為啊。
「你有沒有良心啊!打女生算甚么男人啊!」其中一個女生開口,雖然很害怕齊雋澤,但她更害怕齊雋澤拿籃球砸她的頭,于是也就開了口,手還很戲劇化的指了指他。
「我有沒有良心不甘妳的事,」齊雋澤嘖了一聲,「我沒有不打女人的習慣,至于我是不是男人,我會用砸妳頭的力氣表現給妳看。」
齊雋澤這次沒再給她們開口的機會,直接展現了他手長的優勢,他伸手拉開床簾,「瓜小紀還要休息,快滾。」
其他女生氣的剁腳,但也不知道該說些甚么,齊雋澤的眼神就足以讓她們窒息,更何況他剛剛的話還真的威脅的很十足,總之,不管怎么說,她們氣歸氣但還是很想趕快逃離現場,于是撒腳一溜,趕緊走了,只剩李予苡還在裏頭。
很不甘心的瞪著瓜小紀。
「我不是說瓜小紀要休息?」齊雋澤皺起眉頭,雖然沒有剛剛那樣的兇狠,但口氣也沒好到哪里,總之大概是因為還在氣頭上吧。
「我只是很擔心小紀而已,想再多關心一下。」李予苡說話說的好委屈啊,但事實上不就是她拿球砸人家的嗎?
「我沒事啦,妳不要擔心。」即使再怎么討厭她,瓜小紀還是揚起笑容,畢竟人家也是關心她呀,怎么能這么沒禮貌呀?
「嗯,沒事就好。那我先走了。」李予苡也笑了一下,看著齊雋澤沒有看向自己于是也就隨便一扯自己嘴角,那一看就知道很沒誠意,她還偷偷的翻了個白眼呢。
兩性口述口述實錄小說_曬曬我的幸福作文1000字 等李予苡走了以后瓜小紀立刻發揮了自己纏人的功力攀上齊雋澤的手,「親愛的,你真的要拿籃球砸她們嗎?」
「瓜小紀妳有腦袋嗎?」齊雋澤斜眼睨了她一下,「就算是真的,她們也沒這么乖真拿籃球到操場等我。」
原來是嚇唬人的呀,還好還好,她就想呢,她們家的親愛的才沒這么的暴力呢。
但齊雋澤沒有想到的是,雖然這群女生沒有膽子真拿籃球去赴約,但實則上也算是空著手被李予苡拖著去操場等人的出現,但不管怎么樣也不是齊雋澤在意的點,齊雋澤早在和瓜小紀一同出保健室門后就忘了這回事,因為對齊雋澤來說根本一點也不重要,只有這幾個女生還真傻傻的去操場等。
雖然事后被放鴿子的女生們很火大,但誰也沒敢跟齊雋澤理論,就當作是被耍的就忍過去了。

7-4 我勸你最好把刀放下 高一很快過去,緊接而來的是高二。
高二算是個忽緊忽鬆的時間,大概就是那種夾縫中求生存的那種茍且喘余的日子吧,但該怎么說呢,高一的瓜小紀因為當班長所以本來就忙,因此高二的她也覺得日子跟平常一樣,只不過課業重擔多了點罷了,沒有多大的差別,日子還是照過,飯還是照吃,如果真的要說改變了她甚么的,大概是二下的時候。
二下的瓜小紀其實也算是個半大人了,十七歲了,是該長大了,雖然上課時嘴裏仍常常會啃著一根棒棒糖,雖然上課時還是常常打瞌睡,但課業也有齊雋澤盯著,也不算差到哪里。而空手道也因為生物老師的特別指導,也花了極多的時間,總算是爬到了紅帶的階段。
問生活到底有甚么差嗎?大概就是體重一直往上升吧,但其實身高也蹭蹭蹭地蹭上去了不少,但這算是發育過慢呢,人家不都說女生發育期在國中嗎?怎么她在高中呢?高中是男生比較多呢。
就好比說,雖然瓜小紀長了差不多有快八公分多,但其實如果跟齊雋澤站在一起也還是跟以前的身高差不了多少,嗯,簡單來說就是瓜小紀長了多少,齊雋澤也沒長的比她少。
大概就是這樣吧,瓜小紀量了下自己的身高這才發現也要一六九了,這身高在女生群裏可以算高挑的了呢,而她四處的探聽后總算是偷偷地翻到了體育老師的紀錄表,這才發現齊雋澤好高啊,一八三,難怪看他都得抬頭,難怪他一臉臭大家都怕,那么大只,不管是誰都會怕吧。
人人都說最近社會案件很多,尤其是甚么殺人案啦、棄尸案啦,總之一堆社會案件搞得現在人心惶惶呀,但瓜小紀總是無感,因為她覺得自己鐵定沒這么衰,會遇上甚么恐怖份子。
但該怎么說呢,該說她太天真呀還是她真的太衰,難得自己偶爾清閑一下走回家也能遇上一個持刀想要干掉她的男生……
你媽……今天生物老師因為女同學的課業糾纏而被困在學校沒來上空手道,原本還想說可以不用被生物老師操回家也不用聽生物老師嘴壞,誰知道第一次而已就遇上這種精神特別不穩定的恐怖男子。
畢竟這裏算是個特別黑暗寧靜的地下道啊,瓜小紀總不大愛過馬路,因為她有被害妄想癥,她覺得就連車速不過二十的摩托車阿伯都能把她撞毀容,所以她不敢自己一個人過馬路,除非必要,但能走地下道或小路就走,但這下就后悔了,比起被亂刀砍死她還寧愿被撞毀容。
她一走下人行地下道原本還很正常的,但走一走就覺得奇怪,她知道這地下道很可怕,畢竟很昏暗,但她似乎看見有個人正站在道路正中央,該怎么說呢,奇怪的人配上恐怖的燈光,她這下就停下腳步了,不敢向前走了,而她也感覺到了這男子往她看著。
還好有腳,不然她還真怕是甚么好兄弟來跟她說嗨。
「你想干嘛?你最好不要亂來喔!」瓜小紀不知道是害怕到淡定了還是怎么樣,總之她講起話來也沒特別的抖音更沒有顯現的很畏懼,就好像看到一只螞蟻一樣。
男子沒有講話,瓜小紀用著后頭的忽明忽滅的路燈看清了男子,這才發現好像有甚么不一樣。
嗯,通常要殺人的好像不會頭戴帽子眼戴眼鏡臉戴口罩的,他的身上罩了一件風衣,風衣的長度大約是遮蓋到了快膝蓋的地方,下半身好像穿著短褲,因為風衣罩著所以瓜小紀沒看清,只看見那小腿上啊一堆腿毛,多又長又粗,惹得瓜小紀一陣哆嗦。
該怎么說呢,那樣子看上去不大像殺人犯,倒像是個露鳥俠……。
瓜小紀心跳的特別快,她嚥了一口口水,覺得自己好像深陷了甚么特別的恐怖小說裏面似地,總歸之,瓜小紀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褲子裏的電話,她播了通電話,好險她出道館時有戴耳機想說邊聽音樂邊走,這下就能聽電話到底有沒有撥通,電話響了沒幾聲就接了,對方沒有講話似乎是在等瓜小紀開口說打來的目的,這時候的她才大聲的對那個都不說話又看起來怪恐怖的男子大喊。
「我不知道你干嘛要站在這裏,可是你一看我就知道不安甚么好心眼,我勸你最好把刀放下,你要是干出甚么蠢事明天你就上報紙了你懂我意思吧?」該說瓜小紀勇敢還是該說瓜小紀蠢,這種精神不正常的人還敢這樣扯開嗓亂放話,小心等等人家就沖上來把她亂刀砍死。
電話那頭的人好像愣住了,雖然好像還是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但好像就是知道出事了,電話那頭的人急急的問了一句:「妳在哪里?」
而站在瓜小紀面前的男子也還是沒有說話,保持著他一貫的沉默,似乎好像還沒發現瓜小紀偷偷的打電話給別人了。
瓜小紀又開口了,「我不知道你為甚么要在OO地下道拿著刀子站在路中間,但我警告你,我可不怕你,你最好不要給我亂來,小心我報警了!」
男子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氣,重得瓜小紀都聽得一清二楚,男子緩悠悠的往前走去,每當男子往前一步,瓜小紀就往后一步,就在這種緊張時刻,她聽到電話那頭忽然傳出一種摩擦聲,她不知道是甚么的摩擦聲,但不出幾秒,甚至沒有十秒,她就聽見了開門的聲音,然后接著就是風聲,隨著風聲從電話那一頭傳來,她也聽見了一句話,「瓜小紀,等我。」
對,等他。
正當瓜小紀準備好他可能隨時隨地會突然攻擊的防備姿勢時,她眼尖突然一瞄,差點嚇得她當場腿軟。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59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