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故事吃奶添下面_曉青老師讓我脫絲襪

9-1 謠言謠言你怎么又來了? 「爽?爽個屁啊?」生物老師有些斥責,手插口袋,「妳沒名沒份的給人親了還說爽,妳是腦袋哪里受損了是不是?」
生物老師把原本正晀望著遠方黑夜卻帶點白光點綴的景色的眼神收回,他伸出插在褲襠里的手,他用力且快速地打了一下瓜小紀那凸又好打的額頭,那快狠準的功力可是沒話說的,那一打啊,「啪」的一聲都出來了,瓜小紀的額頭馬上就紅起來了。
「你不是男人!動手動腳的真是不紳士!」瓜小紀鬼吼鬼叫,她摀住了她被打疼了的額頭。
「對妳我不需要紳士啊。」生物老師扯了個嘴角,他把她的手給掰開,「好啦,又沒頭破血流,這頂多就紅一下而已,有這么疼不?」
「話說回來,這假日兩天妳想清楚自己和齊雋澤是甚么關係了沒有?」生物老師詢問,瓜小紀聞言便誠實地搖了搖頭,她可真不知道他們現在這樣是甚么關係啊,她只知道他那天和她接吻了,其他剩余的都沒說,「那妳明天禮拜一的時候問清楚,聽見沒有?」
「哎呀,我就不敢問呀,如果能問我早就問出口了,我盡量就是了。」瓜小紀委屈地彆嘴,她輕嘆了一口氣,她也著實很煩惱啊,她遠望遠方的夜景,這夏天的熱風吹過來啊,可真的是熱了她。
****
星期一的上午瓜小紀就快被一件事情給逼瘋了,打從她一大早踏進學校門口的時候她就接收到了大家各個異樣的眼光,每個人都私底下的一直對她指指點點的,她也根本不知道大家在說些甚么,不過她想,大概是齊雋澤和她在操場偷偷接吻的事兒被人發現了吧,所以才會這番的引起風波吧。
不過因為大家都在她的面前指指點點、咬耳朵講秘密的,這讓她特別難受,怎么著了?難道她就這么的配不上齊雋澤啊?用得著都過一早上了還這么的吃驚吧?
但她錯了,徹徹底底的錯了,她原本以為是她和齊雋澤的事兒被人掏出來講了,結果其實并不全然。
不知道是從哪里爆料出來的,說她一次腳踏兩條船,一邊跟齊雋澤接吻,一邊晚上偷跟生物老師出去約會,夸張的是還把她講得很難聽,說她會在生物老師家那邊待到半夜兩三點才回家,有時候還直接住在那甚么的,總之就是夸大還散播起了不實的謠言。
哎呀,她就說吧,這群人是真的都沒事干了是吧?她知道生物老師長的帥、人緣佳的,但有至于這樣嗎?
這跟國中被傳師生戀那時候有甚么不一樣了?這真的著實讓她很頭疼。
她可是經歷過一次這種謠言霸凌啊,可真的是知道那種被孤立的感覺是多么不好啊,原本想說上高中就盡量地打好人際關係的,結果被人常常惡作劇也就算了,結果生物老師這才來多久啊?就又把她給拉進八卦風暴裏頭去了,看吧,她到底是上輩子欠了生物老師甚么了是不是?
現在夸張的是,就連國中那時候的傳言也被揪出來了,現在是全學校都傳的風風火火地,畢竟齊雋澤在高中部可是名氣旺的不得了,女同學各個盼他能望自己一眼呢,而生物老師呢又是個年輕又帥的老師,這也難怪了,這八成是眼紅唄。
哎呀,她說呢,謠言謠言你怎么又來找兩性故事吃奶添下面_曉青老師讓我脫絲襪碴呢?
「親愛的啊,這些人是不是吃飽太閑了對不?這傳甚么爛謠言呢?根本不實呀。」瓜小紀呵呵地笑著,她可尷尬了,一旁的齊雋澤散發出了可怕的低氣壓呢,要是不趕緊讓他消氣呀,恐怕再過不用多久,別說甚么劈腿了,她怕呀都要被齊雋澤先給宰了吧。
「瓜小紀,妳可真夠厲害,國中這種謠言就一次了,高中又一次。」齊雋澤那臉色可以說是發黑了,整個人啊就是生人勿近的那種樣子,說不定把水放到他旁邊都能結成冰呢,根本就是能帶著走的天然冰箱呀。

9-2 跟齊雋澤分手 「哎呀親愛的,我也……」瓜小紀正準備討好齊雋澤呢,但突地她的背被人家點了幾下,那很明顯就是用指尖去戳她,她反射性的回頭,原來是班上的某位女生呀,她原本正想問怎么了,結果那女生就指了指外頭。
她順著女生指的方向望去,一道熟悉但看上去是很憤怒的身影站在外頭,那樣子看上去是來找她吵架的,她忍不住地打了一個寒顫。
瓜小紀畏畏縮縮地走出外頭,她看著她瞪著自己心里是隔外的害怕,「怡希,妳找我有事嗎?」
程怡希一見到瓜小紀就立刻地掐住瓜小紀的手腕,她邁開步伐,那步伐啊不只大步而已,還很用力呢,她把她拽到了一個比較少人經過的廁所里。
「妳早就知道浩杰喜歡妳了對不對?」程怡希甩開瓜小紀的手,她面向她,一開口就切入重點,那迅速的好比刀起刀落,質問的很徹底。
甚么?難道她被臭學長拿來當擋箭牌了嗎?天啊,她和怡希的感情已經夠不好了,結果還被這樣誤會,這讓她怎么做人呀?
「怡希啊,學長是騙妳的,他根本不喜歡我。」瓜小紀笑笑,笑的很諂媚,盡量地討好怡希開心。
「我跟妳沒有熟到能稱呼我的名,請妳不要亂叫。」程怡希警告地提醒瓜小紀,「梁浩杰當面親口跟我說他喜歡妳,妳還有甚么好狡辯的?」
「可是就算他跟……」瓜小紀話沒說完就被打斷。
程怡希忽地激動了起來,她雙手握拳,看上去是特別憤怒,「妳會不會太過份了?妳明明知道浩杰喜歡妳,妳卻還冷眼的看著我去跟他告白,這樣耍人很好玩是不是?」
程怡希大吼的特別歇斯底里,不對,是她本身可能就已經瘋了,看上去像潑婦罵街,不對,潑婦罵廁所才對,反正這也不是重點,重點是程怡希罵完之后她笑了。
呃……真的好恐怖,她是不是該推薦幾家醫院給怡希?聽說某醫院的經神科很有名,常常有精神疾病的人都會去那間醫院就診呢,而且好像還常常爆滿掛不到號。
倏地,程怡希邁開短步,她往前,瓜小紀退后,她向前,瓜小紀往后退,總之這樣一進一退的讓瓜小紀覺得特別奇怪。
瓜小紀退到了墻角,正當她以為程怡希已經不會再往前的時候,程怡希的手卻突地伸直,
她的掌心還貼住了墻壁,她把她給壓制在墻角。
這下要漏尿了……程怡希在干嘛她自己知道么?她在壓她啊!在壁咚她啊!
甚么叫被壁咚會臉紅心跳?她根本只有膽戰心驚好不好?
「瓜小紀,妳知道妳和生物老師的謠言是從哪張嘴巴散播出去的嗎?」程怡希雙眼直視著瓜小紀,惹得瓜小紀是特別的不自在,扭扭捏捏的是特別奇怪,她壓根不敢與程怡希對眼呢。
但瓜小紀被這么一問,是愣了,她也不是傻瓜,程怡希接下來要說的答案她大概是聽明白了。
「就是我散播出去的,我現在給妳兩條路走。」程怡希嗤笑了一聲,看瓜小紀的樣子是特別的不屑,眼神很輕蔑,「第一,跪下來求我原諒妳,第二,跟齊雋澤分手。」
程怡希放下了壓制住瓜小紀的手,畢竟她現在已經確定瓜小紀不會突然的就跑走,她眼神上下地打量了一番瓜小紀,「上禮拜妳和齊雋澤在熱吻對吧?在一起了?」
瓜小紀是特別心驚,她自認為自己的耐心度很好,受虐度也是數一數二的高,其實欺壓到她她都能笑笑地忍受過去,她并不是不知道欺負她的人是哪些人,只不過是不想把事情鬧大罷了,因為那也只是一些小孩子的惡作劇而已沒有必要動怒,況且她也希望能跟大部分的人關係打好,畢竟國中幾乎都沒甚么朋友,也沒人會主動跟她說話,所以上了高中后對人也就特別的小心翼翼。
可以說她傻,但她是裝傻,不是真傻,她沒有傻到不知道這些小舉動是誰吩咐的,可以說她在意別人眼光愛面子,但國中的陰影很大,每個人心里都會有自己跨不過去的心坎,她也不例外。
但她有一個禁忌,就唯一那一個而已。或許別人不知道是甚么,但程怡希一定知道,而且一定很清楚。
可以罵她,罵的多難聽她都無所謂,但就是不能罵到齊雋澤。可以污辱她,把她的自尊踩在腳底也沒關係,但就是不能踐踏齊雋澤的人品。她甚么事情都可以討論,就唯獨齊雋澤的事情不行。
或許其他人會覺得她瘋了,為了一個男人而瘋了,但這就是她的的原則。
瓜小紀一聽見有人跟她說到有關于類似要她離開齊雋澤的事情她就一肚子氣,好把火就這樣從胸口瞬間的就竄了上來。
「妳該散播的都已經一字不漏的散播了,妳還有甚么底牌來威脅我?」
「我有妳晚上跟生物老師出去的照片,也有妳和齊雋澤接吻的照片,妳說要是我把這些照片影印下來然后在學校發的話會怎么樣?」程怡希手環胸,她一臉得意,她有把握瓜小紀絕對會選擇第一個選項,她太了解她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60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