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條腿放在肩上瘋狂律動_晚上和男朋友第一次過程

9-12 畢業旅行第二天(四) 第二天的晚上,陳伊和李芷書偷渡了好幾瓶啤酒,還有好幾包零食、泡麵,那是他們特地在西子灣某間雜貨店買來的,裝進名產袋子裏后騙過導游放進行李箱裏的,因為第一天的無聊教訓和肚子餓的摧殘惹得她們是變得更聰明了。
剛洗好澡出來的瓜小紀看著是完全嚇了一跳,也是,不能怪她,深夜十一點的,兩個洗好澡卻不吹頭髮的女人坐在地板上喝著啤酒吃著乖乖,其中一個還已經倒了,任誰都會嚇一大跳,更何況地板上還散著其他零食,兩個女人披頭散髮,這樣讓誰不嚇到?
「小紀?妳洗好了?來一起喝酒!」陳伊貌似醉了,說話含含糊糊,前兩句瓜小紀還聽不清楚,倒是最后一句陳伊卻又喊得特大聲,嚇得她都怕隔壁房會不會發現她們喝酒呢。
「喝什么啊?要是被發現妳就等著被記過。」瓜小紀擦著濕漉漉地頭髮,看著兩個有些許醉了的人滿是無奈,她這人可是從沒喝過酒啊,即使是跟齊雋澤吵架也沒有。
她拿起擱在一旁充電的手機,傳了一封訊息給了齊雋澤:『我們房間有兩個酒鬼在喝酒。』
「怕什么啊?我們邊喝酒邊聊聊天!」陳伊嚷嚷,陳伊揮舞著她的手,「我今天有跟齊雋澤私底下聊過喔!」
這下瓜小紀是來勁了,原本是準備躺床等齊雋澤回訊息的,但一聽見這句話她是立馬跳了起來,她立刻奔到陳伊旁邊坐穩,雙腳交叉,盤腿就坐下了,眼神可以說在發光呀,劈頭就問:「妳和親愛的說了些甚么啊?」
「喝!先給我喝!不喝酒的人不許聽我說話!」簡直是人來瘋,瓜小紀根本忘了自己滴酒不沾,陳伊把一瓶瓶酒遞到她嘴前時她立馬開了就灌,簡直當白開水來喝,哎,也不能怪她,她哪次聽見齊雋澤是不瘋的?
瓜小紀很快的就把一瓶啤酒喝了精光,她臉頰立刻就紅了,但也沒到明顯,就有些駝紅,她把空罐擱到了一旁,她很不乾凈的打了個嗝,拍拍自己的肚子,「好了,我喝光了!快點跟我說。」
陳伊隨手又拿了一瓶啤酒給瓜小紀,瓜小紀也就順手接過了,陳伊拿著自己的啤酒,她眼神很迷茫,看樣子是快倒了,「小紀啊,妳真的這么喜歡齊雋澤啊?」
「當然!我是全世界最愛最愛最愛他的人!」就像是宣示,她大聲地喊著,或許是酒精的關係,使得她也開始大聲嚷嚷了,就像個潑婦,不然用去菜市場買菜殺價的歐巴桑形容也是。
「可是我根本感覺不出來齊雋澤喜歡妳啊!妳喜歡這么久也沒用啊!」
「妳說什么?什么叫感覺不出來?就算親愛的現在不喜歡我,說不定未來他也會喜歡我啊!」
「我今天觀察你們那么久,也不見到你們有什么情愫在,我勸妳還是趕快放棄放棄,我這是說認真的。」陳伊一手搭上瓜小紀的肩,她語重心長,或許是想著小紀可能隔早就忘記,又或許是自己喝醉胡言亂語于是也就大膽起來了,反正她想,她自己都不會記得自己酒醉后的事,于是也就把自己肚子裏想說的話都說了。
「我才不要放棄!為甚么每個人都要叫我放棄?我到底為甚么要放棄?我是真的很喜歡很喜歡他啊!我才不要!」瓜小紀一時激動,就一把推開了陳伊掛在自己肩上的手,推的陳伊是一把撞到后頭的床桿子上,痛得她悶哼一聲。
瓜小紀嚇得是差點兒就昏了,她趕緊爬向前去拉一把陳伊,她正想問有沒有怎樣的時候,陳伊就開口了。
「我說真的!今天一整天我都觀察過你們,但是齊雋澤所有的反應都不是喜歡妳的樣子,就算妳反應這么大,說的再怎么真,我也沒辦法相信!」陳伊口吻很認真,聽上去根本就不像喝醉的樣子,她手扶著瓜小紀的肩膀,一手吃痛的揉著她撞著的背。
「不是只有妳沒辦法相信,我也不敢相信,早在很久以前我就不相信齊雋澤總有一天會喜歡上我了……即使他吻我我也沒辦法相信,我始終認為那個吻只是一時興起……」瓜小紀可以說是四川變臉,原本生氣的臉瞬間就哭喪了起來,一種原本憤怒的心情突地就被悲傷的感覺給覆蓋了過去,吼叫沒了,剩哽噎,「但是能怎么辦?就算這樣,我也還是喜歡親愛的啊。雖然是我的心,但是我卻不能控制,每次被親愛的傷害的時候我也都很想放棄啊……可是我卻放棄不了,我每次受傷的時候我都好茫然,明明理智告訴我要放棄,但是我的心卻不允許我放棄。」

9-13 畢業旅行第二天(五) 瓜小紀二話不說擒著眼淚就哭了,哭的讓人措手不及,簡直就跟海嘯來了一樣突地就來了,來的驚天動地,為之驚人,嚇得陳伊還以為是她撞到頭而不是自己呢。
「好好好,不哭不哭,放棄這種事兒就只得慢慢來,怎么可能一瞬間就放棄?不可能呀,慢慢來就是了。」陳伊把瓜小紀給攬進自己懷里,安撫地拍著她的背,瓜小紀可以整個人說是酒鬼的附身,就連在陳伊懷里也要喝酒,她仰頭一灌,灌的可多了,多到整罐幾乎都要空了。
該怎么說啊,一個躺在地上睡死,一個抱著一個哭著,一個喝著一個醉著,這畫面好驚奇好滑稽呀。
突地,電話鈴聲響起,瓜小紀推開陳伊,指著陳伊鼻子道:「小伊!妳電話響了!妳怎么鈴聲用的跟我把齊雋澤設的鈴聲一模一樣呀!妳該改掉才是!」
「才不是我電話響!妳電話才響了,還不趕快去接。」陳伊打了個酒嗝,揮了揮手要她趕緊去接電話,兩人的舉動著實好笑,挺像喝酒醉的老大叔呀。
瓜小紀這才嗯了一聲,搖搖晃晃地起身去走到床沿,她這才確定原來真的是她的手機響呀,她瞇下眼,眼前的視線是一片模糊又失焦點,勉勉強強才接起電話,她方才心情可不好呢,更何況又談到齊雋澤的事情,她還在想呢,有哪個王八蛋敢趁她喝酒心情又不好的時候打給她呀?于是很不客氣的就喂的一聲。
誰知道對方比她還兇狠,劈頭就問:「瓜小紀妳喝酒了?」
哎……這聲音耳熟的她一輩子也忘不了呀,她酒沒醒,一聽見齊雋澤的聲音她就鼻酸,結果又被這樣口氣一兇,她可就委屈了,不出三秒,她整個人眼前又是一片模糊,哭得她……還好現在齊雋澤沒看見,不然這沙皮臉哭樣鐵定又會被恥笑很久。
「我不想失去你呀!但是你為甚么要這兩條腿放在肩上瘋狂律動_晚上和男朋友第一次過程樣對我?你知道我有多想要放棄你么?但是我能嗎我?齊雋澤你個王八蛋啊你!」
「我只是很愛你呀,難道這樣也有錯么?到底是為甚么你從來都不正眼看我一眼?難道我就這么差嗎?為甚么運動會的時候,我明明就是被陷害,到底為甚么你偏偏要挑那天眼干去救李予苡?為甚么我去保健室擦藥的時候還看見你這么溫柔替她擦藥?為甚么原本跟我約好一起出去卻因為她約了你你就爽約我?為甚么到底為甚么圣誕節那天要收下棒棒糖?你不是說你最討厭吃棒棒糖了嗎?你到底為甚么?為甚么你就這么關心她,她那個來你還特地買阿華田和巧克力給她?那天你知道我也痛得要死要活嗎?但卻不關心我,你到底為甚么呀你?」
聽過借酒壯膽,但還沒看過這么有膽的,總之也就只有瓜小紀這酒鬼敢這樣發揮得淋漓盡致而已,她對著手機大吼,吼得鼻涕都被吼出來了,整個臉都是眼淚和鼻涕,整個黏呼呼的在一起,還好現在喝醉,不然她肯定噁的現在就沖去浴室。
「我就是喜歡你,但是你不能藉著我喜歡你,你就可以這樣一直不斷的傷害我啊!」瓜小紀吼到嗓子都啞了,但又或許是吼到嗓子疼了,總之她的聲音突然地就微弱下來了,微弱到齊雋澤一度都以為是訊號問題,但顯然不是,電話那頭的聲音突然小聲了起來,小聲到他都快聽不到了。
他緊蹙眉頭,摀住另一只空著的耳朵,走到了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例如廁所,他一字一字地都全神貫注在聽,但他卻聽得莫名心酸。
「我是曾說過我的心很堅強,所以你就用著無形的鐵鎚一遍又一遍敲擊我的心,但再怎么堅強的心始終是脆弱的,或許不會一捏就碎,但是用力一敲還是會散。」
這瓜小紀到底在想甚么呀,甚么鐵鎚甚么散,甚么脆弱甚么碎,他一個字也沒聽懂。瓜小紀哭甚么哭呀,誰欺負她了,跟他說呀,這樣哭,他也想哭啊。
齊雋澤停頓了一下,他安靜了一陣子,他腦筋一片空白,但是他卻又好像是在思考,而瓜小紀也就沒再講過任何一個字,他倆就這樣拿著手機卻不講話,明明旁邊還有陳伊酒醉胡言亂語的聲音,但她卻莫名的覺得有種令人窒息沉重的沉默感圍繞在她和電話另一頭,她心想:我喝醉又亂說話了,齊雋澤是不是生氣了?但我是真的想知道答案,我想知道齊雋澤到底怎么想我,我到底該怎么辦?
突地,瓜小紀門外傳來了一聲敲門聲,音量不大不小,但卻能清楚傳進她們的耳里,陳伊醉了不想起身開門,瓜小紀哭了也沒心情開門,于是兩人都沒去應,過了幾秒鐘后,門外又是一聲敲門聲,瓜小紀這下就火了,她娘,難道不知道生氣的女人不能惹么?于是她氣的又扯開嗓:「敲甚么敲啊?就是不想讓你進來,你還不識貨!」
……奇怪,怎么電話那頭也傳來了她吼的話呀?
難道她醉了就進化了,連說話都3D立體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60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