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被喜歡的人親_男生會舌吻自己不喜歡的人嗎

蘇若沂又來到了保健室門口。為了換藥。

「妳不好好照顧自己的話會有人困擾的,雖然小沂對陌生人很冷淡可是總有幾個好朋友吧,比如說之前那個醫藥箱男孩,妳不好他們也會擔心,人一擔心就會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事,而那些意想不到的事大概又會讓妳困擾,妳遇上麻煩的話他們又要擔心了。簡單來說,這會是一個惡性循環,而阻斷的最好方式就是抽掉根源。」

非常有道理。但蘇若沂的偏頗和怕麻煩讓她徹底無視了這番有道理的話,一連逃掉幾次后續追蹤后護士阿姨委託楊洛亞轉達了最后通牒,妳不來我就去廣播,一夜成名的壓力終于讓蘇若沂乖乖就範。

順帶一提,醫藥箱男孩是楊洛亞,因為蘇若沂實在太常出意外,所以有一陣子楊洛亞被塞了個醫藥箱和護士阿姨「給我看好她別讓她亂來」的叮囑。

「小沂和帥氣學長后來有聯絡嗎?」

「誰會和變態聯絡。」

面對一成關心九成八卦的探問蘇若沂以零下十度的語調回應,但聽見宛如寒冰一般的話語后護士阿姨卻爽朗的大笑出聲。「真意外,那位小哥很少得到這樣的評語呢。」

「妳不是最知道我會討厭一個人的理由嗎?」

男生被喜歡的人親_男生會舌吻自己不喜歡的人嗎

「說得也是。」護士阿姨在重新包扎完左手臂的傷后順帶伸出手想拍蘇若沂的頭,卻被對方毫不意外的閃過了,但她也不以為意,一笑過后繼續拆開膝蓋上的繃帶。「但他是被我指派任務的,妳就原諒他吧。」

「理智上可以但感情無法。」蘇若沂冷哼了一聲。「但我有把一部分的討厭加到妳身上。」

「被可愛的女生公開表示厭惡總讓人有種說不出的難過哪。」

「即將邁入三十歲的阿姨偏大嬸需要在意這種事嗎?」

「沒大沒小臭小孩。」護士阿姨又說了一次附加哼聲,但還是細心的將新繃帶包上去。「好啦、記得傷口不要碰水不要摩擦,妳可以走啰——欸等等妳走得也太快了吧!」

一手已經搭在門把上的蘇若沂回頭,眼中難得浮現一絲笑意。「麻煩的事終于結束了,一般人不是都會感到如獲大赦嗎?」

「真的是......」話都還沒聽完蘇若沂就溜了出去,護士阿姨忍不住頓足,但嘴角卻帶著不符合語氣的淺笑,又含藏著某些擔憂。

「不只是麻煩吧。在妳眼中,那應該是『不必要的麻煩』對吧?」

男生被喜歡的人親_男生會舌吻自己不喜歡的人嗎

***

「怎幺放學后才廣播我去拿東西啊?」

「沒辦法啊,畢竟很多事務是很難分類給任何一個股長的嘛。」

「楊洛亞你幫我就好啦。」

「才、不、要,本班班長還是稍微做點事可好?」

「麻煩死了。」

「最麻煩的是我吧,明明就和我無關卻又被迫陪妳來。」

一邊和楊洛亞斗嘴蘇若沂一邊推開了教務處的大門,經過各種詢問以及「妳才是班長?我還以為七班班長是那個男生」這種令人尷尬的問題后蘇若沂順利拿到了資料,接著她就急巴巴的扯著楊洛亞往門外走去。

男生被喜歡的人親_男生會舌吻自己不喜歡的人嗎

但還沒碰到門把門就開了。

「報告......」韓穆的聲音到一半就嘎然而止,只能愣愣的望著前方已經石化的蘇若沂和楊洛亞。「是妳......」

「學長好。」楊洛亞對于兩人的不對勁毫無所覺,有禮的打招呼后他猛然想起之前蘇若沂向他問起的事。「啊、韓穆學長,之前我旁邊這個女生有向我提過你——」

「我們走吧。」

「什幺?」

蘇若沂強制中斷了楊洛亞話語的后續,扯著他的袖口就想往前走,但下一秒韓穆的聲音像是化作大石頭狠狠砸中了她的腦袋。「那個、妳后來下車后有安全到家嗎?」

果然,這世間有一部分人的善意總帶著刺,而且還是無自覺的那種。

這一刻蘇若沂深深的領悟了這一點,但敏銳的嗅出其中異常的楊洛亞并沒有給她任何反思、懊悔、編織說詞又或者「乾脆就逃跑吧」的時間。

男生被喜歡的人親_男生會舌吻自己不喜歡的人嗎

「下車后?」

楊洛亞的聲音好可怕,像是下一秒就會把自己吞掉一般,在精神層面感受到生命威脅的蘇若沂唯一有腦袋採取的行動就是沖出教務處、甩門讓兩位男孩欣賞那片不是很純白的色塊。

然后是巨響。沖擊著處室內每個人的耳膜。

「......她,沒事吧?」

「相信不管是誰看到她跑得那幺快,都會懷疑她昨天受傷是假的。」韓穆回過頭,看見正笑得一臉風涼的楊洛亞,但后者隨即斂起笑容,輕輕向自己點頭致意。「謝謝你之前送那個笨蛋回家。」

「呃......沒什幺。」到底當談話對象罵別人笨蛋時自己該不該同意呢,韓穆開始思考起這個問題。

「抱歉,她給學長帶來麻煩了嗎?」

「啊、沒有,我只是在思考一些事。」

男生被喜歡的人親_男生會舌吻自己不喜歡的人嗎

「那就好。」楊洛亞揚起淺笑再次點頭,接著越過韓穆打開處室的門,走出去后小心翼翼的闔上。

接著走廊傳來了「蘇若沂妳給我站住!」的喊聲與奔跑的聲音。

「那兩人......沒問題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616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