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霸天下_回到過去變成狗

學測報名意愿確認表。

今天發下來的。

韓穆拿起小小的紙張仔細端詳,姓名、出生年月日與就讀學校,總之是些基本資料,給予人填寫的除了家長簽名外,只有最下面的兩個打勾區域。

同意參加或者、不同意參加。

「這張收到禮拜五,記得回去給父母簽名后交回,然后勾一下是否參與考試。」

班長的聲音彷彿還迴蕩在耳邊,下一節下課時班長的座位上卻已經累積了七八張,大概這些人的家長都長在他們手上吧,韓穆忍不住輕笑。

然后他放下了紙張。

「學測嗎......」

輕輕閉上眼,韓穆感覺自己落入了一片無窮盡的黑暗之中,不知道自己將往何方。

和方才看到那張小小紙片時的感覺一樣。

***

狗霸天下_回到過去變成狗

「未來?」

放學后楊洛亞逕自拋下一句「我去幫妳交東西等等到校門口」后就背起書包先行離去,正在思考要不要先處理完筆記時蘇若沂卻突然被楊沁彤搭話,轉過頭就對上她興奮的雙眼。「對啊,以后想做什幺、之類的,剛剛和悠悠聊到的。」

「沒事那幺早想干嘛,小彤真是愛擔心。」

「只有悠悠才會那幺不在意啦。」

蘇若沂有一搭沒一搭的轉著筆,楊沁彤和米悠再度在她眼前上演起了爭執戲碼,并不是感情不好的那種,事實上兩人稱得上十分要好,但不知為何卻總是在爭辯些什幺。

「個性不同吧,她們兩個本來就是互補的類型。」

「這樣不會很累嗎?」

「就算累也是她們自愿的。」吳子礬依然是一貫的溫和淺笑。「說不定那些情誼就是從爭執中產生的、大概。」

蘇若沂不是很能理解,但這也不是特別需要去理解的部分,她思索一陣后停下手上的動作。「那你呢?」

「什幺?」

「未來的部分,她們剛剛提到的,你有想過嗎?」

狗霸天下_回到過去變成狗

「我算是步步為營的類型,雖然也有一個具體想前往的大方向,但對我來說也不算什幺,畢竟還沒被實現以前都是空談。妳呢?」

「我沒想過這種事。」蘇若沂看著手中的筆。「雖然課業還行,也被賦予了各式各樣的期待,但我好像沒有真的特別想完成的事,也沒辦法想像未來可能有的改變。」

「本班長年穩定的校排一居然將自己的課業定義在還行,那我們其他人要怎幺辦啊。」

「你太夸張了,又不是課業好就有用。」蘇若沂忍不住笑了出來。

「若若妳覺得呢?未來什幺的。」

「欸?」沒想到兩人的戰線居然拉長到這里,蘇若沂愣了一下,接著就聽到米悠涼涼的說:「她成績那幺好哪里都能去的啦,小彤妳擔心太多了。」

「能去又不代表那是真的想望。」

楊沁彤說的話以一種預料外的方式精準敲擊上蘇若沂意識中的某個點,一直以來她考慮過的只有楊洛亞,升上高二后多了這些人,但論起自己的未來她從來沒有設想過,名為展望的藍圖上乾乾凈凈、宛如一張白紙。

她想要的是什幺?

「倒不如說妳別再打擾班長大人了,要聊天我奉陪,嗯?」

「我好奇的是若若的答案嘛,等、等等、吳子礬不要抓我、要抓也不要抓衣領、我自己能走別拉——」

狗霸天下_回到過去變成狗

然后作為聲源的三人離開了。

分為兩個回家組跟一個社團組,轉過走廊末端往辦公大樓的轉角后教室就再也聽不見三人的聲音,像是之中有著一道決定性的屏障,俐落乾脆的阻卻了所有事物,卻在少女心中留下一個懸而未決的問號。

蘇若沂甩了甩頭,她現在該考慮的是完成筆記,加快書寫速度后她終于將段落劃上了句點,接著趕忙收拾東西走出教室,顧慮到或許等了一段時間的楊洛亞,她的步伐不自覺逐漸加快、加快、加快——

然后踩空。

「啊——」

楊洛亞還在等,第一個閃過蘇若沂腦海的是這個念頭,雖然對于自己「居然連快走都會跌倒」而感到有些好笑,但她依然認命的閉上了雙眼。

迎接她的卻不是冰冷的樓梯間地面。

蘇若沂的臉頰撞上了一個柔軟中帶著硬度的什幺,微溫、感覺和每次跌倒撞到楊洛亞的感覺有點類似,但不太一樣,好像差了點什幺......

「是妳?」

雖然依然偏向陌生,但這聲音已經開始混雜了些許熟悉感,蘇若沂也不知道這究竟是好或壞,總之她抬起了頭,望進了韓穆黝黑的雙眼。

「又是你啊,工讀生學長。」

狗霸天下_回到過去變成狗

她幾乎都要以為自己正在參與一場實境整人秀。

確認自己站穩了之后蘇若沂向后退開來,整理了一下體育服,接著稍微點了點頭:「我要回家了,謝謝你接住我。」

「我也要回去了。」

「什幺?」

「我也正好要回家。」說完韓穆才想到這句話可能造成的誤會,趕忙補充解釋:「只是恰巧,不是業務也不是任何人的委託。」

「……等等我要跟上次你在教務處見到的那個男生一起,不要再跟他亂講話了。」

「呃、好?」雖然不太明白自己哪時候亂說話了,但韓穆還是點了點頭。

「那就好。」蘇若沂揚起了難得一見的淺笑,韓穆突然有些愣忪,只聽見女孩清澈的話語。「走吧。」

「妳和學長感情變好了?」

「并沒有,只是在路上遇到。」

自己真的要在這種情況下與他們一起踏上歸途嗎?

狗霸天下_回到過去變成狗

走過街道又上了公車,途中充斥著蘇若沂與楊洛亞的談笑,沒有他能介入的空間,更遑論方才蘇若沂要他別做的「亂講話」。韓穆突然有些后悔,倒也不是多強烈的后悔,只是有點尷尬,但或許正因為這份不深不淺的尷尬才讓他進退維谷,既沒有強烈到讓他不顧一切逃離,也沒有淺到能夠選擇無視。

「剛剛楊沁彤問了我對未來的想像。」

「那妳說了什幺?」

「什幺也沒說,因為我根本就沒有想法,而且在來得及回應之前她就被吳子礬跟米悠拎走了。」

「第一名的話怎幺為所欲為都沒關係吧。」

「不要故意發表這種感嘆。」蘇若沂搥了楊洛亞一下。「你自己成績也沒差到哪好嗎。」

原來蘇若沂功課那幺好。

雖說是并排但韓穆刻意退離了小半步,同時默默從兩人的對話中收集資訊,目前能夠歸納的大致有「蘇若沂與名叫楊洛亞的這位男孩關係相當要好」、「兩人不太像只是朋友但也不太類似情人」、「方才蘇若沂下樓前被朋友拋了個讓她思考到現在的問題」等心得,當他正在思索「蘇若沂意外的是個學霸」這項情報應該要怎幺處置時,至今為止一直與他無關的話題線卻轉了個方向。

「學長呢?」

「什幺?」

「學長對于未來的看法。」韓穆剛回過神就看見了蘇若儀清澈的眼正直直的盯著他看,似在等待他的回答。「學長既然是高三生,那也應該要考試了吧?」

狗霸天下_回到過去變成狗

「……就、那樣吧。」

他下意識地避開了她的雙瞳。

太過直接的注目,讓他想起了那張確認單,選擇就擺在自己的面前強迫他給出回應,然而他卻連開口都顯困難。

「真隨意的回答,本來以為會從學長口中聽到什幺值得作為參考的深度發言的。」

就這樣了。

蘇若沂非常自然的移開了目光,彷彿剛才的一瞥只是一時興起極專注的一瞬,但韓穆卻忍不住揣想著,或許、她是注意到了自己的侷促。

或許。也只是揣測。

沒有探究的必要,也沒有探究的理由。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616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