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根碩大挺進她的身體_晚上睡覺總想拿東西往下體塞

10-2 告白 瓜小紀最后雖然選擇聽生物老師的話去見了梁浩杰,但說來驚嚇,其實該怎么說呢,她和梁浩杰認識并不深的,所以她猜不到梁浩杰約她出來到底要干些甚么,只知道他想和她告白而已,畢竟也是,他傳的內容真的讓人不得不聯想他是要告白呀。
『小紀,禮拜六下午三點到OO公園,我有些話想當面跟妳說。』
不夸張,瓜小紀人兩點快五十分就到了,雖然她身為一個被告白的人,但好歹她也需要做心里準備,畢竟她也只有向人告白的經驗沒有被告白的經驗呀,這使得她更緊張了,內心流了好多汗呀,太陽沒有出來湊熱鬧,但她卻感覺彷彿有十萬個太陽在放射光亮一般好熱好燙的。
遠遠有個熟悉的身影從眼角旁竄出來,不對,是從公園入口跑進來,算了,反正就是梁浩杰出現了,那奔跑實在有男主角的姿態,但可惜瓜小紀太過緊張,實在無心觀賞他的英姿,滿腦子只想著要怎么拒絕梁浩杰。
「妳好早來。」梁浩杰的嗓音實在竄入的很夠力,馬上就把正在走神的瓜小紀給拉了回神,過了那么久,梁浩杰的聲音依舊好聽,但瓜小紀依舊是沒有想要敘舊的念頭,她現在滿腦子只有拒絕的臺詞呀,實在無法專心在梁浩杰身上。
「好久不見。」梁浩杰見瓜小紀沒有理他,他又在說了一句,簡直像顆未爆彈,好可怕的。
「嗯。」瓜小紀扭扭捏捏,「那個學長,你有甚么事要跟我說?」
梁浩杰輕笑,他徒步走到了鞦韆那兒一屁股就坐下了,瓜小紀效仿,這一坐啊是把瓜小紀的童心給坐出來了,把甚么緊張差點都給拋去腦后了,「好久沒玩了!」
「小紀,妳最近還好嗎?」梁浩杰問的輕鬆,他帶點寵溺的眼神看向瓜小紀,可惜這廝人玩鞦韆玩的太興奮,根本一點也沒想注意梁浩杰的意思,「感覺畢業之后就沒好好聊過了。」
「嗯,對呀,好像畢業之后就沒有好好聊過了。」瓜小紀玩的不亦樂乎,玩的興高采烈,那鞦韆是蕩的可高了,完全就把自己當成小孩子一樣,那樣子實在幼稚,但公園沒人,于是也不會有其他人跟她搶,更不會有人叫她下來,于是她也就放的開了。
「那妳和齊雋澤呢?還好吧?」梁浩杰看著瓜小紀蕩著鞦韆是笑了出來,「之前好幾次都突然哭的稀哩嘩啦,現在還會嗎?」
「不會了,最近我和他挺好的,就是有個小三擋在我感情路中間而已。」
「嗯。其實我今天主要出來就只是想知道妳還會不會常常被妳的白馬小王子給弄哭而已,沒有甚么別的事,既然妳和他挺好的那就好,我也就沒甚么好擔心了。」梁浩杰輕嘆一口氣,他嘴角掛起一抹笑,樣子是很滿足的感覺,但瓜小紀是看不懂,他滿足些甚么呀他,但瓜小紀不好意思問,畢竟她也不知道該怎么開口問,如果直接突兀的問下去恐怕就是會惹得人傻眼,于是她就索性當作沒看見了。
但瓜小紀還是不忍疑惑,就這樣?就算今天沒有告白是她會錯意好了,但總歸她也是坐了公車來的,結果見面沒十分鐘就說沒事了,會不會太大費周章?
「就這樣而已?這種小事情可以用APP問呀。」瓜小紀建議。
梁浩杰皺眉,對于瓜小紀的建議是十分的不滿,「對妳可能是小事,但對我來說是大事。」
「我還以為要說些甚么嚴肅的事情呢,害我剛剛還緊張了半天。」瓜小紀呼出一口氣表示卸下了心房,老實說吧,她就是不希望鬧破臉,畢竟鬧翻這種事情不好看,更何況她不擅長拒絕,如果真的告白了她會很手足無措的,但現在知道了梁浩杰的動機以后她的肩膀總算是可以不僵硬了,實在好險。
「瓜小紀,我不知道在妳心里我是怎樣的一個人,我也不知道妳到底是怎么想我的,但我今天約妳出來妳應該也有猜到我到底要說些甚么,我沒有想辯白,畢竟到剛剛為止我真的還很沖動的想脫口而出,但是我始終沒有甚么勇氣,因為我知道即使跟妳告白了,妳也一定會拒絕。」

10-3 再見了我的戀愛小祕密 梁浩杰的口吻轉而嚴肅,他的眼神逐漸變得專一,原本的笑臉取代而之的是前所未有的認真,原本沒有露面的陽光卻突地從云朵后面跑了出來,陽光灑落在他的身后,但瓜小紀的雙眸卻彷彿被控制了一般只看的見梁浩杰,她說不出話來,就好像有甚么東西壓著她的喉嚨似地。
「所以我在來的路上一直想,如果今天妳和齊雋澤的發展很好那我就不告白了,也算是留給自己一個后路。因為一旦告白了那就做不成朋友了,至少回不去最原始、最開始的那時候了。」
「雖然不知道未來會不會后悔,但我不后悔今天約妳出來講了這番話和問妳這問題,因為這不關我告白不告白,只因為我單純的,想妳了。」
梁浩杰的話深深地闖進了瓜小紀腦海裏,在她猶豫要不要來到來到公園的這之間設想過了很多種場面,但這卻是她從未想過的,因為太震撼了,一種沒有把話說明卻又讓人很明白的話讓她實在無力招架,一種明明不是說出喜歡但卻挑明了喜歡的方式著實讓瓜小紀沒法回話。
梁浩杰把自己心里的秘密給說了出來,瓜小紀是他第一個喜歡的對象,是他的初戀,他在校的期間從沒跟任何人說過這件事情,包括他身邊的兄弟都沒有講,暗戀是自己的事,更何況他就算沒告白也都知道瓜小紀的回覆。
會讓他想說出口的原因是因為程怡希,那天程怡希向他告白那天他說了有喜歡的對象來婉拒了她,但她卻問了喜歡的對象是不是就是瓜小紀,當下他才發現原來埋藏在心里的小祕密居然被看的那么透徹,所以才突然有了想讓瓜小紀知道的念頭。
「學長,對不起。」瓜小紀站起身,走到了梁浩杰的身前,她倏地彎下腰,她鄭重地鞠躬,她充滿歉意且愧疚的口吻響亮地充斥在整個公園裏。
兩根碩大挺進她的身體_晚上睡覺總想拿東西往下體塞 她不是為了道歉而鞠躬,而是向學長對她的喜歡感到感動而鞠躬。
她就一直的彎著沒有起身,而梁浩杰也沒有開口,兩人身邊充滿了一股特別的氣氛,說不上來是些甚么。
赫然,瓜小紀發現自己的眼下出現了梁浩杰今日穿的球鞋。
「沒事。」
梁浩杰溫柔但卻充滿了哽噎的語調迴蕩在瓜小紀耳裏,她還來不及抬頭,屬于梁浩杰的溫暖就落在了瓜小紀的頭上,「答應我,等我走了再起來。」
「因為我不想破壞在妳心里的形象。」
瓜小紀沒有回應,但她卻用行動表示了答應,她果真沒有在他還沒離開的時候抬起頭來過,梁浩杰走的很慢,但瓜小紀沒有嫌,就只是默默的低著頭。等到梁浩杰真的走了以后,她才緩緩地揚起頭來,她的目光凝視著梁浩杰走掉的方向,她已經看不見了他的身影,就連影子也見不著了。
梁浩杰覺得即使再怎么不捨也該離開了。
即使再怎么不想也該捨棄了,捨棄這份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的暗戀。
他拾起自己的手臂,他用力的抹掉了他凝積在眼眶中的淚水,他抹掉了眼淚卻抹不掉那份心痛。梁浩杰心里想,罷了,再見了,屬于我的戀愛小祕密。

****
該怎么說呢,瓜小紀現在覺得很頭大。
先是生物老師再來是學長的事情搞得她實在是很無力思考,于是造成第一次的段考成績下滑,況且她又在精英班,排名真的是讓人都不忍看,紅字一連篇也是慘不忍睹,她真的有些挫折。
「瓜小紀妳不錯啊,全班女生倒數第二名,全班排名倒數第五名,全班有四十個人妳排三十五,妳是心還在畢業旅行是不是?要不妳乾脆東西收一收搬去墾丁跳海去。」齊雋澤看著瓜小紀給他的成績單臉是整個臉黑到一種還以為是剛烤肉回來似地,整個都是木炭……不是,是說臉很臭。
「我只是不小心而已。」瓜小紀大抵是被生物老師他們的事情給影響了,她聲音有氣無力的,雖然學長沒有真的跟她告白,但是她內心還總是覺得愧疚,生物老師說要離開也讓她莫名有些覺得詭異,她就說不上來那感覺,反正就是內心被這兩件事情給堵住了,無從發洩,所以心結總是打不開來。
所以她也有些無力來討好齊雋澤要齊雋澤不要生氣。
齊雋澤抓著成績單的手是越抓越大力,差點兒就要把那成績單給分尸了,他打從還沒段考前她就覺得瓜小紀很怪,但他問了她又不肯說,他又拉不下面子去硬問,那感覺很死纏爛打,他干不來,但看著這樣有些陰陰郁郁的瓜小紀他是看著看啊也跟著有些郁悶了,他就不懂了,從以前什么事情都跟他說,轉著他到處講、到處跑的瓜小紀怎么不見了?
總就是覺得越大就越不了解瓜小紀。
難道是頻率對不上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61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