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根粗大噗嗤噗嗤_晚上睡覺腿難受無處放

歡慶來到POPO兩周年之小問答。 天空:歡迎來到兩周年歡慶會場,我們有請今年最傲嬌、最可愛的小倆口出場!
(一片鼓掌聲)
小紀:小雋,我好緊張喔!(緊拽住雋澤的手)
雋澤:我從一開始就說不要來了。
天空:好啦!Q&A要開始啰,現在請以選擇題方式來回答喔。
Q:請問,劇中前期的瓜小紀兩個人覺得是煩還是可愛?
小紀A:煩。
雋澤A:可愛。
(小紀被雋澤狠瞪。)
Q:請問,兩個人覺得最開始的相遇是孽緣還是好緣?
小紀A:好緣。
雋澤A:孽緣。
Q:請問,兩人覺得劇中一開始相遇時的劇情是好的還是不好的?
小紀A:一點也不好!(吼)
雋澤A:完美。(笑)
天空:現在開始快問快答!
Q:雋澤,請問你覺得瓜小紀最可愛的時候是甚么時候?
雋澤:床上。
(瓜小紀羞澀中)
Q:小紀,請問妳覺得雋澤對妳做過最感動的時候是?
小紀:我說我現在不想懷孕,結果他立刻就沖出去為我買保險套的時候。
……這是一對甚么奇葩對話。
Q:小紀,請問妳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吻是哪時候?
小紀:軍營之吻,因為那次是被強吻所以很深刻。
Q:雋澤,那請問你印象最深刻是甚么時候?
雋澤:正要激情的那霎那她那個來,結果還沒有衛生棉,我還被指揮出去買。
……真是辛苦你了。
Q:小紀,請問妳覺得雋澤做過最過分的事是甚么事?
小紀:應該是他和李予苡接吻……不對,應該是他把我灌醉騙上床。
Q:雋澤,請問你覺得你自己對小紀做過最感動的事情是?
雋澤:把小紀騙上床。
小紀:這哪里感動了?
雋澤:因為我把第一次給了妳。
……無限汗顏。
天空:好啦!現在是正常的話答啦!請你們正常回答。
Q:請問,你們覺得彼此身上最討人厭的地方在哪?
雋澤A:嘴巴,因為有時候接吻她都不肯張嘴,非得我用撬的。
小紀A:(無語)臉。因為他真的很厚臉皮。
Q:請問你們覺得彼此身上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哪里?
雋澤A:還用得著問?當然是身體。
小紀A:這不方便回答。(羞)
……算了,這對純情的變成18禁了。
Q:請問你們覺得對方了解自己嗎?
雋澤A:絕對不了解。
小紀A:絕對不了解!
雋澤:哪里不了解了?
小紀:哪里了解?
雋澤:我連妳那邊有幾根毛我都知道。
……不要再給我談論18禁了!
Q:請問你們最喜歡戲里的哪個橋段?
雋澤A:床戲。
小紀A:草地之吻。
Q:如果可以要求對方做一件事,你們會要求甚么事?
雋澤A:請她在床上乖乖配合我。
小紀A:請他不要整天叫我在床上擺弄各種姿勢給他看。
Q:如果可以,你希望對方能跟你說甚么?
雋澤A:不多就三個字,在床上的時候主動說我要你或我想要就行了。
小紀A:我希望他對我說我愛你。(羞)
雋澤:在運動的時候講得不夠多?
小紀:那才不算!你就只有想要我身體的時候才會講!平常都不會!
雋澤:寶貝,那我們晚上回家好好講講談談。(邪笑)
以下為18禁,此為下午七點線,于是禁播。

10-6 吵到屋頂掀了我們就永遠也不用講話 三個人七嘴八舌完全沒有人有辦法呀這是,要怪就只能怪是齊雋澤太難搞的問題去了。陳伊和李芷書可以說是吃的閑呢,瓜小紀就別談了,只點了一杯拿鐵奶茶,那臉是皺的跟沙皮狗一樣,那樣子像困惑又像蠢,總歸都不忍說下去了。
「不如這樣,現在不是流行壁咚嗎?妳就沖過去把齊雋澤壁咚,然后問他到底怎么了,如果不說就強吻他,強吻到他跟妳說為止!」陳伊是越說越激動呀,她一臉燃燒斗志的樣子看得是讓人渾身都充兩根粗大噗嗤噗嗤_晚上睡覺腿難受無處放滿了干勁,但嘴里吐出來的方法真的是讓人不寒而慄,瓜小紀心里想了,甚么壁咚呀,這齊雋澤一八多呢,她才快一七零,要壁甚么咚啊,連對眼都對不到,吃土還比較快呢。
于是瓜小紀送了陳伊一個白眼結束了這個提議。
于是陳伊靈光一現,腦筋一轉,「不然妳找妳那曖昧對象生物老師來幫忙呀。」
「幫甚么忙?他沒毒舌我又耍呆了就不錯了。」瓜小紀重重地吐了一口氣表示怨懟,這可不是嗎,要是被生物老師又知道他們冷戰了,那他肯定又說一堆話來調侃她。
「妳不是說過嗎?只要妳和那老師在一起他就都會特別生氣,而且他不是特討厭那老師?那妳就用激將法呀。」陳伊吞了一口自己的香蕉派,一臉激動,「妳就故意去跟那老師曖昧曖昧一下,不然就在齊雋澤面前故意狂提一下不就好了?」
「好甚么好?說不定他還翻桌呢。」瓜小紀真心否決,這案子絕對行不通,要激將齊雋澤容易,但一旦惹他生氣了就甭活了。
「就是要讓他生氣啊!人家不都說只要人氣到一個極限就會跟妳大吵嗎?」
「大吵有甚么好啊!吵到屋頂掀了我們就永遠也不用講話了。」瓜小紀那一臉受不了的樣子是著實讓李芷書笑了,這兩人的對話可真是活寶呀,好奇葩的,她一手掩嘴笑,一邊聽著,她完全沒出到任何主意呀,但她也覺得陳伊的辦法行不通,但既然瓜小紀都否決了,那她就甭多說話了。
「笨啊,只要大吵就一定會一吐為快,把妳罵到臭頭啊!這樣妳就會知道他在氣甚么了不是嗎?」陳伊一臉自豪,對于自己提出來的白癡主意是感到萬分佩服,「知道他在氣甚么之后就可以想辦法讓他氣消啦!這就簡單多啦!」
于是蠢過頭的瓜小紀也信了,「好啊這辦法!我等等就打給生物老師叫他跟我搞一下曖昧!」
李芷書不敢置信的瞠大雙眸,這甚么一對奇葩呀,這辦法一聽就知道是絕對行不通的呀,瓜小紀不是很了解齊雋澤么?這只會造成反效果啊!這真是太蠢了呀。
「不行呀小紀,要是齊雋澤到時候更生氣呢?」
「我要是真心惹他生氣他當然會生氣了!這不是正常的嗎?」
李芷書宣告失敗,于是就放瓜小紀這蠢貨去做白癡事去了。
****
于是瓜小紀現在真正的跟齊雋澤大吵了,瓜小紀內心舉起白旗,宣告正式失敗。
這可不是嗎,她最近這幾天還真的天天熱臉貼冷屁股,天天的跟齊雋澤提起生物老師呢,就算齊雋澤不回話她也照講,講的傳神,講的白目,齊雋澤都擺起黑白無常的臉色了她還接著講,真是練就了一身金剛之體呀這是。
于是齊雋澤真的一個拍桌,就把瓜小紀給嚇得差點尖叫,「妳要再提一次卜毅誠,妳就永遠別妄想我再理妳。」
這話是他倆吵架的第一次瓜小紀聽見齊雋澤開口呀,開口是好事,但這一出口她就嚇得差點魂飛魄散呀,好可怕呀,瓜小紀也就真的乖乖的噤聲了,沒有那個膽子就膽敢說出任何一句一字。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61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