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三P真實刺激過程_晨光夕瞬小說閱讀百度云

10-11 妳在他心中的地位到底是低到了甚么程度去? 一月快底,大家忙著期末考,瓜小紀也不例外,每天抱著書就是死命啃讀,即使是跟齊雋澤吵架,但是她還是不忘當初跟他的約定,她曾說過要和他考上同一間大學,所以她也絕對會考上的。
瓜小紀代替了陳伊去跑了一趟教務處,陳伊肚子痛,李芷書陪著陳伊一起去保健室,剛好班導又找班上的風紀股長有事,于是瓜小紀就代替了陳伊跑一趟,回程的路上好死不死就撞見了李予苡,她那一臉容光煥發的樣子讓瓜小紀看了就作噁,實在懶得理會,于是瓜小紀就打算無視過去。
「早跟妳說過要妳離開齊雋澤身邊妳不肯,偏要等到人家跟妳翻臉妳才甘愿,現在鬧成這樣多可憐啊。」李予苡的聲音幽幽地響起,那音量不大不小就說給瓜小紀聽的,那一臉事不干己的樣子,瓜小紀是看的牙癢癢的好氣呀。
「就算妳在齊雋澤身邊待一百年妳也不可能跟他在一起,妳少作夢。」
「誰說的?妳肯定不知道吧?我早就和齊雋澤在一起過了。」李予苡那一臉得意,瓜小紀一聽是愣了,愣的不得了,這多天大的笑話呀她想。
「妳就繼續作夢吧,不要以為一句兩句的謊話就能嚇倒我。」瓜小紀嗤聲,感到不屑。
「謊話?去年妳還再重考第二次基測的時候我們就在一起了呢,還在一起好幾個月了妳不知道罷了,妳肯定沒想到,我們去年跨年的時候還在一起呢,在妳和齊雋澤冷戰吵架的時候我們也在一起!」李予苡手環胸,很有壞人的架式,吐出來的話也讓人不禁感到狐疑是真是假,不過無憑無據的說瓜小紀是不可能相信的,頂多就抱持著半信半疑的態度而已,但她卻還是忍不住去猜測這段話的真實性。
「就算真的在一起過還不是分手了?還有臉拿出來說嘴。」瓜小紀的戰斗力不減,雖然內心有被沖擊到,但還是故作鎮定,畢竟也是,面對BOSS就是要臨危不亂呀。
「至少我跟他在一起過,妳呢?努力了要七年也沒個結果,比我還可憐。」李予苡聽她那話是聽的氣呀,于是難聽的話也就出口了,「況且妳還真以為前任的關係真的斷的清嗎?舊愛還是最美妳聽過吧?不然妳真以為我能這么輕鬆穿梭在他身邊?即使他知道我傷害了妳他還是依舊沒把我踢開,那妳說,誰比較重要?」
「再問妳一件事吧,他連他跟我交往的事情都沒跟妳說,妳說,妳在他心中的地位到底是低到了甚么程度去?」李予苡輕視的眼神是刻進了瓜小紀的心里去了。
隨著李予苡的離去,瓜小紀是越覺得難以喘氣,她輕輕地靠在冰涼的墻壁旁,她摀著胸口,一種難以言喻的心痛感在她胸口開始緩緩地蔓延開來,一點一滴的侵蝕著她的大腦和她的心……
****
瓜小紀始終沒有膽子問齊雋澤李予苡說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她怕到時候得到的答案不如她的預期。
李予苡說的話雖然難聽,但卻也中肯,如果李予苡說的交往是真的,那她就真覺得自己可笑。
她的內心一天比一天還來的脆弱,一天比一天還來的難受,心情也一天比一天還來的低落。
她從以前到現在費了多大的勁、多大的心思才得到齊雋澤的一個眼神?
但他卻連他跟李予苡交往的事情都沒跟她提過,那這中間到底算甚么?難怪當初李予苡跌倒的時候他會這么細心的替她擦藥,在李予苡那個來的時候買巧克力、熱可可,在李予苡跌倒的時候用那么冰冷的眼神看著她。
這一切、一切都讓瓜小紀無力再招架,她無法想像如果這真的是事實的話該怎么辦,這樣顯得她多么的可笑?她的心意又是多么的白癡?

10-12 接吻;震驚;放棄;離開。 更或許在齊雋澤眼里,她就是如此的可悲?
他隱瞞了這么久,只字不提,難道,在他的心里面,連影子都進不去么?
難道她努力了這么久,連個位置都沒有么?連一次心動、悸動都不曾有過嗎?
她不是一定要他喜歡她,她只是難受。
一種迷惘慢慢地、一點一滴的侵蝕著她的大腦,她也漸漸地開始動搖了喜歡的這份心情。
但她就覺得,喜歡了這么久,愛了這么久,追了這么久,也總該要有個結尾才是。
瓜小紀覺得,即使齊雋澤說不喜歡她,甚至是連一次心動都沒有她都沒關係,至少有個交代,這樣就能讓她有動力繼續努力下去,她不喜歡這種不明不白的關係,太難受,太糾結,她討厭。
所以瓜小紀就想了,不管結果是怎么樣,至少也要得到一個結果,一個交代,這樣她也才能繼續努力下去。
于是瓜小紀趁著某次的放學,她尾隨著齊雋澤的背后,她手心不斷地冒汗,她的心臟蹦蹦地不斷狂跳,她太久沒和齊雋澤說話了,大概快要有三個月了,一想到等等要說話她就不免緊張,她的手用力地抓著她的裙角,用力到手都泛白了,而裙角也都被捏的皺摺了,但瓜小紀沒有管,她就是盯著眼前的背影,正打算著該如何用甚么方法向前去打招呼。
齊雋澤的背影依舊如此帥氣、依舊如此挺拔、依舊如此讓她深陷不已。
瓜小紀心里想,或許她就是始終無法放棄齊雋澤吧。
突地,就那一瞬間的事兒,齊雋澤面前出現了一個人影,讓齊雋澤措手不及。
齊雋澤突然覺得自己的雙唇好像兩男一女三P真實刺激過程_晨光夕瞬小說閱讀百度云被一個冰冷的東西給覆蓋了上去,他吃驚地愣了幾秒,接著他擰起眉頭,他不敢置信的看著在眼前放大的臉。
齊雋澤沒有推開她,但還是有些作噁,他不明白李予苡突然之間是發了甚么瘋,他就這樣直直的看著不斷吻著他的李予苡,他站直了身,就讓她為所欲為,對他來說這不過就像是水一樣,每次洗澡水也都會碰到嘴唇,沒什么好大驚小怪。
但躲在暗處的瓜小紀卻不這么覺得,她一時之間緩住了步伐,原本運轉的大腦瞬間就好像被凍住了一般卡住了,而原本要脫口而出的話也就哽住了,吐不出來。
一切都來的太快,她眼睜睜地望著眼前吻在一塊的兩人,她內心期盼著齊雋澤會推開她,但她卻等啊等就等不到,她沒有像其他小說的女主角一樣馬上跑開,因為她就怕會跟小說里面的女主角一樣誤會他,但現在事實擺在眼前,她也等了又等就是等不到推開。
瓜小紀沒有哭,瓜小紀自己也都覺得難得,她居然沒有落淚,居然沒有想哭的感覺,居然沒有鼻酸。
但莫名其妙的是她卻覺得好累,全身就像失了力氣一般,連抬個腳她都覺得困難,瓜小紀傻愣愣的離開了,失神失神地。
瓜小紀的腦袋不斷重播著他們兩人接吻的畫面,明明她想要腦袋停止撥放,但就好像有個無形的手一直不斷的點著放大鍵重播著,放映在她眼前,不斷不斷地。
她好想要繼續努力喜歡齊雋澤,她好想要繼續努力追著齊雋澤,但她卻覺得自己好像已經找不到任何理由了。
瓜小紀覺得自己的心好痛、好痛,痛到她都覺得不能呼吸了,好像只要一個呼吸她就會痛到死掉一樣,她倚在房內的床旁,她艱困地吸著空氣,她用力摀著她的胸口,摀著摀著莫名就變成用抓的了,她用力抓著自己的胸口,越抓越用力,她好想、好想趕快停止這種難受的心情,但她卻又不能控制。
這是她第一次這么強烈的心痛,第一次這么的想要放棄。
所以就這樣吧,乾脆就這樣失去齊雋澤吧,乾脆就這樣放棄齊雋澤吧,乾脆就這樣吧。
但不管走到哪都有著齊雋澤的身影,不管到了哪里都是想著齊雋澤,于是她想,就走到一個沒有齊雋澤的地方吧。
畢竟留在原地只會讓她更加想念,既然決心要忘掉,那乾脆就走到一個沒有齊雋澤的地方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62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