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歌倒是不以為意,笑著說:「以前德里克也常常問候我”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五 08.頻繁聯絡

刑歌登入靈魂之刃online。

她睜開雙眼,頓時視線所及之處白光乍現,等到光線弱下來,她已身在游戲中。

熟悉的游戲場景,映入眼簾。

刑歌從昨晚下線的傳送區走出,環顧四周,今天她是隊伍中第一個上線,因此身旁并無其他玩家。

刑歌隨處找個一石柱而坐,在等待隊友上線期間,她打開個人介面察看訊息。

叮咚!系統提醒,您有一封信件未讀。

刑歌瞥了一眼寄件人姓名,微勾起嘴角,毫不猶豫的按下讀取。

刑歌,近日可好?

寄件者來自德里克,時空旅途的現任會長。

德里克隔兩三天就會給她發一封訊息,內容除了詢問她最近過的可好,還一併附上時空旅途發展規模、未來對策方針,一些極為機密的事情。

第一、二次寄信來,德里克使用「他剛當上會長,新手上路,需要指導」這個理由,說明需要她這個前會長建議。

刑歌起初不愿意,但想想,自己當初離開時空旅途時過于匆忙,并沒有把自身的責任義務處理好,責任心催使,再加上德里克溫溫和和的勸說之下,她回應前幾次訊息。

她小心翼翼的保持好距離,不過度干涉時空旅途公會內部,同時提點一些策略漏洞。

刑歌肯配合,一次兩次通信成功后,信件不知不覺來回不間斷寄了十多次。

他們私下通信,竟長達四、五個月之久。

刑歌曾問德里克,是不是故意的。

這位昔日的好伙伴德里克,輕笑著:「我這是預謀,希望我們能保持聯繫。」

刑歌嘴角微抽。

8905

德里克搖了搖頭,換了語氣說道:「妳這幾個月來,除了談正事,一次也沒有聯繫過我,所以我只好找個方式主動寄信給妳……造成妳的困擾,對不起。」

刑歌頓時語塞,沒有說話。

德里克說:「我明白妳目前身在血霧傭兵團,不理睬是為了避嫌,避免在兩個領域間游移尷尬,我完全知道妳的想法,可是……可是,沒必要次次避著不見吧?偶爾傳一個封信,一句話慰問,也比不聞不問的情況還要好,我是抱持著這個想法,想辦法與妳取得聯繫。」

「我這么說,不是想綁著妳,要妳分擔不屬于妳的義務,只是身為一個朋友,想維持住彼此之間的情誼罷了。」

「分我一點時間好嗎,三天回我一封訊息,那就可以了,當我們還是朋友,刑歌,答應我好嗎?」

刑歌聽完后,沉默了很久很久,百般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認識三年的朋友,打拼三年的公會,建立起的深厚情誼豈能輕易抹去,她何嘗不是這樣認為呢?

就算彼此之間有過誤會,導致感情產生破裂,那也是過去的事,她早就釋懷,原諒對方了。

但是,目前的情況不是那么簡單,迫使她無法表態,她已加入血霧傭兵團,屬于另一個領域,以刑歌的性格,一定會堅定立場,不會做出模稜兩可的事。

早已釋懷的她,才會特意與前公會保持距離,不曾聯繫過。

德里克此次這番發言,讓她的內心深處有些鬆動了。

卷五 09.精緻禮物

刑歌再三考慮,將這個情況早早跟血霧傭兵團解釋了。

出乎意料的是,傭兵們紛紛表示不在意。

「老大,有什么好猶豫的?」千曜說。

「這么簡單的選擇題,要或不要嘛!妳覺得哪個比較滿意,就直接去做。」隱形貓說道。

刑歌苦笑著,真要這么簡單,她也不用猶豫這么久,還這么嚴肅來詢問整體團隊意見了。

白淵略猜一二,含笑問道:「難道妳不擔心前公會時空旅途的事情嗎?」

刑歌猶豫幾秒,老實的承認,「說不擔心,其實是騙人的。」

確實因為她關心前公會,有意愿幫忙,才讓德里克的通信持續十多封,斷不乾凈。

理智上她告訴自己不能,可內心深處,她很想關心幫忙,畢竟她對時空旅途還保留著情誼在。

「那還有什么好說的,妳想要幫,想要就去做吧!」千曜說。

刑歌說:「可是你們這邊……」

「我們這完全沒問題,不用擔心!」隱形貓拍著胸脯保證。

「是呀,老大,我們沒那么小心眼,連回應訊息也要干涉,在私人時間做自己的事,不在團隊控管範圍內。」席維斯特說。

「老大,我們相信妳自有分寸,不怕妳捲款跑了。」白淵開玩笑道。

聽著隊友們發表看法,刑歌忍不住失笑。

隊友們絲毫不介意,德里克也愿意,雙方都表示無所謂了,怎么好像只有她一個人在介意瑣碎情節呢。

既然無人反對,她便順著自己的心意,在不影響團隊的範圍內,她繼續與德里克通信。

場景回歸原處,刑歌簡單看過德里克傳的訊息,正敲擊指令輸入訊息回傳。

隊友們正好陸陸續續的上線了。

「老大在給德里克傳訊息啊。」隱形貓問道。

「對。」刑歌點頭。

「他很勤快嘛,最近看老大妳每天收信寄信。」白淵犯了情報販子職業病,順口打聽八卦消息:「你們有這么多話題,都聊些什么啊?」

「很一般,大多時候只是問候,問我去了哪里,這段期間做什么事。」刑歌偏著頭說。

「問這么多做什么,他徵信社嗎?好奇心這么強烈?」千曜皺起眉。

刑歌倒是不以為意,笑著說:「以前德里克也常常問候我,這是他關心的表現方式。」

話說到這,再遲鈍的人都能察覺出話里含意,感覺出兩人親密度。

隱形貓揚起眉,露出許久不見奸詐的笑容:「對哦,差點忘了老大和德里克之前是一個公會的,朝夕相處打拼三年,又是會長和副會長的關係,當然會培養出深厚感情。」

難得提起過去的事情,刑歌笑得相當溫和,感性的說:「是呀,我們真的認識很久了,德里克大概是這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

接著叮咚一聲,又傳來一封信,吸引所有人注意。

在眾目睽睽之下,刑歌點開信件,收下。

一對水藍色耳環,出現在刑歌手上。

德里克留下一行字:送給妳。

隱形貓曖昧的擠了擠眼睛,說道:「不錯呢,稀有品『湛藍耳環』,純智力加點,外面至少賣到兩億元,男人送這個等級的耳環算是挺有心。」

「上次稍微提了我缺了首飾,沒想到他記在心上,馬上就送來了。」刑歌有些無奈的撫摸著手中耳環:「德里克還記得我喜歡水藍色呢,唉,可是何必呢,他也知道我不會隨便收禮物。」

雖然沒有明說,看刑歌的神情,眾人也都知道她喜歡這個耳環。

刑歌堅持付錢才肯收下耳環,最后在一番交流后,德里克報出了價格,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不過德里克報的價遠低于隱形貓估的價,這還不提手續費和雜支費用,價錢隨便由對方來開,誰知道當初德里克花多少錢買下呢,刑歌雖然心里有底,看在對方一份心意上,也只能哭笑不得的收下了。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