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歌微微一笑,朝傭兵們遞上四件斗篷,自己也套上全黑斗篷,裹得密不通風。”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四 07.被放鴿子?

場景回歸原處,四個傭兵們結束打架,一言不發乖乖的走回隊伍中。

「拿去,把斗篷穿上。」刑歌微微一笑,朝傭兵們遞上四件斗篷,自己也套上全黑斗篷,裹得密不通風。

「為什么要特地隱瞞身分?」千曜問。

刑歌說:「血霧傭兵團登過兩三回八卦雜誌頭條,算是名人了,不能太過隨興行動,各位忍耐一點,穿上斗篷行事吧。」

有鑒于血霧團上次在城門口引發一些混亂,造成不必要的麻煩,刑歌決定隱密一點,此次與烈火獠牙會面,血霧團會全程穿著斗篷遮掩身分,以防消息洩漏。

在傳送點耗掉五六分鐘,他們一群人套上斗篷加緊腳步,走到約定地斯系爾的城門口。

遠遠的,他們便看到古歐洲式風格的城堡建筑,周圍由石墻砌起,城門口兩方各站著一個拿著長槍的守衛。

「站住,狂徒的公會領地是你們隨便就能闖入的嗎?」也許是全身黑的斗篷過于可疑,他們走進城門時,旁邊的兩個守衛忽然伸手攔下。

9359

刑歌微瞇起眼睛望去,從衣著裝備可以看出他們不是NPC,而是由玩家扮演的守衛,估計是狂徒的會員吧。

「不好意思,我們是烈火獠牙會長的舊友,此次前來的目的是拜訪烈火獠牙。」

守衛一聽,握緊手上的長槍,吼著:「妳胡說什么,我們的會長烈火獠牙,怎么可能會有訪客!」

「是呀,烈火獠牙會長甚少有人私交,不會有訪客!」另一個守衛眼底充滿懷疑。

這句話聽起來有點詭異,但確實是如此,烈火獠牙這人是一根腸子通到底,腦袋只裝肌肉的好戰份子,不會搞私交這一套,平日甚少有訪客私底下拜訪公會地。

畢竟要是與烈火獠牙真熟的朋友,就會擁有公會符直接傳送至城中央,不用通過守衛這關,刑歌等人打著要找烈火獠牙「敘舊」,卻特地走遠路從門口進入的行為,非常可疑。

如果他們自稱是挑戰者要來上門踢館,守衛說不定還比較會相信吧。

「請出示身分文件!你們是什么人?」守衛針鋒相對。

「這……」

血霧傭兵團眾人互看一眼,顯得很茫然,烈火獠牙雖然答應與他們會面,卻只有口頭上的允諾,沒有實質的邀請函文件,簡單的說,他們的會面沒那么正式。

「不用緊張,我們不是可疑人士。」眼見在門口僵持下去不是辦法,刑歌拿下斗篷帽檐,露出本來的面容。

「金髮碧眼的女性……妳是刑歌?」守衛迅速辨認出來者。

「前時空旅途的會長,現任血霧傭兵團長,刑歌。」守衛微微睜大眼睛,來回確認,游戲中有點資歷的玩家都會知道刑歌的樣貌,沒親眼看過本人,至少也會在報章雜誌上看過。

刑歌說道:「這樣應該能夠證明我的身分了吧,我與烈火獠牙有點交情,今天有是前來想要找他,請你們讓開。」

守衛一愣,依舊擋在門口,不肯妥協:「不,別忘了狂徒公會先前發生那一件事,心懷不軌想潛入公會領地的人到處都是,所有的經過城門的玩家都要拿出邀請函證明,不能寬容。」

另一名守衛也會意過來,說道:「是呀,誰知道你們是否吃了變身藥水,還是靠其他方式改變外貌,偽裝成其他人,不管你們的身分為何,一律都得出示證件!」

刑歌微皺起眉,沒想到狂徒公會地的守衛疑心病這么重,沒有邀請函就不給進。

這下麻煩了,難道要密語連繫烈火獠牙嗎?不過這人似乎原本對他們的事就不怎么上心,會特別來為他們解釋嗎,又或者是,就是烈火獠牙故意下令守衛為難,要放他們鴿子?短短幾秒間,刑歌的思路已經跳的很多層面。

在這期間,事情已經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狂徒這整個公會由一群近戰系玩家所組成多半脾氣較為沖動易怒,做事靠暴力來解決,而血霧團的傭兵們何嘗不是這樣,見對方如此不配合,他們也不再讓步,各自拿出武器準備干架。

雙方一言不合,打算大打出手。

氣氛火爆,一觸即發。

「住手。」

忽然一道聲音從后方傳來,一個穿著戰鎧甲的紅髮男子——烈火獠牙,正揚起眉站在一旁觀看。

「在干什么,搞的整個城鎮全聽的到你們聲音,還有,我不是說在城鎮內禁止斗毆嗎?以身觸法,你們不要命了是不是?」

他蹙著眉,用單手握住守衛長槍,手臂微微一轉,便直接把對方的長槍從手里奪下。

守衛的等級至少都有八十等,看似簡單的動作,竟然能輕易卸下對方的武器,由此可見,烈火獠牙的力氣恐怕大的驚人,他是全力型的近戰系玩家。

「烈火獠牙會長!」守衛反應過來,激動的喊著。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