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性爽文_暗黑系暖婚全文免費閱讀

Chapter 3 – 花。(3)
「妳等我一下,馬上就好。」
孫黎拿出鑰匙將社辦的門打開,再打開電源,室內的燈隨即一一亮起。
晴伊看著孫黎拉開辦公桌的抽屜,發現他似乎正在找東西。也因為燈光亮,視線清楚了,她便也很快發現,幾天不見,大樹學長似乎變瘦了些。
趁他還在找東西,晴伊和他說了聲,先離開到走廊另一邊的洗手間去,當她最后從洗手間走出來,發現天空已經開始下雨,于是快步回到社辦想通知孫黎,卻發現他趴在辦公桌上動也不動,睡著了。
晴伊悄聲走近他,發現他睡得很沉,呼吸緩慢,也有些沉重。即便輕喚,也不見他有半點反應,她緩緩離開對方的身邊,沒有打算繼續將他喚醒,直到屋內瀰漫一股淡淡的柚子香,孫黎才慢慢醒來。
他吃力的睜開眼,在模糊中發現一抹小小的身影,沒多久就看見晴伊端著一壺茶站在沙發的桌子前,將茶緩緩倒進小杯子里。聽到他喚,晴伊才停下動作,轉過頭看著他。
「學長,你醒了?」她關心地問:「你還好嗎?」
「嗯,抱歉,一不小心就睡著了。」他失笑,揉揉眼睛然后站起,「東西拿到了,那我們現在走--」
「等等,大樹學長,先喝一點柚子茶吧。」晴伊端起茶杯。
「柚子茶?」他走上前,有些訝異的說,「我們社辦有這個東西嗎?」
「這是我從家里帶來的,我家有很多茶葉,因為太多喝不完,所以我姊就要我帶一點來送給大家,后來如欣學姊建議說把剩下的茶葉放在這邊,這樣大家來的時候,就可以自己泡來喝了。」她拿起桌上的玻璃罐,「這罐柚子茶,也是那個時候放在這里的。」
「這么說,以后隨時都可以來這泡茶啰?太好了。」他莞爾,說聲謝謝便接過杯子嚐了一口,卻突然停頓幾秒,然后又繼續喝下去。
「晴伊。」
「嗯?」
「我可以再喝一杯嗎?」他將已空蕩的杯內轉給她看,晴伊先是微愣,下一秒立刻點頭,幫他再倒了一杯。
結果最后,他們沒有馬上離開社辦,反而在那逗留一段時間,兩人坐在沙發上一邊喝著柚子茶,一邊等雨停。
看著孫黎一杯接一杯,晴伊不禁好奇,「大樹學長喜歡喝柚子茶嗎?」
「喜歡啊,不過很久沒喝了。」他露出一抹她從未見過的愉悅笑容,像是很滿足的樣子,「不過,妳泡的柚子茶,是我喝過最好喝的,可以讓人放鬆心情。」
「……謝謝。」大樹學長的微笑和讚美,讓晴伊的心里涌起一絲暖意,「學長,你打工到剛剛才結束嗎?」
「是啊,想說要去看看今天社課的狀況,結果還是來不及,原本打算直接回家,可是剛好有東西忘在這,所以又跑過來了。」語落,他忽然抬眸專注望著晴伊,望得她不禁一愣,半晌后才聽他語帶笑意的開口,「不過也好,至少很幸運,可以看到晴伊高中時的模樣,只不過剛才真的差點認不出來,可能是因為第一次看到妳綁馬尾的樣子吧?一定是皓然學長要求妳綁的,對不對?」
「你怎么知道?」晴伊訝異,下一秒又見他笑,「他啊,很喜歡看女孩子綁馬尾,去年制服日的時候,他也曾拜託如欣跟雅芬穿制服綁馬尾給他看,不過她們覺得他實在太變態了,所以抵死不從。但晴伊妳完成他的心愿,我可以想像他有多高興,甚至可以毫無遺憾的畢業了。」說完,他抬頭望了望窗外,接著拿起背包站起來,「雨好像停了,我們走吧。」
「好。」她將茶杯收好,隨后跟他一同離開社辦。
由于這里晚上人煙稀少,就連路燈都只有一兩盞,在視線不良的情況下,要清楚看到地面是件很困難的事,再加上此處欠缺整修,地面凹凸不平,滿是坑洞,因此晴伊不時有幾次踩到水洼,甚至差點踩空,不小心被絆到。孫黎一見,馬上轉身朝她伸出手,「來。」
忽然看到一雙手出現在眼晴,晴伊先是怔住幾秒,才緩緩抓住它。
孫黎牢牢握著晴伊的手,沒有鬆開過一瞬,來自他手心的溫暖,也一點一滴的傳遞給她,那雙手的力道,讓晴伊頓時有種被保護的感覺,令她感到莫名的安心。
「可能是看到妳穿制服的關係吧,突然覺得像是牽著妹妹在走。」孫黎忽而一笑。
晴伊先是看著他的背影靜默,最后問︰「大樹學長有妹妹嗎?」
「沒有,我沒有妹妹。」他淡淡道,「只有一個姊姊。」
兩人走到腳踏車前,彼此的手才鬆開。當孫黎載她回到宿舍門口,再度對她讚美道,「妳泡的柚子茶真的很好喝,讓我現在有點精神了,謝謝。」
「不客氣,學長早點回去休息,騎車小心點。」
「嗯,晚安。」當他將腳踏車騎走后,晴伊沒有立刻離開,仍是站在原地看他的背影好一會兒。
大樹學長手里的溫度,此刻也依然殘留在她的掌心中……
「柯晴伊,來。」
隔天下午的下課鐘聲一響,晴伊就被老大叫去。
兩人一到主任辦公室,老大放下公事包,說︰「上次請妳擔任中村老師的助教的事,我已經告訴她了,我一跟她說是妳,她立刻就答應了。」
「真的嗎?」晴伊訝異。
「嗯,只不過我告訴她,妳因為家中的因素,需要一份打工,所以我才推薦妳去她那里做事。」他看著她,「主任這么說,沒有關係吧?」
「嗯,沒關係。我想這樣雪乃先生也比較不會起疑。」
「謝謝妳。」老大笑了笑,「那么,等一下有空妳就去找她吧,若中村老師那邊有什么問題,可以再私下跟我說,拜託妳了。」
「好。」離開系辦后,晴伊便直接去見雪乃老師,正埋首于工作的她一看到晴伊,立刻從座位上起來,既高興又熱情地拉住她的手,像個孩子般的笑得燦爛。
決定讓晴伊來幫忙之后,雪乃老師并沒有硬性規定她一個禮拜要做滿幾個小時,時間非常彈性,完全不給她壓力兩男一女性爽文_暗黑系暖婚全文免費閱讀。兩人互留電話,以方便雪乃老師臨時需要幫忙時可以連絡得到她。
雖然這份打工的時間很自由,晴伊卻也沒有因此藉機偷懶,更沒忘記過主任託付她的事,只要沒課的時候,就一定會去幫忙,因此短短幾天過去,晴伊很快就確定老師經常忙不過來的原因。
個性十分溫和又好客的雪乃老師,總是隨時開門歡迎學生,而且也有許多學生不太會留意狀況,就連在吃飯時間都會跑來找她聊天,因此就算中午也無法好好休息。雪乃老師那親切以及不太會拒絕別人的個性,讓她碰到工作量多的時候總會吃盡苦頭,完全就和老大說的一樣。
觀察一陣子之后,為了改善這個情況,晴伊特別擬了一份專屬雪乃老師的會客時間表,只要碰到老師正忙于辦公或是上課,除非是緊急事件,晴伊都會請他們晚點再來訪,尤其從中午到下午第一堂課開始之前,也都禁止學生打擾,好讓雪乃老師可以安靜地休息。
剛開始晴伊向雪乃老師如此建議,希望她可以允諾并配合時,卻發現她是有些遲疑的,晴伊自然明白她的心思,因此當那些學生來訪,她都會再找時間悄悄和他們溝通,所幸對方大致上都能諒解,也愿意合作,因此最后總會在中午跑來的學生,終于開始變少。
而這個轉變,也讓老大很快就注意到。
兩個禮拜后的某天中午,教完課的他提著公事包經過門口,發現以往這個時間總是充滿嘻笑跟交談聲的辦公室,今天卻是一片寧靜,而且居然連燈都是熄的。一走上前,他就看到門上有貼著一張表格,表格上頭分別打上「上課中」、「午休」、「返家」等字樣,而一塊蝴蝶圖案的磁鐵,就坐落在中間的格子中。
他看著那只蝴蝶,最后嘴角揚起一抹笑,之后便朝系辦繼續走,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自從天文社社長在十月的第一個禮拜,為大家上了第一堂社課,到第二週就輪到孫黎上,而第三週的活動地點卻不是在教室,而是在山上,一想到這次可以出去玩,就讓幾個一年級新生感到雀躍。
「終于要開始夜游啦,大學生不夜游一下就不叫大學生了,呀呼!」蕭亦呈開心地握拳歡呼一聲。
「這次要去哪里啊?」趙雅芬問。
「大坑,永遠的大坑。」躺在沙發上的葉如欣懶懶應聲,臉上還蓋著一本雜誌,由于前三年就辦過不少次,因此對于這次活動,她老早就興致缺缺。
「就當作是出去走走啰,很久沒有上山去看夜景了呢。」趙雅芬笑笑,接著啜一口手中的茶,滿足地讚嘆說:「這玫瑰花茶真的好好喝喔,而且味道也好香,謝謝妳,小草!」
「不客氣,學姊喜歡就好。」晴伊微笑,將剛加好水的茶壺放回桌上,下一秒陳皓然就走進社辦舉手高喊:「小草學妹,我要一杯綠茶,謝謝!」讓葉如欣立刻拿起雜誌瞪他,「你是沒手嗎?不會自己去泡喔?少給我在那邊隨意使喚小草!」
「如欣學姊,沒關係的,我正好要再沖一壺。」晴伊趕緊說。
「看吧看吧,果然只有我們的小草學妹最好了!」他滿臉愉悅的上前要往沙發一坐,卻被葉如欣踢了一腳。
當晴伊從柜子里拿出另一個茶壺,將茶葉倒入,接著又離開社辦到走廊盡頭的飲水機前,沒多久陳皓然也跟了過來,「小草學妹,我來幫妳吧!」
「沒關係,學長,我來就可以了。」
「就讓我幫吧,讓女孩子端這么燙又重的茶怎么好意思?而且如欣今天心情不太好,還是別再做讓她更火大的事比較安全。」他笑了笑,從她手中接過茶壺,然后按下飲水機上的熱水鈕。「后天晚上的夜游,妳會去嗎?」
「會。」
「那就好,有去過大坑嗎?」
她點頭,「小時候有和家人有去過。」
「是喔?這次難得大家一起去,小草學妹就好好的再玩一下,上山看夜景看星星,吹吹晚風,很棒喔。」
晴伊微笑點頭。
然而不知為何,學長說的那句晚風,讓晴伊忽然想起第一次社課的時候,與大樹學長碰面的那個晚上,隨即又發現,他今天并沒有來社辦,自上週的社課結束后,她就幾乎沒再見到他,也沒聽說他去找雪乃老師。
「那個……」她不禁問,「大樹學長,也會參加禮拜三的活動嗎?」
聞言,陳皓然看著她,接著笑,「當然會啰。雖然那小子現在很忙,但每個禮拜的社課還是會盡量參與,畢竟他可是副社長,怎么能不常來呢?」當注意到晴伊的目光,他又問:「怎么了?」
「我覺得……皓然學長跟大樹學長的感情真的很好,對彼此也都很了解。」
「喔?怎么說?」他挑眉,語帶好奇,「他有偷偷跟妳說我的壞話嗎?」
「沒有,只是有一次,學長你請我到大樹學長打工的便利商店去找錢包,當時大樹學長就對我說,如果皓然學長哪一天又有什么東西不見了,就直接告訴他,他會幫你找到。」
「是唷?」他低頭看著茶壺,嘴角一揚,「他真的這么跟妳說?」
「嗯。」
他突然大大嘆一口氣,臉上笑意卻不減,將熱水裝滿后,蓋上壺蓋。
「其實,我欠了他很多債。」回社辦的途中,他低語,「而且,這一輩子都還不完。」
「咦?」晴伊微怔,卻沒見他繼續說下去,直到踏進社辦大門的前一刻,才聽他幽幽開口︰「我的命,是他幫我撿回來的。」
晴伊不禁再度怔住,隨即見他進去和其他剛到的社員打招呼。


Chapter 3 – 花。(4)
隔天中午,晴伊一處理完自己的工作,便與雪乃老師道別,離開辦公室,打算買完午餐后就直接到教室等待下午的課,只是在前往學校餐廳的途中,她卻發現某處涼亭下坐著一個熟悉身影,于是立刻上前喚︰「如欣學姊!」
坐在石椅上玩手機的葉如欣,一見晴伊出現在眼前,便也舉手打了聲招呼,「唷。」
「妳怎么一個人坐在這里?」
「等那位趙小姐啊,她還在電腦教室印報告,有夠會摸的。」她無奈一嘆,「飯吃了嗎?」
「還沒,我正要去買。」
「那一起去吧,我懶得再繼續等了,自己的肚子先填飽比較要緊!」她拿起包包站起身,拉著晴伊離開了涼亭。
她們直接在學校餐廳點了自助餐,但葉如欣飯吃得快,當晴伊才吃一半,她的盤子就已經乾凈溜溜,之后還跑去買了兩罐飲料回來。
「能量總算回來了。」她難得笑得滿足,把其中一罐推到她面前,「來,這罐請妳。」
「謝謝學姊。」
「小事。」她喝起自己的飲料,還不小心打了一個嗝,下一秒就看到學妹忽然一笑,「怎么了?」
晴伊一頓,沒想到會被她看見,還沒開口,葉如欣便已托著下巴悠然的說:「妳一定在想,這個學姊不但兇,脾氣壞,而且還超級沒氣質,對吧?」
「沒有,不是,我沒有這么想!」晴伊立刻用力搖頭,而她連忙否認的模樣卻讓葉如欣不禁想再逗她一下,于是挑眉問,「那是什么?說來聽聽吧。」
晴伊沉默片刻,最后不自覺低下了頭,小聲:「我只是覺得這樣子的如欣學姊……很可愛。」
聞言,葉如欣沒再繼續問,反而沉默望她一會兒。
「會說我可愛的人,除了我男友跟孫黎,也只有妳了。」她莞爾一笑,「真是讓人懷念的形容詞啊!」
「……」
「好啦,別盯著我發呆,快點吃吧,菜都要涼了。」這提醒讓晴伊瞬間回神,說了一聲好后便繼續低頭吃飯。而這段時間,葉如欣也一邊用指緣輕輕摸著飲料罐,一邊靜靜的看著她。

『我不可能什么都沒發現,就莫名其妙做這些的。』

葉如欣就這么始終沉默,直到晴伊用餐完畢,并喝她買給她的飲料,才開口喚道:「欸,小草。」
「什么事?」她抬眸。
「妳還記得天文社迎新茶會的那個晚上,我對妳說的話嗎?」
晴伊望著她,回想一會兒,輕輕點頭。
「那我當時說的話,有影響到妳對孫黎的看法嗎?」
這一問,讓晴伊忽而不語,許久后才緩緩回應,「其實……我覺得沒有。」
「沒有?真的嗎?」
「嗯,因為直到現在,我都還不是非常了解大樹學長。」她低頭看著飲料,平靜地說,「我是曾經納悶學姊的話……可是,后來我發現,其實學姊妳所顧慮的,對我而言其實并不是什么問題。大樹學長人很好,和他相處也的確很愉快,但并沒有發生學姊所擔心的那些事,學姊那天的叮嚀,和我對學長的想法,其實并沒有關聯,也沒沖突的。」
葉如欣聽完,臉上沒有半點表情,只是淡淡問,「所以妳的意思是,妳對孫黎的感覺,一直都沒有變?」
她點點頭。
再度看著晴伊片刻后,葉如欣突然深吸一口氣,將兩邊手心貼在太陽穴上。由于她低著頭,晴伊看不見她的表情,只聽得見她低喃:「老天,居然會有這種事……」
「學姊,妳怎么了?身體不舒服嗎?」晴伊急忙關切。
「沒有,我沒事!」她抬起頭,一口氣把飲料喝完,接著動也不動的盯著晴伊,「……小草,有一件事,我偷偷告訴妳,聽完,自己記著就好,不必告訴別人。」
她愣了愣,然后又點頭。
「孫黎這家伙,雖然看起來人很好,也非常好相處,但妳要知道,再怎么好的人,也還會是有地雷的。不管妳跟孫黎有多好、多麻吉,也要記住有些話絕對不能在他面前說。」停頓幾秒,她開口,「千萬,不能跟孫黎提到『死』這個字。」
晴伊怔住。
「比方說,若是在大伙無聊打鬧,或者開玩笑的時候,不小心隨口說了聲「你去死啦」之類的,那還沒什么關係。但是,若妳是在很認真,心情很低落、很沮喪,想要找人吐心事的情況下,就絕對不能對他說『我好想死』、『我不想活了』、『我活著沒意義』、『人生沒有意思』等等負面的話,就算那只是妳一時的情緒,純粹是想吐吐怨氣發洩一下,并不是真的會去死,也還是不能在他的面前說,知道嗎?」
晴伊呆了半晌,最后不禁吶吶問,「是因為……學長聽了會生氣嗎?」
「正好相反。」她輕笑,「他不會生氣,也不會罵人,還是會很溫柔的先安慰妳幾句。」
如欣的話,讓晴伊越聽越困惑,還來不及聽出這段話的玄機,對方就已開口,「總之,記住我說的話就好。別跟別人提,只要我們兩個知道就夠了。」
晴伊無語,忍不住呆呆望著她,「這是大樹學長告訴妳的嗎?」
「不是,他從沒有跟我說什么,是在高中和他同班的那三年里我自己發現到的,而且我想應該也只有我一個人知道。」
「那為什么……學姊會把這件事告訴我呢?」晴伊提出心里最深的疑問。然而葉如欣先是不語,接著聳肩淺笑,「一時興起啰。」她看著晴伊的臉,「妳不會說的,對吧?」
「嗯,學姊妳放心,我不會對任何人說這件--」
「我是指,妳不會對孫黎說那些話吧?」葉如欣問,「不管發生什么事,小草妳都絕對不會對他那么說的,對吧?」
晴伊頓時木然,完全沒想到如欣竟會這樣問她,「學姊,我當然不會,我從來就沒有過這種念頭!」
「難道妳從沒有說過那些話?甚至連想都沒想過嗎?」
她搖頭。
葉如欣一臉意外的看著她,沒多久就忽而笑了起來,方才的嚴肅完全消失,而她放在桌上的手機,此時也跟著響起,通完電話后,葉如欣不禁翻了個白眼,「現在才搞定,幸好沒有繼續等她,不然我現在八成已經餓死在涼亭了。走吧,小草,我們去散個步,順便去接我們的塔羅牌大師!」
當她們收好餐具,然后離開學餐,葉如欣卻突然搭住晴伊的肩,而且神情愉悅,滿臉笑意,和以往的冷淡模樣截然不同,甚至開始哼起了歌來。
這是晴伊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如欣學姐。
星期三社課,晚上七點,參與這次夜游觀測活動的天文社社員,總共有二十名,在校門口集合并點完名后,便準備前往大坑。
九臺機車騎上山,孫黎載著葉如欣騎在第一個,為還不熟悉路況的學弟妹們帶路,接著便是蕭亦呈和晴伊,而陳皓然則和社長兩人開著汽車跟在最后面。
由于這次還有準備伙食要給大家吃,因此一到山上,一群人就在涼亭下開始煮起食物,菜色豐富,香味四溢,讓還沒有吃晚餐的社員們都期待得想要大快朵頤一番。
那天的月光很亮,幾乎不需要路燈,大家一邊吹著涼風一邊享用美食,十分悠閑愜意。等到所有人都吃得差不多飽了,社長和副社長又帶著大家到望高寮,而幾個已來過許多次的人,包括葉如欣和趙雅芬,則留在涼亭內吃著水果聊起天。
望高寮景觀園區是臺中相當著名的觀高景點,許多第一次來到這里的成員都不禁嘆為觀止,天空上的月亮,幾顆繁星點點,尤其遠方那如鉆石般璀璨的一整片美麗夜景,更是讓大家興奮地忍不住紛紛拿起相機跟手機,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全數拍下。如此美不勝收的畫面,讓多年沒回來看過的晴伊,也再一次的被深深撼動,心情隨著那副景色變得遼闊,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將手機放下。
「晴伊。」身后一喚讓她回過頭,隨即見孫黎走來,「要不要喝水?」
「好,謝謝。」晴伊接過他手上的礦泉水,然后兩人站在一起,一同望著遠方燈火。晴伊發現,自己似乎已經有一陣子沒有像這樣和他面對面了,于是忍不住瞄他一眼,發現他的氣色還不錯,不像上次在社辦時那樣疲憊。
當身后傳來一群嘻笑聲,他們同時回頭一看,幾個社員正聚在一塊照相,卻不見蕭亦呈人影,晴伊不禁納悶,「亦呈學長怎么不見了?」
「亦呈他啊,現在正在忙呢。」孫黎說,嘴角有掩不住的笑意。只是當看見他的笑,晴伊就不自覺的忽然想起學姊昨天跟她說的話。
如欣問,她對孫黎的感覺,是不是一直都沒有改變?
當時晴伊的答案是肯定的,因為她認為事實確實就是如此,只是當他現在就站在自己的身邊,對她露出溫暖微笑,她卻驀然發覺當初的肯定,似乎已經不是此刻這一秒的肯定,而原先的答案,也已經不是現在的答案。
有些事,就這么在她毫無察覺的情況下,悄悄改變了。
她想起自己不知從何時開始,會忍不住關心起大樹學長的事,甚至在每次踏進社辦的時候,也都會不自覺留意起他今天在不在?有沒有過來?
這和最初的心情,并不一樣……
「看到月亮,讓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孫黎低頭拿出手機,接著將螢幕轉向她,「妳看。」
螢幕上有一張圖,里頭是滿月,高高地掛在天空中發光,而底下則是一片被月光照亮的田園。晴伊先是怔怔然,眸一抬,就看見一抹笑,「發現了嗎?這是中秋節妳傳給我的照片,我很喜歡這張,就直接把它設為待機畫面了。」
晴伊不禁木然,一時沒有回應,只能聽他繼續說,「妳和妳母親的感情那么好,我卻在那個時候殺風景,勾起妳的傷心事,心里總覺得很抱歉。」
她又怔,沒想到他居然還惦記著,于是趕緊搖頭,「學長,那件事你不用在意的,我……」
「只可惜,我還是會有些介意,因為我也和妳一樣。」他看著她,笑得溫柔,「我的父母,其實也已經不在了。」
晴伊神色一僵,當場盯著他不禁再度啞口。良久,才艱澀的吐出一句,「那學長的心里,也一定很難過吧?」
孫黎低頭沉思片刻,嘴角再度輕輕揚起,然而那抹笑卻讓晴伊登時一呆,隨即就聽他平靜地說:「不曉得,其實我有點忘記那種感覺了,畢竟他們是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開了。」他移動身子,開始緩步沿著柵欄走,「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我跟我父母的感情沒這么深,所以并沒有想像中的難過。雖然身上流著他們的血,是關係最親的親人,可是感情卻不一定也是最親。所以看到妳和妳的媽媽感情這么好,其實我很替妳高興,而且慶幸妳沒有和我一樣。」
語畢,原本跟在他身后的晴伊步伐漸漸變慢,沒多久就停住不動。
來自內心深處的一道聲音,讓她腦袋瞬間一片空白。眾人的嬉鬧聲,歡笑聲,以及大樹學長的腳步聲,也全在那一刻漸漸從她的耳邊消失。
一片深不見底的心海,一直以來藏在最暗最深的一個寶盒,彷彿被悄然地開啟,接著冒出一顆、兩顆、三顆泡泡,開始往海面浮去。那些泡泡無聲的穿過那片沉寂的海,牽起了周圍的波動,就像大海有了風,開始掀起白色浪花……
『要是有一個男孩子,可以讓妳愿意百分之百的信任他,甚至讓妳有想對他傾訴心事的念頭,那就是非常難得可貴的一件事。』
當耳邊響起姊姊苡芯的話,晴伊不禁抿抿唇,再度凝視那道背影許久,最后握緊了手中的瓶子,輕喚︰「大樹學長。」
「嗯?」
「我相信,所謂最親的親人,不一定是要建立在這樣的關係上。」她深呼吸,聲音卻忽而沙啞,「因為,我就是……」
孫黎停下腳步,回過頭,就見她僵直地站著,一動也不動。
「我和我的家人,其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她定定的望著他,低語,「……我是在五歲的時候,被我現在的父母領養回去的。」
那片海浪,越來越大,也越打越遠。
最后,終將它打上了岸。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65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