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玩3p的真實經歷_暮淺淺北軒墨小說書名

Chapter 3 – 花。(7)
隨著天氣一天比一天低溫,晴伊也即將在這里度過第一個冬天。
在圣誕節來臨前,雪乃老師已先送她一個禮物,也就是幾個月前她和楊佳妤來辦公室的時候,她在書架上看到的一個印有大阪城圖案的小木盒,由于之后得知這盒子相當貴重,因此晴伊剛開始還不肯收,但最后還是抵不過對方的堅持,雪乃老師笑說,這是為了感謝她這些日子的幫忙。
課業、社團、打工,以及和同學在一起的日子,都讓晴伊覺得十分充實,尤其當她翻開記事本,看著自己每個晚上,用不同的照片和文字,一點一滴的記錄這幾個月的生活,就讓她覺得時間有時過得很快,有時卻又過得很慢。每每看到和天文社的學長姊們一塊出游辦活動的照片,她就會忍不住在心里告訴在天上的父母說她很幸福,也很幸運,并且慶幸自己加入了天文社,才可以和這一群溫暖的人相遇。
她真心希望,在未來的日子里,也能繼續像這樣和他們一起開心的笑。
「晴伊,謝謝妳載我過來,這樣應該就趕得上了,那我再打給妳!」
「好,路上小心喔。」
十二月的某個週末,楊佳妤因為家中有急事,必須回家一趟,晴伊便送她去坐車。當晴伊騎著腳踏車準備回程,沒多久就發現天空出現好幾片烏云,她加快速度,想在下雨前回到學校。為了方便上課以及參加社團活動,晴伊在上個月終于給自己買了一臺腳踏車,除了可以節省時間,也可以不必再麻煩別人載她了。
當她騎到學校附近的街巷,也就是大樹學長打工的那條街,她忍不住想看看他今天在不在,然而在那之前,她的目光卻已經先被便利商店門口的一個身影吸引住。一名女子正背對著她,低頭不斷扯著自己的衣服,晴伊不自覺停下仔細一看,發現她的衣角完全卡在摩托車的座椅底上,女子手忙腳亂的程度,讓幾個路過的人都不禁瞧她幾眼,但就是沒過去幫忙,于是最后晴伊直接下車并走向她說,「小姐,我來幫妳吧?」
當女子轉過頭,晴伊登時一怔,這張面孔似曾相識,而她也很快就想起來,這女子就是大樹學長的姊姊孫彤,但對方卻已對晴伊沒有印象。
「我的衣服卡在里面了。」她一臉苦惱,「剛剛下車要拿皮包的時候,椅墊沒有抓好,就這樣掉了下去,結果我手上的鑰匙順勢掉進里頭,連外套都不小心勾到,好倒楣!」
「我看一下。」晴伊彎下身一瞧,發現衣服被勾住的部分只有一點點,接著她就用雙手扣住椅墊往上抬了幾下,接著道︰「這個椅子滿鬆的,用力拉的話,應該還是可以弄出一點空隙,我等等再用力抬一次,然后妳試著把衣服拉出來。」
孫彤點頭,等著晴伊的指示,當她用力將椅墊往上抬,她立刻一拉,果真順利把外套救出來了,孫彤立刻開心的鬆一口氣,「太好了,謝謝妳!」
「不客氣,但妳的鑰匙還在里面,怎么辦?」
「沒關係,我弟就在這里打工,他那里還有一把備份鑰匙,我去跟他拿!」說完她就興沖沖的跑進店里,然而沒多久,她卻一臉頹喪地走出來,晴伊立刻上前關切,「怎么了?」
「我弄錯了,他今天是上夜班,我剛剛打給他,可是沒接。」她聲音無力。「沒辦法,只好先回家了,等他今天上完班再叫他騎回來,幸好車鑰匙沒跟家里的放在一起,不然我連家都回不了了。」
「妳家離這里遠嗎?」
「還好,走路的話,大概十五分鐘左右就到了。」
「那要不要我載妳一程呢?」
「啊,不用了啦,這怎么好意思?我自己走回去就好了!」她立刻訝異搖頭。晴伊接著說,「沒關係,現在變天了,還是快點回家比較好,不然要是走到一半下雨,回去感冒就糟了。」
孫彤不禁望著晴伊一會兒,最后又望望天空,猶疑片刻,決定聽取晴伊的建議。在晴伊載她回去的途中,孫彤忍不住好奇問:「妳對陌生人都這么親切嗎?」
「嗯……也不算是陌生,其實我之前有跟姊姊妳見過一面,而且就在那家便利商店門口。」
「咦?真的嗎?什么時候?」她詫異問,接著晴伊便將之前她幫大樹學長送東西過去,結果在門口和她相撞的事告訴她,孫彤先是怔怔然,沉默半晌后兩手一拍,「啊,我好像有印象了,妳是我弟弟的……學妹,對不對?當時他說妳的名字是……」
「我叫晴伊,柯晴伊。」
「呵,晴伊,好巧喔,沒想到會再碰到妳,而且還被妳看到我出糗的樣子。」
晴伊笑了笑,最后將車停在一棟住宅大樓面前,而在孫彤下車的那一刻,天空正好下起大雨,由于孫彤不肯讓晴伊淋雨回去,堅持要她先進門,接著再把她拉到三樓的一扇鐵門前。當孫彤開門請她進去,晴伊不禁有些拘謹,因為這是他第一次來到孫黎的家。
小小的客廳,以及兩間臥房,包含廁所、廚房。雖然整體空間并不大,但很乾凈,而且若只有兩個人居住,其實也綽綽有余了。而且這里的家俱不多,擺設相當簡單,因此看起來也沒有半點擁擠的感覺。
沒多久,她又發現客廳掛著兩男一女玩3p的真實經歷_暮淺淺北軒墨小說書名一個鳥籠,里頭有一只白色小鳥,當她忍不住走上前瞧瞧,孫彤立刻笑笑說,「牠叫鈴鈴,是我養的文鳥喔!」
「牠很可愛。」晴伊莞爾。孫彤將一瓶飲料塞到她手中,「來,這個請妳喝,等我一下,我去找雨衣給妳穿,不能讓妳這樣淋雨回去,不然我會有罪惡感的!」
「謝謝妳。」晴伊看著她轉身跑到柜子前開始找東西,那抹身影讓她頓時無法移開目光,就如同第一次見到她時那樣。
她實在太瘦了,瘦到幾乎看不到半塊肉在她身上,再加上她和孫黎一樣個子都很高,因此整個人看起來更纖細,給人留下十分強烈的印象。
「奇怪,我放到哪里去了?」當孫彤從自己房間走出來,不禁懊惱的抓抓頭,接著又往另一間臥房走,「會不會在我弟弟那?」
晴伊不自覺跟在她后面,她門沒關,直接就在孫黎房間繼續翻找,晴伊雖只站在門口沒有進去,但雙眼還是忍不住往里頭四處瞧瞧,發現大樹學長的房間也同樣乾凈,一張床、一張書桌、一個五層書柜和衣柜,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東西。
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他的書柜上,上頭放著滿滿的書,并依照高度整齊排列,而且在每一層的左右兩邊,還有不少的卡通人物模型。當孫彤發現她專注的目光,便問,「怎么啦?」
「喔,沒什么,只是看到大樹學……看到學長的書柜上的有那些玩具模型,覺得有些意外。」孫彤聞言,立刻笑了幾聲,「我弟他啊,從小就很愛看卡通,除了收集一堆的周邊商品,也很喜歡跟著畫那些東西喔,每天晚上都畫個不停……真是的,到底跑去哪了啦?現在就只剩陽臺可以找了!」
當孫彤離開房間,晴伊不禁再度望了孫黎的房間一眼,之后輕輕將門關上,馬上就聽到外頭陽臺傳來的孫彤歡呼聲,她拿一件黃色雨衣到晴伊面前,「找到了,妳等等就穿它回去吧,這件雨衣就送給妳了!」
「姊姊,不用了啦,等我拿回去晾乾后,再直接交給學長就好了。」
「哎呀,沒關係,妳就自己留著用吧,也不要拿給我弟,不然萬一他問起,發現我今天不但把鑰匙掉在車子里,還要妳載我回來,一定會被他唸的,所以妳就收下吧,也順便幫我保密這件事啰,好不好?」她眨眨眼睛。晴伊怔了怔,最后只能點點頭。而當她望著孫彤的笑容一會兒,最后也忍不住揚起了嘴角。發現眼前的孫彤,也擁有一種會讓人覺得溫暖的感染力。
和大樹學長一樣的感染力……

「砰!」
一陣巨響聲,瞬間讓社辦里的每個人都嚇了一大跳!
倒茶中的晴伊在愕然之余,同時注意到前方身影似乎也微微顫了下。一抬眸,就發現原本在看書的孫黎,臉上突然沒了表情,甚至還有些僵硬。
「大樹學長?」她忍不住輕喚,隨即就見他抬頭,淡淡一笑,「嗯?什么事?」
晴伊怔了片刻,這才發現是自己看錯了,下一秒就聽到葉如欣氣沖沖的開罵:「哪個白目給我關門關這么大聲?是想嚇死誰啊?」
「隔壁登山社的啦,害我嚇得嘴巴都乾掉了,趕快喝小草學妹的茶壓壓驚!」陳皓然心有余悸地拍拍胸,旋即到辦公桌前拿起茶杯一飲而盡,孫黎一見不禁又笑了一下,準備繼續看書時,一杯茶卻緩緩進入他的視線里。
「大樹學長,請用。」晴伊輕語。
當孫黎再度抬頭,她已端起托盤將倒好的茶分給其他人。他先是靜靜望著晴伊,半晌后視線才回到原處。
那一刻,他就這么注視著桌上那杯柚子茶,有一段時間都沒有移動。

Chapter 3 – 花。(8)
「晴伊,圣誕節那天妳要干么?」
當兩人從夜市回來,楊佳妤一邊吃著甜不辣,一邊勾著晴伊的手問︰「你們社團有活動嗎?」
「二十四號那天正好是禮拜三,晚上有社課要上。」她說。
「什么?還要上課?圣誕夜耶,應該要出去玩才對啊!」楊佳妤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嘟起嘴,「這樣很無趣耶!」
「不會啦,反正我也沒有什么特別的行程啊,那妳呢?」
「我和室友要去夜店玩,是學姊邀請我們去的喔,聽說去年他們也是在那里辦圣誕Party的,而且重點是,今年UMI學長也會去喔!」她一臉喜悅,隨即又語帶可惜的說︰「唉,我原本想說如果晴伊妳也有空,到時就拉妳一塊去的!」
「沒關係啦,妳好好去玩吧,我那天和社團的學長姊在一起,也是很開心的啊。」晴伊莞爾。
當圣誕節一天一天近,即便天氣寒冷,校園里和街頭的景色卻絲毫不減這份興致,處處如童話般溫馨的布置,讓人看了心情都變得美麗起來。如此溫馨的節日,也象徵著大家即將走完今年。然而在這平靜歡樂的十二月里,卻有發生一段小插曲,某天晴伊和學長姊聚在社辦喝茶聊天,沒多久孫黎也出現了,但所有人一看到他,全都嚇得紛紛的張開嘴巴!
「大樹,你的頭怎么了?」陳皓然愕然看著他頭上纏著一塊紗布,接著其他人也都上前關切,但孫黎卻是一臉自然的笑笑,語氣輕鬆,「我沒事,大家別緊張,只是我前幾天打工回家時不小心被木板砸到,受了一點傷而已。」
「這叫『一點傷而已』嗎?在哪里砸到的?」葉如欣納悶。
「就在便利商店那里,當時附近工人在搭建東西,我下班回去時經過,結果一塊木板就正好掉下來砸中我后腦,后來他們就趕緊送我到醫院,只是一點皮肉傷,沒什么大礙的。」他指指繞在額頭上的紗布,「醫生說,這樣纏一圈比較能穩住傷口上的紗布,所以就把我包成這樣了。」
「沒什么大礙就好,不過大樹學長你也太衰了,連走在路上都會被木板砸到。」蕭亦呈說。
「對啊,不過他們的老闆有賠償我,不只幫我付醫藥費,昨天還送了兩大盒的水果來店里給我呢。」孫黎說完,趙雅芬也點點頭,「那這老闆算有良心的了,很多老闆是根本連理都不會理你呢。」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唯有晴伊始終站在原地,端著茶壺一語不發的望著孫黎。當孫黎最后也發現她的視線,便走了過去,輕摸她的頭溫柔一笑,「我沒事,別擔心,這點小傷很快就好了。」
晴伊聞言,不禁輕輕點了頭,而兩人這一刻的互動,也正好被回過頭的蕭亦呈看見了。
當大家喝完茶,孫黎陪晴伊一起出去洗杯子時,社辦里突然出現難得的寧靜,其中陳皓然跟趙雅芬很快就發現問題所在,平時老是嘰嘰喳喳,好似永遠都有講不完的話的蕭亦呈,這次卻異常地安靜,因此陳皓然打趣問︰「小子,神游啊?想什么這么專注?」
「對呀,突然沒聽到你說話,感覺好不習慣。」趙雅芬也笑。
蕭亦呈偏頭,再度沉默一會兒,卻像是陷入了苦惱,眉頭皺在一起,最后他轉過身子面對他們,「欸,我問你們一件事喔。」
「什么?」
「你們會不會覺得……大樹學長跟晴伊兩個人,好像怪怪的?」
這一問,讓坐在沙發上的三人都同時朝他望去,陳皓然挑挑眉,「怎樣怪?」
「就是……」他抓抓頭,很努力地思考,「我一直在想該怎么解釋那種感覺,但就是說不上來。反正有時只要看到大樹學長跟晴伊在一起,我就總覺得他們之間好像有一種……很奇怪的氛圍,唉唷,我不知道怎么講啦!」
聞言,他們三人面面相覷,最后葉如欣低下頭,看著雜誌懶懶說︰「兩人就感情好啊,不行喔?」
「唷~~~有人吃醋啰~~~」陳皓然用手圈住嘴巴仰頭大喊。嚇得蕭亦呈急忙阻止,「學長,你小聲一點啦!我不是吃醋,我只是覺得很奇怪……」
「聽起來就像是在吃醋啊。」
「對啊,干么不承認?」
「我就說我沒有吃……唉唷,算了,我不要跟你們講了啦。一直誤會我的意思,我要去隔壁玩了!」蕭亦呈放棄辯解,直接起身走出社辦,當三人再度靜默一會兒,最后趙雅芬噗嗤一聲,「你們干么故意鬧他呀?」
「沒有啊,我們明明是在開導他。」如欣說。
「想不到這小子的觀察力還是挺敏銳的嘛,只不過開竅得有點晚!」陳皓然大笑,隨即拿起桌上零食開始享用。而這個時候,還在洗手臺前邊洗杯子邊聊天的晴伊和孫黎,洗到最后一個杯子時,晴伊仰頭好奇問︰「大樹學長,你當初為什么會想要學日文呢?」
面對她的問題,孫黎先是笑了笑,接著回應,「因為我姊很喜歡日本,她以前常說想要去大阪看櫻花、看大阪城,或是去北海道看雪,可以的話,最好還能在那里生活一段時間。只不過之前她的身體一直不太好,不適合出遠門,但現在已經漸漸好轉了。很早以前我就答應要帶她一起去,她就吩咐我趕快學一點日文,這樣到時買東西還能跟日本人殺價。」
「那你們打算什么時候去呢?」
「我希望今年寒假就能帶她去,順便在那里過年,不想一直讓她失望,而且我自己也想出國走走。」他輕笑一聲,「只不過旅費得再加把勁就是了,現在的體力狀況也……」
說到一半,他突然止住口,接著雙眼閉上眉頭微蹙,晴伊愣住︰「大樹學長,你怎么了?」
「沒有……只是突然有點頭暈,雖然傷勢不嚴重,但動一下,還是會有一些不適感。」他緩緩吐一口氣,隨即又恢復原先笑臉,無奈道︰「我看在他們施工完畢前,我回家還是帶個安全帽會比較保險一點。」
晴伊注視他一會兒,見他神情自然,似乎真的已經沒事,于是又繼續洗起杯子,一段時間后,她才再度聽見對方的聲音。
「晴伊。」他看著手中的杯子,淡淡問︰「妳覺得我能繼續撐下去嗎?」
聞言,她先是一頓,但沒有思考太久,很快就點頭,「可以的。只是我覺得學長你把自己逼得太緊了,雖然賺錢重要,但是身體健康更重要,只要你不太過勉強自己,懂得適時休息,放鬆心情,就有體力撐下去,這樣也才有辦法做你想做的事。」
「所以,妳相信我可以?」
「我相信。」她不假思索。
他沉默一會兒,最后點頭,「抱歉,讓你們這么操心。」他將洗好的茶杯放到托盤上,再度大大吐一口氣,「好,如果晴伊愿意繼續相信我,那我就相信自己可以堅持下去。」
他莞爾看著她,「我們回去吧。」
「好。」晴伊點頭,兩人便端著洗好的茶具一起回社辦。
到了圣誕夜那天晚上,大家依舊跑去上社課。等到兩個小時課程結束后,一群人都聚在教室門口討論要回去還是要出去玩,正當蕭亦呈打算問晴伊要不要去逛逛,卻立刻被葉如欣阻止︰「歹勢,小草我訂了,你去找別人吧,我們女人要聚會!」
「哪有這樣的?妳們要去哪里?大家一起去啊!」蕭亦呈不服的嘟起嘴。
「馬的老娘現在看到男的就想扁啦,你若不怕死的話就跟來!」葉如欣突如其來的大吼把他嚇一大跳,下一秒陳皓然就拉住蕭亦呈小聲說︰「算了算了,不要跟如欣爭,今天雅芬跟大樹都不在,沒人能壓住她,剛剛如欣才跟他男友大吵一架,現在可是隨時都會爆發,你若還想活命就最好別忤逆她!」
「對、對不起,如欣學姊,我錯了,妳請吧!」蕭亦呈立刻改口,完全不敢再吭半句。葉如欣哼了一聲,立刻把晴伊拉走,看到這樣怒氣沖沖的學姊,晴伊不禁怯然開口︰「學姊,發生什么事了嗎?」
「我現在想要喝酒,非常的想。」她直迎前方,步伐快速,「抱歉,小草,妳就委屈點,陪學姊去喝一杯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65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