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的性動態視頻_暮淺淺北軒墨小說名

第二章 白衣公子 第二章 白衣公子
夜幕降臨,而天香樓卻是燈火通明,熱鬧非凡。今夜臺上的蝶舞一身火紅色舞衣,飄曳的長裙,飛舞的水袖,迎風舒卷,時而如腳踏彩云,腳步徐徐;時而昂首振臂、騰空而躍。輕盈的起舞,靈動的身姿,縱身起跳,揮舞水袖,急速旋轉,寧靜獨立,完美得宛如一只蝶。一曲舞罷,蝶舞跪地傾倒,將兩道火紅的水袖拋出。兩道水袖輕飄飄的無聲的落在了舞臺的邊緣,蝶舞剛要站起身,突然感覺左邊的水袖像是被什么力量拉住了,剛起到一半的身體一下子失去平衡又重重的跌坐在舞臺上。
「啊!」蝶舞驚叫出聲,向臺下望去,只見猥瑣的笑容下,一個滿面油光,滿嘴酒氣的胖子死死的拽住她的水袖,「美人兒,別急著走啊,今晚留下陪我如何啊?」說著,手下一用力,「嘶」的一聲,薄薄的舞衣一下被撕開,露出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膚和左肩上那個蝶形胎記。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蝶舞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這種情況在天香樓已是家常便飯,在青樓里只要客人肯出銀子,只要你不是來砸場子的,做出什么舉動都是不會有人制止。雖說她現在初葵未至,按理說還不能接客,但是在天香樓這種地方是沒有人能夠拒絕客人的要求,就算你不愿意,天香樓的人也會想方設法讓你愿意,逼你就範的。今天如果那胖子真的用強的話,金媽媽也一定不會阻攔,因為她是從來不會和錢過不去的。
難道今天我的身子就要被糟蹋了嗎?難道這就是我的命嗎?縱使再努力也保護部了自己和蘭姨嗎?蝶舞越想越怕,身子不禁微微顫抖,肩膀上那只蝶也隨之顫動,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甚是誘人。
那腦滿腸肥的大爺不禁看得癡了,伸手就想將蝶舞抱下舞臺。看著那只魔爪和那張滿臉淫笑的臉離自己越來越近,蝶舞無助的身子向后挪動著。正在這時一道白色身影飛快的閃到近前,一把攥住那胖子的手腕,用力向后一折。只聽「嘎吧」一聲,胖子的手腕被生生折斷。
「啊!我的手!」胖子的慘叫聲將眾人從這突然發生的狀況中喊醒。他身后的幾個隨從想上前將那白衣男子制住,但白衣男子身后的幾個黑衣人已經搶先一步將那幾個隨從制服。
金媽媽見情況不妙,急忙跑出來打圓場,「喲,二位爺有話好說,千萬不要動手傷了和氣啊。」
白衣男子冷冷的瞥了金媽媽一眼,不理會那胖子的嚎叫,從懷里掏出一張五千兩的銀票丟給金媽媽,「蝶舞姑娘今夜歸我了。」
天香樓花魁的初夜也不過一兩千兩,這人一下就出了五千兩,金媽媽和臺下的那些客人不禁都愣在了那里。
白衣男子并不理會身邊眾人的反映,他脫下外衣披在已經衣衫破爛的蝶舞身上,然后將她橫抱起來,對她身后的黑衣人說:「這里交給你們了。」然后徑直向樓上房間走去。
也許是今晚發生的事情太多又太突然,蝶舞一時緩不過神來,只是愣愣的盯著剛才出手救他,現在又抱她上樓的這位白衣男子。一雙劍眉霸氣卻又不失風度,一對眼睛深邃而又犀利,一顆鼻堅挺而俊朗,一抹唇魅惑而飽滿。
白衣男子輕輕將蝶舞放在床上,此時蝶舞才回過神來,自己竟然盯著一個陌生男子看了那么久,臉上不禁陣陣發熱。
白衣男子看出她的尷尬,只是淡淡一笑,「我去找人給你更衣。」說完便轉身出去了,只留蝶舞一人靜靜的在房間里。
靜下來以后,蝶舞才想起自己的處境,雖然公子將自己從那噁心的胖子手中救出,但他畢竟是花重金買下了自己這一夜。看來她今天只有認命,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蘭姨,一定不能讓蘭姨知道這件事。
不多時,丫鬟就幫蝶舞換上了一襲粉色衣裙。這時,白衣男子走入屋內,蝶舞趕忙俯身下拜,「今日多謝公子出手相救,蝶舞感激不盡,他日定當涌泉相報。」
白衣男子趕忙出手將她扶起,「蝶舞姑娘無需多禮,只因姑娘像極了我的一個故人,所以才救下姑娘。姑娘受驚了,我這就送姑娘回家。」
「回家?」蝶舞一下子怔在那里,有點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哦,在下知道蝶舞姑娘只是在天香樓里賣藝的舞姬,與這里的其他姑娘不一樣。所以我已經讓馬車等在后門等著了,姑娘請隨我來。」白衣男子解釋道。
蝶舞靜靜的跟在他的身后,不知為何,看著他的背影,走在他的身邊,就會有一種讓人很安心很親近的感覺。
馬車上的二人都靜靜的沉默著沒有說話,不多時就到了蝶舞家的巷子口。蝶舞并沒有讓馬車停在家門口,因為她怕蘭姨知道了會擔心。白衣男子扶著蝶舞下了馬車,蝶舞福身道,「多謝公子相送,蝶舞的家就在前面。敢問恩公尊姓大名,他日得見也好與恩公相認。」
男子微微一笑,「在下王墨。」
蝶舞也回以微笑,「王公子,就此別過。」說罷,向巷子深處走去。
王墨一直看著那粉色身影漸漸遠去直至消失再夜色中,臉上那抹微笑也漸漸淡去。他回頭對身邊的黑衣人吩咐道:「連夜去查一下這個蝶舞和蘭姨的身世來歷。」
「是。」黑衣人領命后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蝶舞躺在床上,嘴里反復的念著王墨這個名字。她確定在過去的十五年中沒有遇到過這個人,可是今天第一次見到他竟然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仿佛早就認識一般。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想不通,一直到四更天才睡去。
第二天蝶舞醒來發現天已大亮,看來是昨晚睡得太晚了。她急急忙忙的洗漱過后,就要到廚房去給蘭姨準備早飯和熬藥。路過蘭姨房間的時候發現房門虛掩著,里面隱約傳出說話的聲音。蝶舞甩甩頭,家里怎么會有客人呢,沒見蘭姨平時和什么人有來往啊,看來是昨晚沒睡好幻聽了。于是,推門就進了屋。
蝶舞看見屋里的人之后不禁一怔,「王公子?!」

第三章 身世之謎(上) 第三章 身世之謎(上)
蝶舞揉了揉眼睛,確定不是昨晚睡眠不足眼花了。屋內與蘭姨正在談話的人便是昨晚出手救她的王墨。
屋內二人也沒有料到蝶舞會在此時進屋,不由得都愣在了那里。蝶舞萬萬沒有想到這個王墨竟然會找上門來,看來 的事情并不會那么簡單的結束,看蘭姨一臉嚴肅的表情,恐怕已經知道昨晚的事了吧。沒想到到最后還是沒有瞞住蘭姨,她現在最怕的就是蘭姨會因此生氣動怒使病情惡化。于是,急忙想要解釋,「蘭姨,昨晚的事,我……」
蘭姨緩緩的站起身,一臉嚴肅鄭重的對王墨說,「公子,可否容我和卿兒單獨談談?」
王墨微微頷首,「好的。」
蝶舞此時心中萬分忐忑,只得跟著蘭姨走出房間,走到門口時回頭看了一眼王墨。王墨向她微微一笑,并輕輕的點了下頭,示意她不要害怕。
蝶舞看著一身白衣的王墨,晨光灑在他的身上,讓人感覺到溫暖而美好。那一個微笑,一下點頭,讓蝶舞剛才害怕和緊張而狂跳不已的心一下子平靜了下來。回過頭,隨蘭姨來到了隔壁房間。
蝶舞從來沒見蘭姨如此嚴肅過,以前就算她犯了什么錯,蘭姨也從來不會沉下臉,更不會打她罵她。可是,今天蝶舞明顯的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她本想先和蘭姨解釋一下昨天的事情,可是話到嘴邊她卻不敢說出口。
「卿兒,」蘭姨轉過身看著蝶舞,「這么多年來,你就不想知道你的身世嗎?我本想一直隱瞞下去,讓你過平平淡淡的生活,但是沒想到還是被他們找到了。也是時候該告訴你了。」蘭姨微微歎了口氣說道。
身世?蝶舞不是不想知道,從她剛懂事的時候,剛會喊爹娘的時候,她就想知道。只是當她看到蘭姨在天香樓里為了養活她保護她,而出賣自己的身體,并且每當金媽媽要抓她去接客的時候,蘭姨總是苦苦哀求,并把那點好不容易積攢下來的銀子塞給金媽媽,為的只是保護蝶舞一時的周全。蘭姨對她的愛,她是深深的看在眼里記在心里的。她不想去問了,她怕她問了以后會勾起蘭姨痛苦的回憶。在她的心里,早就已經把蘭姨當成了自己的母親,知道了親生父母的消息又能如何,他們已經不要她了,還把她一個人丟到青樓里,這是什么樣的怨恨啊。她害怕見到父母,她怕從他們的眼中看到對自己的厭惡和怨恨。
「蘭姨,身世現在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從小我們就過著貧賤的生活,受盡鄙視,看盡白眼。從那時候起我就發誓不管以后用什么辦法,什么手段,我都要過上富足的生活,不用再看人眼色,忍氣吞聲。我現在只想治好你的病,讓你安度晚年。其他的我什么都不想去想,也不想讓你想起那些不愉快的事情。」蝶舞堅定的說道。
「是啊,我也曾經想這樣平平淡淡的過一輩子,永遠都不告訴你那些事情,可是終究還是被他們找到了,再也隱瞞不下去了。你知道我房間里那位公子是誰嗎?」蘭姨問道。
蝶舞搖搖頭道:「我不知道他是誰,只是聽他說叫王墨。」
「他不是王墨,而是墨王,墨國的君王--莫聹昊。」蘭姨說道。
「什么?!」難道我的身世竟和墨國皇帝有關?蝶舞心中的疑問不由得又加深了一層。
蘭姨繼續說道:「卿兒,其實你并不是隨我的姓氏姓李,而是姓莫,你不應該叫李卿而應該叫莫兩男一女的性動態視頻_暮淺淺北軒墨小說名卿。」
「難道……難道我是墨國皇室的一員?」蝶舞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你是當今墨國皇帝的親妹妹,墨國的公主!」蝶舞聽到這句話,身體一晃,向后退了一步,險些摔倒,身體重重的靠在了冰冷的墻壁上。她并沒有因為得知自己是公主而高興,相反,她聲音顫抖的問道:「蘭姨,如果我是墨國的公主,那為什么我會身在嵐國,而且是一個身份卑微的舞姬。」顯然,她無法接受這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巨大差異。
「這就要從十五年前的墨國皇宮說起了。」隨著蘭姨的講述,蝶舞終于了解了造成她悲慘身世的原因。
十五年前的墨國,當時的皇帝是莫卿的父親莫正南。莫正南與他的皇后柳氏感情深厚,恩愛非常。那時皇后已育有一子即皇長子莫聹昊,而此時皇后又是已懷胎十月臨盆在即。莫正南更是欣喜萬分,對皇后呵護有佳,眼中只有皇后一人,一心只想皇后平安產下龍子。可是,誰也沒想到皇后先是產下一個男嬰,卻是個三支胳膊的怪胎,才哭了兩聲便夭折了。緊接著,皇后又產下了一個健康的女嬰。生下怪胎、死嬰,無論是在民間還是宮廷都是不詳之兆。宮里的規矩更是要求生下怪胎的妃子和所生的怪胎應一併處死并不得入皇陵。
莫正南與皇后情真意切,他并不想賜死皇后,怎奈朝中大臣一致要求賜死皇后和那個女嬰,莫正南只得為江山社稷考慮,忍痛頒布了賜死皇后和女嬰的旨意。皇帝當時到皇后的寢宮與皇后見最后一面。皇后是懂大局識大體之人,她了解皇帝的苦衷,自愿飲下毒酒,只是她苦苦哀求皇帝放過她剛出生的女兒,那女孩并非怪胎。連當時只有八歲的莫聹昊也跪在他的父皇腳下求他留下自己的妹妹。皇帝賜死皇后本就是無奈之舉,要讓他毒殺自己的親生骨肉他怎能下得了手。于是當即點頭同意,可是一旁隨行的貴妃王氏卻不能容忍這種事情發生。她乃墨國王丞相之女,入宮多年雖然地位僅在皇后之下,但卻不得皇上寵愛,只是因為皇上顧及王丞相在朝中的勢力才封她為貴妃。她自認相貌才情并不在皇后之下,可是卻處處斗不過皇后,她絕對不會放過這個報仇的機會,她要讓皇后死也不能死的安心。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66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