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的3p的正確姿勢_暮淺淺北軒墨小說

第四章 身世之謎(下) 第四章 身世之謎(下)
就在皇后和眾人跪謝皇帝不殺小公主之恩時,王貴妃拔出頭上的金簪,狠狠的刺入了那女嬰的胸膛。眾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了,皇后驚叫道:「王貴妃,你這是做什么,你為何要謀害我的女兒?你難道要抗旨嗎?」
王貴妃冷冷的看了柳皇后一眼,并沒有理會她,而是跪在了皇帝面前言辭懇切的說:「皇上,臣妾并非抗旨,只是這女嬰即使看上去體貌正常并非怪胎,但是她卻是同那怪胎一起降生在這世上,實屬不祥之兆,為了江山社稷和百姓蒼生,還請皇上切莫念一時兒女之情而感情用事。臣妾今日殺了這個災星,完全是顧全大局,為皇上的社稷考慮。臣妾問心無愧,若皇上要將臣妾治罪,臣妾也無半點怨言,只是自古忠言逆耳,臣妾可都是為了皇上,為了墨國啊!」王貴妃此時已是聲淚俱下。
其實,王貴妃之所以這么做事因為她完全有把握皇上不會拿她怎么樣,她的父親王宰相和朝中那些德高望重的老臣一直在逼皇帝賜死皇后和女嬰,若是今天皇上真要留下那孩子,并將王貴妃治罪,那么朝中定會大亂,政局也必會受到影響,所以皇帝為了穩定局勢也只能妥協,而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最愛的女人和他那剛出生的女兒就這樣死去。
最后,皇后就這樣含恨而去,皇上因為這件事一下子病倒了。皇后的寢宮里,人去樓空,一片凄涼,只剩下了皇后的貼身侍女李蘭和皇子莫聹昊。李蘭正準備給小公主換衣服,等換完了衣服,小公主的尸體也就該被丟到亂墳崗之中了。要換衣服就要先拔掉小公主胸前的那支簪子,李蘭的手剛握住簪子還沒用力,就發現小公主的胳膊微微動了一下。李蘭以為自己眼花了,她的手顫抖著伸向小公主的脖子。
「你要做什么?」一直在一旁的莫聹昊猛的一把抓住了李蘭的手腕。雖然他現在只有八歲,但是從小在宮廷爭斗中長大,讓莫聹昊學會了如何在險惡的宮廷中生存,如何保護自己,保護自己的親人。他的母親剛剛含恨而死,尸骨未寒,他不允許再有人傷害他的妹妹,哪怕是傷害她的尸體也是決不允許的。
「大皇子,奴婢剛剛看見小公主的胳膊好像動了一下,奴婢只是想確定一下……」李蘭慌忙解釋道。
莫聹昊一把甩開她的手,將自己的手探到小公主的脖子上,果然感到她的脈搏在微微跳動。莫聹昊不由得一驚,這樣一個才剛出生幾天的嬰兒被刺破了胸膛竟然奇跡般的活了下來。這是天意嗎?是在告訴他妹妹命不該絕嗎?還是母后的在天之靈在保護妹妹?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不會再讓妹妹受到傷害了,他一定要保護她。
李蘭「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哭著說道:「大皇子,奴婢求你救救小公主吧!王貴妃派來的侍衛就守在宮門口,他們會把小公主扔到亂墳崗去的。」
這句話一下點醒了莫聹昊,他隨即讓李蘭給小公主處理傷口,自己則跑去找皇帝。此時皇帝身邊耳目眾多,為了不引起別人的疑心,他只得求皇上不要將妹妹的尸體丟到亂墳崗,而是將尸體放在木船上,讓它順流而下,漂向遠方。皇帝本就不想自己的女兒棄尸荒野,自然是同意了這個辦法。
莫聹昊和李蘭在王貴妃派來的幾名侍衛的「護送」下(名義上護送實則監視),將小公主放在了一艘破舊的小木船上,一直看著木船順流而下,越漂越遠,直到消失在寬闊的江面上。
這時,莫聹昊才扭過頭對身后那幾名侍衛說道:「現在你們應該回去跟你們的貴妃主子交差了吧。」話語中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不怒自威的氣勢。
那幾人見船已經沒了蹤跡,料想也不會再出什么差錯便騎上馬回宮覆命了。許久,等那些人走遠了,李蘭也騎上馬快馬加鞭的向下游追去。當她終于看見木船的蹤跡的時候,她卻犯了愁,因為船在江中間漂流,她在岸上根本就無法將船攔下,就更別說救小公主了。聽到船上傳來的陣陣哭聲,李蘭心急如焚,一頭跳進江里朝著木船游了過去。事到如今,只能讓船繼續漂下去了她能做的就是祈禱著船能夠早點靠岸。
一葉孤舟在江面上漂了一夜之后,終于在黎明時分靠岸了,可是小公主這時卻發起了高燒,情況十分危急。李蘭抱著小公主上岸后找到了一個附近的村落,可是這村子里的鄉野郎中見這嬰兒病的十分兇險,不敢貿然醫治而是讓李蘭去五十里之外的京城里去找名醫。
李蘭這才知道原來她們已經離開了墨國,到了嵐國的京郊地區。李蘭想這樣也好,離開了嵐國王貴妃的勢力就不容易發現小公主還沒有死了,只是這樣一來大皇子要想找到她們也就更加的不易了。
為了儘快的給小公主治病,李蘭把身上唯一的值錢物件,一只翡翠鐲子變賣了,雇了一輛馬車將京城趕去。
到了京城,小公主終于有救了,只是李蘭卻拿不出高額的診金。不僅是診金,小公主現在還需要請奶娘來餵養,這么多錢李蘭一時半會是拿不出來的。她的腦海里想到了一個地方,也只有那樣,她才能一下子那到她所需要的錢來就小公主的命。
李蘭走進了嵐國京城最大的青樓,天香樓。她和金媽媽簽下了賣身契,把她的清白之身和一生的幸福買給了天香樓。就這樣,小公主得救了,而李蘭卻開始了她出賣肉體和靈魂的生活。
蝶舞就這么靜靜的聽著,不知不覺中早已淚流滿面,她曾經怨過自己為何長在青樓,卻不曾想到這一切的發生有著陰謀、流血,更多的卻是無奈。而且全是因為她,蘭姨才會放棄自己的幸福,甚至永遠失去了做母親的權利,才三十多歲就已是病魔纏身。可以說自己才是早就今天悲慘情境的罪魁禍首。身世的坎坷和深深的自責,讓她再也承受不住,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

第五章 回到墨國 第五章 回到墨國

蝶舞已經昏迷了整整一天,莫聹昊一直守在她的床前。看著床上人兒那蒼白的臉,他慶倖終于找到妹妹了。自從八歲那年與她分開,已經過去十五年了。這十五年來,他從來都沒有放棄過尋找妹妹。他一直派身邊的暗衛在墨國的各地尋找,尋找那個左肩上有一塊蝶形胎記的女孩。然而,暗衛們帶回來的消息一次次的讓他失望,曾經有很多次,他以為妹妹或許是遭遇了不測,但是一想到母后含恨而亡,一想到妹妹剛出生就要過上流亡的生活,他不能放棄,他要找回妹妹,給她原本就屬于她的一切。
直到前幾日,暗衛帶來消息說,嵐國京城的天香樓里最近有一個很紅的舞姬,名叫蝶舞,左肩上有一塊蝶形胎記。這些年來,他沒有想到過妹妹竟會流落到其他國家,現在終于有了線索,他決定放下朝中的事務,親自去找妹妹。誰知,他趕到天香樓的時候竟看到那個叫蝶舞的姑娘正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輕薄,也許是血濃于水的關係吧,當時他的心如油烹一般的難受,沖上去救了她。當他收到暗衛連夜查到的結果的時候,他真慶倖自己的感覺是對的,如果沒能及時救下自己的妹妹,那么他一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
這時,床上的人兒緩緩的睜開了眼睛,莫聹昊輕輕的說道:「你醒啦,口渴嗎?要不要喝點水?」
蝶舞的眼睛一時還不能適應屋內的燭光,她眨了眨眼睛才看清了那個人的臉,原來是……蝶舞竟一時愣在那里,她不知道該如何稱呼眼前的這個男子,是高高在上的皇帝,還是路見不平的莫公子,亦或是她現在唯一的親人——哥哥。
莫聹昊倒了杯水,放到蝶舞手里,「卿兒,先喝點水吧,你已經昏迷一天了,一定餓了吧,我去煮碗面給你吃。」
蝶舞仍是愣愣的坐在床上,手里捧著那杯水,從小到大,除了蘭姨,還沒有人這樣照顧她,這樣親切的叫她「卿兒」。
莫聹昊看見她這個樣子,焦急的問道:「卿兒,你這是怎么了?」該不會是昏倒時倒在地上傷了腦子吧。
蝶舞有些激動的問道:「你剛剛叫我卿兒?」
「是,」莫聹昊肯定的回答道,「你是我的妹妹,卿兒。你再不是什么蝶舞,我已經幫你贖身,從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妹妹——莫卿。」
「哥哥。」莫卿一頭扎在莫聹昊的懷里,哭了起來。淚水沖走了她這些年來所受的屈辱和痛苦。莫聹昊輕輕的拍著莫卿的背,讓她盡情的發洩。
「卿兒,我們過些日子就離開這里,我要帶著你和蘭姨回到宮里。然后治好蘭姨的病,再給你找一個好歸宿。」莫聹昊終于等到了這一天,他想九泉之下的父皇和母后也可以安息了。
「可是……我本是一個早在十五年前就應該在皇宮里消失的人啊?」聽了自己的身世以后,莫卿對皇宮有兩男一女的3p的正確姿勢_暮淺淺北軒墨小說種莫名的恐懼。
莫聹昊寵溺的拍了拍她的頭,「放心吧,卿兒。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了。」
的確,他現在是皇帝,沒有人可以再傷害他身邊的親人了。他十六歲那年登基,掌握了把持朝政多年的王丞相一黨的罪證,將那些貪官污吏全部繩之以法。王貴妃也被賜了毒酒,他總算替母后和妹妹報了仇。而墨國也因為這次朝廷的大換血,迎來了一個政治清明,百姓安居樂業的時代。莫聹昊也被譽為是莫國歷史上難得的年輕有為的少年天子。
原本想要早些啟程回墨國的計畫,卻因為蘭姨的病情而推遲了。雖然現在能請到京城最好的大夫了,能夠用最好的藥材了,可是大夫說蘭姨的病已經拖了太久了,沒有能夠得到很好的醫治,所以現在只能是慢慢的調理,更不要說長途跋涉的到墨國去了。
此時的莫卿正守在蘭姨的床前,剛剛給蘭姨喂過藥。
「蘭姨,卿兒決定不走了,卿兒要一直陪在你身邊,哪兒也不去。」說罷,淚水又止不住的沖出眼眶流了下來。
蘭姨抬起她那枯瘦的手幫莫卿理了理鬢角淩亂的髮絲,「傻孩子,你現在是咱們墨國的公主了,怎么能那么任性而為呢。過去我不告訴你身世,是擔心你回去會有危險,但是現在看來在皇上的保護下,沒有人可以再傷害你了。我也可以看著你回到你原來的位置了。我這么多年來為的就是能有今天,這樣我在九泉之下也不會愧對皇后娘娘了。」
「可是,卿兒不能丟下你一個人不管啊。」
「皇上不是請了大夫和丫鬟來照顧我嗎,你放心蘭姨會沒事的。卿兒以后就算進了宮當了公主,在宮里悶了,想蘭姨了也可以再回來看我呀。你已經長大了,早晚也是要嫁人,要離開我的呀。你要學著自己獨立,不可能在蘭姨身邊過一輩子啊。」
經過這些天蘭姨苦口婆心的勸說,莫卿終于和莫聹昊一起回墨國了。
墨國處于南方,與處于中原的嵐國的粗獷豪放不同的是,略帶一絲江南水鄉的細膩與秀麗。
米酒,絲綢,游船畫舫,露天戲曲,姑娘的嬌笑,小伙的俊朗……溫暖而純凈,優雅而寬厚。猶如剔除了浮躁,不食凡俗煙火的天堂一般,莫卿為這里的純淳而動容,為其秀麗而動心。
回宮后不久,莫聹昊就昭告天下,收莫卿為義妹,封為朝華公主。
由于莫卿的身世牽扯了太多前朝舊事,不能恢復她本來的身份,所以莫聹昊只能對外宣稱莫卿是他在民間收養的義妹。為此,莫聹昊覺得很對不起莫卿,但是有沒有公主這個名分莫卿并不在意,在和親人分開十五年以后,能夠重新回到哥哥的身邊,對她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宮中的日子對莫卿來說,平靜而溫馨。每日里不是撫琴、看書,便是靜坐一處看長空飛鳥輕掠、浮云飄游,又或是宮中隨意坐坐走走看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66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