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一女3p姿勢與方法_暮靄沉沉viburnum百度

第十四章 尊嚴盡失 第十四章 尊嚴盡失
趙淳并沒有看莫卿一眼,而是徑直走到周浩宇面前笑著說道:「浩宇,小澄今天給你添麻煩了,真是不好意思。」
周浩宇笑道:「瑞王爺真是客氣,廉親王今天帶來的舞姬可給我幫了大忙呢。」他邊說邊頗有深意的看了莫卿一眼。
趙淳走到莫卿的身邊,一把攬過她的腰,對周浩宇說道:「浩宇,可否借你家客房一用?我要執行家法。」
周浩宇笑著點頭道:「瑞王爺真是客氣了。這后院的房間王爺隨便用,我也該到前院去招呼客人了。」說罷,便識趣的走掉了。
趙淳狠狠的拖著莫卿向一間房間走去,趙澄想要過來阻止,卻被陸辰翊拉著向前院走去。
莫卿被趙淳拽著,跌跌撞撞的走進一間房間。趙淳的力氣很大,動作也十分粗魯。
趙淳將莫卿一把丟在地上,莫卿的頭一下子撞到了紅木桌腿上。
「啊!」莫卿不禁疼的叫出聲來。
「現在先別急著喊疼,」趙淳并沒有關門,而是拉了把椅子坐下,冷冷的看著莫卿,「一會還有你好受的呢。」
莫卿就那樣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她想試著跟趙淳解釋些什么,但是看到他那冷漠的眼神,莫卿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王爺,我……」
「閉嘴,」趙淳給自己倒了杯酒,盯著酒杯說道:「你要是再亂叫,我就撕爛你的嘴!」
頭上的痛和心里的痛在莫卿的身上交織著,她強忍著已經涌上眼眶的淚水,她究竟做錯了什么,老天爺要這樣懲罰她。難道她真的不該來到這個世上嗎?
又一張臉出現在了莫卿的眼前,竟然是陸辰翊。他將門插好,一步一步走到莫卿面前。
莫卿感覺到他眼中隱藏的危險,本能的向后退著,但是后背卻碰上了冰冷的墻壁,她已經沒有退路了。
莫卿就這樣跪坐在地上,陸辰翊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溫柔的用手指拭去她眼角的淚珠。「美人,我可是每天都想著你呢。」莫卿被他這突然溫柔的舉動嚇得渾身顫抖,陸辰翊對她越是溫柔,她就越是害怕,因為她無法預料接下來將會發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一杯酒下肚,趙淳問道:「小澄呢?」
「我已經把他送到前院,并且讓浩宇留意著,你放心好了。」陸辰翊的手指劃過莫卿的那嬌豔欲滴的紅唇,「讓我先來吧,我想她想的厲害呢。」
趙淳一把丟下手中的酒杯道:「不行,我今天被她氣得要死,正急著想發洩呢。」
莫卿終于明白他們要做什么了。她拼命的搖著頭,歇斯底里的叫著,「不,不要,你們不能這樣對我。」莫卿感到前所未有的無助和害怕,她沒有想到趙淳竟然會這樣對她,連最后一絲尊嚴都不留給她,他們竟然要象對待低賤的妓
女一樣對待她。
趙淳冷笑道:「現在可不是你說話的時候,這是你應得的懲罰。你難道這么快就忘了我上次對你的警告了嗎?我不是讓你離小澄遠一點,不要再勾引他嗎?這是你自己不乖不聽話,可怪不得我。」
「不,我沒有勾引他,我只是把他當朋友當知己。」莫卿慌忙的解釋道。
「哦?是嗎?但是他可不止把你當朋友呢。」趙淳一把拎起她的頭髮,湊近她的臉說道。「還有,你今天是怎么偷跑出府,又是什么時候和周浩宇勾搭上的?難道我還不能滿足你嗎?你要給我帶幾頂綠帽子啊,嗯?」趙淳一想到剛才看見莫卿主動抓住周浩宇的手,氣就不打一處來。
莫卿只感覺頭皮都快要被扯下來了,早已經無力去解釋什么了。
「還有,你看你穿的這是什么衣服,我瑞王府的臉都被你丟盡了。你還想繼續當你的舞姬是嗎?你還想回你的天香樓是嗎?好,今天我就成全你!」趙淳已經氣到了極點。
陸辰翊一把扯掉莫卿身上那層薄薄的紗衣,撩人的風光春色讓他不禁叫道:「嘖嘖,魂都快被你勾走了呢。」
陸辰翊將莫卿一把抱起,向著床走去。
莫卿的雙手拍打在陸辰翊的身上,拼命的掙扎著。「你放開我,快放開我,你們兩個禽獸、畜生。」
然而這樣的拍打對陸辰翊來說就象蜻蜓點水一樣,起不到任何作用。他將莫卿狠狠的丟在床上,趙淳的手伸向莫兩男一女3p姿勢與方法_暮靄沉沉viburnum百度卿的紅色肚兜,莫卿的手護在胸前,淚水早已模糊了她的雙眼,她苦苦的哀求著,「求求你不要,求求你了,放過我吧。」
趙淳冷冷的盯著莫卿,沒有絲毫的憐惜和不忍,「哼,只可惜你現在求饒已經太晚了。」說罷,手一揮,鮮紅的肚兜飄落在地上,宛如莫卿心頭滴落的血。

第十五章 無奈交易 第十五章 無奈交易
既然已無尊嚴可言,莫卿停止了無謂的掙扎和反抗。她想到十五年前,蘭姨出賣自己的身體救活了她的性命,那么十五年后,就讓她也選擇這樣的方法來救活蘭姨吧。雖然她知道如果蘭姨知道一定不會同意,她也知道這種行為讓人很不恥。但是如果不是被逼無奈,誰也不會拿自己的身體,拿自己的幸福去出賣。只要人活著就會有重獲幸福的希望,如果輕言放棄的話,那么生活也會將你拋棄。
莫卿睜著那雙此時已經空洞無神的眼睛說道:「爺,請等一下,我有個條件。」
趙淳不屑的看著她,說道:「就你,也配和我談條件?」
莫卿嫵媚一笑,「爺,我是在天香樓長大的,自然了解行情。爺有什么要求儘管提便是。」
趙淳的臉色變得鐵青,問道:「你有什么條件?」
「錢,我要錢。」連莫卿自己都難以相信,此時的她,竟然能如此平靜的說出這句話。
「好,真不愧是天香樓出來的蝶舞,說吧,你要多少。」莫卿清楚的聽到趙淳叫自己蝶舞,是啊,她現在這個樣子還怎么指望別人尊重她呢。
「五千兩。兩個人的價錢自然是要翻倍。」蘭姨現在的情況不僅需要千年人參,而且醒過來之后還要進一步調養治療,五千兩不是小數目,足夠維持一年半載的了。莫卿心里暗自盤算著。
趙淳狠狠的掐住莫卿的脖子,顯然他已經怒到了極點,「好,既然我們之間只有交易,那就不要怪我不手下留情了。」
趙淳鬆開了莫卿的脖子,并沒有給她喘息的機會就直接深深的吻上了莫卿的唇。莫卿只感覺頭暈暈的,渾身的力氣都像被抽走了一般。她試著回應著趙淳,因為她知道要想拿到錢,她必須取悅那兩個男人。
知道莫卿已經感覺到呼吸困難,綿長的吻才終于結束,莫卿貪婪的呼吸著。趙淳憐惜的輕撫著她的臉,她的眼睛與趙淳對視著,她似乎感覺到趙淳冰冷的眼中有一絲複雜的感情轉瞬即逝,只是瞬間就又恢復了一如既往的冰冷。
趙淳格外溫柔的緊緊擁著她,火熱的吻點燃了她身體的每一處熱情……
有時候在男人手下能夠流淌出唯美旋律的不止有琴,還有女人的身體……
無論眼前這個男人當初是出于什么原因娶了她,是自愿還是無奈,莫卿都是把他當做自己的夫君,把他當做自己尋找已久的依靠。儘管從一開始趙淳便誤解了她,羞辱了她,但是在她的心中,她還是想儘量去討好他,迎合他的。因為她依然還是抱有一絲幻想的,她始終幻想著有一天,她和趙淳能像正常的夫妻一樣,相敬如賓,舉案齊眉。然而事與愿違,從一開始到現在發生的種種,可以說明這真的只是莫卿一個人的幻想,他們之間發生的一切一切注定他們將越走越遠,最終錯過。
連莫卿自己也不清楚,為什么她會對趙淳抱有希望。從小到大,她都想尋找一種家的溫暖和寧靜,在她的內心深處是渴望一份愛的。畢竟是一個弱女子,她也需要一個肩膀來依靠,需要一個胸懷來分擔。但是現在看來,她選錯了人。
儘管從她踏入瑞王府的那天,趙淳給他的只有傷害,但是莫卿還是會去努力的對他好,想讓他高興,她還是會渴望看到他冰冷的臉上露出笑容,不管這笑容是不是給她的,她都會很在意,只要能夠看到趙淳的一個微笑,她的心里也會感覺非常的開心、踏實。
最讓莫卿無法接受的是每次趙淳對她的動作變得溫柔的時候,哪怕是一個柔和的眼神,都會讓她忘記疼痛,忘記自己所受的羞辱。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她甚至有點討厭這樣的自己,只是渴望那一絲絲的溫存,而拋棄了自我,拋棄了自尊,她甚至覺得這樣的自己有些下賤。
她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她對趙淳是絕對不能有感情的,更不可能是愛,她對他,應該只有恨,也必須只有恨。她要牢牢記住,他在她身上施加的傷害,以此來減輕對他的依戀。
莫卿已經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時候暈過去的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又醒了過來。她倒是很慶倖自己暈過去,這樣她至少感受不到那些折磨和痛苦。
慢慢醒過來的莫卿,只感覺渾身酸疼無力,甚至連抬一下手都會牽動全身皮肉的疼痛。她微微轉頭,看了看周圍的陳設,發現自己現在還在周府的房間里。而此時的陸辰翊身上只是鬆鬆垮垮的披了件外衣,斜靠在床邊,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著莫卿。
他見莫卿醒了,便湊到近前,莫卿不知道他下面會有什么舉動,她現在沒有一點力氣反抗,只能有些害怕的看著他。
陸辰翊伸出手溫柔的理了理她額頭上被汗水濡濕的碎髮,然后默默的說道:「明明我是你的第一個男人,可是我卻不能擁有你,為什么你偏偏是他的王妃……」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66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