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男人一起吃我的奶_暴君之妻

第二十八章 蘭姨甦醒(上) 第二十八章 蘭姨甦醒(上)
走在那條熟悉的小路上,莫卿的心已不再平靜,剛才的甜蜜幸福被恐懼不安所取代。趙淳到底又要做什么,他說要帶自己去一個地方,不會就是蘭姨的小院吧?難道這短暫又難得的幸福就要在今天終結了嗎?如果他真的要做出什么傷害蘭姨的事情來,自己就算拼了這條命也要保護蘭姨。莫卿心中暗自盤算著,她故作鎮定的抬眼看了看趙淳,只見他依然嘴角帶著淺笑向前走著,看不出半點不妥。但是,越是這樣莫卿的心里就越是害怕,她深知眼前這個男人一向都是深藏不露的,他的感情從來不會流露在臉上,他那看似平靜的表情之下,往往都是在醞釀著一場暴風驟雨。
近了,越來越近了,走進那條寧靜的小巷,莫卿可以肯定趙淳帶她去的地方了。她突然產生了一種想要逃的沖動,一個是辛辛苦苦將她撫養大的親人,一個是她第一次想要用心去愛的愛人,她不想看到任何一個人受傷害,她更不想眼睜睜的看這得來不易的幸福流走。此時的莫卿小手冰涼,手心里滿是汗水,她怕趙淳察覺出她的變化,就想把手從趙淳的手中撤出,無奈趙淳的大手將她白嫩的小手握的緊緊的,莫卿又不敢動作太大太明顯,試了兩次只好作罷。
莫卿的心撲通撲通的跳著,最終他們在那扇莫卿熟悉的小院門前停下了腳步。
「王……不,相公,這是哪啊,你今天就是要帶奴家來這里嗎?」莫卿決定裝傻裝到底。
「聽說蘭姨今天中午醒過來了,你不想進去看看嗎?」趙淳鬆開了莫卿的手。
莫卿眼睛睜得大大的,不可思議的看著趙淳。是啊,如此謹慎而又聰明的他,恐怕從她第一次出府開始就已經知道這件事情了吧。現在想想當初自己提出用身體交易時趙淳那疼惜又憤怒的眼神,還有他給她的五千兩銀票,以及那么輕易的就同意讓她出府。莫卿還一直天真的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卻不知以趙淳的能力怎么會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呢。一向驕傲冷酷的他,卻默默的為她做了那么多事情,為了不讓她發覺,還要對她故作冷漠。他到底還在背后為她做了多少事情,莫卿從來都不曾發覺,原來她不是一個人,在她的身邊還有一個在意她的喜怒哀樂,關心她的一點一滴的人。從小到大,她都是孤獨的,她一直都在苦苦尋找的依靠,能夠幫她分擔痛苦的人,原來就在她的身邊。她的一生,擁有的東西不多,自小便沒有過多的享受親情,她總是強迫自己要堅強要學會保護自己,可是她卻忘了自己也是需要溫暖和關懷的,忘了在那堅強的背后,她的一顆心,是孤寂無依的。
如今趙淳為她所做的一切,讓她感到溫暖,讓她不用再故作堅強。
「謝謝。」莫卿雙眼噙著淚水,她現在能說的只有這句話。從來沒有一個人會讓她如此感動,在她最脆弱的時候,最需要幫助的時候,趙淳,他慢慢的佔據了她的心。想到自己剛剛還把趙淳想得那般不堪,莫卿真的有點怨自己,竟然會被心中的怨念蒙蔽了雙眼,而發覺不到趙淳為自己所做的一切。
「傻卿兒,和自己的相公還客氣什么。快把眼淚擦擦,待會蘭姨見了會擔心的。」趙淳溫柔的擦掉她眼角的淚水。「快進去吧,其他的事情我們晚上回家再說。」
莫卿對「家」這個字特別的敏感,曾幾何時,她是多么渴望能有個家,能過上安定的生活啊,但是她的處境不允許她有這個權利。如今,家這個字從趙淳的口中說出,她會感覺很踏實、很安心,有他的地方便是她的家,她的歸宿,就算有再大的困難也不會再是她一人獨自承擔了。
莫卿用力的點點頭,抬起手,「吱呀」一聲,推開了那扇有些破舊的院門。
走進院子,剛好杏兒在院子里煎藥。杏兒見來者是莫卿,急忙丟下手中正在煽火的扇子,跑到近前叫道:「小姐,你終于來啦!夫人已經醒過來了,這可多虧了姑爺請來的大夫。」杏兒滿眼感激的看著站在莫卿身后的趙淳。
莫卿心里又是意外又是感動,原來他早就來過這里,他請來的大夫想必一定是宮里的太醫吧。他到底還為她做了多少事情,莫卿回頭對他感激的一笑。趙淳也回她了一個會心的微笑。
「小姐,還是趕快進去看看夫人吧。」杏兒興奮的把莫卿拉進里屋。
而院子里,趙淳則一臉嚴肅的聽著劉太醫的回話。
「王爺,請恕老臣無能,夫人的情況不容樂觀啊,還是請王爺和王妃早做準備吧。」劉太醫不敢抬頭看趙淳的表情。

第二十九章 蘭姨甦醒(下) 第二十九章 蘭姨甦醒(下)
「你說什么?」趙淳臉色陰沉的嚇人,「朝廷養你們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趙淳儘量壓低聲音,他怕被屋里的莫卿聽到。
「王爺恕罪,」劉太醫被嚇得膝蓋一軟,跪在了地上。「夫人染病多年,又沒有得到很好的治療,五臟六腑俱已受損,此次蘇醒乃是迴光返照之象,老臣現在能做的也只有儘量延長夫人的時日,至于夫人還有多少時間,那就只有盡人事聽天命了。」
趙淳陷入了沉默中,許久,他緩緩開口:「這些天要用什么藥材就儘管到太醫院去領,務必要讓夫人多留些時日。還有,這件事千萬不要讓王妃和杏兒知道,否則我摘了你的腦袋!還不快滾!」
劉太醫聞言急忙退下,唯恐走的慢了這位瑞王爺又會變卦。
趙淳一個人站在院子里,想到莫卿滿懷希望滿臉喜悅的神情,他無論如何也不能狠下心來告訴她這個殘酷的事實。今后,有什么苦難就讓他為她來抵擋,有什么痛苦就讓他一個人來分擔吧。他不會在讓莫卿的臉上掛滿淚水,就讓她陪著蘭姨高高興興的過完最后的日子吧。也許,以后莫卿知道這件事會怨他恨他,但是他不會后悔他用這樣的方法保護她,讓她受到最少的傷害。怨也好,恨也好,讓他成為罪人也好,只要能看到莫卿臉上的笑容,一切都無所謂了。
屋內,莫卿看著蘭姨坐在床上,雖然臉色依舊很蒼白,但是一雙眼睛卻是明亮有神。她朝莫卿招了招手,「來,卿兒,快過來!」
「蘭姨!」莫卿一下子撲到她的床前,把頭扎在蘭姨的懷里,淚水打濕了蘭姨胸前的衣襟。「蘭姨,你終于醒過來了,你睡了那么久,可嚇死卿兒了。」
「卿兒,不哭了,蘭姨現在不是好好的嗎?」蘭姨輕輕的拍著莫卿的后背,安慰道。
可是,莫卿依然控制不住自己嗚嗚的哭著。她把這些日子以來的害怕、擔心和委屈,通通都化作淚水發洩出來。從小就是她和蘭姨相依為命的,如果失去了蘭姨,那她就真的失去了一個親人。蘭姨這一輩子為了她吃苦受辱,沒有過上一天好日子,好不容易和聹昊哥哥相認了,以為就此蘭姨就可以過上好日子,可沒想到她卻一病不起,如果她就這樣離去了,那莫卿會一輩子生活在愧疚中。
蘭姨沒有再說什么,只是輕輕的擁著她,任她哭個痛快。
趙淳步入屋內,看見莫卿放聲痛哭,也沒有上前勸說。兩男人一起吃我的奶_暴君之妻想到她這些日子以來,為了救蘭姨可以說是想盡了各種辦法。趙淳不得不承認,她是一個堅強的女子,在困難面前她沒有尋求任何人的幫助,固守著屬于自己的那份驕傲與尊嚴,交易也好,討好也罷,她始終沒有對他說出過事情的真相,也沒有故作可憐去博得同情。在他看來,她是與眾不同的,驕傲、清高、堅強、淡泊,與王府后院那群只知道爭寵的庸脂俗粉完全不同,她不會主動取悅別人,也從來不在意他的寵愛。她就我宛如一株遺世獨立的青蓮,獨自綻放,卻總是能吸引人的目光,讓人不自覺的迷戀上她,想要保護她,幫她留住那份真。
不知過了多久,莫卿才慢慢安靜下來,她擦乾了臉上的淚水,對蘭姨綻開了一個大大的笑容,「蘭姨,看見你醒過來我真是太高興了,哭了這么久,害你擔心了吧。」莫卿在外人面前是很少落淚的,也只有在至親面前才會毫無顧忌的表現出脆弱的一面。
蘭姨輕撫著她的頭髮,輕聲說道:「我的卿兒倒是一點沒變呢,遇到事情就喜歡趴在我懷里哭。」
這句話又勾起了莫卿的回憶,剛剛收斂的淚水,又涌出了眼眶。
趙淳見狀,走到莫卿身邊,輕輕的拍著她的肩膀,在她耳邊溫柔的說:「好了,卿兒,再哭下去蘭姨會擔心的。」想到剛才劉太醫的話,蘭姨已經時日不多,這些天應該讓她們高高興興的度過才是。
莫卿聽話的點點頭,趙淳幫她拭去了眼角的淚珠。
蘭姨面帶微笑,看著二人親密的樣子,問道:「你應該就是卿兒的夫君了吧。」蘭姨之前聽說墨國的朝華公主與瑞王爺聯姻,她便知道是她的卿兒嫁人了,今日看著眼前這個器宇不凡的年輕人,蘭姨心中早已有數,想必他就是當今嵐國的瑞親王了。
趙淳毫不遲疑,大方的點點頭,答道:「正是。」
眼前的一切發生的太突然,讓莫卿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記得上次來看蘭姨的時候,她曾經對著昏迷中的蘭姨說過,有一天她會帶著夫君來看她。沒想到,這一天竟然來的這么快。莫卿知道蘭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看到自己有一個好歸宿,脫離苦海,過上幸福的生活。今天,蘭姨得到了趙淳肯定的回答,心里一定很高興吧。而這一切對莫卿來說,卻讓她感覺像是一個美好而又不真實的夢,因為不知何時夢就會醒來,所以她感到有些害怕。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67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