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腿發軟無力手發抖_暴露醫院體檢小說

第三十八章 酒后施暴 第三十八章 酒后施暴
莫卿盯著桌子上的那塊雪緞,只感覺白得刺眼。為什么自己時時刻刻替他著想,到頭來他卻總是會讓自己傷心。想到自己為了給他做衣服,精心挑選布料花了一下午的時間,而他呢?他可會領自己的情?只怕自己是自作多情了吧。
她開始撕扯起那飽含自己愛意的雪緞,一絲一縷的,都撕碎了,摔在地上,如同煙霞一樣,散了開來。
布也撕碎了,氣也出過了,莫卿感覺自己全身的力氣好像被抽乾了一樣,癱坐在椅子上。沒有眼淚,沒有呼天搶地、痛不欲生,她只是低著頭,看著地面,看著那一地裂錦。
莫卿只感覺很累很累,這些天來,她總是很晚才睡下,因為趙淳回來的很晚,她不想自己睡得太早而見不到他。但是今天,他應該不會回來了吧。莫卿搖搖頭,她不想再往下想,還是洗個澡,早些睡吧。
洗過澡,頓覺整個人都舒爽了許多,希望今晚能有個好夢吧。莫卿穿好中衣,從屏風后面走了出來。
「這是怎么回事?」趙淳的聲音忽然在屋子里冷冰冰地想起。
「啊!」莫卿被嚇了一跳,手上拿著的正在擦頭髮的布巾一下掉在了地上。
她沒有想到今晚趙淳會回來,也不知道他在屋子里做了多久,此時的趙淳正盯著滿地的碎布,臉色十分難看。
莫卿只是低著頭,眼睛盯著腳下的那塊布巾。
趙淳慢慢地站起來,走到莫卿面前,彎腰拾起那塊布巾,遞給莫卿:「拿著。」
他的身上酒氣沖天,「爺,您喝酒了?」莫卿轉念一想,他去那種地方應酬又怎么會不喝酒呢?
趙淳淡淡一笑,「你今天到底去哪兒了?」
「只是出去逛逛,散散心罷了。」莫卿抬手理了理披散下來的長髮。
趙淳突然把她按到墻上,兩只手撐起,把她鎖在自己的臂彎里。他的臉慢慢地靠近,眼睛逼視著她的,「我再問你一遍,你今天出去干嘛了?這地上又是怎么回事?」
莫卿看看他身后的一地碎布,其實她之所以把布撕碎,是因為她心里有火沒處發洩。等她發洩完了,她又后悔了,她不應該懷疑趙淳對她的心,她本想臨睡前把屋子打掃乾凈,然后明天再重新買塊布料回來。可是她沒想到趙淳這么快就回來了。如果告訴他這是為他做衣服而買的布料,可是卻被自己撕碎了,那趙淳一定會不高興,他最近事情已經夠多的了,自己不能再給他添亂了。
想到這里,莫卿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故作平靜地說道:「我真的只是隨便走走……」無奈,莫卿對撒謊一向都不在行,越說聲音越小,越說越沒有底氣。她只好又裝作賭氣的樣子,「既然爺不相信我,那就還像以前一樣把我關在這芳菲園里好了。」
「哼。」趙淳冷哼一聲,臉色越發的陰沉,「好,很好,你現在竟然學會這樣跟我說話了。你不想說那就不要說,我也不會勉強你。」
趙淳說完便要轉身離開。他今晚確實喝了不少的酒,轉身的時候身體都在搖晃。
莫卿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覺得剛才的話說得有些過頭了,她忍不住上前一步,扶住了正在踉踉蹌蹌往外走的趙淳。「爺,您醉了,還是先坐下來歇會兒吧。」
他掙扎著,想要甩開莫卿的手,「走開,我的事不要你管。」
趙淳用力過猛,自己差點兒倒下,莫卿急忙扶住他,「爺,您坐這兒等著,我去給你熬碗醒酒湯過來。」
他忽然停下腳步,抬眼看著莫卿,猛的一下把她抵在墻上,他一只胳膊壓著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按住她的頭,就這樣吻上了她。
「不要,不要……」莫卿想要對開他,但是他整個身子都緊緊地貼在莫卿身上,他身子的滾燙隔著一層薄薄的中衣炙烤著莫卿。他的吻霸道而火熱,他渾身散發出來的酒氣讓莫卿感覺頭暈暈的,想到他的唇剛剛也許就兩腿發軟無力手發抖_暴露醫院體檢小說親吻過其他的女人,莫卿感到一陣莫名的噁心,讓她想要乾嘔,而趙淳此時近乎瘋狂的姿態又讓她感到恐懼。
莫卿拼命地掙扎著、躲閃著,她的拳頭一下又一下地落在他身上,但卻無濟于事。
趙淳不但絲毫沒受影響,反而更激發了他的欲望。他變本加厲地啃咬著她的嘴唇、臉蛋和脖子。同時,他一只手牢牢地鉗制住莫卿的兩個手腕,拿起莫卿剛剛擦頭髮的那塊布巾,死死地捆住她的雙手,然后手下一用力,「撕拉」一聲,莫卿身上那薄薄的中衣便被撕開。

第三十九章 冰釋前嫌 第三十九章 冰釋前嫌
「不!」噩夢般的記憶像潮水一樣涌出,莫卿眼中的淚水早已決堤,她拼命地搖著頭,「不要,不要這么對我,求求你,不要……」
趙淳愣在那里,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空蕩蕩的房間里,只有莫卿那痛徹心扉的哭聲:「嗚嗚嗚,不要,不要這樣……」
此時的趙淳已經徹底清醒了,他趕快解開莫卿被捆住的雙手,然后把她緊緊的擁在懷里,輕聲地安慰著她:「卿兒,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別哭了,我真該死,都是我不好……」
莫卿就這樣趴在他的懷里,哭的越發傷心。
趙淳低下頭,吻掉她眼角流出的淚水,「自從上次我知道了你的身世,我就告訴自己不可以再這樣對你。今天是我不好,是我喝醉了,原諒我一次,好嗎?」
他輕輕抬起莫卿的下巴,注視著她盈滿淚水的眼睛,他的眼中滿是疼惜和懊悔,「卿兒,不要再哭了,好吧?看到你流淚,我的心都快碎了。我今晚匆匆趕回來就是怕你傷心,可是看到屋子里這個樣子,我就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發火,因為我沒想到你見到我回來竟然一點都不高興,我剛才只是著急,我想讓你知道我是在乎你的。」
曾幾何時,驕傲如他,如今竟然對一名女子這般的委曲求全,一次又一次地向她低頭道歉。
他的解釋,讓莫卿的心稍稍的安了下來,卻仍然不悅的說道:「話雖如此,那你終究還是去了妓院啊?」是呵!愛情,讓一個人變得好自私,明知是應酬,可她卻依然很在意。
「可是我今天并沒有碰她們,自打從別院回來,我就再也沒有碰過別的女人了。」
「真的?」高興的抬起頭來,莫卿看著眼前的男人,拭去了臉上的淚水。
為了她如此的笑,一切也值了:「可不是么?為了你,我可是看盡他人嬉笑怒駡,做盡苦行僧人啊!」說罷,他把莫卿攔腰抱起,向內室走去:「你說,你該如何彌補我?」
頭,緩緩的俯下,覆上她柔軟的嘴唇。
初嘗時,帶著鹹鹹的味道,那是她為他落淚而留下的痕跡。輕輕的吸吮著她的嘴唇,為她冰涼的唇瓣,帶來一絲溫暖。他的舌隨即探入她的檀口,深深的品嘗著她的美好,漸漸深入,是她的香甜,那是他愛戀的滋味。舌尖長驅直入輕輕的挑逗著她的丁香,柔軟而又溫暖。
莫卿羞澀地四處躲閃,而趙淳卻步步緊逼,久久相隨,直到她無處可躲,終是被纏上。
唇與唇的纏綿,是心與心的走近,漸漸成長的,是兩人之間共同栽培的樹,從心靈上共同長出來的愛。
心,隨著他的不放手,緩緩的鬆了下來,只有她知道,即便是今生孤苦無依,即便是負盡天下人,她亦不會對他放手,她也永遠不會后悔 。
她的手,攀上他的脖頸,拉進了兩人間的距離,緊緊的擁住屬于自己的溫暖。
而他的手,早已偷偷的滑入她的褻衣,尋找著自己的舒適。她的身體感受到了他指尖的溫情,正如花般綻放。
輕輕的將她置于榻間,看著為自己紅潤的身子,他滿足的笑了。
兩人的快樂,慢慢的裝滿了整間寢房,粗重的喘息,是情人間最好的見證。
久久地,他終于放開了她,讓她在自己的懷里深深喘息,他身上的汗落在她的眉間,沾上她的唇角,皆是他的味道。
趙淳伸手取過一旁的帕子,輕擦著她身上的薄汗。
「我已經向你解釋過了,這回你也得給我個交代了吧?」
躺在身旁的莫卿已有些昏昏欲睡,聽到這話又立刻清醒了許多。「爺,我……」想到自己為他吃醋到發狂,莫卿還真有點難為情。
「看這布料,可是要給我做衣服啊?」趙淳早就已經猜到了。
「我……」莫卿還想抵賴。
「怎么?說到要送我禮物,卿兒就害羞了嗎?」趙淳調侃道。
「爺,對不起,這好端端的料子讓我給毀了。」莫卿只好實話實說。
一想到莫卿為自己吃醋,趙淳心里便一陣狂喜,這點布料又算得了什么呢。「傻卿兒,我不要你勞神費力的做什么衣服,不過你要真想表達心意的話,便給我繡個荷包吧。」一件衣服又不能每天都穿在身上,而荷包雖小卻能時時刻刻帶在身上,這樣,在想她的時候拿出來看一看也是好的。
趙淳下了床,在地下撿了一塊稍大些的雪緞碎片,「卿兒,就用這個來繡吧。」這是她為他吃醋兒留下的紀念。
「那爺要什么花樣呢?」莫卿伸手接過那塊碎緞。
「就繡蝶吧,你是我獨一無二的蝶。」說罷,趙淳俯下身吻上了莫卿肩頭的那塊蝶形胎記。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67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