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歌神色一懔,微抿起唇,她沒有直接提起話題,而是拐了一個小彎”夏瑾新書《靈魂之刃》試讀

卷四 09.狂徒公會

所幸烈火獠牙沒在武器上多做停留,很快的將話題帶過,待血霧傭兵團五人進入房內后,他關上門,說道:「來說正事吧,你們為何找我?」

刑歌神色一懔,微抿起唇,她沒有直接提起話題,而是拐了一個小彎,問道:「烈火獠牙,我聽說你們最近狂徒的公會倉庫被盜了。」

提到公會倉庫遭竊,讓烈火獠牙皺起眉頭,一雙鮮紅色的眼眸危險的瞇起。

血霧團進門所遇到的守衛嚴格把關情形,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數個月前狂徒的公會倉庫被外人潛入,竊走現金幾億元,公會內部損失慘重,從那次之后,狂徒公會守衛變的特別嚴格把關,嚴密控管進出者記錄。

刑歌說道:「闖入狂徒公會倉庫,并盜走一筆現金,就我所知,那位犯人的名字是……」

「天堂之門,那個人叫做天堂之門。」烈火獠牙咬著牙,握緊雙拳捶了一下墻壁:「那個家伙闖入狂徒公會倉庫竊走大量現金,自稱是神派來的使者,哼,一個瘋子,讓我抓到他,我絕對會讓他死的很難看!」

9267

「我正是為了此事而來,烈火獠牙,我希望能和你聯手,抓住那個叫天堂之門的人。」刑歌說出來意。

烈火獠牙看著他們,說道:「我大致可以猜出你們來意,不過,聯手這件事,我不會答應的。」

刑歌一愣,沒有料到對方完全不考慮,拒絕的如此乾脆,她疑惑的問:「你的公會被天堂之門行竊得手成功,應該損失慘重吧?」

「不,他沒有成功,那人在闖入狂徒的公會倉庫,將倉庫翻得一團亂,似乎在找尋著東西,后來我調出記錄查看,發現天堂之門在找尋著一個神獸。」烈火獠牙頓了頓,張狂一笑:「不過他沒找著,因為,他在找的神獸是我的寵物,我隨身攜帶那只神獸在身邊,從不離身過,因此那人費盡心思搜刮公會倉庫物品,盜走了現金五億元,卻沒拿到真正想要的東西。」

「正因為如此,也許天堂之門還會在對你下手,烈火獠牙,你會需要幫手。」刑歌說。

「那很好,我求之不得,天堂之門的目標是我的神獸,如果他敢再次現身,我一定會把他打得落花流水。」烈火獠牙露出接近嗜殺的笑容,再次拒絕:「我不需要幫手,我自己有能力,能夠自行解決,旁人插手反而會礙事,『狂徒』就是這樣的公會。」

烈火獠牙冷聲說道:「況且,天堂之門蒙著面沒顯露出真實身分,你們也有可能天堂之門假扮,我憑什么相信你們,并透露出情報呢?」

「那個叫天堂之門的人在計畫些什么,又對其他人做了什么,我完全不感興趣,經過這件事,天堂之門和狂徒公會槓上了,我會用自己的方式解決,不需要借助他人之手,所以,我不打算跟任何人合作,你們請回吧。」

刑歌被堵的啞口無言,無話可說。

天堂之門有可能是他們之中任一個人,要求烈火獠牙忽然間相信他們,談論合作,確實有些唐突了。

烈火獠牙話說得很直接了,血霧傭兵團其他人紛紛皺起眉,眼里泛起不同的想法。

烈火獠牙懷疑血霧團是天堂之門假扮,而他們何嘗不懷疑烈火獠牙是天堂之門本人呢?

論起可疑度,他們旗鼓相當,雙方處于互相懷疑的狀態。

就目前來看,烈火獠牙將神獸資訊神秘保留,又不肯與人合作的態度,讓刑歌一伙人忍不住多添了幾絲懷疑的目光。

天堂之門陰險狡詐,什么事都做的出來,狂徒的公會倉庫被盜事件,也有可能自導自演,打算隱瞞耳目的手段,血霧團絕對有理由將烈火獠牙列為嫌疑者。

「哼,我知道你們在懷疑什么。」烈火獠牙性格較粗枝大葉、大而化之,但也不笨,從血霧傭兵團赤裸裸的打量眼光,他馬上猜出大概并判斷出結論。

「我不是天堂之門,老子做事向來問心無愧,有仇必報,不借他人之手,把天堂之門抓出來痛扁一頓,就是我目前最想做的事。」

他撇了撇嘴,那雙鮮紅色銳利的眼眸一一掃過傭兵們,眼里充滿著威脅意味。

「別怪我沒有事先勸告,如果你們擋在我面前試圖阻礙,就連你們一起殺!」

身為狂徒一屆會長,烈火獠牙本身具有一定的自信,他自認能憑實力夠解決天堂之門,若有外人打算從旁干涉,阻礙他的復仇行動,將會被烈火獠牙設定成假想敵人,一起除掉對方。

狂徒,這公會的名字取的一點也不假。

? 本文僅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網文在線立場。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