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腿張開吸允_暴露系列辣文

第六十六章 淳翊相爭 第六十六章 淳翊相爭
最終,陸辰翊還是無奈地放開了手。
拂袖不慌不忙地穿好了衣服,然后對慕容寒福身一拜,「少爺,奴婢先行告退。」
「嗯。」慕容寒點了點頭,同時又若有似無地看了一眼一直都在盯著拂袖的陸辰翊,嘴角微微上揚。對于今晚的好戲,他很滿意。
隨后,司徒顏被陸辰翊帶回了府里。這一路上,在馬車里,司徒顏一直都提心吊膽的,因為坐在他旁邊的陸大少爺臉色十分的難看,而且自始至終是一言不發。司徒顏實在是揣摩不透這位大少爺的脾氣,不知道今晚到底是哪里不對勁兒,惹得他發那么大的火。
可是,司徒顏在一旁卻不敢做聲,只得一聲不響地乖乖跟在陸辰翊的身后進了門。
陸辰翊走進臥房,一把將司徒顏拉到近前,一手捏著她的下巴,對她吼道:「笑,我讓你笑,聽到沒有,別整天給我哭喪著臉!」
司徒顏被陸辰翊嚇得哪里還笑得出來,可是看到他那就要噴火的眼睛,司徒顏不得不在臉上擠出一絲笑來。
陸辰翊看著她嘴巴那兩個淺淺的酒窩,滿意地笑了,他俯下頭吻上了那酒窩。
一個多月前,他在天香樓里偶然看到了司徒顏的側臉,那時她正和幾個小姐妹一起說笑,臉上泛起了淺淺的酒窩,讓他想起了一個人。就因為這個,他迷戀上了她的笑,特別是那對酒窩,這樣能夠填補他心中莫名的空虛與傷感。
不知過了多久,司徒顏只感覺到筋疲力盡,她恍惚間聽到陸辰翊叫了一聲「晶兒」。晶兒到底是誰?天香樓里好像沒有這號人啊,難不成又是陸大少的新歡?司徒顏沒有力氣再想下去了,倒在床上便睡著了。
拂袖隨著李忠來到了在楚天居里為她準備的房間,她走進房間,關上門,清冷的月光下,拂袖的臉上泛起一絲淺笑。
今晚她是故意出現在陸辰翊面前的。如今她身在天香樓,也許早晚有一天會和他碰面,自己不可能永遠這樣躲下去。那么,倒不如趁著今晚慕容少爺也在場的機會,借著慕容少爺的力量來給陸辰翊一點顏色看看。
陸辰翊今晚雖然沒有和她相認,但是從他的反應來看,他的觸動是不小的。今天不相認,不等于他會就此甘休。更何況,陸辰翊知道她在這里了,那么趙淳也就知道了。恐怕以后的日子再難平靜了吧,她雖然不想再見到他們,可是他們要是主動來找上她的話,她也絕不會再退縮。
趙淳不知道一大早陸辰翊就派人去叫他過來是做什么,感覺好像有什么急事,所以他一下早朝便到了陸府。
陸府的管家直接把他領到了陸辰翊的書房門前。一推門,便聞到一股濃重的酒氣,只見他斜靠在軟榻上,手里拿著一小壇酒,地上還倒著幾個空酒罈。酒氣歡愉,本以為自己的心會被麻醉,可是沒想到卻依然不由自主地會想她,如今也只有借酒消愁才能讓他忽略心中的痛苦了。
趙淳看見這種場景不禁一愣,他和陸辰翊相識已經近十年了。陸辰翊從來都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模樣,好像很少會對什么事情這么在意,也很少會有什么能把他傷害打擊的如此體無完膚。即使是他十五歲那年他的母親離開陸府,也不見他如此的消沉過。
趙淳上前一把奪走他手中的酒罈,皺著眉頭說道:「好了,不要再喝了!你一大早叫我過來就是為了讓我看你在這里傷心買醉,借酒消愁的嗎?」
陸辰翊抬眼看了好半天才看清來人是趙淳,他沖趙淳笑了笑:「淳,你猜我看到誰了?」他掙扎著站起來,與趙淳平時,繼續說道,「我看見你的瑞王妃了。」
「你說什么?」趙淳急了,一把提起他的衣領問道。
「我說,我看見莫卿了。」陸辰翊并不理會趙淳的激動,依舊慢慢悠悠地說道。
趙淳一把鬆開了手呆愣在原地,而陸辰翊則因為突然失去平衡跌坐在地上。
陸辰翊爬到桌子前,拿起一壇酒猛的灌了幾口,酒水順著嘴角和脖子灑了一身,他并沒有去管那些,而是繼續說道:「你對外封鎖了莫卿離開的消息,說她在芳菲園養病,不就是想找她回去重歸于好嗎?我也一直在找她,她以為她真的能逃出我們的手掌心嗎?呵,哪有那么容易。」
他回頭看著站在那里一動不動的趙淳說道:「你知道我在哪里見到她了嗎?你知道為什么我們找了那么久都沒有找到她嗎?那是因為她又回到了老地方,她又回到天香樓去了。如今她和那慕容寒打的火熱,我昨晚見到她的時候,她正從慕容寒的臥房里走出來。哼,她怎么就那么討人喜歡呢?不論是你,我,小澄,還有現在的慕容寒,怎么個個都被她迷得團團轉呢?」
「嘭」的一聲,趙淳一把奪過陸辰翊手中的酒罈,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趙淳一拳打在陸翊的臉上,這一拳用了十成的力氣,毫無防備的陸辰翊一下子跌倒在地上。「你看看自己成了什么鬼樣子,快給我醒過來!」趙淳怒吼道。
陸辰翊抬手拭了拭嘴角,果然見血了。他慢慢從地上站起來,不怒反笑:「哼,怎么?現在你知道著急生氣了,你早干什么去了!當初是你把她逼走的,現在她不再屬于你了,我也同樣有機會。」陸辰翊盯著趙淳的眼睛,狠狠地說道。
趙淳走到陸辰翊近前,眼中閃過一絲兇狠,「別忘了,我并沒有寫休書給她,我一天沒有休掉她,她就是我的王妃,她永遠都是我的女人!」
陸辰翊也毫不示弱地上前一步,一把提起趙淳的衣領,讓他的臉貼近自己,然后一字一句清晰地說道:「別忘了,我才是她的第一個男人,大婚之夜與她洞房的人是我。當初你向丟垃圾一樣把她推給我,現在又想要回來,你以為會那么容易嗎?」
趙淳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了下來,難道他真的錯了嗎?

第六十七章 神秘來客 第六十七章 神秘來客
翌日一早,李忠就派人給拂袖送來了早餐,并且告訴她慕容少爺要她以后就留在楚天居里伺候,不用再回后廚那邊了。
拂袖一想也對,如今自己沒了人皮面具,自是沒辦法再回后廚了,更何況留在慕容寒身邊的話,多多少少也會減少一些趙淳和陸辰翊帶來的麻煩。拂袖預感到趙淳和陸辰翊是不會就此甘休的,也許現在待在楚天居里是最好的選擇。
拂袖心里一邊盤算著,一邊拿起筷子剛要開動,從門外走進一人。拂袖見來人是慕容寒,急忙起身行禮道:「奴婢見過慕容少爺,少爺早。」
慕容寒淡淡一笑,「起來吧,不用這么拘束。」說著,他便坐到了桌前,看了看拂袖尚未動過的早餐。「那還沒吃過呢,那剛好,我很喜歡你昨晚熬的小米粥,以后你就負責我的膳食吧,就從現在開始。」慕容寒不得不承認,自己這么多年來,華而不實的山珍海味吃了不少,可是像昨晚那么溫馨的家常飯菜卻讓他久久回味。
「不知少爺喜歡什么口味,奴婢這就下去準備。」拂袖問道。
「不要太過甜膩、辛辣,清淡一點便好。」慕容寒有些期待地說道。
「是。」拂袖應聲下去了。
正在楚天居的小廚房里忙碌著的拂袖忽然有些恍惚,這個情形讓她感兩腿張開吸允_暴露系列辣文到很熟悉,曾經她就是這樣每天為自己心愛的人準備一日三餐。發覺到自己的失神,拂袖趕緊搖搖頭,甩掉腦中奇怪的想法。
不一會兒,一盆熱氣騰騰的小米粥,一盤香酥可口的杏仁酥和一碟鹽水花生米就端上了桌。
慕容寒食欲大振,吃的十分香甜,但是動作卻依然是那么的優雅,那么的風度翩翩。
吃的差不多了,慕容寒放下筷子,對站在一旁的拂袖說道:「我很久都沒有吃過這家常飯菜了,你的手藝很和我口味呢。」
拂袖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少爺您過獎了,咱們天香樓那么多的廚師,哪個都比奴婢強的不止一點半點。」
「可我偏偏就愛吃你做的呢。」慕容寒看她的眼中帶著濃濃的笑意。
拂袖見狀不禁臉上一紅,底下了頭,「少爺喜歡吃什么菜就告訴奴婢好了,奴婢以后定當盡心盡力。」
慕容寒笑著點了點頭,「嗯。平時的話你就待在楚天居里吧,如果我在這邊用膳的話就給我弄些吃的,如何啊?」
「好是好,只是……」拂袖并不想欠他太多,「只是,奴婢整天這樣游手好閑實在是不像話,少爺還是多給奴婢安排些事做吧。
慕容寒想了想道:」也好,你若愿意,以后便到前院去幫幫忙吧,端端茶、倒倒水也不會太累。只要別誤了我吃飯就好了。「說罷,他便起身,」我今天要出去辦事,晚上回來的比較晚,你就不必準備晚飯了。若是閑的無聊的話就到前院去幫幫忙吧。「
拂袖點點頭,目送著慕容寒離開。
前院的活并不是很累,尤其拂袖是被李忠領過去的人,自然沒有人敢讓她干髒活累活。白天無非就是打掃房間,晚上則是給房間里送些茶點或是給客人斟酒布菜。
晚上,天香樓里又熱鬧了起來,拂袖站在走廊里等候著客人們的傳喚。忽然,一個丫鬟過來問道:「你可是今天新來的拂袖?」
拂袖答道:「正是。」
「三樓六號房有一位趙公子點名要叫你過去。」那丫鬟面無表情地說道,她心中有些忿忿不平,怎么一個新來的丫鬟就被人點名了,自己待在天香樓快一年了也沒有哪個公子富豪正眼瞧過一次。
趙公子?除了他還會有誰直接報上名字來找她呢?該來的早晚還是會來。雖然拂袖之前已經想到趙淳會找到這里來,可是她沒想到會是這么的快。所以,剛剛聽到趙公子三個字的時候心中還是難免有些觸動。
那丫鬟見半天沒有動靜,轉頭看了看有些迷茫的拂袖,不耐煩的催促道:「還傻愣著干嘛呀,快跟我來啊!」「哦。」拂袖回過神來,緊走幾步,跟在那丫鬟身后上了樓。
轉眼間,拂袖已經站在了六號房的門前,她深深地吸了口氣,抬手輕輕地敲了幾下門。
里面并沒有回答,拂袖慢慢地推開了房門,只見桌旁的椅子上背對著她坐著一個男子。雖然只是背對著她,但是卻看得出衣著華貴,氣度不凡。
那男子聽到身后的開門聲,緩緩地轉過了頭……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71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