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東擎吳羨書包網_暴露自己給民工輪流

第七十二章 橫眉冷對 第七十二章 橫眉冷對
現在的趙淳千百次地在腦中試想著莫卿憔悴虛弱的樣子,想到她從小就受了那么多的苦,如今自己又那般對她,趙淳的心里就會一陣陣地抽痛,恨不得想抽自己兩巴掌。
他恨不得馬上把莫卿帶回到王府,然后讓她好好休息調理。
可惡,她為什么還是像以前那樣不聽話呢?還是喜歡跟他對著干。他現在不能給她更多,但是讓她衣食無憂地生活,他還是能給她的。
但是,他也知道,莫卿是不會要自己的錢的,她不是那樣沒有骨氣,沒有尊嚴的女子,否則自己也不會如此地愛她。
他一直都知道莫卿是真心地對他,愛他,他肯定莫卿已經離不開自己了。所以,他才會毫無顧忌地利用她,傷害她,甚至逼她打掉他們的孩子。可是,他卻萬萬沒有想到,會有那么一天,莫卿選擇了離開他。
其實,在他的心里,并不想她離開。他已經習慣了有她陪伴的日子。
習慣了她清脆的笑聲,習慣了她如花的嬌顏。
習慣了每天晚上回來,吃一頓她親手做的飯菜。
習慣了每天早晨醒來,看見她在自己懷中熟睡的樣子。
他曾經以為,這些習慣會像他以前戒掉那些惡習一樣被慢慢地戒掉,但是一向自製力很強的他,這次卻失敗了。越是想要戒掉,那些曾經的點滴片段越會像毒藥一樣侵蝕著自己的心,讓他在思念的泥沼里越陷越深,欲罷不能。
早知道會是今天這樣的結果,他當初就應該留下他們的孩子,不去管林若彩,不去管其他不相干的任何事。他只要她留下來,他只想和她在一起。
站在如意軒門外,拂袖幾次抬手想要敲門,可最終手卻還是落在了身側。她的心里有些猶豫,有些緊張,卻還有那么一點點期待。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天冷的緣故,拂袖的身體有些微微顫抖。對于門內的那個人,她的心情是複雜的,有怨有恨,或許也還留有一點點愛,她曾經以為自己已經心如止水,但是當真正要面對他的時候,她卻發現自己之前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勞。
長長地歎了口氣,如果當初不嫁到嵐國來,而是留在聹昊哥哥身邊;如果趙淳不是讓陸辰翊在大婚之夜奪取自己的清白,也許,他們之間就不會有那么多的糾纏不清和恩恩怨怨。可是,這世上沒有那么多的如果,一時沖動也好,一念之差也好,有些事情發生了就無法改變,更無法讓人忽略。而將要發生的事情,雖然是未知的,但是還是要勇敢的去面對。
稍稍平復了一下心情,拂袖收回了思緒,終于抬手叩響了門。
「當當當」幾聲清脆的敲門聲響起,打斷了趙淳的思緒。他抬頭看向門口,一個嬌小瘦弱的身影走進了他的視線。
趙淳就這樣怔怔地站在原地,看著她推門進屋,然后又回身將門關好。
就像曾經多少次在夢里一樣,趙淳就這么癡癡地看著她,一步步地向她走進。他伸出手來,想要抬起拂袖的下巴,讓她看著自己。可是,沒想到拂袖將頭一偏,躲過了他的手。然后,她抬起頭,冰冷的目光與他相對。
趙淳一下子清醒了過來,看來今晚并不是夢。因為,他清楚地看到了她眼中的漠然與疏離。以前的她,對他總是有些討好,有些依戀,甚至有些小心翼翼;而現在的她,眼中沒有怨,也沒有恨,看不出一絲感情,一絲波瀾。
這樣的她,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她不是應該恨他入骨的嗎?為何現在他們之間剩下的只有漠然,就仿佛兩個從來沒有交集的路人一樣。
趙淳的手在空中僵了半天,最終還是不甘心地放了下來。「卿兒,如今的我連碰你的資格都沒有了嗎?」趙淳疼惜地說道,「為什么不好好照顧自己,看你都瘦成什么樣子了?」
拂袖對著他冷冷一笑,「瑞王爺,奴婢想您一定是搞錯了。你的王妃莫卿早已和她那苦命的孩兒一起死去了。」她一字一句道,「這世上,再無莫卿這個人!」
「卿兒,你這又是何苦呢?」此時的趙淳已經心痛、悔恨到了極點,「我從來都沒有想要逼你離開,當時是我不好,沒有和你說清楚就走了。你為什么不等我回來,為什么不聽我解釋,不再給我一次機會?」一向高高在上的瑞王爺,從來沒有如此低聲下氣地請求一個人原諒過。
拂袖把頭瞥向一邊,不再去看趙淳,「王爺來就是要和奴婢說這些的嗎?如今話也說了,奴婢可以走了吧,向王爺這樣高貴的身份,奴婢實在高攀不起。」
「不,我不走,我這次來就是要帶你一起走的,我不許你再待在這種地方。你為什么那么傻,我讓孫進拿給你的銀票你為什么不收。那數目雖然不多,但也足夠你衣食無憂的了。總比你在這種地方受苦受累要好的多啊。」趙淳看著拂袖的眼睛,似乎按耐著心中的情緒說道。
拂袖輕聲笑道:「這些都是奴婢自己的事情,好像與王爺無關吧。」
趙淳垂下了眼簾,頓了一會兒,才緩緩開口道:「那你就非要待在這里嗎?這種地方不是你該來的。」
拂袖自嘲地笑了笑,「王爺是嫌奴婢在這里干活讓您臉上無光嗎?您大可放心,在這種歡場之中,一向都是只聽新人笑,不聞舊人哭的。之前的那個蝶舞早就被大家忘在腦后,現在的我,不是蝶舞,不是你的王妃莫卿,我是拂袖,沒有人會知道我的過去。」
看著趙淳越來越難看的臉色,拂袖卻心情大好,她繼續說道:「再說了,我現在離開王府了,不是你的王妃了,再花你的錢,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吧。要不然……我們就重歸于好,你買棟宅子把我養起來,如何?」
趙淳一臉的鐵青,但嘴角卻泛起一絲淺笑,眼中閃過一絲頗為滿意的神情。
拂袖見他嘴角若有似無的笑,心里不由一陣發怵,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剛才的話激怒了他。
趙淳向前邁出一步,逼近到拂袖面前,拂袖在他灼熱的目光下,不由得后退了一步。他一把捏起拂袖的下巴,抬起她的臉,讓她仰起頭看著自己的臉。另一只手則輕柔地撫上了拂袖的臉,他的眼神是那樣的柔和,手上的動作也滿含溫情,他輕輕地開口道:「這樣才乖嘛。都說了要你等我回來,我自是不會虧待你的。」他的臉慢慢地貼近拂袖的臉,「誰讓你自己跑到這來受苦的,看你瘦的都剩一把骨頭了。」他的聲音低啞而輕柔,讓人心里聽了感覺很舒服。
趙淳的臉和身體幾乎要和拂袖貼在一起了,他溫熱的氣息灑在拂袖的臉上,那股專屬于他的味道就這樣彌散開來,讓拂袖一時有些恍惚。她真后悔自己剛才一時沖動說錯了話,現在讓趙淳有了誤會。
拂袖狠下心來,一把推開了趙淳。
「怎么了,卿兒?」趙淳微微地皺了皺眉,有些疑惑地問道。
拂袖把心一橫,開口道:「瑞王爺,我想您是誤會了,奴婢剛剛只不過是隨口說說而已。奴婢如今是天香樓的人了,如果您真的想和奴婢在一起的話,那就到天香樓來捧奴婢的場吧。要是您真喜歡的緊的話,也可以帶奴婢出場,當然嘍,要經過慕容少爺的同意才行。」
趙淳狠狠抓住拂袖的手腕,仿佛要將它捏碎一般。他眼里閃過一絲狠絕,咬牙說道:「你說什么?」
趙淳一下子從柔情似水變成了現在冷酷無情的樣子,這讓拂袖心里不由產生了一種恐懼。她稍微定了定神,然后平靜地反問道:「你覺得我們還會重歸于好嗎?你真的能夠不娶林若彩嗎?而我又算什么?小妾嗎?還是被你包養的妓女?」
趙淳手下一用力,便把拂袖拽到身前,他的眼中有兩團怒火在燃燒,仿佛隨時都會將拂袖化為灰燼。「捉弄我讓你很開心么,嗯?」
「捉弄?」拂袖柳眉一挑,「哼,是你自作多情罷了,你以為我真的還會和你在一起嗎?我既然選擇離開,就不會再回去,更何況我的孩子……」一提到孩子,拂袖的聲音就不禁有些顫抖,「我的孩子不能就這么白白流掉。」
趙淳的眼神黯淡下來,慢慢地鬆開了手。
拂袖只覺得很累很累,全身的力氣都像被抽乾了一樣,已經無力再應付下去。她坐在一旁的軟榻上,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后平靜地說道:「瑞王爺,以后麻煩你不要再來找我,我不想再見到了,更不想再提以前的事情。今后就算在天香樓里碰見也裝作不認識吧。」

第七十三章 針鋒相對 第七十三章 針鋒相對
久久地,趙淳就那樣無聲起站在一旁,而拂袖則安靜地坐在軟榻上,現在的她身心疲憊,真的沒有力氣去想其他的事情了。
不知過了多久,趙淳走到她身前,蹲下身來與她平視。
現在的趙淳也已經平靜了下來,恢復了他以往的冷酷面孔。
四目相對,拂袖只覺得趙淳的眼中平靜得如一汪死水,完全讀不出他心中的半點想法。
「卿兒……」趙淳低低地喚著她的名字,一只手同時撫上了她的臉龐。
這一聲低啞而富有磁性的呼喚,仿佛帶有魔力一般,讓拂袖無力躲閃。
趙淳滿意地揚起嘴角,他的拇指輕柔地劃過她臉上的每一寸肌膚,額頭、眼睛、鼻子、嘴唇……
拂袖的心繃得緊緊的,他深知眼前這個男人的脾氣,越是平靜淡定,他接下來要掀起的可能就是暴風驟雨。
終于,他的手從拂袖尖尖的下巴劃下,停留在了她粉嫩的脖頸上。趙淳的手細細摩挲著她的脖子,眼睛也始終停留在手的動作上面,他仿佛自言自語般地說道:「你知道嗎?我現在真想一把掐死你!」
「那就動手吧。」拂袖緩緩地閉上了眼睛。也許就這樣結束了也沒什么不好,如今一個人生活在這世上又有什么意義呢?
趙淳一臉的兇狠,他的手開始用力,慢慢收緊。
拂袖的呼吸越來越困難,她仿佛聽到了喉管快要斷裂的聲音,黑暗一點點將她吞噬,意識也漸漸模糊起來。此時,她臉上沒有痛苦慌張的表情,有的只是一種釋然,一種解脫。
就在拂袖快要徹底被黑暗吞沒的時候,趙淳的手卻一下子鬆開了。拂袖猛的吸了一口氣,不住地咳嗽著。她還沒來得及調整呼吸,就被趙淳緊緊地擁在了懷中,他的一只手用力按住拂袖的后頸,霸道地吻上了她的唇。原本就呼吸困難的拂袖,現在根本無力反抗,她只能緊閉雙眼,承受著趙淳瘋狂的啃咬。趙淳的身體重重地壓下來,將拂袖緊緊地壓在軟榻上面。
那逐漸加重的疼痛讓拂袖清醒過來,她本能地掙扎著,而趙淳則一把鉗制住她的雙手,固定在頭頂。然后惡狠狠地說道:「怎么?剛才不是還那么大義凜然的么,怎么現在又知道害怕了,嗯?你知不知道我剛才差一點就掐死你了。」
「那你就掐死我好了。你這個畜生,有種就掐死我,要不然就放開我!」拂袖心中的怒火也燃了起來,她毫無顧忌地對趙淳叫道。
「你不是連死都不怕嗎? 現在又在叫什么?」趙淳跨坐在拂袖的身上,壓住了她到處亂蹬的腿,然后用力地捏住拂袖的下巴。拂袖下巴吃痛,叫不出聲來。趙淳看著拂袖想叫又叫不出來的樣子,冷笑道:「別急,一會兒我讓你叫個夠!」
說著,他一把抽出拂袖身上的腰帶,將她的手腕舉過頭頂,緊緊地捆在了一起。
拂袖身上的衣衫也隨之散開,她瞬間清醒,明白了趙淳接下來要做什么。
她沒有再反抗,而是任由趙淳除去了她身上的衣服。
趙淳很滿意她現在的反應,手指在她的紅唇上摩挲著,「這就對了,這樣才乖嘛。」
拂袖忍著下巴的疼痛,勉強一笑,「那是自然,天香樓的人怎么能讓客人不滿意呢?待會兒您還有什么要求儘管提就是了,拂袖一定會配合您的。」
剛剛趙淳臉上的笑意迅速凝結,又換上了一副要將拂袖生吞活剝的表情,「閉嘴!」
他一邊不慌不忙地脫下自己身上的衣服,一邊對拂袖說道:「你少在這里給我用什么激將法,你今天讓我很不爽,我要給你點教訓才行。」
教訓?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她又怎會不知他的厲害手段呢?拂袖心中的屈辱又再次被喚醒,她不屑地冷哼一聲:「哼,趙淳,你堂堂一國王爺,難道就只會這樣對付女人嗎?」
趙淳毫不在乎地一笑,他的臉俯下來慢慢與她貼近,在她耳邊一字一句清楚地說道:「你先不要嘴硬,一會兒嚴東擎吳羨書包網_暴露自己給民工輪流我會讓你哭著求饒的。」說罷,他便甩掉身上最后一件礙事的衣服,身體重重地壓了下來。
趙淳一向是說到做到的,他的動作異常粗暴,仿佛隨時都會將拂袖撕碎一樣。
身體的疼痛和內心的屈辱,讓拂袖再也承受不住,淚水如決堤般沖出眼眶。
趙淳停下了動作,正如他以前所說過的,她的淚水會讓他不知所措。
「卿兒!」趙淳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情緒,情不自禁地將拂袖攬在懷中。
拂袖停止了哭泣,猛的一把將趙淳推開,然后毫不留情地給了趙淳一記耳光。「不要再叫我卿兒,一想到你那虛情假意的嘴臉就讓我噁心。」
趙淳沒有想到一向溫順的拂袖竟然會打他,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敢這樣公然地打過他。這一下用了十足的力氣,趙淳感覺到自己的左臉有些火辣辣地疼。他抬手摸了摸自己被打的臉,站起身,撿起丟在地上的衣服穿在身上。
拂袖胡亂地摸了摸臉上的淚水,掙扎著坐起身,穿上了衣服。
「你就真的那么恨我嗎?」沉默許久,趙淳緩緩地開口問道。
拂袖肯定地點點頭,「對,我恨你。我恨你欺騙我的感情,恨你之前從來都沒有愛過我,恨你讓我打掉孩子,恨你直到現在還不讓我安靜的生活。」
拂袖的肩膀微微地顫抖著,兩只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我現在才知道,原來的我是多么的傻,多么的卑賤。你一次次地算計我,傷害我,可是我卻依然控制不住地愛上了你。你對我的傷害我可以忽略,我刻意去回避,我總是在心里期望著你是愛我的,哪怕只有一點點。可是,虎毒不食子,我沒有想到你會做出那么殘忍的決定,你可以傷害我,但是我絕不容忍你奪走我的孩子。所以,自從你走后,我就徹底的清醒了,再也不會自欺欺人了。」
她自嘲地笑了笑,「沒想到我以前會那么的傻,那么的卑賤,妄想著自己永遠都不可能得到的東西,現在想想還真是可笑。」
拂袖見趙淳愣在那里,不再說話,她便擦乾了臉上的淚,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稍稍地平靜下來。「瑞王爺,今晚我們既然已經把話說開,以后就各走各的路吧,我不想再與你有任何瓜葛。」說罷,轉身就向門外走去。
哪知趙淳一個箭步上前,擋住了去路。
「你要干什么?」拂袖一驚。
趙淳嘴角上揚,臉上雖是在笑,可是眼中卻閃過一絲狠絕。「要恨我你就儘管恨吧!不過這場游戲的主動權在我,我不喊停,你永遠都別想結束!」
拂袖挺直了脊背,揚起臉,平靜地一笑,「隨時恭候!」說罷,就與趙淳擦身而過,頭也不回地走出門去。
而身后,趙淳袍袖一揮,把桌上的茶壺茶杯砸了個稀巴爛。屋里的古董、花瓶無一倖免,守在外面的奴才更是被嚇得渾身哆嗦。
拂袖憑著自己的力量全身而退,可是當慕容寒看到她滿是淤青的脖子和微微紅腫的下巴時,不禁皺起了眉頭。他并沒有說什么,只是拿出一瓶藥膏,在她的脖子上輕輕涂抹。
清涼的感覺讓拂袖下意識地一縮肩膀,「慕容少爺,還是讓奴婢自己來吧。」
慕容寒一把按住她的肩膀,「別動。」他的動作輕柔而熟練,藥膏涂在脖子上感覺涼嗖嗖的,不再是那么火辣辣的疼了。
「沒想到他下手會這么的狠,你知道你有多危險嗎?也許他手下再那么一用力就可以要了你的命。」慕容寒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拂袖只是低下頭,若有所思地淡淡一笑,她不怕死,至少讓她死在趙淳的手上她是心甘情愿的。不知為什么,她在趙淳掐住她脖子的時候確實是這么想的。
慕容寒放下手中的藥瓶,看了看沉默不語的拂袖,說道:「你是想要逃避嗎?你沒有做錯什么,為什么一直想著逃避,為什么就不能勇敢的活出個人樣兒來給他們看看。」
拂袖抬起頭,對上了慕容寒期冀的目光,她使勁兒點了點頭。她答應過蘭姨要好好活下去的,不能讓蘭姨在天上還為自己擔心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72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