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頭我要h_曰本視頻高清免費觀看

CH1-2 末日咖啡館(2) 「三杯外帶,好了。」鬍子老闆把咖啡放進紙袋,粗大手指細心的調整好位置,裂嘴一笑:「總共一百八十元。」
「謝謝。」我把零錢算給他,捧著紙袋準備離開時,突然聽見有人喊我。
「子茉?」
我尋著聲音很快發現店內角落位置一個男人朝我揚手,是顏凱。
他神色從容,手里捲著一本雜誌,醫師白袍隨意搭在椅背上,絲毫沒有沾染昨夜急診室的混亂氣息。
「原來你在這啊!」我走到顏凱面前,把黑咖啡從紙袋中拿出,推到他面前:「不加糖不加奶精,這是展妍學姐特別交代的,她說你還有一臺刀要開。既然學長在這里我也省得帶回去了… …」
「我已經喝完一杯,剛剛又加點一杯了,」他微笑,「展妍還真貼心。」
看到桌上擺著兩杯咖啡,一杯已經見底,另一杯還冒著熱騰騰的白煙,黑色手機放在桌上,表示隨時等候急診室召喚。我不禁失笑道:「總有一天,咖啡癮應該要列入醫生的職業傷害… …」
「沒辦法,我已經一天一夜未曾闔眼了,」他劃了劃眼窩底下那抹淺淺青色,有些自嘲:「不讓自己提提神,我怕我比病人先暈倒在手術臺上。」
「能者多勞,學長辛苦了,小心過勞死。」我挖苦他,換來他深深嘆氣:「你們這些小R1要是爭氣,我就不會過勞死了。」
咖啡香在小小的空間里流動,氤氳的香味彷彿一雙大手溫柔撫慰我的疲憊。
離交班時間還有半小時,突然不想回急診室,我在顏凱面前的位置坐下,學他一樣把手機放在桌上。
「不回去忙嗎?」
「再忙,也要陪你喝杯咖啡呀。」我念出廣告臺詞,故意朝他眨眼。
「好感動。」聽起來真敷衍。
我把糖通通倒進黑咖啡里。
「嘖,黑咖啡就是要原味才喝得出真滋味,」顏凱看不下去,嘖了一聲。
「我怕苦。」我說,三個字堵住他的話。
他嘴唇微微上翹,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怕苦還喝咖啡?」
「就像人生一樣啊。」我又加了一匙可可粉。
「咖啡跟人生有什么關係?」
「有啊,你看人一出生就哭,死的時候別人哭,所以人生的本質是苦的,跟黑咖啡一樣,」我正經八百解釋,「總之要加點甜的才會順口好喝。」
他笑起來,笑容明亮溫暖,「小女孩哪來這么多人生道理?」
「別倚老賣老,我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沈子茉了。」我微笑。
我不是當年那個你認識的沈子茉了。
你看過十六歲的我,卻沒看到二十六的我。
認識顏凱的時候,他還是披著短白袍的實習醫生,我才十六歲,頭髮永遠挑染著不知名的顏色、夸張的黑色眼線、足蹬高跟綁帶皮靴、校裙穿起來比迷你裙還短。
叛逆、驕傲、青春張揚、一副跟全世界過不去的樣子,其實通通只是跟自己過不去。
「哪來的不良少女?」這是他第一次見到我時,對我的『讚美』。
「你身上還有多少錢都給我… …」
當時我站在醫院逃生梯的轉角暗處,正對一個上了年紀的男人伸手要錢,恰巧被他撞見,三個人都嚇了一大跳。
「以后不要叫我來醫院,直接匯錢給我就好。」有點惱怒,丟下這句話,我就跑走了。
男人驚慌卻強裝鎮定的神情,以及離去之前我送他的中指,更加深顏凱腦袋里不純潔的誤解。
主治醫生召妓?少女援交?是不是仙人跳?要不要報警?顏凱煩惱了好一陣,后來才知道–
「他是我爸啦!」我連翻幾個白眼。
「不能怪我啊,誰知道平時一絲不茍、正經八百的沈教授居然有這么一個『臺妹』… …」他咳了一聲:「『氣質出眾』的女兒。」

CH1-2 末日咖啡館(3) 店里放著慵懶丫頭我要h_曰本視頻高清免費觀看的爵士樂,落地玻璃窗貼上『Happy End’s Day』的字樣,穿過那些白色半透明窗貼,可以看見街燈漸漸熄滅,城市開始有甦醒的樣子。
喝完咖啡,把扎成馬尾的頭髮解開披散在肩上,舒服的靠進椅背,經過一晚上的兵荒馬亂,覺得此刻的靜謐已經接近天堂。
Happy End’s Day,快要世界末日了。
如果真的有世界末日,真想看看天堂是什么樣子?
據說2012年12月21日那天,是馬雅曆法所謂的世界末日。
科學家、數學家、天文學家用盡一切邏輯、演算法及現代先進儀器,仍然無法證明古馬雅曆法所預言的世界末日是否會降臨。
但,十年前的你跟我,十六歲的我們是如此堅定不移的相信著。
『欸,你相信會有世界末日嗎?』
「相信。」
『如果真的有世界末日,你最想做什么?』
「到天涯海角流浪。」你說:「我們,一起。」
我們在一起,直到世界盡頭,直到世界末日。
這個諾言真美好。
美好到我用盡力氣去相信,以為你就是此生最后的愛情。
美好到我要多堅強,才敢對你念念不忘。
顏凱正在翻閱一本旅游雜誌,一楨楨風景照片隨著他修長指尖的移動展開,標題大多下的很聳動:『末日前也要去一次的夢幻天堂』、『適合戀人們共度末日的幸福島嶼』、『沒去過就后悔到死!末日必游景點選輯。』
這本旅游雜誌是我借給顏凱的。
我曾向他表示年底想休長假,請他提早安排急診室人力,顏凱問我休假原因,我只把這本雜誌放在他桌上。
「顏醫師研究半天,」見顏凱看得沉浸其中,十分陶醉的樣子,我忍不住問:「看出心得了沒?」
「照片拍的不錯,看來攝影師作足了功課,去了很多地方取景。」
「我不是問這個,」我打斷他的話:「我是問12月21日世界末日那天,你想好要怎么過了嗎?」
「妳相信有世界末日?」他不答,把雜誌往旁邊一推,反問我。
「我相信啊,說不定天上會掉下一塊大隕石,說不定地球會突然爆炸,說不定來一批高科技的外星人… …」我胡亂謅,「或者像電影『2012』演的那樣,來一場大洪水,全世界進入冰河時期… …,總之寧可信其有啰!」
他「喔」了一聲,突然醒悟,「難怪妳年底排了長假,原來是準備去玩樂啊。」
「當然,沒有情人可以死在他懷抱,總要找個風景美氣氛佳的地方,不然,世界末日那天還死在急診室實在太悲情了。」我很認真的加了一句附注:「如果能來個『異國豔遇』那死也無憾了!」
可惜只換來他噗嗤一聲笑。
「嗯,那我要找個靠海的小漁村,吃一大堆生魚片,」他推推眼鏡,挺直鼻樑上有月彎似的淺痕,「是『芥末日』嘛。」
「不好笑!」
眼角余光掃到桌上手機似乎輕輕震動著,我點開是封簡訊,顏凱湊近看,下巴一抬笑得開心,「院長找妳,沈子茉值班時間打混被抓包了!」
死了,又要被電了,院長那老家伙看我不順眼,總愛找我碴。
我橫了顏凱一眼,「你向他打我的小報告?」
「我才沒那么無聊!」顏凱敲敲腕上的手錶,「根據本院不成文規定,院長急摳通常三分鐘內要見到人,妳現在還剩兩分三十五秒,走路來不及,小跑步或許還有機會… …」
沈子茉是氣質女孩不罵髒話,喔對了,現在還是個專業人士不能隨意破壞形象,所以我給他一只中指代替說再見。
*
敲了敲門,辦公室里傳出一聲低沉的:「請進。」
我猶豫了一會兒,才推門而入。
「院長,」我禮貌性的說:「請問有何指示?」
「沈子茉,昨晚有件事妳做錯了。」直切重點,依舊是不帶溫度的嚴肅語氣。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73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