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H_最傷孩子自尊的十句話

CH2-3 妳沒帶走的(3) 「你不是醫生嗎?憑什么不能決定?」我問。
他點點頭又搖搖頭,也是,過分年輕的樣子看起來像沒經驗的實習醫生,大概是被推派出來跟家屬溝通的倒楣鬼吧。
「那總醫師是誰?我去拜託他救救我媽,我媽媽不能就這樣死掉,我還想要她陪我去剪頭髮… …」我幾乎快要崩潰,「不然找我爸爸來吧,他也是這醫院的醫生,我聽人說我爸很厲害,曾讓很多性命垂危的病人起死回生… …」
「不用找了,總醫生就是沈柏鈞,也是你爸爸,」他垂下眼睫,低聲說:「『拔管』就是他做的決定… …」
一陣暈眩感襲來,我晃了晃身體,他伸出手扶住我的手臂,視線越過他的肩膀,我看見爸從手術室里走出來,有人在安慰,有人在嘆息,還有人在高喊:「沈醫師,請準備轉下一臺刀… …」
「請接受總醫師的判斷,并且面對妳母親離開的事實… …」
真殘忍。
轟隆一聲,碎裂的那么徹底,我的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了。
*
「沈柏鈞總醫師將與德國柏林心臟中心合作,成立執行人體試驗的醫學中心,引進新一代醫療技術,對眾多患者提供了最積極、最先進的治療… …。」
「本院在沈總醫師帶領,及各科同仁的努力之下,器官移植手術已突破一萬五千例,成績卓然有成,直逼國際水準。」
「沈醫師一方面積極推動心臟移植,另一方面也召集科內醫師成立體外維生系統(俗稱"葉克膜")小組,運用新科技來搶救更多各類心肺衰竭的病患,獲選『醫療典範獎』當之無愧!」
「子茉,爸爸很厲害吧!」爸爸牽著小小的我的手,如此意氣風發。
「嗯!」我用力點頭,仰起臉蛋,驕傲的說,「爸爸是超人!會永遠保護媽媽跟小茉!」
爸爸是超人,忙著救人,救了很多人,卻救不活我媽媽。
「子茉長大了,都念高一了,自己照顧自己應該可以吧?」
「院子里媽種的那株茉莉花,也要拜託子茉幫忙照顧啰!」
「媽覺得,覺得呀… …如果子茉是短髮… …。」
媽,我好像沒告訴妳,我為什么要剪短頭髮?
那是因為我當選儀隊隊長了,儀隊隊長要剪短髮,國慶日那天還會在總統府前表演,成千上萬的人會看到妳女兒風姿颯爽的模樣… …。
成千上萬的人都能看見… …。
但閉上眼睛的妳,永遠看不到見了… …。
*
好像做了一場夢,夢見自己越來越輕盈,長出翅膀變成一只飛鳥,以為可以在天空自由飛翔,卻渴求光明不斷朝向太陽飛去,接近極度光亮的邊緣瞬間被灼燒成一塊焦炭,然后,越來越沉,像陷入大氣層的隕石正無可挽回地墜落,用自身燃燒的光芒點綴冰冷黑暗的夜空,最后埋入沙地,變成一顆小小的卑微的石塊。
原來終于有一天要黯淡,要失去,要面對,要學會只能接受。
「請接受總醫師的判斷,并且面對妳母親離開的事實… …」
只是這個成長過程太殘酷,殘酷到令我難以接受。

CH2-3 妳沒帶走的(4) 不知道躺了多久,依舊渾身無力。
我微微睜開眼,整個病房掩埋在恍若末日的昏暗里。
哭不出來,眼睛很乾,身體石化般僵硬,聽覺卻異常清晰,隔著病房薄薄的門板,走廊上的竊竊私語一字一句聽得如此分明。
「沈醫師的夫人終究沒救成,但諷刺的是他后來的移植手術成功了… …」
「不知道沈柏鈞在想什么,依照臨床經驗,不拔管的話至少還可以撐個幾天… …」
「聽說,董事會曾答應沈醫師若是這次移植手術成功,便要升他當院長… …」
「有這回事?難不成是… …,怎么會有人這么狠心… ..丫鬟H_最傷孩子自尊的十句話.」
「噓,別講了,他來了… …」
門被推開,光線一下子涌入病房,已經適應昏暗環境的眼睛無法承受過多的明亮,我把自己蜷縮在陰影里,眨著眼想看清來人的容貌。
「子茉妳醒了?」
喔,原來是我爸爸。
「要不要吃點東西?」他用著溫柔而慈愛的語氣說: 「護士說妳好幾天都沒吃,只靠營養針這樣下去身體怎么受得了… …。」
彷彿看到什么可怕東西,我慌亂的后退,直到背脊抵著冰涼的墻壁。
「口渴嗎?」
我搖頭。
「不舒服嗎?」
我只是搖頭。
「還是要喝點溫水?」他從保溫瓶倒了一杯水,遞到我面前。
「不要!」我終于尖叫,揮開水杯,水杯摔在我們之間,玻璃四處飛濺。
「你這個殺人兇手!」我用盡全身力氣大吼,「不要假惺惺!」
「子茉,妳冷靜點聽爸說… …」
爸伸出手,我用力推開他,尖叫:「你是魔鬼!你不是我爸爸!你根本就不愛媽媽!你只愛你的地位跟前途!」
長年以來深埋在內心的恐懼終于爆發。
那恐懼混雜著委屈、自卑、忌妒、謊言,快要接近恨,卻因為他是我的父親而無法真正去恨。
為什么只有我在痛苦?這樣不公平啊!
所以,我選擇去傷害,偏偏要看到他也被狠狠刺傷,拉扯出鮮血淋漓如同自己一樣的傷口。
「你根本就不愛她!」我口不擇言的吼著:「你不愛她為什么還要娶她?為什么還要生下我?」
果然狠狠擊中要害,爸別過臉,不敢看我,只說:「妳這孩子說什么傻話… …」
「你不敢聽嗎?哈,我偏要說,大家都說你在外面早就有別的女人了,」如果眼神可以殺人,我希望將眼前的人千刀萬剮,「為什么不早點跟媽離婚?別說是因為我,我無所謂啊!一個空殼般的家不如不要!」
「現在媽死了,沈醫師恭喜你解脫了啊!終于可以甩掉我們母女倆了!」
「子茉,妳聽爸解釋好不好… …」
你要解釋什么? 解釋你為什么急著拔管?解釋你為什么急著讓媽早點死?
我甚至連媽最后一面都沒見到!
你是魔鬼!
你不是我爸爸!
媽死了!媽死了!
都是你害的!
都是你害的!
你滾!滾!我不想看到你!
爸往后退了幾步,看我的眼神越來越黯淡,好像我是一個瘋子。
「你不走是吧?」失去理智,我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句:「好,那我走!」
扯掉手腕上的點滴針,掙扎著從床上起身,當赤裸的足尖一觸到冰涼的地板,我立刻癱軟在地上,感覺突如其來的尖銳疼痛侵蝕末端神經,低頭一看,原來是剛才被我摔破的水杯,玻璃碎片散布四周,晶瑩剔透反射出微微冷光。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我咬著牙關前進,每走一步,鮮血就從腳下汨汨流出。
有人擋住我的去路,一陣天旋地轉后,我被人打橫抱起,丟回病床上。
「給她注射鎮定劑。」丟下這句話,爸落荒而逃。
恍恍惚惚中有一雙強健的臂膀架著我的手,感覺到一股尖刺般的冰涼扎進肌膚,像毒藤蔓般迅速蔓延至全身,我緩緩闔上眼,失去知覺前,聽到有人在我耳邊輕聲說:「對不起… …」
「對不起,我無能為力… …」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73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