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書法網書法欣賞_最刺激的一次偷窺經歷

Ch3-3 不能猜測的(3) 分不清誰先誰后,今年的夏天跟雨季幾乎同時來到。
有時天空晴朗的連一絲云絮都沒有,大片金光吻著樹葉,才走過一個長長走廊,就看到烏云投下的陰影,沒多久雨就已經無聲無息落下。
假日的時候,儀隊仍然要到校練習,頂著豔陽,有時候我更希望來一場大雨。
展妍學姐看了我的新造型,只淡淡丟給我一句話:「別的我不管,至少把頭髮染回來,別讓我太為難。」
花了幾千塊才弄出這顆藍色挑染的俏麗短髮,至少也要讓教官寄出幾張『貴子弟服儀不整』的記過通知單給沈柏鈞頭痛才算值回票價吧。
但,沖著展妍學姐眼里的擔心,我只好把外層夸張的挑染部分剪掉,陽光的照耀下,躲在黑髮里的藍色若隱若現,至少不那么招搖,只是頭髮削得更短更薄,讓我看起來簡直就像個國中小男生。
我的學業成績退步很多,我知道展妍學姊在老師面前說了我很多好話,如果不是她力保我,恐怕我早就被刷下儀隊了。
這天,練習完已經有點晚了,我確定所有人都離開,才在更衣室里換了便服。
走出校門,卻驚訝的發現展妍學姐在等我。
她看到我,一臉更驚訝的樣子。
「子茉,妳怎么打扮的… …」
幾近半透明的豹紋絲質襯衫,堪堪遮住臀部的黑色皮短褲,腳上是一雙紅色高跟鞋,假睫毛捲翹到幾乎快碰上眉毛,珠光色嘴唇,我打扮得很新潮、很時尚、很不像高中生… …。
很像出去賣的。
「噓。」我豎起食指放在唇邊,拉著她快跑離開校警探詢的視線。
「朋友約我去夜店玩,學姐要不要一起去?」我聳恿展妍學姐:「很好玩的,而且聽說今天是『Ladies’ night』,店家免費招待女生喝一杯調酒… …。」
「夜店?」學姊嚇了一跳,「那種地方,好像不適合學生去吧,我看我們還是不要去比較好… …」
「唷?沒想到學姊這么保守,新聞上說現在連大學生都會去夜店辦迎新舞會中國書法網書法欣賞_最刺激的一次偷窺經歷了,」我勾住她的肩膀,像個無賴引誘單純少女,「而我們只是提早幾年去體驗大學生會做的事,再說現在是周末放鬆一下沒甚么呀。」
「可是,萬一被學校發現怎么辦?出入不良場所是要記警告的… …」展妍學姐似乎有點動搖。
「我們只是去一下下不會被發現啦,再說誰告密就表示她也在現場,才不會有人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我湊到她耳邊,壓低聲音:「我之前出去玩時也遇過某些女中學生,大家彼此心照不宣,見面都假裝不認識。偷偷跟妳說那幾個看起來很乖的學姐… …,其實超會玩… …」
「咦,真的嗎?有哪些人?天啊… …簡直看不出來… …」
展妍學姊終于被我說服了。
我拿出化妝品,就著昏暗的路燈光線幫學姐畫妝,還隨手把她過長的粉紅襯衫下襬打成一個蝴蝶結,露出一點腹部肌膚。
展妍學姊原本就是個美女,經過一番打扮,清純中帶著些許性感,肯定讓那些夜店男人神魂顛倒。

Ch3-4 魔鬼中的天使(1) 阿遙開了一臺紅色跑車來接我,除了他之外,副駕駛座還有一個男人,朝我們吹口哨。
夜店隱身在一條陰暗小路的盡頭,霓虹燈招牌在黑暗中一閃一閃,深怕沒人注意它的存在。
「外面這條路是有名的『撿尸路』,凌晨三點過后常常會有很多尸體倒在路邊… …」副駕駛座的男人突然回過頭,朝展妍學姐曖昧地笑一下。
「『撿尸路』?『尸體』?」展妍學姊臉色瞬間刷白。
「你別嚇我學姊啦,『尸體』是指在夜店喝到掛、醉到不醒人事的人。」我噗哧一聲笑出來,還好來之前有先上網爬過文。
「學姐妳待會別喝酒就好。」我拍拍展妍學姐的手背,安撫她。
停好車,走到這家名叫『Genesis』的夜店,迎面而來是一幅的巨型壁貼貼在外墻上,畫中全裸男人的手臂虛弱地枕在左腳膝蓋上,渴求什么似的向前方伸出指尖,我看了一眼,立刻聯想到米開朗基羅在『創世紀』里的一幅濕壁畫,順著畫中男人的手勢,原畫中上帝所在的位置被挖出一個門,設成夜店的入口。
我失笑,『Genesis』中文意思就是『創世紀』。
推開大門,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在小小密閉空間里翻滾不息,光線氤氳成霧,中間有一個小舞池,圍繞著舞池是一座座半開放的包廂,視線所及的地方,男男女女交疊曖昧的身影不斷涌動,末日般淫靡浮亂的景象與店名恰好形成完美反諷。
「阿遙今天又帶妹妹來玩了啊?」入口處幾個抽菸的年輕人嘻皮笑臉的跟阿遙打招呼,我們經過時,其中一人還輕佻地把菸噴在我臉上。
「唷,是新面孔,美女今天第一次來嗎?」
「嗯。」我點頭。
「老規矩,這罐空了才能進去。」一條肌肉糾結的粗大手臂拿著一罐啤酒,橫在我面前,擋住我們的去路。
「子茉,怎么辦?」展妍學姊拉拉我的衣袖,神色緊張。
我笑了笑,接過啤酒,把琥珀色的液體倒進柜臺旁的煙灰缸,菸灰缸淺淺地浮起一層深灰色的煙灰。
「看!空了喔。」我倒轉啤酒罐,還晃了晃,一滴酒都沒剩。
趁眾人還在目瞪口呆之際,我從剛剛噴我菸的人手中抽走菸頭,按在泡滿啤酒的菸灰缸里,輕而易舉地把菸熄滅掉。
「下次再噴我菸,我會直接把酒倒在你髒嘴上。」我說,帶著甜美笑容,口氣卻十分兇狠。
「哈哈,這女的夠嗆,老子喜歡,待會陪哥哥們喝幾杯。」
「干!我警告你,別碰老子的女人!」阿遙啐了他一聲,得意的說,話里掩飾不住濃濃佔有慾,勾住我的脖子,還把臉埋進我的短髮里蹭了蹭。
「怎么又把頭髮剪短了?」他在我耳邊小聲的抱怨。
沈子茉從來就沒有說過要當你的女人!
我厭惡的推推他,微微撇過臉,目光不經意飄到吧檯后方,立刻就被吸引住了。
長形吧檯里有兩個調酒師,吸引我的是其中一個頭戴棒球帽的調酒師,他正在甩弄著雪克杯,壓低的帽沿在他臉上落下一片陰影,讓人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
只見調酒師倒出一杯泛著藍綠漸層顏色的奇異液體,映著吧檯崁燈,最上層透出貓眼綠、中間是寶石般的翡翠綠、底層是宛如海洋般寂寞安靜的深藍色。
他俐落地撒上碎冰塊,再從杯口中央倒入糖漿,旋轉成淺藍色絲狀徐徐沉入杯底,鋪上檸檬片,點火,火焰在杯口蔓延開來,剎那開出一朵妖嬈的花。
邪氣,卻誘人,像是惡魔的飲料。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74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