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類和獸類雜交av_最刺激的一次真實性經歷

【后記兼愛戀心語相片拍攝雜記】 *:??゜?(●′?` ●)?゜??:*:??゜?這里不是活動頁面*:??゜?(●′?` ●)?゜??:*:??゜?
【分享《飛鳥》愛戀心語,好禮雙重抽!】
POPO活動頁面(σ?Д?σ)http://www.popo.tw/events/182
今天是《飛鳥》從朵朵手里起飛,飛往各地的日子,
如果你曾經因《飛鳥》感動、微笑,
如果你覺得這么好看的故事一定要分享給其他人,
那我們需要你的幫助,將朵朵親手拍攝、設計的《飛鳥》愛戀心語圖片分享出去,
讓感動你的《飛鳥》可以飛到更多人的手中。
*:??゜?(●′?` ●)?゜??:*:??゜?這里是拍攝雜記?゜??:*:??゜?(●′?` ●)?゜??:*
寫《飛鳥》的時候,我腦袋里是有很多畫面的。
正確來說,不管是《夏日的檸檬草》、《飛鳥》、《遺忘的蔚藍海岸》還有最近開始進行的《小祕密》,我總是先有畫面才會出現文字。
朵朵寫文其實很慢,邏輯概念也不好,組織能力更差到不行,如果沒有這些畫面,擠出通順合理的劇情描述及人物對白對我而言是困難的。
提交20張讓編輯大人選出合適的放在愛戀心語相簿,最后選出來的,就是你們看到的這5張。
先說說這五張的拍攝血淚:
第一張玻璃罐里的藍色水晶珠,是朵朵某陣子發瘋想學串珠,買了一大堆,無奈手殘再加沒耐心,只串了兩條送給即將出國的同學。
更悲慘的是不小心翻倒把所有顏色全混再一起,懶得整理乾脆全部倒進玻璃罐里,直到這個活動才把他從角落翻出來。
又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像童話里撿豆的小女孩一顆一顆把所有顏色分類出來,肩痠手抖最后才有了這個畫面–玻璃罐里的藍色海洋。
第二張湯匙里的愛心,是我在某咖啡廳拍的,跟他們借了白色餐盤。
咖啡廳其實物色很久,上網爬文還逼同學提供建議,結果拍完之后發現根本不會出現咖啡店的景(☉A⊙l|l)
第三張飲料旁的水漬笑臉,也是同一天在同家咖啡廳拍的,那天我點了芒果吐司加鮮柚茶,躲在角落自己一個人從中午"玩"到晚上8:00,拍了超多相片,店家大概以為我是怪咖><。
第四張是我房間的lomo相片墻。(不過大部分的LOMO相片不是我自己拍的)
第五張蘋果刻愛心,有看人家拍過類似的相片,想說自己來試試……
心形正面看起來很完美,其實背面被我刻的慘不忍睹,最后還是要依靠PS大神幫忙修片才搞定。
話說那顆蘋果現在好像還塞在冰箱角落QAQ
我總共拍了將近300張相片。
那些沒被選中的相片,其實也都是寫《飛鳥》時曾經在我腦海中存在的畫面,有穿梭城市的公車、公車站牌、街道圍墻、天空、云朵、小飾品… …,這些畫面像一張一張的逐格電影,說著故事,然后我寫出來。
包括那些不能寫出來,只能在朵朵幻想中延續下去的邪惡不正經小劇場。
再見了,《飛鳥》要從朵朵的腦袋飛去你們家,你們要好好對待小海跟大叔喔(叮嚀)。
然后,我們《小祕密》見。

【蒲公英的花語】《飛鳥》未曾公開的結局 我最想要到達的天涯海角,不過就在妳心里。
**
「沈醫師,對不起,我拿錯病歷表給妳了。」走廊外,護士追上我,「這才是加護病房的,妳手上那份是開刀病房的。」
眼角余光無意識的瞄了一下,三個字陡然映入眼簾。
「李海澄?」手抖的厲害,我幾乎抱不住手里的病歷。
「前天急診送進來的病人,是『心臟瓣膜閉鎖不全癥』,排好晚上要做心瓣膜移植。」護士拋下一聲嘆息:「之前已經做過兩次瓣膜移植手術,能不能撐過就看今晚了。」
顧不得病歷表從手中跌落一地,我跌跌撞撞朝開刀病房奔去,連轉了好幾下才打開房門。
李海澄躺在病床上,手腕上綁著點滴針,閉著眼睛,微微驟起眉,嘴角卻若有似無的上揚,彷彿做著甜蜜而憂傷的夢。
小海,你的夢里有我嗎?
我慢慢走近,坐在床沿,手指極輕極柔的滑過他的眉梢、略顯清瘦的臉頰、稜線分明的下巴、鎖骨、單薄醫院衣服下微微起伏的胸膛,感覺到我指尖的撫觸,他模糊的呻吟幾聲,緩緩睜開眼,瞳仁幽深如黑潭,毫無一絲光亮。
「小海,你不是說要帶我去天涯海角嗎?」我凝視著他,喉嚨酸澀的開口。
「對不起… …。」他將我緊緊抱進懷里,冰涼的脣貼著我的臉頰。
「騙子!大騙子!小海是大騙子… …」
他任我槌打發洩,把我懷抱得更緊,彷彿要將我揉進他身體里。
「子茉,可以和我說『再見』嗎?」他說,聲音帶著懇求:「拜託… …。」
「不要。」我抿住唇角,淚水盈在眼眶,彷彿輕輕一眨就要滾落。
「子茉,跟我說再見,再喊一次我的名字… …」
「小海… …。」再也止不住淚水,我像個絕望而受傷的孩子伏在他胸前哭泣。
李海澄握住我的手,輕輕貼在他的左胸,按住,手心下是他的心跳聲,循環返復,怦怦而動。
「好奇怪,妳喊我名字的時候,」他的手覆上我的手,緩緩闔上眼睛,聲音恍惚,「這里就很痛,很痛,很痛… …。」
「小海–」
到達手術室的路途如此漫長,我緊緊牽著他的手,怕放手了,就再也牽不住了。
「沈子茉,妳不能進手術室。」
推床到手術室前停了下來,有人攔住我的去路。
「這個病人情況危急,需要安排緊急刀。」受過專業醫療訓練,我很冷靜的說,「麻煩顏總醫師讓一讓。」
「我知道,但是妳不能進手術室。」顏凱很堅持。
「為什么?」
「妳現在這個樣子,」他的手撫過我的臉頰,舉在日光燈下,手指沾滿晶瑩的水珠,「一點也不專業。」
我驀然一震,慢慢鬆開手,看著李海澄被推入手術室,眼前迷濛一片,才意識到眼眶里涌滿了淚。
2014年12月30日,李海澄接受第三次心瓣膜手術。
而我卻只能在手術室外無助的哭泣。
*
據說,人將死前,會不斷想起從前的事,那快要忘掉一個人之前呢?
是不是也會像這樣一直想起關于他的事?
幾個月后,我終于去赴一個我遲到了十年的約。
在遙遠的蘇格蘭,有一處名為「天涯海角」的地方。
海角懸崖上有一片草地,開滿了蒲公英花,被無邊無際的大海環抱著,景色蒼茫而壯麗。
一個男人站在懸崖的盡頭,他的背影隱隱約約襯在藍色天幕前,有些透明,虛幻而不真實。
聽到我的腳步聲,他轉身,淡淡一笑,朝我伸出手。
我伸出手,在他冰涼的掌心里,把手指逐一彎曲。
「等很久了?」我問,他沒說話,只是把我拉進懷里。
就這樣靜靜的,我們靜默著,擁抱著,陪伴了許久,直到初陽昇起,將這片大地染上淡金色的光線,無數細綿的蒲公英花絮隨風飛舞,像下起一場淡金色的細雪。
「我愛妳。」他說,聲音漸漸被風吹散。
「我也愛你。」我說,只有我自己聽得見。
即使周身灑滿了這樣明亮而美好的光,即使他懷抱著我,我仍然感覺不到一絲暖意,汩汩而出的悲傷從四面八方不斷洶涌過來,幾乎將我完全湮沒,似乎只有呼喚他的名字才能夠舒緩這疼痛。
「小海… …。」
「嗯?」
「你還在嗎?」
「我在,我一直都在。」
風吹揚起我的髮絲,撩在頸項與耳后,微觸的麻癢呵在耳畔,彷彿他在我耳邊輕喃… …。
「沈子茉,妳知道蒲公英的花語嗎?」
「不知道… …。」我忍住淚,想握緊他的手,卻發現握住的只有漫天飛舞的蒲公英花絮,隨風飄散… …。
「『我在遠處為妳的幸福而祈禱。』」他說。
他說了:我愛妳。
即使相愛,也不能成為戀人。
他還說了:我在遠處為妳的幸福而祈禱。
這片天涯海角的蒲公英是你給我的祝福。
他最后說了:「再見。」
再見,再也不見。
你再也,不能見。
于是,我終于知道,那只翱翔天空的飛鳥,曾經短暫在我身邊棲息,終究會飛走。
除了回憶,什么也沒留下… …。
2015年4月1日,李海澄手術不久后心臟衰竭,死亡,得年29歲。














<(‵▽′)><(‵▽′)>
愚人節快樂。我是小惡魔朵朵…………….掩中國人類和獸類雜交av_最刺激的一次真實性經歷面逃。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74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