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十大名畫價值排行_最厲害的小三什么套路

霍陳宅邸【4】 提報結果在十天后才會公布。
因為大多時間投入在本實生活關係,這個月的案子僅另外接兩個,分別是午茶店的形象跟日本雜誌的邀約,能接到日本的案子是靠范過去合作的關係。
「安,我剛剛把Menu的原檔上傳了。」小宛說完,她拿下粗框眼睛,揉揉眼。
「好。對了,這家店的老闆說等開幕時再請我們去吃,好像來會再請一些美食部落客來做宣傳,還有雁珊喜歡的那位男模噢。」安允詩挑眉玩味的瞧著雁珊。
「真的!?老闆人脈那么廣!」雁珊摀著嘴瞪大眼。
「那個男模好像是他弟的樣子。」
「沒錯吧!?長得……不像啊……」雁珊眉皺到要交錯,她分明記得那老闆長得憨厚憨厚的,這基因再怎么突變,也難得到一個男模弟呀……
「范還猜說,他不是媽媽有再嫁的話,就是每天看看中英日美男模裸體滋陰補陽做胎教。」
「所以才能從憨厚型升級成胸肌男嗎?」
小宛聽得大笑,他們的范哥嘴巴太狠毒了,連滋陰補陽做胎教這種話都說得出口,她真怕他這輩子犯最多錯的是造口業。
在他們笑聲間,范從辦公室走來,雙手拍在安允詩辦公桌上,垂下頭。
「怎么啦?」安允詩不解問。
一走過來就這么沒精神垂在她辦公桌上,不會是得罪誰了吧?
「安,我問妳,妳有沒有欠霍奧錢?」
「欠錢?怎么可能!霍奧有地下錢莊?」她這生清清白白,別人欠她錢到比較有可能,哪會欠錢去──噢,好吧,她這一生是有欠一個陌生人八千塊啦……
「沒有,我亂說的。」
「啊?」她們疑聲。
她們范大爺現在又玩什么了?
「那妳有得罪霍奧的誰嗎?比如說霍陳家的人──」
「沒有,怎么會,上一次還是我第一次遇到姓霍陳的人,再說……這個姓夠奇特的。」
范沉沉應聲,閉起的眼豁然睜開,雙眸異彩的拍拍安允詩的肩。
「好,OK!準備補個妝,噴個香水,十一點半到霍奧,本實生活負責人霍陳先生找妳。」
「啊?」現在什么狀況?
「如果沒帶香水的話,來我辦公室,我有很多。」
安允詩傻傻怔在椅子上,看著范走遠的身影。
現在是她被派去當公司代表嗎?
霍奧一樓大廳約有六尺高,黑白密合的綻放型地磚,從遠傳來清脆悅耳的高跟鞋聲。
「您好,我是Fan.設計工作室的安允詩,十一點半跟霍陳玖執行長有約。」
總機小姐唇上擦著珊瑚紅的顏色,梳著不留半根亂糟髮絲的包頭,坐在檯前的她們跟空姐一樣高雅專業,讓人有誤進機場的錯覺。
對所有公司來說,總機雖然是基層,卻也是代表一個公司的重要門面,霍奧在這一點上不論是素質外貌,連笑容弧度也訓練有佳。
「您好,好的,請稍后,馬上為您通報。」總機小姐不由得在她身上多停留幾眼,畢竟來人是要見執行長,讓人不想留意對方也難。
通報時間很快,不到三十秒便得到回應。
「安小姐,這邊請。」總機小姐忽地起身走出柜檯,來到電梯前,拿出感應卡感應,再替她按好樓層。
「安小姐,到十樓后會由執行長的秘書,凱倫帶您,謝謝您。」總機小姐退一步,深深鞠躬恭送。
安允詩欠身回敬。
電梯樓層數字,不斷往上加,六樓、七樓、八樓……
她靜心思考著,霍陳玖會因為什么事找她?
在來之前,她問過,奇異的是范說他也不知道,他只是接到他秘書電話,指定要她來,所以他當下才覺得不妙,不會是闖了什么禍吧?不然,怎么毫無理由下指定要她過去?
但詢問下,安允詩似乎跟霍陳玖沒什么過節,那也安心了,離結果公布還有九天,或許是案子上的事想了解,再更好的是提前簽約,只不過霍陳玖先生也是個男人,想跟女人討論似也合乎常情。
安允詩轉身照著電梯里的大面鏡子,檢查妝容有無完整,范說現在她是Fan.的代表,Fan.的實體女性化,不可有半點差池,汙辱他美麗的工作室。
叮,十樓到。
電梯門一開,直見留著俏麗鮮褐短髮的女秘書勾著笑容,她耳下肩上的斜削髮尾添增她的氣勢。
「請問是安小姐嗎?」她問。
「對。」安允詩微笑點頭。
「您好,我是霍陳玖執行長的秘書,凱倫。不好意思,由于這部電梯暫時無法抵達高階樓層,我們須搭另一部。」凱倫與她握手后,請她隨自己來,更換下一部電梯時,她發現現在搭的這部電梯,僅有地下停車場與幾個樓層的按鍵。
原來霍奧的高層辦公室是在十五樓,為了防止閑雜人士誤闖,特意分成兩種電梯,一種全樓可停,一般職員的卡只能從地下停車場到十樓,高階主管的可不一樣了,一張卡樓樓走透透;另一種電梯僅高階主管用,從地下停車場跨過中間樓層,只達十三樓到十六樓。
到達十五樓后,凱倫帶領她走到一扇大門前。
這門后,就是他了,霍陳玖。
來的路上她保持平常心,在不知前來的原因為何前,她應該保持在最佳狀態,以應付霍陳玖的問題。
現在知道這門一開啟,即能見到的是握有Fan.未來的主,她的心臟忽地跳地沉重。
一名男子在她們未進門前,先從房里退出來。
「少爺,那我先離開了。」那名男子拿著一袋東西,鞠躬關上門,經過她們時也禮貌點頭示意。
「霍陳先生,安小姐到。」凱倫輕敲門,請示。
「進來。」門內傳來磁性低嗓的喚聲。
凱倫開門,請她入辦公室后,問她要喝哪種飲品后,微微欠身關上門。
此時,只剩她跟霍陳玖。
霍陳玖的辦公室約有三十坪,大空間的裝潢展現氣派尊貴的身份,她發現霍奧很是喜歡明亮透視空間,這間辦公室有三面白墻,進門右側墻上掛著一幅中國水墨字畫,左處是一大片玻璃,透視整座臺北景色,左邊範圍是接待客人的實木桌及沙發,旁邊的雜誌架上擺著最新期的雜誌和今天的報紙。
「妳先在旁邊坐著。」霍陳玖低頭專注在公文上,他抬眸卻是往電腦螢幕看。
「好的。」安允詩將髮勾到耳后,走到長沙發旁坐下。
凱倫在她坐下沒多久后,立即將咖啡端來,在凱倫離開后的十分鐘內,霍陳玖沒跟她說半句話,甚至連看她都沒。
安允詩靜靜端坐著,這空間里的安靜不是靜心,是壓迫,特別壓迫!她不敢拿手機起來跟范討論現在如時空暫停的狀況,也不敢翹腿換姿勢,霍陳玖沒與她招呼,她也不開口問話。
十二點到,霍陳玖辦公桌上的電子擺鐘滴滴響起,他收起鋼筆,起身慢步到待客的單人沙發上坐著。
「安小姐。」他喚。
安允詩昂首,對上凝眸的他正直視著自己。
這是兩人第一次對視,霍陳玖深邃的雙眸如同黑寶石般閃耀,卻又如豹般既誘人欣賞,卻危險迷人,強烈的隔絕感,居然會讓人迷幻陶醉于他眸里的黑暗世界。
「是的,霍陳──少爺。」她頓句,不曉得該怎么稱呼他才對。
霍陳玖失笑,「少爺是奴隸在喊的,妳尊稱一句先生即可。」他糾正。
安允詩含笑點頭,還有他剛才說什么?奴隸嗎?
「好的,霍陳先生。」她立即修正。
剛才的話,應該是她聽錯,以霍陳玖的身份,她不合宜在做多余的疑問,便把那聽錯的小事從腦里掃空。
「霍陳先生,請問今天──」安允詩使出專業的微笑問,話還沒說完,霍陳玖直接出聲打斷。
「走,吃飯。」
「什么?」
「一起吃午飯。」

安允詩嘴角弧度開始僵硬,杏瞳直瞅著菜單。
天剎啊……一頓午飯吃這么貴,隨便一個套餐都是千元初,這應該是跟朋友難得聚會時才吃的千金價啊!
霍陳玖菜單看得快,可見來吃過幾次,點餐時還是經理親自來點,明明還有服務生在旁待命,她卻主動前來,這不是說明了霍陳玖的身份高貴到眾人皆知,不然是女經理藏有私心。
在她為她點餐時,女經理那雙眼不是看她,而是黏在霍陳玖身上,她曉得霍陳玖是帥,可也沒必要把她當空氣啊,這忽略感多汙辱人呀。
女經理走后,安允詩望著他,心想她今日是背負著Fan.所有員工未來的門面女神,在這個餐會上更是要建立好社交,別尷尬的雙方不說話。
「霍陳先生,請問今天您特意指名我來,是關于上次案子出什么問題嗎?」
「我吃飯時,不談公事。」
所以他們要聊昨天的影集內容嗎?
安允詩沒對他的回絕露出僵硬的面容,反而敞開笑臉。
「嗯,這樣也好,我們公司也是禁止吃飯和午茶時間聊公事的。」安允詩對處理人際關係和社交算拿手,只不過現在面對的對象屬于魔王等級就是了。
既然他不許談公事,那她也可以放下緊張,盡量放輕鬆與他小聊,只要不觸及到過于隱私的話題,即能安全過關。
「不錯的制度,很為員工著想,我那天看你們老闆的年紀很輕,能進到這次的決選,表示你們工作室相當有實力。」
不是說不談公嗎?
他在公事邊緣擦一塊擦一塊的問,根本是踏在自己設立的規矩防線上。
「其實范他──,嗯……范就是我老闆,這是我們對他的稱呼,霍奧以前有件東西就是由他設計的,那件成品是他從那之后的大招牌。」
安允詩開始跟他介紹她們范小爺曾經為霍奧設計的案子,霍陳玖似乎對那次案子有印象,雖然那時并不是由他接手,可他記得市場反應超出預期的好。
不曉得是不是這家店服務特別優,效率特別高,不到五分鐘服務生──不對,女經理又款款走來親自服務了,她照禮數先將沙拉放置霍陳玖的桌面上,再來放置她的,然后呢,她照自己的私心對著霍陳玖輕聲細語地介紹餐點。
安允詩眸光藏著微微不悅,柳眉輕蹙。
她到底是在跟霍陳玖介紹沙拉,還是自身住家地址學歷三圍?
而她看霍陳玖也挺習慣女人雙眼的世界只有他和只對他專屬的服務,OK,霍陳家的大少爺嘛,這種狀況肯定是他從僅是胚胎時就開始的「專屬」狀態。
可其實在女經理為他介紹沙拉時,霍陳玖沒看女經理一眼一髮絲,他的視線只落在兩個地方,沙拉和她。
女經理終于走了,她把走道當伸展臺似的,走姿妖嬌挺直。
「安小姐。」霍陳玖喚。
「嗯?」
「這是我們第四次見面。」他輕瞟。
安允詩疑惑皺眉。
「霍陳先生,你是不是記錯人了,今天是第二次。」
「我記憶力一向很好,不管好的還是壞的。」
可是現在就錯了……
安允詩虛偽的默默點頭,懶得更正他,也沒膽更正。
「所以,我很會記仇。」霍陳玖輕冷低道。
仇?她今早才跟范確認過她自己一生清白,光明磊落,不欺暗室,哪來仇了?更何況對方是霍陳玖。
安允詩驀地對上霍陳玖發出一絲狠勁的厲眸,隨即低下頭。
好吧,她可能是大眾臉,被他找錯仇家了。

霍陳宅邸【5】 連續三天,霍陳玖的秘書凱倫以一種皇上圣旨到的態度,打電話到Fan.要安允詩在十一點半抵達執行長辦公室。
日復一日的重複同樣的行程,十一點半坐在沙發上等霍陳玖忙完,十二點陪他吃飯,吃完飯呢,他說他還有行程接著就放人了。
她每天每天回到工作室后,范就沖到她桌邊問她霍陳玖有沒有說關于案子的事,還是有打算新合作。
可惜,沒有、沒有、沒有!完全不能提,霍陳玖堅持吃飯不提公事,飯前他在忙,不好打擾,飯后散會根本抓不著問,她的公差變成陪霍奧的執行長吃飯,而且還是各自付,噴錢又噴血啊!她這樣算是為Fan.捐軀,捨身賣肉嗎?
「安,霍奧圣旨到,十一點半到辦公室。」范走出辦公室,側身倚在安允詩的辦公桌邊。
「喏。」安允詩配合回應。
雁珊大笑她的配合,連中國古代的應聲都出來了。
今天早上公司的工讀生都沒班,為了忙期中作品,范體諒他們,這兩星期減少幾個班次,好不讓他們被浪濤洶涌的期中作業逼到跳樓。
「欸,妳說霍陳玖是不是看上妳啦?」雁珊撐著下巴,瞠大雙眼長睫猛眨。
安允詩皺著眉翻白眼,只要想到霍陳玖大少爺等等不知道要去吃哪家好料,她的錢包還得跟著急速瘦身呢,哪還有心發花癡?
「能跟他吃飯是求之不得的事,惜福啊,安,想想霍陳玖那張臉,我光看他,辛勞都沒了,還能迴光返照呢。」范拍拍她的肩安慰。
「我并不是厭煩他一直找我,是不清楚他的目的,你們看我連續三天,加今天四天都往霍奧跑,這不會招人閑話嗎?再說我們五天后結果就要出爐了,如果被人說靠關係,有私交那怎么辦?」
雁珊聽到安允詩擔心的事,也不安地咬起唇偷瞅眼范,這案子范不知道花了多少心思,日日夜夜跟合作商拚在上頭,如果他的努力被人亂說話,簡直侮辱啊,說不準還傳遍整個設計界。
范面不改色,輕輕嘆道:「安,妳不愧是我力邀的員工,妳放心,范小爺我臉皮夠厚,核彈也打不穿,閑言閑語~哈!牙籤嗎?霍陳玖想見妳,妳就去,盡量去!能的話,今天下班我們陪妳逛街,找件高衩到腋下的貼身洋裝,露給霍陳玖看!」
安允詩粉唇圓張。「你就這樣把我賣了!?」
「不然我請妳來干嘛!」
「哈哈哈哈哈允詩別激動啊!就算把妳推入火坑,也是最值錢的坑啊!」
人呢即使有多年交情,也有必殺對方的苦衷,而她苦衷未滿,范殺不得。
只好持續累積苦衷能量,來日方長,機會多的是報復!
今天霍陳玖吃的是港式料理,雖然也是要好幾百,但跟前幾天比較下來,已經是親民了。
而今天霍陳玖開句讓她掉下巴的玩笑。
「妳好請假嗎?」霍陳玖問。
「不在急迫的交案時間,還滿好請的。」何止好請,她們老闆還想把她給賣了。
「嗯,港式還是道地的好吃。」
咀嚼珍珠丸的嘴停住,雙瞳圓睜。
什么意思?是要飛香港吃午餐嗎?
冷漠嚴峻的霍陳玖見她吃驚發愣的模樣也忍俊不禁。
回想起霍陳玖的玩笑,她還真笑不出來,她真的認為他可以任性到只為想吃道地港式,而悠悠的飛去香港吃頓飯,再悠悠的飛回來。
霍陳玖跟安允詩步出港式茶飲,秦邵沒讓他等候,早在他出店前,先在門口等待,多年的保鑣,他已將霍陳玖食飯時間抓得準確。
副駕駛座的車門打開,楊平辛跑到后車廂取東西。
「安小姐,我有個東西想送妳。」霍陳玖道。
送?她跟霍陳玖除了吃飯講句話外,也談不上什么交情,這哪好意思接什么禮,不如把這幾天的飯錢請一請,她還笑得樂開懷。
「不了,霍陳先生,我──」她正要回絕時,霍陳玖已將禮物提到她面前。
這……什么?舒潔衛生紙?
一大袋的舒潔衛生紙!
一大袋十二包一百抽贈十抽的舒潔衛生紙!?
安允詩傻愣愣的朱唇微開,貝齒不知所措的緊咬,怎么會是衛生紙……難道要停產了,變成限量品了嗎?
「送妳。」霍陳玖爾雅一笑。
安允詩半知半解的接下。
高大的他俯視著安允詩滿是疑惑的小臉,他笑意加深,背后的意思明擺著捉弄。
車內的秦邵、在旁待命的楊平辛對少爺的反擊暗笑著,楊平辛因站在外頭,忍笑的特別辛苦,導致表情猥褻。
在今天安小姐上車后,他跟秦邵暗暗倒抽口氣,這不是幾個月前的那位衛生紙魔人嗎?少爺說有只雛鳥飛回來了,當時還不明白,今天因為少爺午餐想吃港式,所以才前來載人,沒想到還多了一位!就是那位害他撿衛生紙撿很辛苦的瘋女人!但她似乎不記得那天發生的事,面對他們保持著溫柔親和的笑容,與抽衛生紙碎唸時簡直判若兩人。
「謝謝霍陳先生的細心,居家消耗品很實用。」安允詩敞開專業的親和笑容。
霍陳玖暗暗挑起一邊的眉,盯著她的笑角。
沒想到還真會裝,挺能暗藏情緒,一開始不經意露出的傻樣,現在馬上用笑容蓋過。
安允詩朱唇弧度不減,內心卻已在猜測他送衛生紙的可能性。
到底為什么一個霍陳家的孫大少爺會送衛生紙?好說歹說她也是陪他連續吃四天飯的飯友,應該送個餐具還餐卷吧!還是……他最近什么廠商合作,所以對方送來百袋衛生紙進貢,他嫌東西多,才送她一袋?
這奇妙的禮物到晚上,她還填不了一個合理的解釋,甚至考慮把其中一包永遠保留,畢竟是霍陳玖這大少爺送的,或許以后可以進故宮。
安允詩躺在柔軟的床上敷臉,伸手拿起桌曆看著決選結果的日期格,還剩五天了。
明天還是會被傳圣旨到他辦公室吧,雖然范不在意被人閑言閑語,但她可不想有人對他們亂添話。
霍陳玖找她吃飯的目的是什么,她不知道,可明天非得停止跟他吃飯才行,一來保住Fan.不受外人雜語,二來她真的沒預算再陪霍陳玖吃好喝好了……
這吃吃吃吃的行程,除了車馬費敢跟范申請公費外,餐費開不了口啊,太怨了!

霍奧一樓的總機小姐掛著千年不垂的微笑弧度向她問好,連續幾天的拜訪,讓總機小姐跟凱倫見到她像見到同事一樣,中午出席率高,還到可以領全勤獎金的地步。
電梯往十五樓上升中。
到十五樓后,凱倫回過頭對她細聲說:「安小姐,執行長今天有臨時會議要開,恐怕會讓您等待些。」
「臨時會議?如果是執行長的重要行程,那我也不方便打擾,改天再來好了。」語畢,她立即回過身要走人。
「不不不──安小姐,您可以在辦公室稍等,請您千萬別私自離開。」凱倫猛然捉住她的手腕,急切地說道。
安允詩被她這一拉,反作用力可不得了,料不到凱倫的臂力如此強,完全是拔河冠軍等級,只不過穿著霍奧制服而已。
「但,這樣不打擾嗎?」她問。
「不會,您是執行長的客人,怎么會打擾?」凱倫鬆開拔河冠軍般的手。
看樣子,如果她隨便離開才是真正給凱倫帶來困擾。
「好,那我在里面待著好了。」
「好的,今天一樣要咖啡嗎?」凱倫明顯鬆一口氣。
「不了,今天要果汁,最近咖啡喝太多了。」安允詩輕吐舌。
待安允詩走入辦公室,關上門后,凱倫才安心轉身去準備果汁。
執行長讓她連續五天聯絡安小姐,且又是中午左右的時間,這肯定是私人的午餐約會,兩人關係不一般呀……以執行長他控制慾的性格來看,要是等等回來,沒見到安小姐,她肯定會好幾天被執行長丟一堆雜事。
安允詩看手機時間已經十二點十五了,霍陳玖還沒回來,桌面上的果汁只剩下三分之一杯。
纖長羽睫一下一下的緩緩眨著,昨天她熬夜想案子的設計,不知不覺到三點才睡,偏偏現在室內空調溫度涼爽舒適,沙發又像被施了女巫的魔法一樣,不停催眠著。
搖搖晃晃的嬌瘦身軀,敵不過沙發的催眠,側身倚在沙發扶手邊睡去。
沉睡中,她忽然聞到一股清淡的麝香,清新沒任何雜味,好聞得讓人貪戀,她縮身,像只貓縮成一團的窩在暖處,時間不知游走了多久,冷不防心里掛念的壓力逼得她醒來。
羽睫微顫,她睜開迷濛雙眼,單手支起身子,一件質料佳的男西裝外套從她肩滑下。
「醒了?」低嗓喚著。
安允詩抓著外套,循聲轉過頭。
霍陳玖坐在辦公椅上,翹著交錯的長腿,他任何一個動作都像雜誌上的模特兒,每個神情在女人的眼里跟誘惑沒什么差別,要不是她很確定這里是辦公室,她真懷疑有攝影師在幫他拍照。
「不好意思,我睡著了,真的很抱歉。」安允詩邊道歉著,眼不安的盯著手機的螢幕顯示。
一點三十!?
她睡了一個多小時!
她收起霍陳玖的西裝外套,走到他面前雙手奉上。
霍陳玖的外套……這神圣得跟龍袍有什么兩樣,還讓他親自披在她身上,自己跟哪位大神借膽了,還不還得起啊……
安允詩滿心懊惱地碎唸。
「謝謝。」她雙頰染上淡紅,不好意思的細聲說。
霍陳玖手指勾回外套,她臉紅的模樣逗得他勾起唇角,邪逆且魅惑。
「是我開會耽誤了,不要緊。妳最近很累?」霍陳玖帶著她走回待客的沙發坐。
霍陳玖坐在主位沙發,安允詩坐回她平常坐的三人座沙發。
「還好,只是昨天熬夜。」
「嗯,看得出有點憔悴。」
霍陳玖說完,安允詩緊張得捧住自己的臉。
「很糟嗎?」在一個零死角的男人面前,有哪個女人敢呈現糟糕的面容。
他偏頭思考,「妳可以繼續在沙發上睡,補救看看。」指著她坐的沙發。
想到自己丟臉的行徑,她真的想從這里鉆到一樓總機柜臺。
「我……睡著時,你有叫我?」她怯怯試問。
「沒有,妳睡得很沉,看來我沙發選得不錯。」
「霍陳先生品味極佳,這一組沙發非常的柔軟,易讓人不省人事……」安允詩乾笑,她已經準備鉆到地下三樓了。
「我進門時,可能開門聲有驚擾到妳,妳模糊的說了些夢話。」
「夢話?我說了什么?」通常沒人在她睡覺時跟她對話,她應該不會回應才對,怎么破例了?什么事讓她有這么大的壓力。
「別再吃了,要沒錢了。」他淡聲道,沒多余的表情。
「……」
「妳是養恐龍嗎?」
是養不起自己!
「我也沒印象了,可能夢里我的錢被恐龍吃了吧……」安允詩彷彿聽到錢包慘叫,心在淌血。
不行,她今天必須好好跟霍陳玖說清楚才行。
她要是近期太頻繁來霍奧,不只對Fan.有影響,她這個月的透支會超出她的掌控。
「霍陳先生,如果近期沒公事上的必須,我想──」在她正要對霍陳玖說清時,大門突然響起敲門聲。
叩叩。
「霍陳中國十大名畫價值排行_最厲害的小三什么套路先生,簡良先生和關月小姐來訪。」凱倫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75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