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十大不敗名將_最厲害的情人什么套路

霍陳宅邸【6】 凱倫的問聲打斷安允詩的話,她聽到有客來訪,急得要起身,會直接來找霍陳玖的必是大人物,她在這里待著實在不好。
「坐,他們不是客人。」霍陳玖說。
他對著外面喚聲:「進來。」
得到執行長的應聲后,凱倫才開啟門,請兩位進辦公室。
簡良穿著深灰色的西裝,高瘦雅痞,面上生得一雙魅惑的桃花鳳眼,薄唇的慣性弧度,親和有禮;關月如同名字中的月字般,臉戴絕世脫俗的美麗,螓首蛾眉,黑亮長髮披在身后,雪白的肌膚配上鮮紅的唇,從外貌即能看出她才智絕倫,與一般人大有不同的是她散發的氣質,微微的隔絕感,難以親近,這樣的感覺讓安允詩有些熟悉,偏在這時又想不起來。
霍陳玖暼眼兩人。
「我們這到底來的是時候,還不是?」簡良翹起一邊嘴角,視線在霍陳玖和安允詩之間徘徊。
「怎么來了?」霍陳玖沒回應他的問題,直接問。
「跟簡良正閑著,來約你一起吃午餐。中午打來時,凱倫說你在開會。」關月跟簡良朝他走來。
簡良晶亮的眸子瞧著安允詩,眸光藏著笑意。
「正好,我和安小姐還沒吃。」霍陳玖站起身回話,他高大的身影擋住簡良的視線。
簡良收回目光,有趣的抿唇,猜疑著霍陳玖的動作是剛好還是故意?
他對這女人的印象沒忘,是餐廳那位名叫安的悲情女主角。
安允詩聽見霍陳玖提到自己,立即站起,點頭招呼。
眼前兩位,光看即明白跟她是不同金字塔階級的,散發的氣場和光芒度僅低于霍陳玖。
「沒關係,你們有約,你們一起吧!我不方便打擾。」她禮貌推辭,轉身打算離開時,一堵高墻動也不動的擋在她面前。
「我有說可以離開嗎?」王者發話,雷霆萬鈞。
安允詩僵硬的保持著方才的笑容,站回原位。
她真想知道霍陳玖到底怎么練出「命令」和「王者」這兩樣本領的,每句話都給人「你不聽話,我讓你死」的威嚇感。
標準的,他這一型在班上當風紀股長,老師肯定愛死!
關月低笑,絕美的臉淡綻月弧,原本的隔絕感散去,她的笑顏連安允詩都看得入迷。
「安小姐,一起吃飯吧,說來應該是我們打擾才對。」關月道。
「是啊,妳可別離開,玖最討厭別人打壞他的行程了,一起吃飯當個朋友!我叫簡良,旁邊這位是關月。」簡良俏皮地眨眼。
「簡先生,關小姐你好,我叫安允詩。」她微笑回應。
「這樣行程不壞吧?」簡良最后一句試問著霍陳玖。
「走了。」霍陳玖不多做回應,轉身往門口走去。
雖然這里跟她相處最多時間的人是霍陳玖,可感覺上簡良跟關月親近多了,霍陳玖長得確實給人捨不得眨眼,男神般著長相活生生站在眼前,連她看久也會看得忘我,但或許身份差別之大,他眸光中的冷冽孤傲讓人不敢深望。
到霍奧一樓大廳時,秦邵已經把車開來,在他們的黑賓士后,停的是一輛寶藍色的BMW,應是簡良的車,他們要走出大門到階梯時,霍陳玖跟關月往右方的黑賓士走去,簡良則是往左,在這分兩派走時,她微微頓住,他們的走向明顯是一直以來的分車習慣,即便她是霍陳玖的客人,前一次也是搭乘他的車,但此時他的好友們在場,關月慣性的跟著霍陳玖,說明著兩人的關係與簡良又是不一樣。
現在,她是要上霍陳玖朋友的車嗎?
簡良心細,走下階梯后,回頭招安允詩跟上,似乎曉得她的尷尬。
「安小姐,別不好意思,搭我的車吧。」
「謝謝。」安允詩點頭,跟上簡良走到車邊。
她偷偷瞄一下右方,看到霍陳玖和關月走在一起,心里不知不覺讚嘆兩人多般配,連散發的氣質也相同──相同?這一個機靈點醒了她,她總算清楚關月給她的熟悉感是什么了。
是霍陳玖。
關月跟霍陳玖在靜默不語時,眼神與氣息帶著微微的隔絕感,在他們的世界里,彷彿隱藏著一塊的死寂。
或許,他們的般配和那份熟悉感是來自那塊死寂。
同個世界,同種疏離。
楊平辛幫霍陳玖開車門,要跨進車內時,他止住動作,轉頭尋找著這幾日跟在他身后的女人,再見到安允詩上簡良的車后,才收回視線,進入車內。
安允詩坐上車后,簡良調整冷氣的風口方向,不讓它直吹副駕駛座,免得冷著。
他一直以來有很多女伴,很多細心的小地方都不知不覺成為一個小習慣。
霍陳玖的車行駛在前,簡良在后跟車。
車內撥放著魔力紅的專輯,簡良很放鬆自在有時也會唱出幾句,看他很是公關的料,曉得怎么開話題與她聊什么,他隨興幽默,讓她對這位陌生人少了尷尬和沉默。
行駛中,她偶爾會直望前方,眼神不自覺多往霍陳玖的位置看去,不曉得他們是不是也在聊天?
從剛才的相處看來,兩人的互動不太像情侶,可從分車習慣和氣質來說,似乎又有更深的關係。
「他們不是情侶,也沒有婚約關係。」簡良驀然開口。
「啊?」
「幫妳解惑,看妳的眼神就知道妳跟外人一樣在猜測什么。」
安允詩看方才的心思被猜透,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看樣子他們很常被人說。」
簡良輕笑:「可能打從出生到現在吧,不過現在很多人熟了,也知道他們不過是一種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青梅竹馬,兩家因為中國古代十大不敗名將_最厲害的情人什么套路世交關係,所以感情比旁人更親近些。」
安允詩明白得點點頭,原來霍陳家跟關家是世交啊,果然兩人相處越久氣質越像,世交關係的兩人,小時候一定很常被家族湊一對吧?
像她,跟同齡的小堂哥在小時候就很常被家人逼迫穿情侶裝,真不曉得那些父母在想什么!都不怕她跟小堂哥當真嗎?他們可是有血緣的啊!
不曉得霍陳玖跟關月有沒有類似的經歷……
猝然,他們倆人一同搭上車的畫面又閃過,不行不行──現在一直想著他們般配的事,她到底在亂想什么,他們之間的世界明明這么遠。
「安小姐,其實這是我們第三次見面。」
安允詩寒毛豎起,這、這、這這這話也太熟悉了!
不就是霍陳玖第一次邀她吃飯時說的臺詞嗎?
她臉色蒼白,雙瞳直睜,緩緩轉頭瞅著簡良,她的神情有如恐怖片女主角,說是在拍厲陰宅也不會有人懷疑!
「怎么了?」簡良看她臉色蒼白,狐疑問。
「沒、沒什么,只是前陣子才聽到這句話……」她不安的將髮勾到耳后。
「讓我猜猜,是玖對嗎?」
絕、對、是、共、犯!
他們現在要她去吃飯,是打算一起炸她錢包嗎?還是要交接?
想到這幾天的午飯錢,她實在想直接跳車!拜託,別攔她!再繼續給他們炸下去,醫藥費還比較便宜!
「嗯,不一樣的是……他說四次。」
「四次?不對啊,應該是三才對,還是你們之前有哪個場合見過?」
「簡先生你們是不是記錯人了?」
她非得要將這誤會解釋清楚才行!
「記錯?」簡良挑眉,瞥眼她,「沒有,我不可能記錯,對記雌性動物的臉我還挺有信心的。」
安允詩壓著胸口,為生命多吸一口氣。
她想問問父母,自己是不是有位失散多年的雙胞胎姊姊?
簡良看她表情無奈得很逗趣,不禁失笑。
前方正好紅燈,他踩煞車后,微轉身看向她。
「玖沒跟妳說前面四次的原因?」
他見她搖頭,心里不免猜測原因,難道是擔心她的情傷?玖有這么貼心怕觸碰別人傷口嗎?他的印象來說,他不是這么有良心的人啊。
「嗯,妳最近過得怎樣?心情好嗎?」簡良揚起爽朗的笑容試問。
「過得有點窮……心情算不錯吧。」
哦?不錯,走過失戀期了。
簡良保持原有的笑臉點頭應聲,而后又變臉,一副正經望她。
「妳曾經害我跟玖差點發生地下情。」

四人用完餐,服務生替他們打開厚重的玻璃門,鞠躬送客。
安允詩走在后頭,霍陳玖魁梧的背影又讓他想起簡良說的話。
原來她失戀那晚給人送錯餐的客人居然是簡良跟霍陳玖!她當下傷心失魂,壓根兒沒注意客人的長相,她的失態行為,還讓霍陳玖被誤會向簡良求婚,這么丟臉的烏龍事件怪不得霍陳玖一直針對她,雖然此事件是自己犯錯,但是心里對前男友又開始怨恨了。
不過,被霍陳玖整了幾頓午餐,今天這頓可讓安允詩小竊喜,因為她今天吃免錢的!不用付飯錢,霍陳玖請客!
她知道是因為簡良他們的關係,所以他一併付了所有人的餐錢,可就算是順道請的,她也終于可以從淌血變流淚了,還是喜極而泣那種。
秦邵依舊準時出現在門口,楊平辛已在旁待命。
她一開始以為楊平辛那天是去幫霍陳玖拿舒潔衛生紙才跟來的,但后來她發現,楊平辛除了霍陳玖在霍奧辦公時,其他有什么大小事,幾乎能見到他的身影。
看來霍陳家的日子真是不一般,不只有貼身保鏢,還有貼身管家。
她步伐向左,要往簡良的車走去時,被霍陳玖喊住。
「關月,妳先搭簡良的車,我跟安小姐還有公事要談。」霍陳玖對關月道。
他愿意跟她談公事了!?
「好。」關月答聲,沒多問,轉身往簡良的方向走去。
安允詩羨慕的看著回身的關月,維納斯的三七比,連回身的姿態都動人,不愧是名門千金,自己雖然姿態不差,可是回身起來呢──就只是回身而已,別多想有什么玫瑰花瓣飄逸這類的。
「掰啦,下次見!」簡良揚笑道別。
「安小姐,下次在一起吃飯吧,千萬別客氣推辭。」關月在旁輕輕揮手,邀約下一次的餐敘。
從在飯桌聊天的觀察上,她對安允詩挺有好感,安允詩聰明單純,在話語中懂得進退,心思細密很有說話藝術,不會失于自己,也不會過于奉承,難教人不喜歡。
她和霍陳玖先是目送簡良他們車離去,才往車子走去,到了車旁時,霍陳玖停住腳步,凝視她。
「妳是我的客人,不應該坐簡良的車。」
怎么跟她說起這了?霍陳家重視禮儀這點,果真不能忽視。
「是,不好意思,在這方面我確實滿失禮的,可我覺得應該尊重你們平常的習慣。」
習慣?
霍陳玖腦海閃過關月的臉,驀然他沉默。
在他身邊的,一直都是她沒錯,關月。
「霍陳先生,剛說要談公事,要不我現在幫您跟范約時間?」她問。
聽到她問話,他才回過神來。
「告訴你們老闆,我現在要去他公司。」他說話時總帶著天生的權威感。
「現在?」安允詩驚呼。
「對,去妳公司談公事,妳那么常來霍奧,也輪到我去拜訪了。」
安允詩一陣無語,還不是被他叫去的……
「剛吃飯時,妳叫他名字?」霍陳玖低眸望她,倏然問起。
他名字?
「簡良嗎?」
霍陳玖點頭,表情稍嚴肅。
「在車上時,他讓我這么叫的,說今天是交朋友,加先生兩個字很生疏,這……不好嗎?」
「沒有不好。」
安允詩扯出完美笑容點點頭,她還以為自己不禮貌,得罪人了。
「以后妳也不用叫我先生。」
她微怔,杏瞳水汪汪瞠著,她對他可以不用喊先生?
「知道了嗎?」霍陳玖沉穩的嗓提醒。
被他霍然提醒,她不小心亂了神情。
「知道了,霍陳──少爺。」
猛地,霍陳玖沉沉厚重的抽息,高大的身影逕自轉身上車,留她一人在車外。
怎么了?尾音拖太長嗎?

霍陳宅邸【7】 Fan.位于一棟藍色大樓的三樓,街巷內有許多小吃攤,客源幾乎是附近的上班族和學校老師,在中午時這條街總是特別熱鬧,現在下午三點,附近的店家老闆們都關起燈,靠著午后的陽光慵懶地看著電視。
由于是到新地點,秦邵跟楊平辛便隨著他們上樓。
安允詩皺眉,煩惱擔心著,剛在車上時她試著聯絡范,結果他不是沒接就是沒讀訊息,這下可好,人家大少爺突然來訪,不知道辦公室狀況如何?雁珊在唱歌,還是小宛在偷看漫畫這都還好,主要是希望他們范大爺可以保持在完美狀態。
電梯到三樓后,他們越走近工作室,地板的震動感越明顯。
霍陳玖凝眉,身旁的秦邵率先開口:「震方于前面十步距離,有節奏。」
安允詩悄悄凝視墨綠色門上的六格霧玻璃,看出有人在辦公室走動,她伸手轉開金色門把,一推開門,眼前震驚的畫面,讓她想立刻拉著霍陳玖的手,沖到樓下喊掰掰!
「五六七八,來,扭上腰,手伸直──好,換邊!」范瀏海被髮帶壓著,身穿灰背心,帥氣完美徹底沾不上邊。
雁珊、小宛還有另一名T工讀生楊楊,工作室四個人全賣力的跳鄭多燕,由范做主導帶動。
他們看向突然打開的門口,掩面的安允詩,這倒還好,又不是沒一起跳過,但她身后那三位是怎樣!一名帶著墨鏡的保鑣,一名站姿端正的書生面,最后佔據所有光芒的人西裝筆挺,迷人孤傲的眸子冷冷地望著僵硬在原地的他們,臉上沒任何表情,毫不覺得打斷一群未來能走向云門舞集的人。
猛然一陣旋風,打散原有的隊形,范從中消失了!長廊后的辦公室傳來怒氣騰騰又凄厲萬分的叫喚聲。
「安、允、詩──」
所有人看往安允詩,她蹙眉緊抿著唇,怯怯地瞄向長廊,完了……大難臨頭。
「雁珊,我來介紹,這位是『本實生活』的負責人,執行長霍陳先生,后面這兩位是秦先生和楊先生,麻煩你們先招待一下。」她先讓雁珊招待霍陳玖等人,在她可能被范掐死的期間……
雁珊聽到執行長,差點腿都軟了,眼更是在霍陳玖臉上傻睜著。
現在當執行長,臉也在審核標準嗎?
安允詩要走過長廊前,楊楊遞一份藍資料夾給她。
「拿它來保命。」楊楊簡短的說。
安允詩點點頭的接下。
雁珊要開口問霍陳玖要喝的茶飲時,冷不防她想起安允詩說關于她去霍奧親見到的鞠躬禮儀。
她火速張出雙手,手各壓一名工讀生的頭鞠躬:「霍陳先生,您好。」
不知情的兩名工讀生,見雁珊如此緊張也跟著喊。
「霍陳先生,您好。」
雁珊冒冷汗,還好及時想起,否則日后給霍奧執行長僅留下他們跳鄭多燕的印象,還要面子嗎他們!
安允詩咬牙走入廊內,轉進辦公室,才剛步入,她立刻謝罪,卻慘遭小球襲擊。
「范,我不是故──意──宜、乙易──的,哇──」安允詩拿著資料夾擋住范狂丟的彩色玩具球。
那是他買來要送給自己小姪女的,現在卻成為出氣道具。
「安允詩,妳居然讓我出這種丑態!」范瘋狂的丟球大叫。
「我不知道你們正在跳鄭多燕嘛。」
「還敢回嘴!妳出生時我就該把妳給掐死!不,不對,應該把妳射在墻上!」范拿下可笑的髮帶往安允詩彈過去。
嘔,天……太噁心了!她又不是他生的!
「拜託!罵點別的。」
「妳腦還留在妳媽子宮啊!」
他還真的罵。
范抓亂頭髮,他可是愛面子自尊第一的范大爺啊!給外人看到他戴髮帶領著員工跳鄭多燕,這不是給他理由去死嘛!
「范,你骨架偏細,但身材不錯沒肥肉啊,跳的姿勢也很棒,剛剛那樣沒關係的……」安允詩想盡辦法緩和他。
「Who cares我露身材跳舞?裸體給人看我也沒關係!是額頭,安允詩,重點是額頭,我瀏海箍起來的樣子給外人看到了!」范摀住臉,像是明星們性愛影片被外流一樣的絕望崩潰。
安允詩靠在書柜邊,動也不敢動。
額頭,范的禁區,僅有熟人才可以看,對他來說沒了瀏海的額頭,好比卸了妝的女明星一樣悲慘。
辦公室外,霍陳玖坐在麻料沙發上,耳朵不免聽進辦公室內傳來的慘叫。
沒多久,范變回他的完美模樣現身,彷彿剛才那位露額頭跳鄭多燕的人已經投胎去了,現在這位才是本尊。
安允詩跟在他身后,也轉回平時工作的模樣,文靜知禮。
工讀生小宛跟楊楊打從心底佩服的看,出社會的果然不一樣,真會裝。
「霍陳先生您好,敝姓范,可以叫我范──」
「大爺!」小宛搶答。
自作聰明!
范毫不留情的后腳往她小腿踢去。
「叫我范,就好。」
小宛痛得要流出淚,嗚嗚……他明明說過可以叫他范大爺、范小爺、范爺、范哥的。
楊楊撇開頭,她怎么就這么沒腦?眼前的霍陳先生一看就知是皇上等級的人物,范哥只差沒下跪嗑頭了,還要他叫他范大爺,這句一出口,范哥肯定減壽。
「范先生。」霍陳玖知禮淺淺微笑。
兩人一同進辦公室,秦邵和楊平辛則站在門口等候。
安允詩終于能輕鬆地聳聳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時,雁珊跟小宛則圍過來。
「安,這幾天跟妳吃飯的就是剛剛那位?」雁珊睜大雙眼問,手指著辦公室方向。
安允詩點點頭。
雁珊跟小宛摀著嘴尖叫,雁珊更是瘋狂得拍她肩。
「很好啊!陪他吃飯多幸福啊,妳就繼續這樣賣命賣身的陪他吃!」
「對對對,吃到婚禮上。」小宛附和。
可重點是陪霍陳玖吃飯,純粹是他對她的一種報復啊……想想第一次吃飯時,霍陳玖便警告她,他很會記仇。
是的,她明白了,他好會記。
雁珊看安允詩還一臉愁然,更加力鼓舞她,她可不能放著好朋友經過一次悲慘失戀后,遇到好對象還不好好把握,再說現在這名對象,真的是投胎七輪也不一定轉得到得大獎啊。
「安,我知道妳可能還有很多顧慮,但妳要好好把握,天菜不是隨地發芽的,霍陳先生事業高,臉更是傾國傾城傾地球,有機會前進,就不要猶豫。」
「對對對,要前進,像溜直排輪那樣無法煞車。」小宛猛點頭,眼鏡都被點得滑到鼻頭。
安允詩手指比在唇前,警告她們小聲。
怎么就那么努力想把她銷出去,她現在也才剛二十六歲,還有個幾年可以尋另一半呢,雖然以后遇到的男人肯定無法跟霍陳玖比,可是霍陳玖當情人……完全反應「肖想」兩字啊。
「我說你們,霍陳先生是所有女人的男神、天菜沒錯,但是,天菜顧名思義就是長在天上的,我們還是好好地在凡間吃地瓜葉吧。」地瓜葉也很健康呀。
雁珊嘟著嘴,安允詩肯定不曉得,在她跟范走進辦公室時,霍陳先生的視線可是跟到轉角,分明是在意著。
好,假使哪天在最后一步時,安允詩沒跨出去,她一定聯合范、小宛和楊楊一同踹她出去。
霍陳玖跟范在辦公室談話約三十分鐘后,才出來。
安允詩跟其他人見范眉開眼笑的模樣,猜測談到了好案子。
「霍陳先生,謝謝你的欣賞,設計上會另外再跟負責的部門聯絡的。」
安允詩聽他們的對話,想是周年慶的禮品設計案確定由范來執行。
「安。」范喚聲,眼神提示她。
她點點頭,舉眸對上霍陳玖。
「霍陳少爺,我送你。」安允詩微微欠身。
霍陳玖聽到她又喊一句少爺,顏面神經忍不住隱隱抽動。
開門后,秦邵跟楊平辛都在,見到他們出來,依舊先向霍陳玖鞠躬。
「霍陳少爺,謝謝你肯定范的能力。」安允詩微笑。
「是他有才華,你們工作室以后必能做大。」
安允詩開心得燦笑。
可以得到霍陳玖的夸耀,對他們工作室來說無疑是被頒了大獎一樣。
「對了,霍陳少爺,對于三個月前在餐廳得罪你和簡良的事,我很抱歉。」安允詩深深鞠躬致歉。
霍陳玖低眸,劍眉微蹙,俊龐上沒多余的表情變化。
簡良跟她說了?
「我真的很抱歉,給你們造成這樣的誤會。」說著說著,她又要再次鞠躬,卻被霍陳玖攔下。
「行了,那只是小事,妳那天……情緒低落,犯錯在所難免,況且只有簡良對那誤會當真。」
所以霍陳玖原諒她那天的事?
「可是霍陳少爺,你不是說過你很會記仇嗎?所以才故意讓我每天過去吃午餐,刻意想讓我想起三個月前的錯──報復我。」
「我說了那是小事。」
難道有別件事?根據她了解在決選會前,只有見過餐廳那一次,是她漏了什么嗎?
安允詩猝然想起,簡良跟霍陳玖說的見面次數不同。
「霍陳少爺,你在之前說過我們是第四次見面,可簡良說只有三次,難道差的那一次,是你想報復我的原因。」
「妳記得是什么事嗎?」霍陳玖偏頭,薄唇邪逆淺笑。
賓果!真的是未知的那一次!
「不,不是的,霍陳少爺,簡良說的三次都是我沒錯,我也對事件有印象,可是你記得的那一次,真的是我?」老天,她可不想再付高檔午餐錢。
霍陳玖抿唇點頭。
「我很會記仇,不會記錯。」
又提!她簡直要被他這句話給逼死了。
「不如,你說說那天發生的事吧,真是我,我一定道歉!如果不是我,希望你可以放過,別再拘泥。決選結果快公布了,我擔心這期間一直在霍奧出沒,我們工作室會被人說話。」
霍陳玖銳眸一凝,確實,安允詩連續幾天都被叫進霍奧,連他在開會時,凱倫也將她安排在他辦公室內,她在凱倫眼里已經造成不小轟動,看樣子她在繼續出現的話,對他們工作室的名聲會受影響,再來范剛接下周年慶的案子,說不準會被外界傳聞是攀關係。
安允詩睜著雙瞳,一副等待他公布答案的模樣。
「三個月前,我坐的車被襲擊了,而我們當時正在車上。」
「被襲擊了!?那你們有沒有怎樣,有受傷嗎?」安允詩訝異得叫出聲,心慌的左右看看他們三人。
「楊平辛,他被襲擊頭部。」
楊平辛面目保持平靜,腦海卻想起少爺毫不關心的臉孔。
「頭部,太殘忍了……楊先生,你腦子還好嗎──啊,我不是這意思,我是關心你,你頭還會不會痛?」安允詩發覺用詞錯誤,立刻改嘴,她雙瞳流露關心,直盯著他的頭。
「謝謝安小姐關心,我沒事,只有微微弱弱的小小腦震蕩。」
她同情地望著他,可憐楊平辛,當隨行管家,卻還慘遭襲擊,霍陳家的員工實在太辛苦了。
「霍陳少爺,你呢?有沒有怎樣?」
驀然間,他神色憂傷,撇開視線:「心靈受創。」
心靈受創……?該不會當場動了槍枝刀械,現場血流成河,所以給霍陳玖心里留下陰影?
她黑瞳溢著滿滿憐惜。
「對方把我車弄得凌亂不堪,顧及對方是女人,所以沒當場折斷她手腳。」他憶起當時,好凌亂不堪啊……一百一十張衛生紙在飛。
「我的天……還是位女殺手,秦先生,手下留情了?」她吃驚的摀起嘴。
沉默寡言的秦邵,沉重地點頭:「是我低估她了。」
霍陳玖他們遭遇到的災難,讓她驚駭得難以平息。
楊平辛被襲擊頭部、逃過秦邵手里、霍陳玖還心靈受創,太糟糕了!聽他們說來可見對方沒完成任務,有可能再來第二次,表示著霍陳玖他們還會在遭受到一次危險,或許更大。
眼前的三個人,他們在明,敵人在暗,對方哪時會再來也不知道,唯恐哪次見面,他們三人無法像現在這般。
「有對方特徵嗎?」她停不下關心,繼續問。
「有,長得跟妳一模一樣。」霍陳玖深幽的眸閃過光芒。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752.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