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鄰居夫婦交換電影_最新連載np一女多男

第28章 招待一職,聽起來似乎很專業,做起來其實既枯燥又乏味。
葉昇不賣笑,賣臉就夠了。他不需要跟薛愷文一樣換上正式西裝,但同樣的也是必須穿上制服西裝,而他其實比較喜歡穿體育服,方便又輕鬆。
今天是附近國中的畢業典禮,據說是個小學校,所以才來跟M中借場地,也有人問為什么不跟隔壁K中租借,得到的回覆一概是聳肩不知。
大概是隔壁K中是重點高中,升學為主,在地風評都是嚴格私立中學,沒點錢進不去。
其中分成五大班,葉昇不清楚,只知道他們升學率一向不錯,但畢業多年后再往回問M中與K中的校友,誰比較懷念高中生涯,前者大勝,后者沒說是場惡夢就不錯了。
所以葉昇并不羨慕,基本上,對于他不在乎的事,他根本不上心,連好奇的念頭也沒有。
待這群國中生全都入場、家長也都入席后,葉昇終于得以喘口氣喝口水;坐在一旁的小角落,恰巧碰上開幕儀式,而擔任此重任的人便是薛愷文,這葉昇是知道的。
掌聲響起時,褐髮少年走到前臺,四周暗下,一道光忽地打在他身上,儼然成為全場焦點。而他,一掃平常的吊兒郎當,深深一鞠躬,再次昂首時神情盡是自信。
當他舉高小提琴,彷彿抬起了全世界。
葉昇是門外漢,沒聽懂薛愷文究竟拉了些什么,只知道拉琴時的少年卓犖不凡、氣宇軒昂;他是玉樹瓊枝的少爺,平常不覺得有什么,此刻,葉昇才懂兩人的差距有多懸殊。
龍攀他身,他又怎么能承受?
也許換作他人知道自己的好友是這般富貴之子,多少會生些邪念、要不動點歪腦筋,人非圣賢,又非君子,這點小惡實屬難免,然而葉昇不是。
他對人一向疏離冷淡,一但走進他心,他必定推心置腹、赤誠相待,起初沒看出薛愷文背后的金山銀礦,只覺得他忒不要臉,漸漸的,葉昇好像懂了他與生俱來的自信是為何。
當最后一個音落下,葉昇忽地迎上特別炯亮的雙眼,從臺上而來——越過重重人群、直直地看進他。
感受到他的目光,葉昇稍有僵滯。
雖是一眼,僅僅一眼,卻像是那鴻雁掠過青空,快速地攫取了他的目光——伴隨如雷的掌聲,謝幕。
「薛愷文越來越有大將之風了。」
聞聲,葉昇猛然抬起頭,竟見是江仁馨突地出現在他身旁眉彎眼笑,葉昇抿唇,淡淡地撇開眼。
見他彆扭的樣子,江仁馨忍不住輕笑出聲:「怎么?我讚美他錯了嗎?」
葉昇微微蹙眉,沒答話,只是站起身,這才發現今天江仁馨穿了雙高跟鞋,難怪似乎比他高了些。
葉昇不喜歡這種感覺,似乎……就這么矮她一截。
「葉昇,你的想法還真好猜。」聽出話語中藏著的調侃,葉昇倏地臉熱幾分,撓了撓中文版鄰居夫婦交換電影_最新連載np一女多男臉不說話,想法卻全都寫在臉上了。
「但我覺得你也挺好的啊,平常看你不愛穿制服,真穿起西裝制服來也是蠻體面的。」
葉昇像是噎到般一時說不出話,只是快速地掃她一眼,逕自低下頭。然而兩只露出的耳朵早已紅透,若不是顧著這是大庭廣眾下,江仁馨可能會忍不住撓他幾下。
太乖了,簡直跟只貓似的。
葉昇是很有趣的人。乍看下覺得他有些超齡,實際上不過是用冷淡疏離來保護自己的不知所措,越認識這個人,越覺得順眼。
不熟的人也許會覺得葉昇很冷淡,心思再細膩些的小女生可能會因此受傷,覺得自己是不是哪里惹得這大佛不歡快了?實際上不過是少年不怎么會應對,對于社交,他稱不上得心應手。
可是在這樣的冷淡的外表下,卻藏了一顆柔軟溫柔的心。
忽地,江仁馨迎上一雙含怨的眼。無論禮堂內有多昏暗,她都能輕易見到那雙眼中清晰可見的幽怨。
她忍不住笑了。
「好啦,不說了不說了,愛生氣的小鬼。」江仁馨朗笑幾聲,葉昇心里早已張牙舞爪,又不敢真往她身上撒野,只能乾瞪眼見他這班導師悠然而去,留下他在原地生悶氣。
畢業典禮似乎都是這樣的,冗長的高官致詞、出類拔萃的學生領獎,再來放送回憶影片……最后在校生與畢業生互相鞠躬后大聲唱畢業歌,好像能唱出那段時光似的齊聲高唱。
對于葉昇來說,國中的畢業典禮是有些遺憾的。
——人的一生會遇到兩個人,一個驚艷了時光,一個溫柔了歲月
那個驚艷了那段時光的人,卻在他的畢業典禮中缺席了,更從他的生命中銷聲匿跡。
自此,無影無蹤。
那么,另一個溫柔他的歲月的人……葉昇不自覺地抬起頭,望向禮堂另一端與生教組長相談甚歡的江仁馨,心底泛起酸,不自覺地別開頭。
有什么正在崩解離析,逐漸走上荒腔走板——
他垂下頭,輕聲嘆息。
「嘿,阿昇,你是沒見到我所以垂頭喪氣嗎?」聞聲,葉昇頭也不抬就知道是誰來了,不單單是眼前的的皮鞋過于張揚,而是會這樣不要臉趴在他身上的人沒幾個。
他微微地勾起唇角,推開薛愷文,「走開。」他抬起頭,不意外見到自家好友換下一身西裝后,又恢復平日那吊兒郎當的樣子,唯獨領口深藍色的領帶仍滑稽且突兀地繫在那。
覷了眼他,葉昇問:「你那領帶是怎樣?」雖然想過薛愷文可能又要唬爛他了,卻沒想到這家伙的段數也是會不斷精進的。
「就等你幫我解開啊。」
「……你自己沒有手?」
「我怕我勒死我自己。」他一本正經胡說八道著。
「……好像挺有道理的。」他白眼翻到下不來。
「不過,阿昇,你知道分班結果出來了嗎?」薛愷文問,葉昇著實一愣,他是聽江仁馨隨口說過升上高二后她不再是他的班導師,但沒想到已經公布了。
他無聲看著薛愷文,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忽地,薛愷文攬住他的肩頭,眉目間有些失落,卻又強忍失望笑道:「可惜,我們不同班。」
葉昇稍稍一愣。
「隔壁倆班,我們班都被打散了,你啊,你這家伙考這么好去了好班,我呢就只能待在隔壁的次好班,你看看你,真沒良心。」
薛愷文是很真的人。有時雖然白目了點、無賴了點,可真的挑不出什么毛病,不擅與人相處的葉昇也能與他相好,由此可見薛愷文并不壞,什么情緒也都寫在臉上,例如現在。
他手中揮著校方釋出的公告,葉昇奪過他手機點開一看,他未來是二年九班,薛愷文是二年十班。
兩班距離不過是幾步之遙,可是薛愷文的落寞好像相距咫尺天涯似的,一時間,葉昇消化不了他強忍不住的悲傷。
見不慣這樣的他,葉昇沒頭緒該怎么安慰他才好。大概是看出自家好友的手足無措,薛愷文勾唇一笑,笑他太真誠、笑他太傻氣。
「難道你沒點捨不得哦?」薛愷文問,本是沒期待葉昇會有所表示,卻意外見他神情稍稍僵滯,后而有些難過似的低下頭,沉聲:「還見得到,就好啦。」
少年說得很輕,卻彷彿下了一場雨。
葉昇藏著滿肚的心事,薛愷文一直很清楚、很明白,多想、多想早點認識這少年,是不是就能不讓他露出這樣悲傷的神情呢?
他好想,走進他的心里,替他分擔,即便只有一點點也好……
面對第一次分離,如此青澀的年少都有些不知所措,該怎么表達才不過、又要怎么說才能好好地傳達呢?
那張分班表中,在葉昇的名字下,有個名字靜靜刻在那……
那是徐凱欣。
/
引用蘇劇《經年》「人的一生會遇到兩個人,一個驚艷了時光,一個溫柔了歲月。」

第29章 小工讀是吃貨,哪里新開好吃的餐廳全逃不過她的眼,于是她們三人在辦妥正事后,便被小工讀拉去吃下午茶。
葉涵沒有車,目前也不打算買部車,摩托車對她而言就很夠用了,因此她們搭上捷運前往餐廳,又聽這小工讀喋喋不休著,葉涵安靜微笑不說話,余梣偶爾搭聊幾句,三人相處起來特別融洽。
捷運人潮洶涌,三人擠上車時不意外沒空位,于是各自手拉環、攀柱子,也許是捷運啟動得突然,又或是余梣低頭滑手機過于專注,整個人沒站穩差點往前跌,要不是葉涵眼明手快拉住她,可就糗了。
「捷運上別顧著滑手機。」葉涵低聲提醒,懷中攬著女孩柔軟的身子,她在她懷中抬起頭,燦爛一笑:「有什么關係,妳會看著我的啊。」
簡直是個小無賴……葉涵放開她,往旁挪了個空位,眼神示意她站過來,余梣不敢作妖,乖順站到那,繼續低頭滑手機。
而她,似乎若有似無地靠在她懷中,隨著搖晃的車廂不時貼近她身,葉涵低頭看了看這顆黑色腦袋,恰巧她隨手將髮勾至右耳后,再次露出那個翠綠色耳環。
「妳的耳環挺好看的。」葉涵下意識地出言讚美,余梣向后抬起頭,含笑的眉眼璀璨如星辰,近距離一看,才知道這人笑起來時有淺淺的酒窩,煞是可愛。
「謝謝,我也這么覺得。」她的擠眉弄眼,將葉涵逗笑了。
下車前一站是大站,下車的人多,上車的人更是不少,兩人被人潮擠到后方,剩個小角落兩人距離更為貼近了幾分。葉涵直視車窗,沒膽低頭看看這鬼靈精怪的小孩子,一想到家里那個葉昇與眼前的女孩同年紀,就覺得葉昇真是乖巧……
這樣的葉昇,葉涵其實也曾跟他撕破臉呢……
「姊姊。」
「嗯?」葉涵回過神,不自覺地低頭,這才發現她與女孩的臉湊得好近、好近。她稍稍地別開頭,自覺尷尬又看著余梣,催促問:「干嘛這么看我又不說話?」
「看妳好看啊。」余梣眉彎眼笑,葉涵沒回過神,愣了愣,紅著臉別開頭。
那個樣子,倒是跟葉昇如出一轍。
「欸,下車了,妳倆別放閃了好嗎?」小工讀就是小工讀,膽特別大,還特別愛抓人尾巴,葉涵一聽臉一黑,下車后,她從后揪住小工讀的領子,夾雜風雨貼近,小工讀這才知道她惹錯人了……
「小馮,我想妳是嫌林主任操得不夠,嫌日子太清閑,好,我以后不幫妳擋,還會搧風點火。」
小工讀冷汗涔涔,沒想到葉姐這縴手真要發狠起來不輸梅超風啊……心一橫,小工讀猛然掙脫就往余梣身后躲,好個沒良心的,余梣默默吐槽。
「葉姐!我開玩笑的,妳別跟林主任說啊。」小工讀縮起尾巴、垂下耳朵,擠了幾滴眼淚葉涵又軟下來了,沒好氣地瞪她一眼,小工讀又道:「可是、可是余梣也沒說什么啊!」
葉涵看向余梣,只對上似笑非笑的眉眼。
小工讀探頭,轉頭看向滿是笑意的余梣,膽又大些,「妳們要好好相處啊,不然我以后怎么放心把補習班交給余梣……」
聞言,葉涵忍不住出言吐槽:「我們都敢錄取妳了,還有什么不敢的?」小工讀捂著衰弱的心臟,默默走到前方帶路。
「妳們的互動很有趣。」余梣湊到葉涵身旁,葉涵看了眼小工讀,無奈失笑。
「不過,她也說對了一件事。」
「嗯?」葉涵沒停下,只是在兩人踏上電扶梯前注意腳步而低下頭,便感覺到有誰湊近她耳邊低笑道:「我不打算否認啊。」
葉涵愣了下,猛然抬起頭,卻只見到她的側臉含著笑,一雙眼特別炯炯有神。
她的側臉,特別像一個人,只是葉涵想不起究竟在哪見過,只覺得相處起來特別自在、特別熟悉……
「葉姐?」
葉涵回過神,是小工讀在前與余梣手挽手笑著叫了她,葉涵趕緊跟上,走進餐廳中。
這是間複合式餐廳,口味多樣、品項眾多,葉涵快速瀏覽過,點了幾個平常愛吃的后,抬起頭看對面兩人仍陷入苦惱,這才發現余梣思考時會不自覺地咬筆。
見此,葉涵微微蹙眉,伸手阻擋,「別咬筆,對牙齒不好,而且很髒。」余梣不以為然地看著她,微微勾起笑,「可是這是我自己的筆。」言下之意就是自己的筆自己咬啊。
葉涵無語看她,又覺得好像管太多時,竟見到余梣收起自己的藍筆,轉而拿店家的筆,在菜單上俐落畫下一條漂亮的直線。
終于克服選擇障礙的小工讀湊到余梣身旁,有些驚喜地道:「哇,果然師令如山啊,上次跟余梣吃飯時我就說過了,可是她無視我,葉姊才說個一句就乖乖收起筆,簡直差別對待!這是偏心!是偏心!」
余梣支手撐頭,不以為意地說:「誰的心不是偏的啊?好了,快去結帳。」
葉涵忍俊不住,看來小工讀不是只有在補習班是跑腿的那個,在同儕之中也是如此。
四目相迎的那刻,葉涵聽見了店內播送著那首不知名的歌,輕輕哼唱著。
說來都是傻瓜 歲月一身袈裟 終究沒把愛渡化
想起你的頭髮 落了光的晚霞 告別時襟上的花……
/
內文歌曲:王韻壹《人生若只如初見》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0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