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產前偷腥 水上百合_最愛金水免費閱讀第五十二章

第48章 面對一個僅僅有過幾面之緣的陌生人,葉涵不是真的可以敞開心扉,只是當這個人是余梣的父親、父母的舊友時,她心中便有所動搖。
他的話,無疑戳到了她心中最柔軟的地方。當他問,這幾年父母去哪里時?葉涵也想問,究竟他們去哪里了。
「……我不知道。」葉涵輕嘆口氣,雙手抱臂,凝視遠方。「我也忘了他們到底失蹤幾年了,是生是死、身在何處一概不知……」
余立委跟著一嘆,像是回憶般地低聲呢喃:「那妳是否還記得,曾有次妳家遭黑道討債,有個人連夜送錢到妳家……可那時妳那么小,恐怕是不記得了。」
聞言,葉涵那雙杏眸圓睜,不敢置信地看向余立委剛毅甚至有些滄桑的側臉,怎么也與那夜之人搭不上邊。
葉涵沒忘記,沒忘記母親將她按在懷里瑟瑟發抖的那個晚上,那也許是,她離死亡最近、最近的一天。
「您是……『余仔』?」葉涵知道這樣稱呼一個長輩不禮貌,但是她只記得父親握著男人的手,幾乎是跪在地上磕頭道謝……嘴里喊著的名字就是余仔、余仔……
聞言,余立委轉過頭,朝著葉涵莞爾一笑,「好懷念啊,好久沒聽到有人這樣叫我了,聽妳這樣叫我,總讓我想到妳爸。」
還不懂事的葉涵其實根本不知道當時蒙受的恩情有多大,她只記得那群兇神惡煞的人拿了錢后啐嘴幾句便走了,只是當時的葉家也被摧殘不少,幾乎無一地是完好的。
過了這么多年回首當時,她才感到,什么是恐懼。
那一夜,她很有可能會死——然而見到他沉靜的神情時,一股感激油然而生,卻不知道怎么替父母開口,既無身分又無資格,可這曾受過這人幫助的事實不假,依葉涵的個性不可能就這樣算了。
「我……」
「不必了。」余立委笑著擺手,「我提起這件事不是為了讓妳道謝,而且當時對我來說也不過是舉手之勞,朋友之間互相幫助也是應該的……」話鋒一轉,他悠悠嘆氣:「就是不知道妳父母他們去哪了,這么多年了,難道他們真沒有回來過任何一次?」
葉涵搖頭,「沒有,只是定期會有錢寄到家里,但是從來沒留下地址。」
「這樣啊……」聞言,余立委若有所思地看著葉涵,隨即一笑,「沒事,這幾年妳也辛苦了,與妳弟弟兩個人相依為命過日子……雖然這樣很像是跟妳裝熟,但妳就當我『愛屋及烏』吧,我跟妳父母是舊識、妳跟我女兒是朋友,無論哪個都是值得我照顧的——」
葉涵還沒反應過來,余立委便掏出自己的名片塞進葉涵的懷中,溫和卻不容拒絕地說:「以后遇到什么困難,務必找我。」
「余立委?」葉涵受寵若驚,有些慌了,「這、但我……這……」面對葉涵的期期艾艾,余立委有些無奈地笑了,「就別推辭了,且如今我女兒害妳受傷,我非常過意不去,妳就當我想做點什么讓自己心安。」
再多的婉拒面對余立委都是如煙,葉涵只好硬生嚥下,收下了名片,再將自己補習班印製的名片雙手交給余立委,以盡她的待客之禮。
余立委開心地收下,葉涵雖然備受壓力,但是其實感覺并不壞。總有要事在身的他匆匆與葉涵道別,也不忘說他已經安排好了,一切交給江仁馨即可,葉涵應了。
轉身走回屋內的葉涵,一對上三雙眼睛時,這才了解什么『腹背受敵』。她咽了咽,裝傻往二樓走。
居然逃了……江仁馨無奈微笑,出聲阻止想要跑上的余梣說:「別追上去了,妳還得跟我回家整理行李,想跑去哪?」
「江姊姊早就知道啦?」余梣回頭朝她做鬼臉,「哼,那妳也不跟我說一聲,也不怕我嚇死?」
「我看余立委才要好好保護自己的心臟與血壓,余小無賴。」
余梣睜大眼,被她的調侃噎到了,江仁馨搶在她伶牙俐齒前繼續堵她:「別想跟我鬧,若妳不想被葉涵無視的話,就乖點。」
面對江仁馨的自信滿滿,余梣只能冷哼一聲,賭氣地往外走。江仁馨無奈地搖頭,起身順手收拾碗盤,一旁的葉臨產前偷腥 水上百合_最愛金水免費閱讀第五十二章昇趕緊接手。
當兩人的手不經意碰觸在一起時,江仁馨一滯,手里的碗盤從手中滑落,應聲墜地。
「啊,對、對不起,我會賠你們一個。」江仁馨懊惱地蹲下,作勢空手撿碎片,立刻被眼明手快的葉昇擋下。
他拉起她的手臂往客廳拽,力道不大不小,透著不容反抗的威嚴。一對上少年蒙上一層冰霜的俊臉時,江仁馨一時失了話。
「坐好,我收就好,不要亂動。」葉昇說得平淡卻飽含警告意味,語氣極為自然,轉身得快,因而錯過了她臉上一閃而逝的茫然。
葉昇臉上無半點煩躁與責怪,稀鬆平常得像是呼吸那般自然,看著看著,江仁馨總會不自覺地想,兩人之間的互動竟熟悉得宛若相識多年。
而這樣的安定感,竟是來自一個不到十八歲的少年。
「什么東西破了?」葉涵走下樓往廚房一看,葉昇抬起頭,搶在江仁馨前朗聲回應:「我不小心摔破盤子了。」
「有受傷嗎?」葉涵有點訝異,葉昇一向細心鮮少迷糊,不過葉涵仍不疑有他。
「沒有,我都收拾好了。」葉昇點頭應。
在葉家姊弟身后的江仁馨有些茫然且震驚,她不懂葉昇這樣自然地替她說話的用意為何?一時間,她有些混亂。
「江姊姊,妳好了沒有?很久耶!」耐不住性子的余梣在屋外大喊,江仁馨站起身,朝葉涵點頭道別。
至于葉昇,她僅是匆匆瞥一眼,像是裝傻又像是心虛那般不自然……只是這微小的變化大概只有作為當事人的江仁馨知道自己有多心慌了。
當江仁馨坐上車后,余梣瞥她一眼,狀似不甚在意地開口:「阿昇對妳很好呢,江姊姊。」
她心中一凜!
余梣頭也不抬,笑道:「人都還沒嫁進去,這胳膊已經往外彎了呢……」
聞言,江仁馨有些惱羞成怒地瞪向余梣,沉聲:「別鬧,葉昇是我的學生,妳別亂說話。」
余梣抬起頭,一雙大眼盈滿笑意,無辜地說:「生氣了?這不像是江姊姊啊,妳那么沉得住氣的人,要是真的這么容易動怒,當年妳就不會……」
「……別說了。」江仁馨別過頭,神情陰翳。
「嗯哼,麻煩妳載我回家啰。」余梣燦爛一笑,那點玩味的笑容收起幾分。
江仁馨沒說話,但那握緊方向盤的手在余梣眼底清晰可見。
當兩人離開后,屋內頓時冷清幾分,葉昇放下掃把,拉著葉涵坐到沙發上,沉默著不說話,但那眼神很明顯是在探詢方才的插曲。
葉涵有些如坐針氈。以往碰到父母這樣敏感的話題她都能以『你還小,長大再告訴你』為由推託,如今被一個毫不相干的陌生人任意挑起,而她也選擇告訴了余立委,更沒有理由拒絕葉昇了。
可是該怎么說?又該從何說起呢……
葉涵輕嘆口氣,道:「葉昇,我知道你想問什么,你想問我這么多年了,為什么都沒見過爸媽,我知道你一直很介意,也有意無意地催促我好幾次,而我每次不是裝傻就是逃避……」
葉昇垂下眸,她明顯感覺到葉涵的難為,但是,同為父母的孩子,他有知曉的權利啊!
葉涵揚起有些苦澀的笑容,溫吞道:「該從哪里說起呢……那應該要從,爸媽欠債開始說起。」
葉昇一愣。
「葉昇,我知道的并不多,但是,我會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

第49章 歲月,有時就像捲卡帶,音質一般、介質易損、包裝常壞,偶爾掉帶時還得將手指插進捲軸里小心翼翼地捲緊,一不小心整個卡帶就得報銷。
可最珍貴的就在這,卡帶不容易複製拷貝,即便用電腦接條雙公線將卡帶轉換成CD錄製,其音質必定失真。
如同那些深深烙印于葉涵記憶中的歲月,即便她現在云淡風輕地毫無保留轉述給葉昇聽,他也體會不到箇中滋味。
借貸行為中那所謂的『人保』又稱為『保證人』,不是保證貸款人的品格,是保證有人可以還錢。
『作保』這件事情,關係再親、感情再好,在金錢面前皆為虛妄。基于友情情義的擔保在朋友捲款逃走、留下一屁股債務時更顯得可悲。
葉家就是如此。
對于父母的消失,葉涵也不是真沒有頭緒,只是她不愿意相信父母是為了躲債才多年不出面,可那定期寄回來的錢又該如何解釋?
就這樣拋下兩子遠走高飛的父母,心里到底在想什么?葉涵真的想不透,更不用說葉昇了。
假設真是因為要躲債才避風頭好了,那怎么從沒見過暴力討債來家里騷擾?在葉涵少時的記憶中,那連夜不要命似的逃亡依稀在目,她不是沒經歷過,就是因為知道曾有過這樣艱困的日子,才更覺得現在過得太平靜了。
所以,當葉昇問,父母真的是因為躲債而失蹤的嗎?葉涵只能吞吞吐吐地說,大概吧。
葉昇黯然地沉默。
他問,父母會回來嗎?葉涵的心有點酸,笑說一定會,有一天一定會回來這的,所以在那之前,要好好守護這里。
葉昇點頭。
面對不知身在何處的父母、還未成年的弟弟,葉涵的心理壓力不是三言兩語能訴盡的。
正因為她記憶中有過那段風雨,所以她才更努力生活,努力為葉昇撐起一片天,讓他無憂無慮地長大。
這是她身擔父母之職,多年來最重要的責任。
「那……余梣之后真的會在妳補習當工讀生嗎?」葉昇問。
「是這樣沒錯,只是我沒料到你們認識。」葉涵答。「可是你們在國中畢業后應該還有聯絡吧?怎么看到她你很驚訝似的。」
葉昇搖頭,「沒有,國中畢業前她突然休學——我也不確定到底是不是休學還是轉學,反正,她曾一聲不響地消失在學校。」
葉涵有些愣住,以為他們只是畢業后沒有聯絡,還真沒想過是這么複雜的原因。
「那你知道余梣在轉來Z中前,她是念K中的嗎?就是M中旁邊那個K中。」
「什么?」葉昇不敢置信地睜大眼,「K中?那不就是在學校旁邊而已……真的?」
「嗯,我想是真的吧。」
葉涵與葉昇同時陷入沉默,一個是為了過往的糾結,另一個是因為她神秘的求學生涯感到疑惑。
問本人?葉涵覺得不妥,且有大半機率會被余梣用笑語唬弄過去,看來在余梣主動聊這些事之前,他們都別想知道了。
葉涵可以輕易釋懷,是因為與余梣的感情不深,但葉昇不一樣,記憶中的初戀再次出現,對于她的失蹤,要他怎么云淡風輕?
可是一想到余梣現在燦爛的笑顏,如同記憶中那般溫暖,他就不敢問了……怕就怕,使她想起那些不好的回憶。
這是葉昇不樂見的事。
他現在唯一的冀望就是余梣可以繼續這么開心地過每一天,且不再一聲不響地消失于他視線中,這樣就夠了。
至于這兩年來在余梣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他不愿再去細想,他就當,既然余梣愿意回來且愿意待他如初識,那么他也可以當作什么都沒發生過。
只要余梣真心這么希望的話……
「我要出去一趟,你要在家看家還是跟我一起去?」葉涵拍拍衣襬站起身,「我要去大賣場,畢竟余梣要在我們家住上一個月,有些東西需要添購。」
「妳這樣要怎么去?」葉昇不甚贊同地皺眉,盯著她手上的石膏瞧,「妳跟我說要些什么吧,我去買回來。」
「大賣場離家里有點遠,而且你又沒有駕照怎么去?」葉涵一邊覺得窩心,一邊覺得好笑,「所以還是我去吧。」
「妳這樣不能開車。」葉昇沉下臉,妥協地說:「不然,我問老師?」
「啊?你說江老師?不行,不能這么麻煩人家——」就在兩姊弟還在互相你一言我一語時,門鈴適時地響起了。葉昇便快步打開門,竟來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佳瑀?妳怎么來了?」葉涵詫異地站起身,思緒頓時有些打結。「等等,我有跟妳說過我受傷了?」
「還敢說。」林佳瑀冷眼掃她一眼,「受傷還不跟我說?要不是我剛好打給余梣,我恐怕要被妳瞞到與教授吃飯的那天了。」
面對林佳瑀又是關心又是責怪的話語,葉涵有些感動,卻又有些無語。她感動的是,自家好友竟因為她一個小小的骨裂傷趕來探望,無語的便是余梣這個大嘴巴。
「怎么受傷的?」林佳瑀銳利的視線上下掃視,見葉涵支支吾吾不愿多說的樣子,只好搬出殺手锏道:「要我去問余梣嗎?」
葉涵幽怨地看著她,與其讓余梣加油添醋,還不如她自己坦白……葉涵輕嘆口氣道:「不過是小傷,也沒必要這么勞師動眾……」立刻招來兩道冷光,她縮了縮,坦承:「余梣要從鞦韆上摔下時,我當了肉墊而已。」
「……所以妳是迫不及待飛撲人家,然后手骨裂傷?」
「林佳瑀!閉嘴!」
葉涵滿臉脹紅,好好的『意外』被林佳瑀說得像是什么似的……況且葉昇也在現場,要不要這么拂她面子?于是她轉頭朝葉昇道:「葉昇,進去泡兩杯咖啡。」
「妳不能喝咖啡,已經快傍晚了,妳喝了會睡不著。」葉昇斬釘截鐵又無辜地說。
「……隨便泡什么都好啦!」葉涵惱羞成怒。葉昇忍著笑走進廚房動手泡茶。
見到這兩姊弟的互動,林佳瑀嘖嘖道:「妳這弟弟怎么還是這么姐控?」葉涵無語,卻答不上任何一句辯駁。
許多人見過葉昇后,都問葉涵怎么養出這么姐控的可愛弟弟?葉涵也不知到底自己做什么,只是好像就……莫名養出一個女子力滿點的弟弟。
但葉涵驀地想到,既然林佳瑀與余梣聯絡上了,那么她……看向林佳瑀時,葉涵的神情多了幾分不確定。
……她是否知道她跟江仁馨也碰到面了?
葉涵光是想到背脊便發涼了,不過看這林佳瑀神色自若地調侃她,大概是不知情了,看來她要私下先跟余大嘴巴先告知一聲……
叮咚。
門鈴再次響起,葉涵瞬間有種,非常不好的預感。
「我去幫妳開門。」說時遲那時快,林佳瑀長腿一跨便自動自發地走到門邊,葉涵根本來不及攔住她!
而當門打開,林佳瑀一見到余梣時,笑顏逐開,然而視線對上她身后的女人時,先是錯愕,再猛然轉頭看向葉涵複雜的神情,頓時了然于心。
心,跟著沉了。
「難道……妳就是江仁馨?」林佳瑀沉問。
江仁馨不明所以地看著她,點頭,「我是,請問妳是?」
葉涵頓時頭皮發麻。

/
雖然過了情人節,還是祝大家情人節快樂啦。這是一個半夜才找回手感寫文的概念…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1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