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不修復圓明園_最能打動離婚女人的話

第69章 從山線轉乘海線,景色從廣闊平原轉為一片一望無際的燦藍。天海一線的美景盡收于眼底,轉海線的區間車仍是舊式車廂,與對面的人互看一眼,總覺得有些懷念。
搖晃的車廂中,葉昇想起好久以前的事。
與余梣還在一起時,他曾問過她最想去哪玩,她貪心的說我想環島啊……葉昇會心一笑,余梣便問他想去哪?
他說,有妳在的地方,就是我最想去的地方。
若是有妳在,即便是無所事事的午后都能讓我感到滿足;只要在我身邊的人是妳,我便能無所畏懼。
余梣……妳還記得嗎?記得嗎……
葉昇是很安靜的人,但他的安靜也是帶有情緒的,這一點薛愷文一開始摸不清,久了,才從他細微的變化找出端倪。
此刻,他轉頭看向葉昇張口正欲說些什么,卻見他有些失神,目光深遠淡然,彷彿想起什么,神情有些悲傷。
葉昇的心是一道沉重的門,怎么也推不開、拉不動,他只能呆呆地站在那,看著他陷入那無以為名的憂傷中。
他知道,葉昇一定經歷過什么事,才會總是若有似無地露出悲傷的神情。
對于葉昇,他再怎么用心、再怎么努力,終究是感動一個人,而不是打動一顆心。
他好想替他分擔、好想知道他的過去,他也知道,捨不得的人永遠是他。
薛愷文沒告訴葉昇,關于身上的香水,他只有告訴葉昇一個人。
這世界有許多無可奈何的事,薛愷文想,葉昇大概就是他的死胡同了,明知道前方無路可走,他還是想繼續下去。
也許,他推不開他心門,可是可以鑿出一扇窗啊。
火車到站了,他倆雙雙站起身走出車廂。當走出月臺時,那迎面而來的熱風摻著海水的鹹味而來,刺眼的陽光使人睜不開眼。
好久……沒見到海了。
遠遠地那一座座風力發電機轉得快,讓葉昇想起小時候葉涵替他做過的風車,當風一來,也是這樣的轉了一圈又一圈。
「聽說從這里走到海邊只要五分鐘。」薛愷文伸個懶腰,東張西望,「可我不知道要往哪走就是了。」
「那還說得理所當然。」葉昇翻個白眼,跟著找路牌。兩個人花了一點時間才問到方向,便往海邊走去。
海邊風大,兩人身上的衣服被風吹得啪噠作響,卻不減興致,當兩人走上堤防,一見到那一望無際的大海時雙雙愣住。
透過云層的金光灑下,彷彿在那大海面上撒下一片碎琉璃,美得令人窒息。
天公作美,剛好碰上退潮,兩人便踩著一塊塊巨石走到海灘上,當腳踩上溫熱的細沙時,葉昇才真正有了真實感。
「回去絕對會曬傷吧。」葉昇這么說,臉上卻是從未有過的滿足。
薛愷文瞥他一眼,忽地往他身上一撲,就這么把他褲子扒下!
「薛、愷、文!你有病啊!」葉昇沒料到有這出,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短褲就這么被他扒下了。
「操!我的褲子!薛愷文!」葉昇破口大罵,卻見到那該死的薛大少爺舉高他的短褲甩啊甩,就這么甩進大海中。
葉昇掄拳揮過去,沒揮著,兩人雙雙倒臥于淺浪中,喝了不少鹹水。
「哈哈哈——葉昇你干嘛不穿褲子呢?羞不羞?」薛愷文捧腹大笑,葉昇氣極了,也往他褲頭拉。
「渾蛋,你這變態。」葉昇不顧他的掙扎也把他褲子脫下,扔得遠遠的。
這時葉昇不禁想,幸好這附近沒派出所,不然兩人絕對會被抓進去。他瞪他一眼,推了下他,手卻被拉住,薛愷文順勢將他往懷中帶。
「靠!薛愷文!你有病吧?」葉昇抹了滿臉海水,見這薛愷文笑得越發燦爛,簡直氣死他!
「欸,葉昇,你的四角褲還挺可愛的。」薛愷文色瞇瞇的視線盯著他下面瞧,葉昇先是一愣,隨即滿臉脹紅,推開他,「閉嘴啦,我要去撿褲子了,等等飄遠撿不回來我就掐死你。」
葉昇往海里走,他那可憐的短褲隨著海浪越飄越遠,他還能聽見薛愷文在后朗朗的笑聲,一時怒火攻心,回頭朝他吼:「你不要你的褲子了是不是?」
「我的后背包有帶短褲啊,原本打算打球穿的。」薛愷文得瑟一笑。
「……你不要跟我說話。」葉昇朝他比了個中指,慘兮兮地尋回褲子去了。
薛愷文回到岸上,見那葉昇好不容易才抓回自己的短褲他便無良大笑,原以為這葉昇會往回走,卻見他繼續向前走。
他倏地站起身,有些慌,大吼,「葉昇!你在干嘛?別往前啦!撿到就回來啊!」
葉昇不遠處的前方是他的卡其褲,見那葉昇越走越前,伸手拼命撈他褲子的那樣子,心底涌出了滿滿的感動。
他揉了下鼻子,趕緊奔進海里攔他,「撿不回來就算了!葉昇!你給我站住!往回走!葉——」
才剛喊他名字,便見到葉昇奮力往前一劃,手是勾到了褲子,人卻也沉下去了。
薛愷文全身的血液忽地凝結了。
「葉昇!葉昇!」他發狂似的往前走,腳卻越來越沉。「葉昇!葉昇!你給我回來啊——」
薛愷文拼命撥開四周的海水往前走,好不容易才見到那掙扎的手拼命往上伸,彷彿是在求救似的,他立刻脫下身上的衣服,大口吸氣,全身潛進海里。
即便眼睛被海水刺得疼,他仍不顧一切往前游,好不容易才找到那腳抽筋的葉昇,拖著他,往回游。
「你給我撐著點!你敢死在這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薛愷文抬頭換氣,朝著身后那已然昏迷的少年大吼,「馬的,老子我都還沒告白,你敢給我死你就死定了!」
好不容易回到岸上,薛愷文立刻將他安置在沙灘上,一見到他手中緊緊握著的衣物,薛愷文眼睛都紅了。
「你這廢物……褲子可以再買,我失去你要去哪里找你啊!」薛愷文大力搖著他的肩膀,葉昇仍緊閉著眼。
平時學的急救方式全數忘光,薛愷文此刻不禁痛恨起平常上健康課時總是嘻皮笑臉的自己,現在才會想不起來該怎么辦。
他的雙手忍不住顫抖,第一次,他嘗到有可能會永遠失去他的恐懼侵襲全身,彷彿要將他掏空似的,眼淚便一滴滴落下。
薛愷文這一生沒這么害怕過,就連打電話叫救護車時也差點說不出話,只是聽著醫護人員的急救指示拼命點頭。
掛上電話后,薛愷文深吸口氣,靜下心,開始檢查他的口鼻是否有異物堵塞,以及呼吸心跳是否停止。
然而,葉昇的呼吸與心跳全停止了。
薛愷文咬著牙,抬起他的下顎,低頭吻住他,將自己的氣遞給他。抬起頭,他邊掉淚邊做胸外按壓。
一定要、一定要撐住啊葉昇……
不然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第70章 葉昇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他身在于一處煙霧氤氳叆叇的森林中,迷失了方向。他四肢沉重得彷彿綁上了千斤重石,他坐了下來,覺得腦袋被人灌了糨糊般疼痛難耐。
他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會在這,也不知道該怎么出去。直到感覺到一滴冰涼滴到頭頂上時,他猛然抬頭一看。
那不是雨,是血。
他往自己頭頂上一摸,手拿下攤開掌心一看,竟沾滿了鮮血!他猛地站起身,顧不得方向拔腿往前狂奔。
他不知道為什么自己要逃,只是下意識地往前跑,然而那血雨越下越大,他抹了下眼眶,滿滿的,都是血。
他咽了咽,直到撞上一棵大樹才停下而跌坐在地。他大口大口地喘氣,抓緊胸口的衣料低下頭,他知道這血不是來自于他,而是別人的……
別人的鮮血,幾乎淹沒了他。
雙手抱頭,他試圖讓自己保持冷靜,然而耳畔旁突地響起一個呼喊,由遠而近……
『葉昇……』
他睜大眼,在他聽見余梣的聲音時。
『我不會原諒你的……』
他倏地抬起頭,背脊頓時一涼。他恐懼地睜大眼,四周的森林不知何時轉為一間空教室。
他坐在座位上,險些緩不過氣。當耳邊傳來嬉鬧聲時,葉昇錯愕地四處張望,這,并不是他的班級。
『看,假惺惺余梣又再裝認真了。』不知道是誰這么說,葉昇只見到一個高大魁武的男同學揉了個紙團往角落扔。
那邊角的座位上坐了一個始終低頭不語的女孩,她瑟瑟發抖著也不回手,葉昇只見到她雙手抱臂,低頭悶不吭聲。
不知為何,葉昇彷彿能感覺到她的害怕。
『欸,妳回話啊。』又多出了一個高挑的女生踹了下她的桌子,挑起笑,尖銳道:『啊不是很愛跟老師告狀?』
女孩始終沉默,眼淚卻簌簌滑落。
忽然間,葉昇的手邊忽地感覺到一股溫熱,他猛地收回手,竟是他的木桌上浮起一行血字……
『我要你們都去死。』
葉昇嚇得從座位跳起來,跌坐在地的那刻,四周忽地陷落——往下墜、往下墜——
「葉昇?」
葉昇睜開眼,一滴冷汗從鬢角滑下。他驚魂未定地大口呼吸,又聽到身旁那人溫柔喚:「葉昇?你還好嗎?」
葉昇怔怔地轉過頭,一見到待在他身邊的人是葉涵時,緊繃的身體頓時放鬆……
「你怎么了?做惡夢了?」葉涵憂心忡忡地問。
葉昇遲疑好半晌才緩緩搖頭,不自覺往掌心一看,幸好只是夢……意識到那些都只是惡夢后,他才真正地鬆口氣。
那樣的畫面太怵目驚心,他不敢再回想。
「我怎么在這……」葉昇疲倦地眨眨眼,「是醫院嗎?」他最后的印象就是他在海里忽然抽筋,然后被海水嗆到,最后……
「薛愷文呢?」葉昇猛然想起他,葉涵握緊他的手,寬慰一笑,「他沒事,你也沒事,是他給你作急救,你才沒事的。」
急救?葉昇有些茫然,「我溺水了是嗎……那薛愷文呢?」葉涵見他沒事后,心中的大石終于放下。她摸摸他的頭,站起身往外走。
當她走出急診室時,果真見到一臉懊惱與不甘的少年靜靜坐在外頭長椅上,她走近他,走到他面前輕語:「葉昇醒了。」
少年倏地抬起頭,欣喜之情表露于情,她拍拍他的肩膀道:「你進去看看他吧。」
「……可以嗎?」雖然薛愷文當然想立刻沖進去,但實在太愧對葉家,尤其葉涵匆匆趕到醫院時,聽聞來龍去脈后竟不怪他,反倒謝謝他的急救,薛愷文吸了吸鼻子,覺得眼眶有些熱。
「你比任何人都不希望發生這些事吧?」葉涵的溫言體己讓少年感激得頻頻點頭,疾步走進急診室,親眼見到葉昇安然無事他才能安心。
對葉涵來說,眼前的少年懷有怎樣的心思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正因為知道才更不忍心苛責,且她相信葉昇與她一樣,不會責怪薛愷文。
凡是葉昇希望的事,她都會盡她所能地支持他、相信他。
這就是她愛他的方式。
當簾子『唰』的一聲掀開時,葉昇坐在床上抬起頭,一見到薛愷文的忐忑不安忍不住莞爾一笑,這一笑,也徹底使薛愷文放下心,瀕臨崩潰的情緒頓時如洪水洩洪那般潰堤。
葉昇無奈地看著他,笑他,「你羞不羞?哭成這樣像話嗎……」薛愷文瞪他,眼淚鼻水什么都都往他身上抹。
后來葉涵便去幫他辦出院,從洗手間走出的余梣湊近她,一見到她不方便的手立刻搶過筆與單子替她填寫。
「好了,妳想都別想,有什么要做的我來。」余梣將單子交還給護理師邊轉頭這么朝葉涵下『命令』,只得來葉涵的無奈。
見兩人逗趣的互動,護理師忍俊不住,隨口道:「妳們是姊妹嗎?感情真好。」
葉涵才正欲搖頭,余梣便挽住她的手臂,燦笑,「是未來的女朋友。」
葉涵一愣,滿臉脹紅,嗔她一眼。當迎上護理師意味深長的笑容時,羞得想鉆洞下去算了。
「祝福妳啰,小朋友。」這句話是對著余梣說的,而余梣也不謙虛,朗朗說著自己會努力對她好的。
葉涵白她一眼,轉身走進急診室內,見狀,余梣趕緊蹦蹦跳跳地跟上去,留下護理師搖頭笑嘆。
葉涵沒放在心上,所以那被攪擾的心湖才能很快地恢復平靜。當葉昇與薛愷文同時抬起頭看向出口時,余梣的身影同是印入眼簾,只是兩人反應截然不同而已。
葉昇快速地瞥她一眼,隨即悵然地低下頭。他怕多看一眼,心便會多痛一為什么不修復圓明園_最能打動離婚女人的話分。
而薛愷文只覺得這女孩很陌生,但見到葉昇異常反應,不自覺跟著上了心,滿臉疑惑。
余梣含笑走近三人,雙手擺后,轉頭朝葉涵撒嬌道:「涵姐,我口好渴,可不可以幫我買飲料?」
葉涵無語瞪她一眼,沒好氣地說:「妳確定這是疑問句嗎?還是肯定句?」余梣諂媚一笑,葉涵嘆口氣,順便問了另外兩人想喝什么便轉身走出急診室。
當葉涵走遠后,余梣轉過身,自然地牽起葉昇的手,關心問:「阿昇,你還好嗎?」
兩人雙雙一怔,一個錯愕、一個呆滯。
薛愷文錯愕地看著他們的親密,心底拉起了警報,卻不敢吭聲;葉昇則是忘了甩開,也是捨不得……
半晌,他才蔫蔫答:「……還好,就是有點使不上力而已。」余梣湊近他,手輕輕放在他的額頭上,道:「真的沒事嗎?」
面對她突如其來的親暱,葉昇脹紅臉,一時間說不出話,只是紅著臉尷尬地往旁看,頻頻點頭。
余梣狀似鬆口氣,莞爾道:「沒事就好。」
一旁的薛愷文終于憋不住,佯裝隨意地問:「那個,阿昇,她是你女朋友啊?唉呦,有這么可愛的女朋友也不說一聲,很不夠意思耶。」
此刻,薛愷文只厭惡自己為何沒能澆熄胸口的妒火,更討厭這樣尖酸刻薄的語氣,只是,在他懊悔前,余梣先開口了。
「是啊,怎么了嗎?」
薛愷文沒能讓自己繼續保持笑容,也無法繼續裝作若無其事。他怔怔地看向葉昇難為的表情,從中讀出了他不愿意知悉的真相……
「是沒錯,但是……」
薛愷文沒將葉昇的話聽完,倏地站起身,潦草地勾起笑,深吸口氣,走出急診室。
他知道自己裝不下去了,比起訝異,他更感到心碎……
葉昇正欲開口喚他,余梣站在他面前,歪頭問:「阿昇,他是你朋友嗎?」葉昇將視線放在她臉上,對于她的笑容滿面,不知為何說不出話。
最后,他低問:「為什么要說這種話?」
「你不也不否認嗎?」
葉昇被堵得無法反駁。
葉昇很清楚那心底傳來的聲音,告訴自己不想面對余梣的道別,也不想這么輕易結束這段初戀。
他終究是一個自私而貪心的人,怪不得余梣,他知道……而薛愷文他其實也沒想瞞他,只是有一點,葉昇有些困惑。
……為什么薛愷文會露出那樣受傷的表情呢?以他對他的了解程度來說,薛愷文應該是會調侃他才對啊?
葉昇想不透,甚至覺得是不是自己哪里做錯了。
不過……一見到余梣,葉昇又想起了那場可怕的噩夢,說荒誕也好、他真怕了也罷,他真的忍不住想親自向她確認……
「余梣。」
「嗯?」余梣含笑望他,滿臉笑容。
「妳是不是……曾經,過得很不好?」
余梣的笑容消失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2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