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別人撩我下面會流水_最近完結的高品質古言情

第79章 住上一個月究竟能為一個清冷的家帶來什么改變?葉涵其實從未深入想過,只是她醒來時感覺腳邊沒有一團毛茸茸的小動物時,有些回不了神。她揉眼下床走進浴室,見那漱洗用具只剩下一副時,這才清醒了些。
余梣是個賴皮鬼,跟賴賴一樣。嚷著要跟她用同款漱洗用具,差點沒全換成情侶對用品。她被她那點小心思搞得心神不寧,日子久了,竟也習慣了。
她洗臉刷牙完后環視整個房間,平常總被余梣搞得凌亂的梳妝臺整整齊齊,那些瓶瓶罐罐也帶走不少,只剩下葉涵使用的幾瓶保濕用品。
記得葉涵第一天曾笑她才幾歲就擦一堆她唸不出口的保養品,她則是哀怨地看她,說:「天生麗質也是需要后天維持。」倒是說得正氣凜然,還抹了點往葉涵臉上擦。
鏡中是一張清麗面容,胭脂未抹的她姿色倒也不差,沒像安詠琳那樣傾國傾城的妖嬈美貌,也不像林佳瑀那自帶英氣的深邃五官,葉涵有的,是位于中介的溫潤面容。
鵝蛋臉上有著柔和的五官,眉似新月、眸若秋水,丹唇外朗、皓齒內鮮,縴柔身姿翩若驚鴻、婉若游龍*。記得林佳瑀曾慵懶地支手撐頭,懶洋洋地看著葉涵忙進忙出的身影,下了這么一句評論。
「葉涵啊,妳真的是帶得出門、下得了廳房,卻上不了床呢。」
那天差點成為林佳瑀的忌日。
想起那毒舌的好友,葉涵的頭又隱隱作痛。她走下樓不意外見到放在桌上仍熱騰騰的早餐,又往葉昇房門一瞧,輕嘆口氣走進廚房享用早餐。
才剛坐定,門口便傳來一陣騷動。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余梣帶著賴賴散步一圈回來了。果不其然當門一打開時,賴賴便從余梣身上跳下,搖著尾巴跑向葉涵。
葉涵彎腰摸摸牠的頭,右手邊多了一顆黑色腦袋。
「我也要摸摸。」
「……」葉涵涼涼地瞥她一眼蹲在地上的女孩,「妳有事嗎?」不過余無賴就是余無賴,直接拉過她的手蹭了蹭,葉涵更加無語。
「好了!可以吃早餐了。」
「先去洗手啊髒鬼。」葉涵面無表情地吐嘈她,余梣朝她狡黠一笑,「妳的手剛剛摸過我了。」于是葉涵就這么被她拉去一起洗手,心中滿是荒涼。
唉……自己到底是造什么孽?現在才會被余梣吃得死死的。看著不斷流下的水柱,葉涵有些放空,想起了兩人初識那個溫暖的午后,不禁脫口問:「余梣,為什么當時……」
「嗯?」余梣雙手往后擺,湊近葉涵,歪頭笑問:「當時?什么時候?」葉涵關上水龍頭,低頭將手擦乾。
「要把名字寫在我旁邊?」
余梣一愣。
她放下毛巾,轉頭看著她青澀稚嫩的面容,不由得回想起那天初遇,她似乎跟當時有些不同了。
只是葉涵說不出哪里不一樣。
「因為……湊巧啊。」余梣別開頭,像是沉浸往事那般笑容不減,娓娓而道:「那時我想簽名呀,可是沒筆了,又看到妳快寫完了,簽名也那么好看,所以才順手拿走。」
「真的是這樣而已嗎?」
余梣的笑容凝滯于唇角。葉涵繞到她身前,微微彎下腰與她平視。那雙含著些許溫意的褐眸專注地、認真地看進她眼底。
「余梣,我記憶中有一個人也曾做過一樣的事。」葉涵平靜地說:「只是不一樣的是,那時是我抽走那個人的筆……」
「妳想說什么?」余梣打斷她。總是從容不迫的她少了游刃有余的笑容,不自覺流露出的警戒使葉涵一怔,本是輕鬆的隨口問句竟跟著開始變質。
「不,我沒有想說什么,我只是問……」
「發生什么事了?」
葉昇的聲音介入兩人之中,余梣立刻跳開,堆起滿臉笑容朝他打招呼:「嗨,早安啊,阿昇。」
葉昇沉沉的視線凝住在她臉上,隨即嘆息地回:「早,姐,我等等要出門一趟。」
「哦、嗯,好,我知道了。我下午也要去見賴賴的飼主。」葉涵略顯底氣不足地應,坐到餐桌前低頭享用早餐,因而錯過了身旁兩人眼神的交會,擦出了火光。
美物的早餐入了口竟如嚼蠟,葉涵的思緒有些飄遠……方才,她其實只是想說,過去她曾帶過母親朋友的小孩,也曾這樣抽過孩子手中的蠟筆,教她寫自己的名字,想問余梣是不是也做過一樣的事……
這么簡單的問題,為什么能讓余梣豎起全身警戒?
葉涵沒有安詠琳的光芒,也沒有林佳瑀的氣焰,卻有不輸二人的光采。這也是為什么林佳瑀一直敬重她、疼愛她的原因,絕對不只是因為順眼,就能入那兩人眼里。
人與人之間密不可分的緣分,不過是無數努力的堆疊。那么,她跟余梣呢?思及此,她抬起頭看向身旁的余梣,那垂落的髮絲遮住了清麗的面容,卻蓋不過噴薄欲出的光。
葉昇草草收拾東西后便揹著后背包走出家門,那陰翳的神情一覽無遺,但葉涵選擇尊重而不追問,畢竟再親密的兩人終究是兩個獨立的個體,而葉昇,當然也有自己的難處。
「我吃飽了。」余梣道。她拿起空盤扔進洗碗槽中動手洗起,葉涵想接過幫忙,卻被她瞪一眼手上的石膏,葉涵失笑收回手。
方才有些拔刃張弩的氣氛蕩然無存,她站在她身旁看著她越漸熟練的洗碗動作,以及那掌心細小的傷痕,便想起那天的驚心動魄。
雙手滿是血的她,葉涵真的,不想見到第二次。
「等等妳跟我一起出門吧。」葉涵見她洗好后便關上水龍頭,「佳瑀等等會開車來接。」
原以為余梣會興高采烈地吵著要跟,卻沒想到她只是搖搖頭,「不了,我就不去了,跟朋友臨時有約。」
葉涵有些愣住,連忙點頭道聲好。她朝葉涵微微一笑后便逕自轉身走出廚房,賴賴在她腳邊打轉也不理,直接上樓。
她呆呆地看著余梣纖瘦的背影,心底涌出一絲古怪,最后不禁苦笑。
青春期的少女,真的好難懂啊。
后來林佳瑀車停在葉家外時,問起余梣葉涵也這么答,惹得副駕駛座的安詠琳更加好奇對方到底是何方神圣,葉涵攔住她,沒好氣地說:「一個大明星私闖民宅會把普通人嚇死好嗎?」
「那妳就算用綁的也把她拖出來啊!」安詠琳眨眨她的明亮的雙眼,出了一個餿主意。
葉涵鄙視,「我看妳是佳瑀的口水吃太多了吧?」
「欸,我還沒吃過耶!學霸來,我們親親!」一個家喻戶曉的大明星就這么明目張膽往林佳瑀臉上湊,不意外立刻被扒,臉更是直接貼在另一邊車窗上。
林佳瑀空出右手壓制安傻呆,嘴角抽了抽,「妳想吃我口水,我先把妳扔進黃泉里。」
安詠琳抖了抖,小心臟都快被她嚇出病了。
林佳瑀收回手,懶懶地看她一眼,「一直覺得小馮很熟悉,原來是這白目的個性相仿。」
「妳說妳家那個小工讀啊?拜託,能比嗎?」她哼氣。
林佳瑀看她,點點頭,「是不能比,她呢我只要餵點食物就開心搖尾巴,而妳哦,把妳扔到邵嵐那就行了,似乎難度比較高?」
「……」
安詠琳閉上嘴,覺得欲哭無淚。
一路上,三人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聊著,很快地便抵達目的地餐廳。而這大概也是三人近期最后一次見面,所以聊得特別起勁。
之后林佳瑀與葉涵都要回到補習班準備下學期的課程,而安詠琳也即將解凍重回劇組趕進度。
她怎么也沒想到,竟會提早見到邵嵐就是了。
剛走下車的三人立刻有位服務生匆匆忙忙從店里走出,湊上前替那人傳話,三人面面相覷,抱著賴賴正猶豫是否該另赴邀約時,邵嵐就這么從不遠處一臺黑轎車走下。
她戴著墨鏡,朝服務生微笑點頭致意,他便走回餐廳,留下四人面面相覷……
「好久不見了。」
她摘下墨鏡,那日狼狽已不復見。在她們三人面前的巨星風姿綽約、自信動人,明眸皓齒的她,身姿如輕云蔽月,又似流風回雪*,立刻與一般平民拉出一條深壑。
敬而遠之的美,葉涵這下真見識到了。
「我們進去包廂再說吧。」邵嵐笑答,重新戴上墨鏡。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安詠琳的錯覺,總覺得邵嵐回頭前眼梢朝她一勾,簡直酥人。
林佳瑀拍拍安詠琳的肩膀,那眼神彷彿說著「鳳凰棲枝,妳好自為之。」讓安詠琳只想哭。
可是、可是她不想被『寵幸』啊!
/
有標注部分引用自曹植的《洛神賦》。安傻呆妳看看妳www

第80章 饒是蟬聯T大四年的學霸林佳瑀也對目前的狀況摸不著頭緒。嗯……在她認知中,今天應該是跟賴賴原飼主見面,但是……
為什么變成是跟邵嵐啊!一個對她倆而言只活在螢幕中的大明星現在在替她們倒茶,還真是無福消受……
「來,請用茶。」
邵嵐挽起袖子端莊賢淑地替她們上茶,林佳瑀與葉涵兩人面面相覷,如坐針氈。連帶著那茶彷彿撒了金粉,雙手捧起時更是小心翼翼。
邵嵐身旁坐著一位婦人,看上去慈眉善目,笑呵呵地看著她倆,以及乖乖坐在葉涵大腿上的賴賴,直嚷著幾日不見的小狗狗長得又白又胖,夸葉涵悉心照料。
聞言,葉涵問:「所以您是賴……這只小狗的飼主嗎?」婦人連忙擺手,又說叫賴賴沒關係,反正本來也沒取名字。
林佳瑀微微蹙眉,壓根摸不著頭緒,只好看向一旁的安詠琳……卻只見到她一臉慫樣,更不靠譜了。
唉……最后還是要由她出馬才行了。她放下茶杯,開門見山地劈頭問:「這樣吧,我就直接問了。」
「當然,我知道妳們滿肚子疑惑需要解答,所以請說吧。」邵嵐單手撐頭,唇邊含著淡淡的笑意。那雙明眸燦亮如星辰,誰入了為什么別人撩我下面會流水_最近完結的高品質古言情她的眼,就像被捲入了無垠宇宙。
這雙眼,美得讓人耽溺其中,無法呼吸。
林佳瑀偷偷覷了眼好友,她大概懂為何安詠琳一碰上邵嵐只想逃了,換作是她,恐怕也無法自然相待,這就是赤裸裸、血淋淋的云泥之差啊。
「邵嵐,妳認識賴賴的原飼主,對吧?」
頓時所有目光全匯集于葉涵身上,邵嵐放下手,挺直身子微微向前傾,嫣然巧笑,「妳怎么知道?也許我只是陪人來坐坐啊。」
「因為妳太從容不迫了。」葉涵毫無畏懼地迎視她的視線,繼續道:「妳在替誰當眼睛嗎?」
邵嵐一愣。
「賴賴的原飼主,有什么理由對我們避而不見嗎?我先說為什么我這么猜好了,因為一般而言若有事無法準時出席,那么至少會打通電話通知,或是妳代為轉達,但妳沒有。妳既不說明緣由,也對賴賴不關心,那么只說明了一件事。」
邵嵐的笑容甚深,目光盛滿讚賞,點頭示意要她繼續說下去。
「那就是——」
「多年不見,妳還是一樣聰明。」
驀地,一道陌生的女聲從門邊傳進。這是個半開放式包廂,而伴隨聲音響起的,是只撥開門簾的手。
當她走進包廂內時,林佳瑀立刻站起身,連帶著葉涵與安詠琳跟著震驚得無法自己。
「邢、邢宇蓁?」
記憶中的及腰長髮不復所見,取而代之的是長及耳下的極短髮,大旁分瀏海遮住了半臉,左眼藏在褐髮下。只是一眼,僅僅一眼,三人立刻認出昔日好友!即便她的外貌改變甚鉅,仍舊如昨日那般清晰!
葉涵推開椅子急步走近她,正欲伸手抓住她確認是否是她記憶中的阿邢時,一抹倩影巧妙地擋在她倆中間,葉涵頓住,吃驚地看著邵嵐。
「找我經紀人之前,還是先跟我說一聲吧。」
「等等,邵嵐,妳騙我?」安詠琳激動開口,視線在變化劇烈的好友與邵嵐身上來回掃視,「……不會吧?當初妳說妳朋友的狗走失,就是邢宇蓁的?」
天底下怎么會有這么荒謬的事!安詠琳氣不過,若不是被林佳瑀擋下,根本不知道自己還會說出什么傷人的話,然而,僅此一句足夠讓邵嵐苦笑了。
「這么多年了,妳講話還是不經過大腦。」邢宇蓁撥下了瀏海,銳利的視線毫不掩飾往她身上掃去。「該說好還是不好呢?」
她輕輕將邵嵐攬到身后,勾起笑,「妳就是這樣常常什么都不問清楚先把人定罪。」
安詠琳瞠目結舌,然,震驚的可不只她,更包括林佳瑀。
在她們三人眼前的已不是當年那個內向木訥的好友,現在的邢宇蓁,簡直是渾身帶刺的刺猬,那般戾氣甚至與林佳瑀不相上下!
這超乎了她們的理解範圍,但很快地,邵嵐出來打圓場笑道:「好了,我們坐下來心平氣和談談吧,請相信我,會給妳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聞言,林佳瑀與安詠琳再不甘愿也得嚥下這口氣,兩人都不想得罪眼前的大明星,更是給葉涵做面子,只是當事人似乎比她們所想的,更豁達一些。
「我不需要妳的解釋。」葉涵目不轉睛地看著邢宇蓁,話卻是對著邵嵐:「我要聽她親口說,我才肯相信。」
邢宇蓁低下眼,莞爾一笑。
一旁的邵嵐有些擔憂地看著邢宇蓁的側臉,她給予她一個寬慰的笑容,抬起頭,她朝葉涵伸出手。
「我聽說了,妳替牠取名字了。」
葉涵愣愣地看著半空中的手,心念微動,正要將賴賴遞還給她時,卻只聽見她幽幽地道:「妳就是這樣,被我搶走也毫不在意,也從不生氣,我要什么給什么,簡直沒底線。」
葉涵一頓。
邢宇蓁接過賴賴,刀削似的臉龐在短髮的襯托下更顯清瘦,乍看下竟像個溫文爾雅的青年,一時雌雄難辨那迷幻人心的美感,是記憶中不曾有過的俊朗精緻。
不過賴賴恐怕是認主人,急著從邢宇蓁懷中掙脫,氣惱地低吼幾聲便狠咬她一口!葉涵連忙伸手去接賴賴,兩人的距離因而拉近不少。
邢宇蓁低下頭,湊近葉涵耳邊,笑道:「……只是,到頭來啊,那些屬于妳的,終究會回到妳身邊。」葉涵還來不及問是什么意思,便見到邢宇蓁走回邵嵐身邊,自然地摟住她的腰,像是初次見面那般朝她們一笑。
「我是邵嵐的經紀人,以后,請多指教。」
邢宇蓁下巴微昂,低眼睥睨三人,趾高氣昂地站在她們面前,挑起的笑盡是嘲諷,彷彿笑著三人的不值。
抱著賴賴的葉涵、橫眉怒目的林佳瑀,以及視線落于那摟腰的手的安詠琳,四人之間頓時風起云涌。
倘若時光拉回大學那四年,告訴正值桃李年華的四人,多年后,她們情誼不再、友情破滅,肯定視為無稽之談而一笑置之。
而這世間最諷刺的,不過就是虛妄之言,成了千真萬確。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2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