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喜歡群p是什么心理_月下金狐的全部小說

第85章 國中與高中之間的差別,除了外貌上的改變——男生普遍抽高學會抓頭髮、女生開始會打扮以外,其實還有那么一份單屬于學生的純真。
這年紀,不會比較收入高低、不會計較彼此學歷,也不會刻意交際應酬攀關係,有的,不過是彼此聊著同窗的那三年過往回憶。
走進餐廳坐定后,余梣的存在感漸漸稀薄,葉昇總有一種錯覺,好像只要他一不小心恍神,她就會消失。
所以他與她并肩而坐,牢牢地握緊她桌下顫抖的手。其實,震驚也只是在乍看到余梣的那刻,后來她便融入了談笑之中,沒人再搭理她。
葉昇忽然覺得好難受。看著這樣的余梣,葉昇不禁想問,當初匆匆離開臺灣真的只是因為爺爺驟逝嗎?
那天,余梣告訴他,當初離開臺灣是因為臨時接到爺爺過世的噩耗,太過匆忙所以來不及通知任何人,之后乾脆在那待著,一直待到高中入學才回來臺灣就學,而那時就讀的高中是K中。
那就是在葉昇所在的M中隔壁的K中。
兩個學校在同一校區,距離近得令人不敢置信。葉昇不敢相信早在高一她便離他這么近……余梣只是苦笑,說她怎么會知道你讀哪呢?
葉昇明白。
那為什么后來要轉到Z中呢——他問,余梣卻笑他記性差,早在江家喪禮上說過是為了江仁馨,只是陰錯陽差錯過了。
她所有的選擇中,似乎都沒有自己。
那場久違的同學會葉昇有些心神不寧,以至于別人同他搭話說些什么,他不是茫然以對,就是潦草回應。
結束中餐后,他們又約去鄰近KTV續攤,原本為什么喜歡群p是什么心理_月下金狐的全部小說葉昇是想推辭的,但余梣私下與她說想去,葉昇便帶她去了。
他們手牽著手走在最后,看著眼前昔日熟悉的同窗好友們,葉昇的心緒彷彿拉回了兩三年前的國中生活。
與余梣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他從來沒掩飾過對余梣的喜歡,兩人既不刻意放閃,但也從不遮遮掩掩,遑論那時同儕說些什么,他倆儘管沉浸于兩人的甜蜜小世界中渾然忘我。
他們放學會一起走,他會替她揹書包,款步走往后校門口。葉昇記得每次放學天色向晚,橘澄色的光將兩人身影拉長,最后交疊在一塊。
記得M國中的制服男女有別,一男一女走在一起的畫面那么和諧、那么溫情。
那是葉昇記憶中最美好的時光……那樣的回憶中,有一個余梣。
那是再怎么懷念也回不去的日子,葉昇很清楚。
「阿昇,我去一下洗手間。」余梣鬆開他的手,朝他莞爾一笑,「你先去包廂吧,我上個廁所就去找你。」
葉昇點頭,不疑有他的與她道別后便跟著人群一同移動,沒發現那群人中少了幾個女生也往廁所移動。
余梣在后晚她們一步走進女廁后,將自己反鎖在一間廁所中,不意外聽到她們藏在心中蠢蠢欲動的八卦開始宣洩。
她雙手抱臂靠著墻壁專心傾聽,一墻之隔,是流言蜚語漫天飛舞?還是她渴求已久的真相呼之欲出?
「欸,妳們敢相信嗎?余梣!那個余梣居然回來了……」聲線尖銳的女生率先開口。
「嚇死我了,誰知道還會再看到她?聽說當初不是鬧得挺大的嘛,人都消失了,現在卻突然出現。」
「雖然當初不是發生在我們班,但我有朋友當時與她同班……從她那聽到不少啊,我回去得跟她說說。」
「說了又能怎么樣?于事無補,反正又不關我們的事。」
「是沒錯啦,但是妳們不覺得她很噁心嗎?明明發生那樣的事還敢回來跟葉昇在一起,而且裝得若無其事……」
「是啊,葉昇真的帥,只是挑人眼光差。」
「我看是很好上而已……」
接著是不堪入耳的汙穢淫語伴隨著笑鬧聲一同離開洗手間,待腳步聲遠得聽不見后,余梣才緩緩地推開門,站到了洗手槽前。
她打開水龍頭,不由自主地拼命洗手,洗到雙手都紅了、腫了,仍停不下來……
鏡中那雙冰冷的眼眸毫無生氣,退去陽光笑臉的她,怒形于色,銳利的眼神似是開鋒刀刃寒氣四溢、不含半分人氣,可偏偏憤懣的情緒又摻雜沉痛哀莫……她深吸口氣,一遍又一遍壓抑胸腔翻騰的情緒,沉住氣,不讓自己失控。
這筆帳,她會以數十倍的狠絕償還對方。
「余梣?妳在嗎?」熟悉的男聲自門口傳進,余梣回過神,趕緊收起情緒走出洗手間,一見到慌張的葉昇微微一笑,揮手,「阿昇。」
「余梣。」葉昇小跑步走近她,「妳會不會上太久了?我不放心所以來看看。」
「所以剛剛你是想進女廁嗎?」余梣笑著依偎他,逗得他手足無措。「阿昇,你進女廁我可不保證能救你出來。」
「……別胡說,我才不會。」葉昇瞪她一眼,牽起她的手走往包廂。若他在他臉上多停留幾秒,也許能見到她神情的鬆動。
她的視線緩緩下移,停在兩人相握的手。
「阿昇。」
聽見余梣的輕喚,葉昇沒停下,只是問:「嗯?怎么了?」余梣頓了瞬,道:「當初,你為什么喜歡我?」
葉昇停下,轉頭迎視余梣透露些許不安的眼眸,淺淺一笑。
那一笑,令余梣有些失神。
「沒為什么,就只是當時,妳是我最喜歡的人,僅此而已。沒有原因、沒有理由。」
那樣的笑容彷彿摻了陽光,照射進她陰暗的心中,那抗拒不了的暖意匯聚成涓涓細流,流淌過四肢百骸,全身無一處因他的溫柔而被熨得服服貼貼。。
「那么,當初為什么你不出現呢……」
余梣低頭,伸出手抓住他的衣襬,那樣的哽咽抓皺了他的心。
「為什么直到最后,你都沒有出現?」
葉昇不敢置信地捧起她的臉,一見到余梣炫然欲泣的表情,怔愣地說不出任何話。
「為什么要留我一個人在那……」
「余梣……」他嘶啞著嗓,問:「告訴我,當初發生什么事?」然而,余梣只是含著絕望的眼淚燦爛一笑。
「我也很想知道啊,阿昇。」
葉昇的心因她這么一個笑容而抽痛。他輕咬下唇,抱住她,將她按入懷中。
「沒關係,我們還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可以揮霍,無論過去有多糟糕,這些都過去了,一切慢慢來……」
余梣在他懷里緩緩閉上眼,既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
葉昇,我不會停下的。
事已至此,我已經、也不愿回頭了……

第86章 葉涵總覺得自己那勉強過得去的廚藝八成是被葉昇養出來的。試問若自己有一個廚藝優越的弟弟,哪個哥哥姐姐不會怠慢?
葉涵摸摸鼻子這么自我安慰著,想說今天難得碰到葉昇不在家,又想想自己要回到A市上班,心血來潮想煮頓晚餐,只是當她一打開冰箱,當下實在有些茫然。
啊……這要該從料理起呢?記得一開始是她教葉昇怎么下廚的,后來這小鬼大概是覺得姊姊不靠譜,自己上網查后廚藝大躍進,葉涵很自動地退居客廳負責動口就好。
看了看這些井然有序的保鮮盒各個整齊疊放在一起,葉涵拿出其中一個打開來一看,一臉懵。
她頓時覺得叫外送是不是比較快……
好吧,其實她石膏也還沒拆,這狀態要下廚煮東西也是蠻為難她的,于是她選擇放棄。
坐到沙發上,葉涵摸摸自己的石膏,第一天還不習慣,日子久了竟也習慣這石膏相伴左右。
雖然讓余梣吃了不少豆腐就是了。
「我們回來了。」當門打開時,余梣蹦蹦跳跳的身影躍入眼簾,葉涵笑了笑,一見到葉昇手中拎著的塑膠袋不免覺得心虛。
她可不會告訴他方才自己做出的蠢事。
「你們買了什么?」葉涵探頭一看,當葉昇打開蓋子時有些愣住。「牛肉麵?」
葉昇有些無奈地勾起笑,「是啊,我跟她說妳應該不方便吃麵食,不過有人說會親自餵妳吃,所以我只好從了。」
……好哦,現在你是把姐姐賣掉就是了?
葉昇一接收到葉涵哀怨的視線打了個冷顫,溜進廚房來個眼不見為凈。葉涵扶額,覺得這弟弟實在欠她教訓。
不過最該調教的果然還是眼前這個鬼靈精怪的小鬼頭。
「來,涵姐,啊——」
葉涵眼神死,可偏偏自己的肚子就跟葉昇一樣不爭氣,輕易就把她出賣了!余梣看著葉涵脹紅臉的窘迫,再聽聽這一聲真切的咕嚕聲,沒能忍住笑意,哈哈大笑。
葉涵惱羞成怒,奪過她手上的湯匙作勢自己來,又被余梣整碗捧走。
「噗、涵姐,妳真的很可愛!」余梣邊笑邊重新夾起麵條,放到湯匙上,湊近葉涵的唇邊哄道:「來,涵姐妳應該餓了,吃吧。」
葉涵想一頭撞死的心都有了……
「這家牛肉麵人家排好久,好不容易才買到的……」余梣的頭上彷彿長出兩個毛茸茸的耳朵垂下,扁起嘴討撓道:「妳吃吃看嘛,人家為妳買的。」
「妳別用這么噁心的聲音撒嬌好嗎……」葉涵明明知道她就是裝出來的,卻見到她可憐兮兮的小眼神,終究是落敗下來舉雙手投降。
見葉涵好不容易愿意吃了,她搖著尾巴再接再勵道:「涵姐,妳說好不好吃呀?」
葉涵喝了口湯,淡淡瞥她一眼,「我覺得我自己吃會更好吃。」
「吼,我餵妳吃還有加我的愛心進去耶。」
「難怪變難吃了。」
「……」余梣欲哭無淚。
葉涵輕笑幾聲,伸手揉揉她的髮,道:「別折騰了,我真餓了,妳真心想餵我就乖點。」
余梣點點頭,接下來乖巧得很,特別細心、特別專注。葉涵是迫于無奈,心底卻隱隱覺得,若能這樣一直下去也好……
只是很快地,她便抹滅了這樣的想法。
她不會再任憑自己挖空心思只為了喜歡一個人,經歷過江仁馨一個慘痛的教訓就夠了,不需要再有第二個。
只要余梣不明說,她就不會暗示。
只要余梣不跨過那條線,她就不會往后退。
與她之間的關係,葉涵總是捏著恰如其分的距離,不多不少,剛剛好。對人,只要像這樣剛剛好就足夠了……
「好了,妳有吃飽嗎?」余梣放下餐具問。
葉涵點點頭,正欲站起身時,肩膀卻被她按住。她略為詫異地看向余梣,卻只見到她湊近自己,嘴邊突地多了一張衛生紙。
「……好像很好吃的樣子。」余梣眨眨眼,視線從葉涵的雙眼下移至唇瓣。
葉涵當作沒聽出來她的語帶雙關,只是下意識地往后退,余梣傾身接近。
「太、太近了……」葉涵不自覺往旁看,逃避余梣炙熱的目光。見她如此,余梣忍下繼續往前湊的沖動……收回身子,將手中的衛生紙揉成一團,轉身扔進垃圾桶中。
「我去倒杯水。」話落,她便走進廚房,留下仍未完全抽身的葉涵坐在那。
剛剛……兩人之間的距離那么近,彷彿只要誰輕輕一動,雙唇便會相貼……葉涵嚥了嚥,佯裝若無其事地滑手機,心思早已躁動得靜不下。
意識到胸口翻騰的情緒,葉涵輕嘆口氣,苦澀一笑。
好像……已經來不及了。
此刻,她才真正慶幸余梣要離開了,再繼續這么同居下去,葉涵遲早會淪陷。
只是比起余梣,葉涵此刻更苦惱她隨手撿來的賴賴之后該何去何從?葉昇恰巧走下樓,葉涵便招手喚他。
「怎么了?」葉昇一屁股地坐在葉涵對面,跟著他討肉吃的賴賴跳到沙發上趴到葉涵大腿上。她無奈一笑,指了指腿上毛茸茸的小家伙,「就是關于賴賴的事。」
「怎說?」
「之后你要開學了,不可能放賴賴一只狗自己在家,而我也不太可能帶到A市,畢竟房東不允許養寵物。」
「那不是姐姐朋友租給妳的嗎?」葉昇說。
「不完全是。當初能找到那套房的確多虧了佳瑀的人脈,有點關係才能進去住的,但那終究不是佳瑀的,我還是得尊重房東。」
葉涵低下頭,摸摸賴賴的尾巴,寵溺地嘆:「你看這小家伙這么黏人,我可捨不得讓你跟牠兩個單獨住,你沒時間陪牠的,再加上當初這是我撿來的,我總要負起責任。」
「對啊,就像涵姊姊妳當初撿到我的學生證,現在就該對我負責一樣。」
余梣輕快的話語驀地從頭頂上出現,葉涵臉黑了大半,抬頭反駁:「這能比嗎!」
她低頭,含笑望葉涵那清澈的雙眼,甜道:「對我來說沒什么差別呀。」
「對我來說有差!差很多!」葉涵崩潰抗議。
葉昇噗哧一笑,引起兩人的注意。一個瞪她,另一個眨眨眼,兩人同時出聲:「你笑什么?」
葉昇搖頭,「沒什么,就覺得妳們兩個越來越像了。」
聞言,葉涵差點沒吐血,怒極反笑,「好啊,葉昇,你是很懷念被我叫去三樓罰跪的時光就是了?」
全身雞皮疙瘩瞬間掉滿地的葉昇抖了抖,閉上嘴不說話,余梣好奇一問,這才知道小時候葉昇若真調皮起來講不聽,葉涵就會把他關到三樓罰跪反省。
葉昇臉埋進雙掌間,覺得忒丟臉。
「回歸正題,所以基本上我決定帶賴賴走,我白天可以陪牠,晚上也可以帶到補習班去,放長假再帶回來給你玩玩。」
這作法相較之下的確較好,但葉涵要把賴賴帶回A市造成的另個麻煩就是房東不允。
這時,余梣突地說:「可以養在我這啊,我這邊不禁止寵物的。」
「欸?」
華麗無視姊弟二人的呆滯,余梣驀地雙手捧起葉涵的手,煞有其事地說。
「涵姐,妳跟我結婚吧!」
「……」
「……妳給我去三樓跪!」
后來的余梣就這么被葉涵扔去三樓跪著,葉昇也一起被踹進去。兩個人心里特別荒涼。
一個是哀怨自己的提議被打槍,另一個是無奈自己怎么被牽連進去一起跪。
葉涵抱著賴賴氣呼呼地坐在沙發上,覺得自己是不是要去吃個降血壓的藥,才能不被那兩個死小孩氣死!
/
余無賴請跪好跪滿。XDDDDD 下週要期中考了TT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2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