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國家不重視江蘇_月子期間胸軟不漲奶

第87章 晚上跟林佳瑀通電話聊起這件事時,對于賴賴能否放在補習班顧著她欣然同意,又聊起葉涵現在租的套房不能養寵物,她一時沉默。
「所以,妳要搬家嗎?」
葉涵安靜不語。
「如果妳要搬,我舉雙手贊成。」林佳瑀徐緩地道:「幾年前……妳發生那件事時,我就勸妳要搬了,但妳不肯。」
葉涵垂下眼,輕輕嗯了一聲。
「葉涵,沒有人能永遠活在回憶中。而回憶中的人,終究只存于回憶……她是不可能與妳一同向前走的,她會待在原地,而妳不會。」
其實林佳瑀說的葉涵都懂,她明白,只是一直無法輕易割捨。逡巡不前的她,總讓林佳瑀看不慣,卻也無可奈何。
因為她很清楚,葉涵是怎樣的人,而當初發生的事……遠遠超乎一個用情至深的人可以承受的範圍。
「好吧,這件事先放一旁,妳叫余梣聽電話。」話鋒一轉,轉到了令葉涵頭疼的麻煩人物身上,她沒好氣地說:「她現在很忙。」
「哦——這樣啊,那就不『打擾』妳們了。」聽聽這語氣又歪到哪去了?葉涵趕緊澄清解釋:「別鬧,她是被我叫去跪了。」
「跪?噗、真的假的啊哈哈哈——」林佳瑀的大笑聲清楚從話筒那端傳來,葉涵忍著笑,平聲應:「是,我就是替天行道。」
「少來哈哈哈——」林佳瑀笑意不減,頗好奇地追問下去:「啊她是做了什么才被妳叫去跪?不會是被妳踹下床吧?」
「才不是,是她突然發神經說什么要我跟她結婚,我就把她扔去三樓了。」
雖然林佳瑀無緣目睹精采好戲,不過光是憑葉涵簡單幾句,依她對余梣的了解便能想像出一二。其實葉涵對什么人都能游刃有余,唯獨這種無賴型的根本無可奈何。
「不過妳找她有什么事嗎?」
「也沒什么,就是要提醒她記得來補習班跟小馮做交接。」
「說到小馮,她指考放榜了嗎?」好一段時間沒聯絡小馮了,也不知道她這次指考究竟考得如何,不過她那么認真準備,總希望她能考上志愿才好。
林佳瑀思慮片刻,道:「我幫她做的考前猜題基本上與這次出題方向相同,不過妳也知道小馮的資質,有些人就是念不來,無論多努力。」
這些話再怎么樣,林佳瑀也不可能對小馮說。因為她很清楚那孩子真的很勤學,只是很多事本就不是光靠努力就能得到的。
若小馮沒有失常,頂多也是上第二志愿。然而她所希望的第一志愿,恐怕……
「嗯,我知道了。」話不用言盡葉涵便能意會,但又覺得在最終結果出爐前都有翻轉的可能,當然林佳瑀也是這么希望的,不過現在說再多也不過皆是枉然。
「反正,有我嘛。」
葉涵微微一愣,莞爾一笑,「嗯,有妳在啊。」有妳在的日子,總讓人那么心安。
「涵姐姐——」
當余梣打開門,一拐一拐地走進房間時,葉涵掛上電話,啼笑皆非地看著余梣可憐兮兮的小臉,失笑:「妳夸不夸張?好像是被人拖去賞了幾個大板一樣。」
「差不多了啊!」余梣整個人呈大字型向后躺到床上,也不管這是葉涵的床,伸手撓撓葉涵的手臂,撒嬌道:「涵姐姐,我痛。」
「妳活該。」葉涵懶得理她,站起身從抽屜中翻出痠痛藥膏,看了看余梣皺巴巴的小臉,嘆口氣,蹲下身抹了一點往她膝蓋揉。
「嘶……啊……痛、妳小力一點、對,就是那里,啊舒服……」
葉涵臉黑了大半,停下,紅著臉嗔道:「妳別叫成這樣可以嗎!不知情的人以為妳在叫、叫……」
「叫什么?嗯?」余梣坐起身,彎下腰湊近葉涵清麗的臉蛋,歪頭笑問:「涵姐姐,妳好色。」
葉涵沒什么殺傷力地瞪她一眼,將藥膏胡亂塞到她懷中,「妳自己擦!」眼看佳人要被自己氣跑了,余梣趕緊伸手拉她,笑道:「我的錯,是我胡說,妳別生氣。」
「誰管妳,死不要臉。」葉涵意欲撥開她的手,卻被她巧妙地抓住,微微使力,她又重新跌回床上,無可奈何地看著緊抓她手的罪魁禍首。
「幫我擦。」余梣乖巧地堆起滿臉討好笑容,將藥膏塞進她手中,指了指自己有些紅腫的膝蓋道:「真的疼,妳不擦我就會瘀青啊,妳忍心嗎?」
「我是蠻忍心的。」葉涵嘴上是這么說,還不是轉開蓋子替她擦藥。其實她也只是嚇嚇余梣讓她收斂點,誰想到她會真的跪。
余梣彷彿讀出了她的心思,悠悠道:「涵姐,我對妳的話,一向很認真,不會不聽,所以……」
頓了頓,她等著下文卻無果,于是葉涵抬起頭,見到余梣淺笑時,有些愣住。
「我承認我很幼稚。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引起妳的注意,所以才好玩拿走妳的筆,要妳記得我。」
這也許是自從認識余梣以來,第一次見到她放下玩笑,這么認真的注視自己吧。
葉涵的心跳竟不由自主地加快,神色平靜的她,任誰也看不出藏著怎樣波濤洶涌的心思,余梣當然也察覺不到。她深吸口氣,繼續道:「我也知道,妳總把我掛在嘴邊的『喜歡』當作是玩笑。——這是我的錯,也是我一直以來想給妳的『感覺』。」
余梣別過頭,摸摸自己方才被她上過藥的地方,那沁涼的藥剛涂上去很冰、很涼,碰上紅腫難耐的傷時,便漸漸熱了。
葉涵也是如此。
「呃……我……」
「涵姐。」余梣直接打斷她,微微地抓緊自己的短褲,話說得又急又快:「我也很想有風度的說,妳可以不喜歡我,只要我喜歡妳就好,但我很清楚我做不到,我也不是這樣的人。」
此刻葉涵慶幸她沒有看自己,要不自己這手足無措的樣子多令人窘迫啊……
曖昧流動于兩人之間,她的話,似是一粒不起眼的小石子落于她心湖泛起圈圈漣漪蕩漾……
那似笑非笑的薄唇淺動,像是顧忌什么,話已至舌尖卻又猛地闔嘴閉上,硬生嚥下。
當她再次抬起頭時,葉涵見到的,便是一雙無所畏懼的清眸,乘載她渺小平凡的身影。
幾乎讓人把持不住的愛意、近乎使人情不自禁的嚮往……葉涵輕咬下唇,顫顫地伸出手,摀住她的嘴。
余梣一愣,睜大眼眨啊眨。
「別、別再說下去了……」葉涵赧然地低下頭不敢看她,「我明白了,所以妳別再說了。」
然而那露出的兩個紅透的耳朵早已出賣她的心思,余梣隨即坦然一笑,伸手抱住葉涵,將自己埋入她的懷中。
葉涵怔怔地看著埋首于她胸前的黑色小腦袋,忽地蹭了蹭,低聲道:「別喜歡上別人……就當我求妳了……」
余梣很少示弱。平常不是假裝無辜可憐,就是像只得瑟小狐貍搖尾巴,不過此刻,她卻感覺到余梣流露出的情緒,摻著些許不安與徬徨。
那么有自信的余梣,原來也會有這一面啊……
葉涵伸出手,摸摸她柔軟的髮絲。來自女孩身上的馨香有別于她記憶中的江仁馨身上那股成熟的香水味,余梣的更趨于自然沐浴香。
她垂下眸,不再有年少時初嘗愛情的那股沖勁,此刻的她正衡量著該怎么拿捏與余梣之間的距離才好。
半晌,她輕嘆:「余梣,謝謝。」
余梣的胸口微微一揪。她苦笑,意欲站起身時,又聽見葉涵輕輕道。
「我不喜歡妳,但也不會喜歡上別人。」
她猛地抬起頭,一見到葉涵的笑容,鼻頭一酸,又撲進她懷中拼命點頭。
「說好了,不會喜歡上別人。」
「嗯。」
多年后,那隨口的承諾就像是纏她半生無法拋開的桎梏,也是囚住她心的鐐銬。
只是到最后,究竟是囚牢難破?還是她不愿走出來?葉涵用盡一生也沒找到答案。

第88章 余梣與和葉涵之間好像有哪里不同了。
率先發現這微妙氛圍的人是林佳瑀,一開始她也只是無意間看到兩人一前一后走進補習班,正要出言調侃幾句時,一見到兩人眼神不經意的交會,她便硬生地吞下話。
那樣的眼神,林佳瑀在葉涵身上見過一次,如今,這是第二次。
「汪!」
林佳瑀回過神,眼前突然多了一只毛茸茸的小生物,她失笑,摸摸牠的頭,「賴賴,好久不見。」再看了看朝自己擠眉弄眼的余梣,她決定先把這件事擱置一旁。
伸手接過賴賴抱在懷里,林佳瑀吩咐她先去二樓打掃與開燈,見這小鬼繃繃跳跳離開一樓辦公室后,她向正在忙著收拾整理的為什么國家不重視江蘇_月子期間胸軟不漲奶葉涵道:「葉涵,轉過來。」
「嗯?怎么了?」葉涵轉過身,林佳瑀看了眼自動門確定安全無虞后,她便放下賴賴讓牠自己活動,她拉過葉涵的右手前翻后轉,問:「感覺如何?」
「還好,就是手腕關節處稍微……嗯……」葉涵苦笑,摸摸自己有些偏移的關節,嘆:「乍看下沒什么,不過兩只手相比,很明顯右手受傷的地方比較腫一些。」
「嗯……后遺癥吧。」林佳瑀放開她,往后一看,確定余梣不在后,放輕語氣問:「妳跟余梣怎么了?」
葉涵一愣,眨眨眼,搖頭。
「嗯哼。」林佳瑀勾起唇角,也不知道為什么那笑容讓葉涵有些發寒。她擺手掩飾自己的慌亂,急道:「別這么看我,真的沒什么。」
林佳瑀雙手抱臂,那眼神儼然說著「我就這么靜靜看著妳耍逼,妳繼續說,我聽。」葉涵默默移開視線,她才不要跟安詠琳一樣自取其辱。
「所以,妳住宿問題解決了?」林佳瑀暫且放過她,看著賴賴在補習班內四處奔跑的模樣,倒是像極了某人。
葉涵隨著她的視線跟著看去,目光盡是寵溺愛憐,「跟房東打過招呼了,她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找新住處。」
「嗯……這樣啊。雖然時間給得很寬裕了,但是要找可以接受寵物的公寓或套房不容易啊……我再幫妳問問。」
葉涵轉過頭,朝林佳瑀感激一笑,「嗯,謝謝。」接收到來自她的視線,林佳瑀攤手,「這又沒什么,有什么好謝謝的嗎?」
葉涵失笑。
「既然如此……」林佳瑀轉身走回后方自己的大辦公桌,從包包里掏出鑰匙,插入第一格抽屜中的鑰匙孔,喀拉一聲,打開。
葉涵向后傾靠著柜臺,也不知道林佳瑀要給她什么,只是林佳瑀這樣氣定神閑,那么應該是毋需多慮。
「葉涵,這個——」
「葉老師!」一陣難掩欣喜的雀躍呼喊聲介入兩人之中,林佳瑀下意識地將東西放回抽屜中,探頭一看,竟是多日不見的小工讀小馮。
她勾唇一笑,走出柜檯,雙手從后搭上葉涵的肩膀,笑吟吟地看著瞬間石化的小工讀,輕快道:「嗯?見死人了?妳剛剛是只跟葉涵打招呼嗎?嗯?」
「我我我我……」一見到林佳瑀,她立刻后退好幾步,結結巴巴,「沒沒沒、沒有!怎么敢呢?哈哈……妳別靠我越來越近可以嗎……」
林佳瑀走出柜檯,多日不見這只愛吃的小浣熊還真有幾分想她,想念她被自己欺負的樣子。
而林佳瑀的惡質顯而易見,不,是她壓根沒想藏!小馮拼命往后退,直到退到死角,背碰上冰冷的墻時,心跟著涼了。
她縮了縮脖子,眼看這林佳瑀低下頭湊近她,大片陰影隨即落下,伴著邪佞的笑容在眼前不斷放大,心中的警鈴大響!在林佳瑀快要親到她前,她眼一閉、心一橫!雙手猛然向前推!
……呃?怎么好像摸到軟軟的東西?
「……」
林佳瑀定住,眼睛向下移,凝滯在對自己襲胸的兩只手……再往前看,她只見到一顆黑色腦袋,嘴角抽了下。
「……小馮。」
聽見林佳瑀的清冷的嗓音這般毫無情緒地喊自己時,她身子著實一震……手動了動,怎么好像抓到什么軟綿綿的東西……
「妳再抓我胸部,我就把妳衣服扒光扔到補習班外面去。」
小馮猛地抬起頭,震驚地看著泛著怒氣的面容,呆呆地問:「呃,我抓到的是……胸部哦?」話落,她再低頭看了看自己兩只手觸碰的位置……的確是胸部。
「等等,怎么那么好一手掌握!啊不……我不是那個意思哈哈……」
林佳瑀燦爛一笑。
葉涵早先一步退居二線準備逃難,結果前腳才剛踏進后方通往廚房的走廊,后腳便聽到那驚天動地的哀號聲。
「饒了我啦嗚嗚嗚……我不是故意的啊啊啊——」
葉涵抖了抖雞皮疙瘩,心底為小馮的禍從口出……啊不,是口出真言默哀三秒鐘,希望她能活著回去就是了……
「樓下怎么這么熱鬧?」剛打掃完教室的余梣一手拿著掃把、另一手拿著畚箕,探頭問:「小馮來了嗎?」
葉涵刮刮鼻樑,點頭,「來了是來了啦……只是能不能活著回去我就不知道了。」
聽完葉涵的娓娓道來后,余梣笑到差點岔氣。抬手抹去眼淚邊忍俊不住地道:「這小馮根本找死吧?」
「何止找死,是活得不耐煩了吧。」葉涵掩嘴笑答。
「不過……」余梣靈動的眼珠子轉了圈,湊到葉涵身旁,壓低聲音問:「所以……林主任的奶……」
「奶什么?嗯?」
一只手搭上余梣的肩膀,另一手勾住葉涵的脖子,林佳瑀笑瞇瞇地接近兩人,問:「余梣,妳是想說什么?能否讓我一起加入?」
余梣嚥了下,她怎么覺得好像看到人生跑馬燈在眼前閃過……
「我是說,涵姐的奶奶很好摸!超大!超軟!手感讚!」
「……」林佳瑀愣住。
「……」葉涵石化。
接著,雞飛狗跳的補習班又多了一道慘絕人寰的尖叫聲響徹云霄,那是來自余梣的求饒聲。
「我、我開玩笑的、開玩笑!」
「……妳給我去跪主機板。」
「涵姐——」
「哦,正好,我這里也有一個需要跪主機板的人。」林佳瑀拎著一只小浣熊從容不迫地參加這場『盛事』。
于是補習班的一個陰暗角落,多了一個高中生與一個準大學生面壁思過。而身心受創的老師組兩人走下樓時面面相覷,同時視線下移,盯著對方胸口瞧。
兩人默默地互看一眼,一個扶額,另一個捂臉。
「回歸正題,我有東西要給妳。」林佳瑀扭了下僵硬的脖子,自顧自地說:「太久沒『運動』了,骨頭都快散了。」
敢情妳到底對小馮做了什么啊……葉涵在心里默默吐槽,跟著林佳瑀走到辦公桌前,在她打開抽屜拿出物品時,葉涵著實一愣。
林佳瑀垂下眼眸,看著掌心上已然生鏽泛黃的鑰匙輕嘆口氣,像是想起什么而說:「……這把鑰匙,也是該物歸原主了。」
「佳瑀……」
林佳瑀抬起頭,拉過葉涵的手,掌心朝上,輕輕放上鑰匙……
「那時,我告訴自己,妳一天不讓我放下心,我便收著鑰匙一天,直到哪天我覺得我不需要再擔心妳做出傻事時,我就會親自把鑰匙還給妳。」
葉涵一時之間做不出反應,也答不上半句話……
「我知道,妳有喜歡的人了。」林佳瑀坦然一笑,抬起頭,直視葉涵清澈的雙眼,放輕語氣說:「妳看余梣的眼神,就跟當年看她的眼神,很相似。」
葉涵苦笑,收起了鑰匙。
「葉涵。」
看著她收起鑰匙時那般堅定不移,好似想把那晚扔棄似的果斷,林佳瑀忍不住嘆氣。
「答應我,不會再做出傷害自己的事了。」
葉涵頓住,半晌,才輕輕點頭。
/
小浣熊襲胸成功(X) 至于余梣怎么知道葉涵的…咳、這就不好說了(正色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3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