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塞藥那根線干嘛的_月子里不漲奶正常嗎

第89章 補習班上了正軌,與此同時安詠琳也重返劇組,前往深山中繼續拍戲。
這場戲是租借位于半山腰上的私人豪宅當作場景,而嚴導與編劇討論過后決定在深山中加戲,而加戲的內容與安詠琳以及邵嵐有關,所以原本不需要跟來的兩人只好搭上車一同前往。
一大清早安詠琳就被經紀人魏姐挖起來,安詠琳迷迷糊糊地被推上保母車,任著魏姐邊碎念邊替自己整裝,等她真正回過神時,臉上的妝與戲服皆穿戴整齊了。
她打個哈欠,聽魏姐說離目的地大概剩十分鐘車程,要她盡快打起精神,安詠琳單手撐著腮幫子懶洋洋應聲好。見她如此,魏姐沒好氣地說:「妳還沒學到教訓嗎?」
安詠琳摸摸鼻子,攤開劇本蓋在眼皮上,哀號:「別再提那件丟人的事了啦……我真的有學到教訓了。」
「有學到教訓就好。」魏姐瞪她一眼,碎碎唸:「要不是有邵嵐幫妳擋,妳知不知道以嚴導的個性來講,妳原本的下場會有多慘……」
從中捕捉到關鍵字的安詠琳挺直身子,劇本從臉上滑下,露出一張不敢置信的臉。
「妳、妳說什么?」也不知道是因為太過驚訝還是不想相信自己真被人護航,安詠琳那艷麗的面容泛起一絲糾結。
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悲,她只覺得自己忒沒用。
「好啦,我知道妳在想什么,妳現在是欠她一個人情,未來還就行了。」魏姐說得隨意,因此沒注意到安詠琳臉上一閃而逝的窘迫。
還人情……怎么想到這件事她全身都起雞皮疙瘩了,突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所以魏姐是從哪聽來的?」雖然知道在同一劇組許多小道消息與八卦根本藏不住,但安詠琳仍然很好奇事情的原委。
魏姐將車停好后,趁著安詠琳下車前簡單交代:「其實,也就是副導私下跟我講的,說那天妳跑走后邵嵐獨自來找嚴導,替妳說了不少好話,也是要我當心點,這犯了嚴導大忌!這一次完全是看在邵嵐面子上放過妳,下次就沒有這么好過了。」
安詠琳聽完只覺得虛脫,絲毫沒有傍上大款的沾沾自喜,只有懊惱的羞愧,這大概也是她最單純、最直率,也最討人喜愛的地方吧。
看著這樣的她,魏姐不禁好奇究竟邵嵐與安詠琳是什么關係?怎么能讓那個出了名的一板一眼個性的邵嵐打破原則替她說話?
安詠琳出道也七、八年有了,還沒見過她跟邵嵐好上,也沒聽過安詠琳提及邵嵐的事,頂多就是新聞媒體報導對方的新聞時,安詠琳會無心看幾眼然后滑過,僅此而已。
就在魏姐想問清楚時,外頭的總召已來催人了,她倆便趕緊下車集合。現在手拿黃牌的安詠琳風聲鶴唳,不允許發生半點錯。
而當安詠琳匆匆到大伙集合的地方時,一眼便看見幾日不見的邵嵐披著薄外套、手拿劇本,一邊聽著導演的精神喊話,另一邊拿筆抄寫。
她抬手勾髮至左耳后,低垂的目光搭上唇邊微微抿起的笑容,真是不枉她在上部戲中擔當『上仙』一角,劇中播映期間被網友評「邵嵐之后,再無仙女」此美名并非無稽之談,而是名副其實。
越是身處喧囂的人群中,她越是寧靜淡然,那從骨子里透出的傲骨如寒冬之梅,越是嚴寒、越是燦爛。
「安詠琳、安詠琳!」
「呃?」安詠琳猛地回過神,這才發現四周視線全匯聚于她身上。她赧然低頭,刮刮鼻樑,羞愧得想挖個洞鉆進去算了。
邵嵐再漫不經心也注意到了這騷動,她抬起頭往安詠琳那一瞧,一見到安詠琳習慣性的傻笑,唇角隨之揚了幾分。
其實她才不是在抄筆記,只是聽拍戲前的宣導太無聊所以畫起圖來,家教極好的她自小受父母影響整日薰陶于大中華文化下,琴棋書畫無一不精通、各個練得極好,基于這渾厚的底子,即便是寥寥幾筆也將安詠琳如火鳳似的身影勾勒得維妙維肖。
她闔上筆記本,見安詠琳垂頭喪氣地走回她的休息區,才正要踏出腳步跟上,肩膀便被人揪住。
「邵嵐,忍著點。」出現在她身后的人便是邢宇蓁。她停下腳步,轉頭看看自家板起臉的經紀人,有些無奈地說:「前陣子出差一個月難道沒讓妳比較放鬆嗎?」
邢宇蓁不置可否地微笑,「有啊,不過就某方面來說,我仍是很敏感的。」視線瞟向不遠處與人嬉笑的安詠琳,再收回看了看邵嵐憋屈的小表情,忍俊不住。
「下戲妳要怎么勾搭她我不管,可這是片場,有無數雙眼睛盯著看——尤其是對妳死咬不放的簡晞一直在注意妳,妳都沒發現嗎?」
隨著她的低語,邵嵐在人群中若有似無的掃視尋找她的身影,還真見到簡晞了一邊喝咖啡,一邊向自己投以炙熱的視線,意識到這點她忍不住嘆氣,朝邢宇蓁點點頭。
就在邵嵐打算放棄時,一道輕快的嗓音介入兩人之中,頓時打斷了她倆,同時抬頭一看,有些吃驚地看著來人。
「阿邢。」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安詠琳雙眼直勾著邢宇蓁,也不管四周的議論紛紛,自顧自地說:「妳跟我來一下,我有話跟妳說。」
邢宇蓁僵了下,倒也不是因為安詠琳的唐突,而是來自她身旁的冷光。「呃……」她在心底哀號,妳好歹也先跟邵嵐打聲招呼行嗎!
安詠琳沒那耐心,直接當著邵嵐面前伸手抓住她的手腕往外拉走,而邢宇蓁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就這么被她拉著走,而她總覺得背上好像被燒出好幾個洞似的……
「停,妳想說什么。」面對安詠琳直來直往的行動力她有些無力招架,停住腳步拉住她,待見到安詠琳異常認真的神情時,她有些語塞。
「為什么在這之前的一個月,我都沒見過妳?」
在片場一見到邢宇蓁出現,安詠琳實在按捺不住,也不想壓抑自己的想法,若今天不問,她肯定心神不寧。
尤其一見到她跟邵嵐站在一起,安詠琳便有些恍惚。于她,記憶仍停留在大學四年的如膠似漆,卻沒想到多年后卻是以藝人與經紀人的身分相見。
找了她這么久,卻竟是待在同一個圈子中,思及此她便有些無力與悵然。
見邢宇蓁不答話,安詠琳惱了,昂起小臉怒氣沖沖地朝她說:「妳不理我跟學霸就算了,妳怎么忍心離開葉涵?」
她的胸口猛地一揪。
邢宇蓁僵滯的神情沒錯過安詠琳的眼,她哼了聲,見她幾乎遮住半臉的瀏海煩躁感直升,更是直接伸出手想碰,「而且,我說妳這瀏海干嘛遮住左眼——」
頭髮沒摸到,手腕卻被人用力攫住。
「嘶……」安詠琳吃痛地皺起眉,手一拽,眼前多了一張放大數倍的臉孔,她怔怔地看著那泛起一絲怒氣的眼眸……
「別碰我。」
邢宇蓁放開她的手,見到她不敢置信的表情時,心里忽地感到一絲愧疚,只是很快地她便抹去了這想法,扭過頭不說話,因而錯過了安詠琳臉上閃過的受傷。
「……是嗎,看來,妳真沒把我當朋友了。」安詠琳自嘲地勾起笑,「也對,妳要是真的掛念我們,早就會來找我了,可是妳沒有。」
邢宇蓁默然不語。
安詠琳深吸口氣,看向邢宇蓁的目光淡漠了幾分,連帶著話也跟著冷了。
「……當年妳離開得太匆促,我沒能來得及告訴妳,我很后悔。」
邢宇蓁一愣。
「我很后悔那時告訴葉涵關于妳的事,若沒有我,她就不會注意到妳了,之后也不會……我后悔了,邢宇蓁。」安詠琳轉過身,離開前落下一句話。
「……這樣的妳,跟當年的江仁馨又有何差別?」
看著安詠琳落寞的背影,邢宇蓁悄悄地攥起拳,黯然低下頭……

第90章 等戲期間,邵嵐不見那活潑討喜的安詠琳在片場周旋,提到這,其實安詠琳的得人疼不只是因為生了一張好皮囊,更是她總把笑容掛在唇邊。雖長了一張艷麗俏臉,看上去有些生人勿近,可當她揚起笑容時特別傻、特別憨,這般反差也許才是她好人緣、好親近的主因。
看見了她的經紀人魏姐,邵嵐當然不會放過這機會,于是上前巧妙地擋在魏姐面前,搶先溫言道:「您好,冒昧打擾一下,請問詠琳呢?」
「咦?呃……她在保母車上休息,妳找她嗎?」
原以為是副導加油添醋,現在邵嵐都親自來找人了,恐怕并非空穴來風,而是鐵錚錚的事實……
所以,到底安詠琳何德何能讓邵嵐這般上心?將疑問放在心底,她答:「這是車鑰匙,妳可以去看看她。」邊指向停車棚內并告知車牌號碼,邵嵐接過點頭道謝。
這般溫良恭謙之態,魏姐哪敢再問什么?看著邵嵐翩然離去的身影,魏姐心底涌升一絲古怪。也不知道是該為自家藝人感到慶幸、還是該多些警戒就是了。
因為這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也沒有不求回報的付出啊。
不過日后魏姐便明白,是她把邵嵐的動機想得太『單純』,她要的不是那些虛浮的名聲,也不是貪求權利,只是……曾有那么一個人驚艷了她的時光,從此認了她、栽了她,僅此而已。
在保母車上戴著眼罩小憩一番的安詠琳躺在沙發上,一聽見車門傳來的動靜不假思索地說:「魏姐,妳回來啦?」
邵嵐有些心虛,正要表明身分時,又聽到安詠琳悠悠道:「跟妳說哦……我啊,不知道該怎么面對邵嵐。」
邵嵐沉默,將話吞回肚里。雖然這般誤打誤撞的『偷聽』似乎有些可恥,可是錯過這次,又待何時?
「今天聽到妳說是邵嵐替我擋嚴導,我以為我會很開心、很感激,可是沒有。我只覺得自己欠了她,而我不想欠她。」
邵嵐勾起有些無奈的笑容,心想這孩子也真伺候,別人是巴著她不放,可安詠琳恰恰相反,是對她好、她不要!
「也告訴妳吧,上次被冷凍的一星期,我去找教授吃飯,我才從教授口中知道——原來我跟她不只是名義上的學姐學妹,更為同窗。」
邵嵐一愣,沒想到許教授已經將這件事告訴了安詠琳,那,這人居然對她還一點動作都沒有……想著心底便堵得發慌。
她幽怨地看著安詠琳,多想搖她肩膀告訴她,妳別對我的追求這么淡定行嗎!
「我發現,我會怕。」
她僵住。
「我很難說我現在對邵嵐到底是什么樣的心情……如妳所見,我跟邵嵐的經紀人有過私交,她……她曾是我朋友,對,曾經……」
悲傷染上嗓音,傳進邵嵐耳中彷彿下了場雨,淋溼了她的目光。
「我會怕……怕邵嵐現在對我那么好,是不是想對我不利?妳還記得我剛出道時,有個女藝人特別照顧我,她對我好、我就對她更好!我那時真的把她當作朋友,可是最后呢?」
安詠琳自嘲地笑,「……最后,她只是想從我這挖八卦,然后跟媒體爆料。」
她又聽見安詠琳長嘆口氣,悠悠嘆:「進演藝圈后,好像誰都不能相信了。所以,我會怕邵嵐,即便我知道我這么想對她而言不公平——我不該因為那些慘痛的前車之鑒而對她有所防備,可是,我真的怕受傷了……」
邵嵐覺得好難受。她這般肺腑之言宛若藤蔓纏上她心扉,壓得她喘不過氣。
若她能早一點與安詠琳相遇,若她能早幾年走進安詠琳眼里,是不是能比較輕易走進她心里?
「不過……」
邵嵐聚精會神,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動著等候她的下文,然而,她等到的卻只是一陣平穩的鼾聲。
「……」邵嵐內心是崩潰的。
她也不知道究竟是該鬆口氣、還是該感到悲哀?她站起身走近沙發,蹲下身凝視安詠琳帶著眼罩的睡顏。
「呵,妳睡覺的樣子,倒也沒變。」邵嵐戳了下她的臉頰,安詠琳眉頭皺了皺,擺出如同小孩般鬧疼,這般可愛傻氣的樣子簡直融化了她的心。
「我真的拿妳沒轍……」邵嵐摸摸她的額髮,放輕語氣說:「沒關係,妳可以擔憂、可以不信任我,也可以扭曲我的喜歡,這些,都沒關係。」
她的目光清澈,這大千世界里,她的眼中彷彿只容得下眼前的人那般深情溫柔。
視線下移,停在她尚未抹上唇蜜的軟唇,看起來極盡誘人,像顆飽滿的櫻桃可口,她嚥了下,想起了這幾次親密戲,有些心癢難耐。
她等得夠久了,久到都快放棄了。
現在她終于懂了為什么安詠琳對她總是若有似無的疏離,而背后原因是如此令人心疼,這樣她更不會退縮了。纖指輕輕撥開她的瀏海,她站起身彎下腰,憐愛地在她額前一吻。
安詠琳的沮喪,她都看在眼里了。
說直接點,安詠琳就像一只因受盡傷害而對人信任全失的小野貓,而現在邵嵐注意到她,雖然比起家貓較難馴服,但是她很有耐心。
因為她很清楚,野貓一旦馴養了,就是跟著自己了。
走下保母車,魏姐一見到春風滿面的邵嵐背脊不自覺一涼,而接過邵嵐笑吟吟遞來的鑰匙時,那笑簡直笑得她心里發寒。
看著魏姐手提的兩個便當,邵嵐問:「您是來送便當嗎?」魏姐點頭,「對啊,還順便將妳的一起拿過來了。」
邵嵐有些驚喜,「真的?那真是麻煩您了。不如這樣,您把便當給我,我轉交給詠琳好了。」
魏姐愣了下,看了眼她身后的保母車覺得無礙,便點頭同意:「若妳不嫌麻煩那當然好啊,下午一點準時開機哦。」
「我知道了。」邵嵐莞爾一笑。
捧著熱呼呼的便當,邵嵐愉悅地送走了魏姐,再次轉身走回了保母車上。此時的魏姐殊不知自己把自家藝人賣了,還沾沾自喜地想自己免去了叫醒那有起床氣的大明星。
事后安詠琳只想掐死經紀人,不過在那之前,她可能先被邵嵐嚇死就是了。
聞到便當的香氣,安詠琳皺了皺鼻子,迷迷糊糊地摘下眼罩。睜開眼,先是不適地瞇起,待眼睛適應光線后才徐緩睜開,然而眼前卻多了一張臉……
接著,保母車傳來慘絕人寰的尖叫聲。
「唔、呃,啊啊啊——妳、妳怎么會在這里?」安詠琳從沙發上跳起來,眼罩還忘了放好,驚魂甫定的看著眼前氣定神閑的邵嵐,覺得一顆心都快被嚇出病了。
「嗯?我就是來替妳送便當啊。」邵嵐答得理所當然又隨意,卻快把安詠琳逼瘋了。
「那、那魏姐呢?我的天……妳行行好別再——」
「來,吃塊雞肉吧。」邵嵐夾著一塊肉湊到安詠琳喋喋不休的唇邊,眼含笑意地看著她。
而這時安詠琳的肚子不爭氣地咕嚕大響,徹底挫了她的銳氣……她面有難色、心里百般掙扎地看著那塊肉,再看看邵嵐盈滿期盼的雙眼,不知怎么地,她就是無法拒絕……
「唉,我吃……」安詠琳乖巧地張開嘴,當鮮嫩多汁的雞肉送進口中時,她眼睛一亮,胃口頓時大開。
「好吃嗎?」將便當遞給安詠琳,邵嵐滿足地看著她的笑容,心情有些飄然。
「好吃!我記得劇組的便當沒這么好吃啊。」安詠琳定眼看著那加了許多料的便當有些驚訝,再看看邵嵐優雅端起的自備玻璃盒,頓時恍然大悟。
「妳、妳是……」
「嗯?王媽幫我做的便當,剛剛魏姐替妳送便當過來順便將我的份一起拿來,而妳剛剛吃到的雞肉,就是王媽煮的。」
難怪這么好吃!只是……
「那妳為什么要、要把一些菜夾過來啊……」看著這菜色異常美味的便當,再看看邵嵐碗中的那些菜,分明是兩盒調換過了。
邵嵐有些心虛地低頭吃頭,不搭理她。
然而她越是心虛,安詠琳越是證實心中猜想——這個人,分明是把便當那普通的菜色裝自己自己碗中,再把王媽煮的菜盛到她便當盒,以為弄得神不知鬼不覺她就不會發現嗎?
為什么塞藥那根線干嘛的_月子里不漲奶正常嗎詠琳無可奈何地看著她,才剛興起調換回來的念頭,邵嵐立刻出聲阻止她,「妳看,我已經吃了大半了,妳不能跟我換回來,我會吃不下;我一旦吃不下,然后妳又不吃,這就是糟蹋王媽的心意了!」
為什么這個人可以把這種事說得這么正氣凜然啦!安詠琳噗哧一笑,點點頭,「知道了,我吃,也幫我謝謝王媽……」不過看著她找水喝的樣子,她咕噥:「妳平常沒吃這么快的,沒有必要為我做到這樣吧……」
背對她的邵嵐假裝沒聽見安詠琳的咕噥,反正,這一切都是她的一廂情愿,安詠琳管不著。
見她吃得心滿意足,邵嵐也覺得不枉她心機用盡了。
「對了,既然剛好有這機會獨處。」安詠琳放下筷子,直視她。「我有事想問妳……學姊。」
邵嵐放下水杯,回以她一個坦蕩的笑容。
「事已至此,無論妳想要問什么,我必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安詠琳深吸口氣,鼓起勇氣問:「第一件事,妳……知道邢宇蓁與葉涵的事嗎?」
/
距百章倒數進入個位數了(哭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5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