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夜店女人都很漂亮_月子里寶寶拉屎用力漲得臉紅

第91章 邵嵐腦海中閃過許多對話,但怎么也沒想過會是問這個問題。而且安詠琳問得很有技巧,她問的,不是誰誰誰,而是自己。
這下,還真的怎么答怎么不對了。思及此,她輕嘆口氣,淺哂道:「那妳覺得呢?」
「咦?」安詠琳一時沒會意過來,呆愣地看著邵嵐,又聽她說:「妳既然這樣問,那心中便有了預設立場,不是嗎?」
這也不能說有錯……反而應該說,安詠琳沒料到邵嵐竟會把球這么自然地扔回給她,讓她招架不住。
她都忘了在她眼前的邵嵐是怎樣的人了……安詠琳撓撓臉,擺出一貫的傻笑且笑得特別心虛地說:「我不知道,但就因為不知道,所以才想親口聽妳說,我才愿意信。」
安詠琳又穩妥妥地以快速直球投回給邵嵐,這次她知道自己只能硬生接下,不是因為安詠琳太刁難,而是先心動的那個人注定全盤皆輸。
于此,她心甘情愿。
親口說、她才信……這誘惑實在太吸引人,根本意圖使人繳械投降啊……在安詠琳澄澈的目光下,邵嵐妥協似的輕嘆,娓娓道:「阿邢想告訴妳們,她自然會說——」
「我知道。」安詠琳打斷她,突地湊近她清麗的臉龐,邵嵐怔了怔,沒退開,耳根子卻悄悄紅了。
安詠琳依在她耳邊,壓低聲音問:「反正,我就想問妳知不知情,就妳,跟別人沒關係。」
邵嵐低下眼,長長的睫毛縴細柔軟,絕美五官不染塵俗,無論是自然垂落的細軟髮,又或是那雙沉靜的雙眼,本該讓人心生敬畏的巨星,卻被她這么注視著,內心竟感到平靜。
她身處的地方,是一方陽光,也是世外桃源。
好似這世界再多的紛紛擾擾,在她面前皆為枉然。她的大智若愚、她的安靜沉穩自成一格,再無人能同她這般脫俗。
至少,在安詠琳眼中,她便是這樣的一個存在。第一眼不以為然、第二眼驚絕時光,再多看幾眼已經移不開視線了。
那是打從心底的崇敬與切身體會的云泥之差。
「安詠琳,我只在乎妳的事,其余的都入不了我的眼,這樣妳懂嗎?」
安詠琳表示一臉懵逼。
「啊……」安詠琳沒會意到,只見到邵嵐含羞的嗔她一眼,便站起身拍拍衣襬翩然離去,留下一臉茫然的傻呆豔星在那無語問蒼天。
好哦,學霸佳瑀睥睨她的智商、閨蜜葉涵鄙視她的腦袋,現在連巨星邵嵐也把她搞得暈頭轉向……她悲傷的發現,自己簡直是落葉在風中凌亂。
不過……玩笑歸玩笑,從方才邵嵐的反應來看,看來她多少是知道一些的,卻語帶保留不肯明說。見此,她不禁好奇起當年邢宇蓁的失蹤,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祕密?
不然,她怎么捨得離開葉涵,又這一走便是好幾年過去……久到,葉涵身邊都多了一個無所畏懼的女孩。
邢宇蓁又會做何感想呢……腦袋快打結的安詠琳放棄繼續思考,畢竟這是葉涵的選擇,也是邢宇蓁的……過錯。
閉上眼睛,都還能想起她倆手挽著手被學霸調侃冰塊融化都會變成黏人糖嗎?要不怎么整天黏著小天使葉涵……
那時她以為,四人友誼會持續一輩子,一輩子那么久……要一起穿閨蜜婚紗、要一起當乾媽們,誰先結婚誰先包十萬大紅包……
睜開眼,過往已然不復見,只見到邢宇蓁煢孑一身孤獨隱沒入茫茫人群中,她周旋于各個經紀人與工作人員中如魚得水的模樣,與當年那個把自己關在寢室中的陰暗模樣大相逕庭。
『其實我挺喜歡她現在這樣無拘無束的樣子,那才是她的本質。』
葉涵的話在耳邊響起,安詠琳只感到心酸。好不容易從江仁馨的陰霾走出來,結果卻……
「安詠琳,換妳啰!」聽見導演組的提醒,安詠琳打起精神,朗朗應聲好。
站定位子后,嚴導的冷眼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心的掃向安詠琳,特別有危機意識的她縮了縮脖子,眼神默默往旁飄。
邵嵐噗哧一笑,巧妙的擋在他倆中間,一對上嚴導吃人的目光,邵嵐只是溫溫一笑,護短護得光明正大。
「嗯?開始走位了嗎?」安詠琳呆呆地這么問,邵嵐回過頭,不自覺燦爛一笑,「大概吧,妳問嚴導。」
被點名的嚴導站起身,無奈搖搖頭,便開始指導兩人在這場雨中戲該怎么演。
經過一番簡單的提點后,兩人皆點點頭表示理解,嚴導便走回攝影機后,手一揮,造雨車便灑下不小的雨勢。
此時,邢宇蓁從人群中走出來,雙手抱臂靜靜注視著與邵嵐演對手戲的安詠琳。
看著看著,她便想起了大學四年的日子。大三時安詠琳就被星探相中演了一部廣告因此走紅,半腳踏入演藝圈中。
而早在這之前,遠在高中時,她就見過這亮眼的新星發光發熱。
那時的安詠琳是表演藝術社的副社長,更是社內熱門人選,每逢舉辦校內公演或是聯校表演,絕對不缺安詠琳的身影。
那時的邢宇蓁不過是人群中毫不起眼的一只蝦米,哪入得了安詠琳眼中?所以當兩人考進同一間大學、甚至成為室友時,她壓根不覺得對方會認出她。
然而,安詠琳還是認得了。
「妳跟我同高中,而且不就是隔壁班的嘛……雖然我對妳印象不深,但還是記得我見過妳。」
在她面前,她下意識的撥弄瀏海,讓那厚重的瀏海遮住眼睛逃避她過于純真的注目,安詠琳看了看,戳了下她的額頭,發自內心地說:「我覺得只要妳把髮型整理一下肯定很好看,因為妳的五官其實很美。」
從來沒有人說過她好看……安詠琳,就是第一個。安詠琳說得隨意,當時的邢宇蓁狀似沒聽進去,實則往心里去了。
雖然后來也沒因此沖動去做大改造,不過當時邢宇蓁便知道,這個人,以后必定能發光發熱。
事實證明她的眼光是對的,只是無顏再面對她,僅此而已。
「卡!邵嵐,妳表現得很好,繼續保持下去,現在我要換個角度拍,再來一遍。」
嚴導中氣十足的聲音喚回她的思緒,她看向一臉懊惱的安詠琳忍不住微微勾起唇角,其實嚴導不過是擺著一張臉裝得兇神惡煞,然后拿邵嵐來治治安詠琳而已,每個人都看出來了,就她本人毫無自覺。
以一個演員來說,安詠琳的喜怒哀樂太明顯不見得是件好事,相反的,但也極有可能讓人掉以輕心,顯然的,安詠琳是后者。
這么多年來,妳都沒有改變……
與邵嵐搭戲的安詠琳全神貫注,沒察覺到不遠處來自邢宇蓁五味雜陳的視線,只是背靠著粗大的樹干,佯裝氣喘吁吁地看著邵嵐。
不對,是看著元配才對。
這場戲是意外加戲,大概是嚴導那惡趣味使然,有機會出外景不想放過大好的取景機會,所以擅自加了這段兩人在森林中追逐的戲碼。
而現在她們要演的便是一個落荒而逃的小三被元配揪住,在雨中兩人呼之欲出的愛意,其中的掙扎與壓抑不住的那些情不自禁才是最考驗演技的地方。
這場戲還有另一個困難之處,那便是滂沱大雨中,那怎么將情緒融入雨水之中,擦出彼此之間的火花。
邵嵐一點也不擔心自己失常,反倒對安詠琳比較擔心一些。她不是質疑安詠琳的實力,而是不希望自己蓋過了她。
畢竟她很清楚,這對安詠琳來說并不公平——她是假戲真做,然而安詠琳卻是逢場作戲,彼此的立足點本就不同了,表現出的演技自然不同。
只是,很快的邵嵐便知道是自己多慮了。
「——妳怎么能對我無動于衷!」飾演小三的安詠琳朝著邵嵐聲淚俱下,卻不造作。
「怎么能對我的痛苦視若無睹……」
邵嵐胸口微微一揪,透過那肩上抓緊的力道清楚感覺到她的難受,邵嵐深吸口氣,表現出無力與惆悵回應她:「我不想!我也不能……」
接著,雨水澆冷的唇攫取她的呼吸,一如排演時的走位,她被她反推至樹干,立場調換。
邵嵐微微瞇起眼,是掙扎、是享受,也是再無力抗拒她了……趁著安詠琳微微張開唇時,她再次做出了超乎劇本的尺度。
她悄悄的、試探性的伸舌而入,清楚感覺到安詠琳微微一滯,這一次,她竟然沒再逃了。
手扣住她的腰,安詠琳使出渾身解數,嫵媚的貼上她的身體,見她如此片場幾位工作人員有些赧然的別過頭,然而,邢宇蓁卻微微擰眉。
邵嵐也沒料到安詠琳會有所回應、甚至是以數倍的力量反彈回來,于是不再有所顧慮,與她跌入火熱的情慾之中,大膽挑逗起彼此的情愛。
嚴導不為所動,卻擺出與邢宇蓁相仿的憂慮表情,狀似深思些什么直盯著安詠琳瞧,連『卡』都忘了喊,最后還是副導趕緊救火才沒錯過這段淋漓盡致的演出。
邵嵐心細,很快地察覺到嚴導的變化,才正要問發生什么事,嚴導便說:「安詠琳,妳跟我來一下。」頓時所有人的視線匯聚于冷汗涔涔的她……
「呃?好……」
/
本週期中考週就以明星組當結尾惹。揪竟~~安傻呆被導演叫去干嘛,下週揭曉XD先預告下週的犬貓與無賴都要開學啦~~

第92章 搶在嚴導之前的,是一條早已備妥的厚毛毯從后披到安詠琳身上,安詠琳止住腳步,轉頭看見魏姐臉上的憂色,給她一個寬慰的笑容道:「我剛剛哪里演得不好嗎?」
看著她略帶傻氣的笑容,魏姐嘆口氣,搖頭,「沒,總之先把身體弄乾再去找嚴導吧,我會替妳跟他說一聲,去吧。」
敵不過魏姐的堅持安詠琳怯怯應聲好,在其余助理的幫忙下回到休息室換衣,待真正脫離戲中那近走火入魔的狀態后,身體才開始感覺到冷意。
窩在電暖器前,安詠琳攆走其余助理,表示接下來自己來便行了,頃刻間坪數不小的休息室只剩下電暖器運轉的聲音以及邵嵐隨手放在桌上的書隨風啪噠作響。聞聲,安詠琳一邊擦頭髮一邊走近一看,本是不經意一望,卻猛地定住。
這是……安詠琳有些不敢置信地快速翻閱手中的小冊子,這是大學她系上的系刊,也忘了是什么社團曾說要採訪她,好像是校刊社的樣子,當初安詠琳一口答應,后來出爐的系刊她記得她連翻都沒翻直接扔到書堆中……
從泛黃的紙漬上來看,回頭算一算這本系刊大概也有七、八年以上了,還能保存成這樣實屬不易,若不是極少翻閱,就是小心翼翼保存。
而若這本真是邵嵐的,那么究竟是前者居多?還是后者呢……
「嗨,身體弄乾了嗎?」忽地,一雙手從后搭上她肩膀,頓時回過神的安詠琳嚇了好大一跳,小冊子不甚從手中滑落,略心虛地彎腰撿起,不知為何頗有做壞事被抓到的既視感……
安詠琳挺直身子,推起滿臉討好笑容道:「啊……我、我弄好了……」邊說邊想神不知鬼不覺地將系刊放回桌上,這點小心思哪能逃過邵嵐的慧眼,暗自思忖半晌,她說:「這本我覺得挺好看的。」
「啊?」安詠琳眨啊眨眼,不明所以地看著她。「妳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邵嵐勾唇一笑,眼里盡是光采。「學妹,挺好看的。」
安詠琳呆呆地看著她,后知后覺地意識到對方是在稱讚她,這才展露笑顏道:「哈哈,謝謝,我也覺得學姊妳很漂亮。」
瞧著對方毫不掩飾得意的笑容,一時間邵嵐有些啼笑皆非,順手將系刊塞進她懷中說:「阿邢說妳好像連翻都沒翻過,妳拿回去看看。」
「咦?是沒錯……」安詠琳接下,「但是……」
「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看看吧。」邵嵐溫言道,卻透出不容拒絕的威嚴,安詠琳點點頭,轉身將系刊放進包包中,像是想起什么猛地轉過頭朝她問:「那個,嚴導他……」
對于安詠琳的欲言又止,邵嵐淺哂,「沒事,妳就去吧。」也不知道為什么,其他人這樣安慰她心里只會越來越慌,然而從邵嵐口中說出『沒事』二字像是替她打了一針強心劑。
安詠琳那顆懸宕的心因她的笑容而漸漸靜下,她深吸口氣,點點頭,在她沉靜的目光下鼓起勇氣走出休息室找嚴導去了,因而錯過了身后那人臉上一閃而逝的戾氣。
——膽敢在我眼皮下傷她的人,就算只傷到一根寒毛,我也要對方整只手掌來賠。
安詠琳懷著忐忑不安的心走到嚴導門前,抬手輕敲幾下后推門而入,緊張兮兮地走進導演組的休息室中,而嚴導只是抬起頭面無表情地看她一眼后,又低頭在劇本上東畫西寫。
被晾在一旁的安詠琳見到眉頭深鎖的他心里特別慌,但又想到邵嵐那自信十足的笑容,好像又覺得也許事情沒她想得這么糟……
剛剛那場雨中吻戲她自認表現應該是不差的啊,雖然邵嵐這次一樣很主動,她雖然氣勢可能比不上邵嵐,但論演技應該是不輸人的……就在安詠琳總是直線思考的腦袋快爆炸時,嚴導終于出聲為什么夜店女人都很漂亮_月子里寶寶拉屎用力漲得臉紅喚她:「安詠琳。」
「是!」安詠琳立刻挺背脊,下意識地朗朗回應:「對、對不起!」
嚴導一呆,擰眉道:「干嘛道歉?」
「呃……」安詠琳撓撓臉,「就是……我不是做錯什么事才被您叫來的嗎……」
嚴導挑眉,闔上劇本,意興闌珊地斜靠于沙發上,好氣又好笑地說:「好啊,那妳說說妳哪里做錯了?」
「就……」安詠琳絞盡腦汁,好不容易才想到一個勉強過得去答案說:「我演得沒有邵嵐好……」
「這是事實,不是妳做錯什么。」
「……」安詠琳欲哭無淚,覺得血槽受到強力攻擊,頓時少了大半。嚴導輕笑幾聲,搖頭笑嘆:「我真不懂妳這小妮子怎么能讓邵嵐這么上心……」
興許是他說得特小聲,安詠琳沒聽清楚,便問:「嚴導,你剛剛說什么啊?」
「沒什么,我叫妳來,只是要妳做個心理準備——這幾天妳跟邵嵐可能會被大炒新聞。」
安詠琳一愣。
嚴導本就生得兇狠的長相當沉下臉時更顯得生人勿近,被他這么盯著,安詠琳起了雞皮疙瘩,有些畏縮地往旁瞧。見狀,嚴導沒好氣地說:「我說妳啊,我是很討厭自大的演員沒錯,可妳面對我也太畏縮。」
安詠琳只能傻笑以對,她就是怕嚴導嘛……大概是從她心虛的笑容讀出心思,嚴導嘆口氣,放緩神色繼續道:「其實這件事應該是透過小魏(安詠琳的經紀人)告知妳,但我想了想,還是得親自跟妳說。」
安詠琳屏氣凝神地看著嚴導。
「……劇組有內奸,而且沖著妳來。」
她一怔。
「我很抱歉這件事情出自于我自己的團隊,這點是我大意了……剛剛在拍戲我隱約感覺到,當換妳上場時,底下有人在竊竊私語,而邢宇蓁八成也是注意到了,有人拿相機拍妳。」
「咦……」這完全超乎了安詠琳預料之外,她納悶,「為什么是我?」
嚴導單手托著下巴,上下掃視她后道:「一、有人忌妒妳,二、有人想拿妳跟邵嵐做文章,藉機抹黑。」
在安詠琳尚未做出反應前,嚴導站起身,攆她出去,「行了,我要說的就這樣,剩下的,妳可以去問邢宇蓁。」
被嚴導推著走的安詠琳一頭霧水,卻在走出導演休息室一見到邢宇蓁時,啞口無言。
「我們,聊聊吧。」邢宇蓁說。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5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