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好多小姐不做69_月棱鏡威力變身臺詞

第99章 『我們終將陌路。』
一開始林佳瑀對葉涵也不是那么上心,只當她是一個文靜的同寢室友,那時的葉涵很瘦,幾乎是瘦到弱不禁風的程度;第一眼見到這個人毫無生氣的眼眸,林佳瑀不好多說什么,只覺得她特別陰沉。
她可以一整天不說話,獨自窩在自己的角落埋頭看書或是用電腦,若沒有安詠琳的搭話,恐怕林佳瑀直接當她是聾啞人士了。
安詠琳不怕生,而且近乎是到人來熟的地步,很快地她便與安詠琳好上,時常相約吃晚餐,不過半個月的朝夕相處,她與安詠琳已無話不談。
怎么說呢,安詠琳健談卻不聒噪,且外表與個性的反差讓林佳瑀覺得特別有趣,明明長了一張妖豔賤貨的臉,偏偏行為傻氣,簡直少了根神經,做事特別粗枝大葉、傻里傻氣,林佳瑀都忍不住吐槽她真的也是T大學生嗎……
「我跟妳能比嗎!妳是指考全國榜首,每一科都滿分的怪物,我跟妳一樣嗎!」安詠琳特別崩潰,忿忿地將薯條往嘴里塞。以前聽聞老師說過,T大就是一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怪物收留所,這下還真見識到了。
林佳瑀淡淡瞥她一眼,薯條邊沾番茄醬邊道:「別吃那么多薯條,小心妳那空空的腦袋會長顆馬鈴薯出來。」
「……」好的,這人的嘴賤她見識到了。
「不過不用擔心會發芽,畢竟沒什么營養呢。」
「……」安詠琳已經分不出嘴邊的紅漬是蕃茄醬還是自己的血了。她憤懣地繼續往嘴里塞,突地想起了什么,開口說:「欸,學霸,那個跟我們同寢的葉涵,妳有注意到她嗎?」
「妳可以不要邊吃東西邊講話嗎?」林佳瑀瞪她一眼,嚇得安詠琳趕緊配飲料嚥下。「同寢怎么可能不注意到?是個……很陰沉的人。」
林佳瑀單手撐頭,不禁想起住宿的第一天。她們四人除了必要的房務分配外,還真沒聽葉涵說過話,就算想找話題與她搭聊,她也是面無表情地悶不吭聲,套句夜店常聽見的話,就是「妳這人很解嗨耶。」葉涵大概就是這樣。
所以在安詠琳第一次碰壁時,她便選擇冷眼旁觀。她是對這室友沒意見啦,畢竟個性是與生俱來的,總不能要求人家變得開朗什么的……只是那時的林佳瑀并不知道,以前的葉涵,并不是這樣的。
林佳瑀不是一個記性很好的人,但唯獨對于葉涵——真正注意到這個人的那天,林佳瑀怎么也忘不掉。
是她,教會了自己,什么是溫柔。
是她,告訴了自己,什么是愛。
這些,林佳瑀怎么也忘不掉,一個徹底沖擊她世界的人,一個傷痕累累的靈魂卻愿意擁抱她——這要她怎么忘?
怎么忘……
若沒有那個雷雨交加的颱風夜,恐怕林佳瑀直到大二搬出宿舍前,都不會與葉涵有所交集。
記得有次她在課堂上忍不住頂撞系上的教授,不是她傲慢,而是教授在課堂中的理論明顯有瑕疵,而林佳瑀一眼看出這論文的謬誤之處,在課堂上直接點破。也不知道年邁教授是顧面子還是堅持己見,就這么跟林佳瑀槓上了。
連帶著下堂上臺報告的她被教授狠削得一無是處,那份完整度極高的簡報被教授批評得一文不值,她碰得一鼻子灰。
很快地,她的事蹟便在系上傳開,課后的分組原是搶手人物的她頓時成了燙手山芋,林佳瑀氣結,卻也不能說什么。
于是一氣之下她決定一肩扛起份量不少的報告,就這么窩在圖書館一整天。
安詠琳老家有事,故星期四便先請假離校了,而邢宇蓁也在下午離開宿舍,等晚上圖書館閉館時,林佳瑀才拖著一身疲倦離開。
只是一走出圖書館,那驟下的滂沱大雨使她一怔,整日埋首于報告中的她自然將颱風警報這件事忘得一乾二凈……抱緊懷中的筆電,她拔腿狂奔。只是她跑得再快,終究躲不過這場大雨,回到宿舍時一身濕淋淋,看上去特別狼狽。
她打開房門,卻沒料到一盞微弱的燈微微亮著,她猛然停下腳步,探頭一看,竟見到她那陰沉的室友趴在桌上貌似睡著了。
林佳瑀看她一眼,放下護在懷中筆電,一邊揉著痠痛的肩頸一邊準備換洗衣物,冷不防地打了個噴嚏,意外驚醒葉涵。
她瘦弱的身子一震,起身時,被在身上的薄外套順著肩頭滑下,她怔怔地看著林佳瑀渾身的狼狽,沒說什么,默默別開頭。
見狀,林佳瑀也不打算與她熱絡,便逕自走進浴室沖澡,趕緊將身子弄熱,她可不想感冒,雖然她已經開始有些頭暈目眩了。
當熱水灑下,林佳瑀不禁想,這次自開學后她第一次留宿,好像也是第一次與葉涵獨處,雖然她不討人厭,但也讓她喜歡不起來。
畢竟,沒有人會喜歡一個整天面無表情、悶不吭聲的人吧?到底是社交能力有多差、還是有多怕生啊到底……她一邊碎唸一邊走出淋浴間,在踏出浴室的那刻咕嚕一聲,特別尷尬。
當放鬆以后才意識到自己幾乎整天沒吃……林佳瑀嘆口氣,煩躁地拿起吹風機吹頭髮,一邊摸著空蕩的肚子,一邊望著外頭的大雨,心里特別凄涼。
她不喜歡吃零食餅乾,所以在宿舍自然不會囤積零食,此刻不禁悔恨起自己的『好習慣』,吹得差不多八分乾后,她正打算任命爬上床悶頭睡覺時,卻沒料到肩膀忽然被人一點。
她差點嚇得魂飛魄散,險些撞到一旁的柜子,驚魂甫定地看著背后的葉涵,直至在她遞出手中的飯糰時,林佳瑀才緩過神,有些訝異地看著她。
「老闆多給我一個,我吃不下,如果不嫌棄這給妳吧。」她話語平淡,甚至是毫無溫度,林佳瑀怔怔地看著她,顫顫地伸出手接下。
「謝謝……」
話落,葉涵轉過身爬到上方床鋪,躺在床上看小說,不再搭理她。林佳瑀有些回不了神,然而掌心的溫熱卻清楚告訴她,這般久旱逢甘霖是來自一個她在心中曾抱怨過的人……
她不禁感到有些罪惡,思及此,她往上一看,很快地收回視線,坐到書桌前從抽屜中拿出錢包,掏出一個五十元為什么好多小姐不做69_月棱鏡威力變身臺詞硬幣起身放到葉涵書桌前,不經意瞥到她桌上的筆記本,上面,寫了一句話。
這一句話,使林佳瑀開始對她上心。
——我們終將陌路
坐回書桌前,林佳瑀不禁想,到底是經歷過怎樣的事情才能讓一個大一生說出這種感慨萬千的話?又,她到底遇過什么事,才會這樣拒人于千里之外?
可偏偏她遞來的飯糰那么及時、那么窩心……也許她是真的不想浪費食物、抑或是同情她吧。
直到很久以后,林佳瑀才知道,那是葉涵唯一的晚餐。
直到很久以后,她才明白,葉涵是個傻瓜。若這個人身上僅剩一張一百塊,只要遇到需要幫助的人,她仍會不假思索地全數交出,也不管這是自己最后的、僅有的東西。
葉涵是一個會挖空自己去付出的人,這樣到底對不對林佳瑀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葉涵是這世界上,最傻的人。
她卻也是最溫柔強大的人。

/
下章繼續她們的大學生活~葉涵是小天使QQ但我不會想成為這種人就是了XD還是要開催一下,1500珠番外投票就是今晚截止唷

第100章 兩人的關係其實沒有因為一個飯糰而變得友好,應該說,即便冰融也需要一點時間,更需要一點契機。
林佳瑀不是安詠琳,別人隨便一招手,她就沖著對方燦爛微笑;葉涵也不是林佳瑀,別人跟她熱情搭話,她就會與之搭聊。
一覺醒來風雨仍未歇,校內廣播一遍又一遍重複『陸上警報,請學生多加小心……』拜託,哪個學生會冒著大風大雨出去溜達?林佳瑀一邊吐槽一邊悠悠地睜開眼,起身的那刻,腦袋差點炸開。
「嘶……疼啊……」她扶著額,坐在床上有些不適地閉上眼,揉著眉心試圖趨緩疼痛,又發覺自己喉嚨又乾又澀,吃力地爬下梯子找水喝,只覺得身體越漸沉重。
她深吸口氣,看了眼桌上的時鐘,竟然已經中午了……這對作息正常的林佳瑀來說相當稀奇,也難怪昨日半夜睡得特別沉,原來是因為感冒了……
意識到這點的她有些自嘲地勾起笑,記得以前三天三夜不睡著也不喊累,現在不過淋個小雨就發燒感冒,簡直就是懲罰上大學后就懈怠的自己啊。
痛定思痛是一回事,此刻林佳瑀只想拖著這破爛身子滾回床上休息,卻發現宿舍既沒食物也沒成藥,颱風天更別奢望附近診所開業,她更不想跑到大醫院去浪費醫療資源……才正在苦惱中餐該怎么解決的林佳瑀,門口突然傳來鑰匙轉開門把的聲響。
她一邊喝水一邊往門口瞧,一見到提著大包小包的葉涵手中的馬克杯險些滑落。
「妳、妳……」林佳瑀放下杯子,錯愕地看著她的面無表情,再多的疑問也吞回肚里。
葉涵淡淡地看她一眼,隨即垂下眼將她剛買好的中餐放到桌上,當她一打開蓋子,撲鼻而來的香味使她食指大動,然而,當葉涵從塑膠袋中拿出另一碗食物遞到林佳瑀面前時,簡直刷新林佳瑀對她的印象……
葉涵……竟然給她買粥?而且,買粥就算了,居然外加檸檬蜂蜜茶……這根本就是天然的止咳飲啊,她怎么……
往她碗中食物一瞧,她給自己買麻辣火鍋,分明就是在這瘋狗般的天氣特地為她跑一趟,而且不用她開口拜託!她就做得穩妥妥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葉涵端著自己的外帶鍋物坐到書桌前,當林佳瑀撐著不適的身子風風火火地蹭到她書桌旁時,葉涵一頓,頭垂得更低。
以前林佳瑀會當她孤僻,然而此刻,她只覺得震驚!
「妳……」
「昨天半夜,妳一直咳嗽。」葉涵聲細如蚊,理當說應該被外頭大雨掩蓋過聲音,然而林佳瑀還是聽得一清二楚。
「在這之前妳都沒有咳嗽的癥狀……所以我猜,妳可能是昨天淋雨寒了身體,所以自作主張替妳買粥跟一杯潤喉飲品,對不起。」
林佳瑀震驚得無法自己。
她啞口無言,被葉涵這一席話狠狠搧了一巴掌。真正討人厭的是誰?真正難搞又有成見的人是誰?高下立見。
林佳瑀羞愧然地低下頭,為她心中對這人曾閃過的批評感到懊悔。身為資優生的她驕傲地活到至今,頭一次說不出話。一時間不知道該從何說起,且葉涵只是始終低著頭默默吃著中餐,絲毫不搭理她。
半晌,林佳瑀心里掙扎了下,落下一句「真的,很謝謝妳。」她說得又急又快,飛快地轉身走回自己的位子,因為錯過葉涵抬起頭時,那多了幾分暖意的眼眸。
只是很快地,她又像是想起什么而低下眼,又恢復平常那疏遠的態度。
比起五味雜陳,更強烈的感覺是痛苦與暈眩,林佳瑀努力吞了幾口飯便感到有些反胃,但又想到這是別人的心意,又勉強自己多塞幾口,直到食物漲到嗓子眼她才停下,低頭看了看碗中還有三分之二的粥,逡巡一下。
葉涵會不會以為自己不屑她買的食物所以才草草吃幾口打發她?她又陷入了自我糾結,見到葉涵站起身時,眼神無意間往她這一瞄,她心中一凜,正要開口解釋時,葉涵低下頭無視她快步走出宿舍。
留下一臉尷尬無語的林佳瑀在那發愁,好像又讓人家誤會了……這該怎么辦呢……
林佳瑀爬回床上,拿出手機想打簡訊道謝,這才發現自己壓根沒有她的聯絡方式……好的,她一個傲視群雄的天才,在此栽了。
她一邊喝著蜂蜜水一邊想,其實這也不能怪她,是她這陰沉的室友這兩天拼命刷新她的想像,她看上去還是那么沉默自閉,但是好像多了些溫度……
躺在床上的她,一邊強忍腦袋昏沉,一邊看著潔白的天花板,喃喃自語:「我們終將陌路……到底是什么意思?」
非生離死別外的道別,真的有完全的陌路嗎?林佳瑀無法想像。想著想著,不敵倦意的她再次悶頭昏睡,不管外頭風雨再大仍撼動不了她體內的病菌蠢蠢欲動,將她的精神啃食殆盡。
其中她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直到真正能稍稍打起精神時,她疲倦地睜開眼,外頭夜幕低垂,雷雨更甚。
下意識往陰沉室友位子一看,竟是空的。她愣愣地坐起身,才正要走下梯子吃中午沒吃完的清粥時,房門再次被打開。
映入眼簾的,是濕漉漉的葉涵。林佳瑀一頓,葉涵神情怔然,忽地低下頭將塑膠袋快速塞進她懷中,便沖進浴室不愿面對她。
呃……這次又是什么東西了?林佳瑀低頭打開一看,先是皺眉,隨即啞然失笑。
「葉涵啊……妳是有病吧?到底為什么對一個陌生室友這么……盡心。」
袋中的是一些感冒可能用得上的成藥,看得出來買藥的人相當不熟悉,好像覺得一種藥不夠,各種藥都扔進袋中了。
林佳瑀莞爾一笑,單手摀臉,蹲在地上忍不住笑出聲。聽著浴室內傳來淅瀝嘩啦的水聲,她扶著墻站起身,看來,等她病好之后——至少等她能不語無倫次時,要來好好『拷問』這個室友了。
坐回書桌前,她四處翻找那碗清粥卻是無果,然而她書架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個玻璃碗,她拿下打開一看,是中午她吃剩的清粥,且已經加熱好了。
那一刻,她的胸口流淌過一股暖意,流至四肢百骸舒張開來……也許,這是她十八年來,第一次收到外人的善意吧。
她吃完粥、餵完藥,提筆寫了幾句話后貼在葉涵書桌上,便爬上床鋪悶頭睡覺。
良久,當葉涵輕手輕腳地走出浴室,拿起吹風機不經意往書桌一看,一見到那張紙條時她微微一凝,隨即輕輕將紙條撕下,對折放到抽屜中。
『妳好,室友。我是林佳瑀,妳呢?給我一個機會認識妳吧,濫好人室友。』
午夜過后,風雨漸歇。而在那不過十幾坪宿舍,卻掛滿了整夜溫馨。
隔週當安詠琳回到宿舍時,便見到了這么一個奇景。
連她也應付不來的陰沉室友背后跟了一個學霸喋喋不休,她一掃面無表情的一號臉,露出幾分困擾的神情,迫于學霸的淫威下,妳一言我一語。她被逼著說了許多話,恐怕這學期全加總起來也不及這一個溫暖的午后。
安詠琳印象中的冷傲學霸正笑瞇瞇地纏著葉涵跟上跟下,看上去整個毛骨悚然啊……
當時的林佳瑀只覺得葉涵很有趣,卻沒想到,自己攀上的、感興趣的人,身藏的秘密遠超乎她所想。
有時林佳瑀回首這段日子,不禁想,是不是真有『命運』這件事?不然為什么她對人都提不起勁,唯獨當時對葉涵特別感興趣呢?
葉涵,教會她什么是『人性』;而她,替葉涵擔起她肩上背負的『地獄』。
而第一塊拼圖,便是林佳瑀的那場高中同學會。
/
100章了,25萬字達成,花了五個月呢。寫到這真的不容易,但我會繼續加油的,朝著下部100章前進吧。XD下章繼續學霸的回憶章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085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